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九十九章 外挂尚未充值续费的那些日子
    ****************************************************************************************

    咳咳,该干正事了,首先是确认要走的方向……抱歉这是做不到的事情,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处于哪个点,如若是身处在冰冷之原还好,冰冷之原位于营地北边,或许还有一丝希望能找对方向,但是在鲜血荒地的话,营地就位于鲜血荒地当中,所以自己降落在营地的东西南北边都有可能。

    果然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找到拉尔他们上边么?或者,寄希望于艾芙丽娜的(恶)节(趣)操(味),它会把我降落到现实中刚刚穿越的地方,然后我回忆起当年和拉尔他们一起回家的方向,就能顺利回到营地?

    抱歉,我记不起来了,让我努力回忆起刚遇到拉尔三人组时说过的话,或许还有点可能,但让我回忆方向,呃……你看……这个……咳咳,总之迷宫杀手也有做不到的事情,对吧?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纠结,随便逛了,如果修正之力足够强大,那么我应该很快就能遇到拉尔他们。

    路上又遇到了几只四处晃悠的腐尸,我都不放弃不抛弃不嫌弃,全部一拳爆头,看着缓慢上涨的经验直乐呵。

    比那时候还开心。

    鲜血荒地对现在的我来说,实在太没挑战了,虽然等级是粉嫩的1级,但我毕竟是曾经拥有过世界之力巅峰境界的强者,保留下来的技巧经验,并没有被剥夺。

    就比如说这些腐尸,1级冒险者哪怕手持一把不错的短剑,也要砍上好几剑才能砍倒,而我却在未装备任何武器,伤害极低的情况下一拳爆头。

    这种攻击力,已经完全超出了面板上显示的最大伤害值。

    是的,经验技巧到位,的确就是可以如此为所欲为,可以钻法则定义的孔子,让最大最小伤害值无法限制自己,当然,也就稍微提升一些些,就像技能优化一样,做不到太夸张的程度,并且只是在初期得瑟得瑟,等提升到了一定的境界实力,没有更高几个层次的技巧经验支撑,也无法再做到这种调戏规则的事情了。

    真正厉害的可以越好几个级别单挑对手的小亚瑟王,比起她我差了不知多少,人家那才叫怪物,我这最多也就普通人眼里能飞檐走壁耍耍杂技的三流高手。

    所以,我说了那么多,想表达的意思是,现在让我欺负一下鲜血荒地里的任何怪物,没问题,但是让我现在就去单挑安姐投影,我肯定不干。

    到不是说完全赢不了,只是以自己现在1级裸装的状态,被安姐擦一下就要挂,容错率太低了,在没有学会任何技能的情况下,想要对付安姐也相当困难,除了刚才提到的容错率,伤害低加上体力不足,是最大的问题。

    所以说凡事没有绝对,哪怕掌握着世界之力级别的技巧,也不能帮我1级裸奔无伤单挑boss,尤其是不能盾反的boss,或许小亚瑟王能做到吧,不就传火么,我们的大陆第一萌萌哒强者,有什么不可能?

    思考着自己现在的战斗力,我初步有了一个规划。

    虽然不知道艾芙丽娜的考验到底是什么,怎么才能算过关,但如果是让我接着去历练的话,我大可以从鲜血荒地一路杀到修道院,暮穴四层,熟门熟路,马不停蹄,等到了目的地也应该有个七八级,学会了技能,以及拥有一些最基本的装备了,打安姐是完全足够了。

    算了一下,快的话甚至不需要半年时间就能通关罗格区域,这个时间绝对是破了记录。

    这难道是暗黑版的速通流程?

    琢磨着这些有的没有的,一路杀光抢光,但是很可惜,别说武器装备,到目前为止一个金币,一瓶药水都没有给我爆落。

    毕竟是一些落单的腐尸,硬皮老鼠,沉沦魔,数量少,爆率低,毕竟是号称新手村中的新手练级地鲜血荒地,我这样安慰自己,拒不承认没有了bug小护身符自己就是个非洲人的事实。

    半天过后,经验条不声不响的涨了将近十分之一,然而前路依然茫茫,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仿佛是一成不变的景色,犹如置身在重复的迷宫当中。

    不,等等,还是有些变化的,是错觉么?讲道理现在是下午时分,应该是温度最高的时候,我怎么感觉比早上还冷了点?前面的植被也越来越稀疏,偶尔能看到一片片褐红色的,宛如草原伤疤一样裸露地皮,鲜血荒地之名正是来源于此。

    眼看夜幕降临,该扎营休息了,然而我一穷二白,身上连顶帐篷都没有,好在冒险者体质极佳,露宿也不至于出问题,如果能无视那些猖獗的蚊子。

    事情出了点变化,看来今天是遇不到拉尔他们了,我回到之前路过的一条小溪,将硬皮老鼠尸体扔出来,撕开洗干净。

    硬皮老鼠是草原一大特色,如同库拉斯特的小矮人一样,有投影,也有土著,遇到土著的话就是一顿美味大餐,记得以前也说过,硬皮老鼠的肉质可是相当鲜美。

    辨别投影和土著的方法,说来很简单,干掉后投影的尸体会消失,土著不会,这是最不需要动脑子的辨别方式,如果不想那么麻烦,在开干前就识别出来,那么那些大咧咧在外游荡的一般是投影,躲在草丛里射冷箭的一般是土著,毕竟投影无智商,这是基本常识。

    回忆着这些快要被遗忘的豆丁知识,我有些手忙脚乱的处理硬皮老鼠,以及生火。

    穿越的第一天就遇到了拉尔条子他们,所以并没有体会到没有武器刀具,没有生火工具的小小苦恼,开局一个人,全靠一双手,火的话只能钻木取火,虽然生疏且没有小刀,但是靠着冒险者的体能还是将篝火捣鼓出来了。

    找几根树枝将肉串好,斜插在篝火旁边烤着,没有任何调料,幸好硬皮老鼠没有牛羊的膻腥味,瞎烤一通味道到也还凑合。

    当然,如果必要的话,就算是生肉,恶臭的老鼠肉,也能直接吃,当初在冰冷之原的洞窟里就是如此,想要当好一名冒险者,首先要有个强大的胃。

    大概也没几个冒险者会像我这样,没有带上任何必备的工具,除了一身便服以外,真正意义上的裸奔历练了,艾芙丽娜这家伙,好歹也给我一点最基本的生存工具呀,强如食物链顶端的贝爷好歹身上还带把瑞士军刀。

    乘着烤肉的时间,实在不想露天喂蚊子,我开始挖洞,松软的泥土反倒不怎么好弄,累的满头大汗,总算是弄出了一个像样的隐藏所,我得感谢第一次沦落到地狱世界的时候,大部分时候都是打洞挖洞以获得休息之所,所以才有了今天的熟练度。

    火,火很重要啊,我在考虑第一个技能是不是该学习火风暴,正好这个技能我其实玩的很溜,到是元素系后面那几个高级技能,因为后期要修炼的内容实在太多了,反倒没那么熟手。

    吃饱喝足后,躺在地下洞穴里,我闭目沉思。

    不知道明天能不能遇到拉尔他们,外界现实的时间我到不是很担心,这是无数次梦之境界得出的经验心得,当然这得有个前提,就是这里必须是类似梦之境界的地方。

    就是不知道艾芙丽娜把现在的时间和现实的世界,调节成的比例是多少,如果我这一觉睡过去,在现实中醒过来的话,大概差不多就是1:1了。

    第二天一觉醒来,睁眼,是昏暗的洞窟景色,我松了一口气。

    昨晚翻来覆去,其实想了很多,就比如说自己现在的处境。

    平时见艾芙丽娜的时候,大概是在梦中,可是这个梦太真实了,真实的让我有一种即视感,就像是在梦之境界当中,所以才有前面的比较肯定的猜测。

    假设艾芙丽娜真的是利用了类似梦之境界的能力,来搭建我的考验场所这种可能性很大,因为在梦之境界里死掉的话,也是会死的,和艾芙丽娜当初的严肃警告口吻很相似。

    我先做这样的假设,接下来有一个重大问题,那就是时间流逝比例,如果和现实的时间流逝是不大,我怕自己等不及来完成这个考验。

    现在看来,应该不会像我担心的那样,比例太低,我就说嘛,连区区圣月贤狼都能把梦之境界里的时间放慢**倍,艾芙丽娜还不是随随便便?十倍肯定不止,百倍都有可能,只有这样,我才能尽快完成考验任务,然后或许还得花费一些时间,在艾芙丽娜的帮助下尽快恢复实力,艾芙丽娜既然答应了帮我,就绝对不会把一个完全无解的难题扔给我。

    利索的起来,捧把溪水洗洗脸,把剩余的硬皮老鼠烤肉吃掉,我精神倍满的继续前行。

    又是一天路程下来,我渐渐看出了端倪。

    好像方向搞错了,我正在往东北边,也就是冰冷之原的区域走。

    证据是,在梦中考验的第三天,我所踏着的草地上已经结了一层薄薄冰霜,气温也彻底降下来了,冻得我这个只穿了一身便服的小菜鸟瑟瑟发抖。

    没办法,到今天为止一件装备都没爆落出来,我现在最希望的是能掉个布甲,粗糙的布甲都好,不求防御,只求御寒。

    经验条涨到了五分之二左右,实在够慢的,这还只是升级经验最少的1级,遭不住,遭不住啊。

    现在的我,没有bug小护身符,没有技能变异,完全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普通冒险者,还是脸很黑的那种。

    总算是知道了我初来乍到时,听闻整个营地的冒险者连一件金色装备都没有,这个消息是多么的真实可靠了。

    爆落几率最大的只有安姐,或许走运的话,能在安姐身上爆出一件金色装备,但是一旦干掉了安姐,意味着已经通关了,没有人会承认自己还是罗格区域的冒险者,所以没毛病。

    在这样的条件下,若不是还有过人的经验技巧罩着,让我能一拳超人,实在无法想象一个1级的冒险者,该怎么混下去。

    或许在鲜血荒地当十里坡剑神,是个办法,但对于真正的菜鸟冒险者而言,鲜血荒地也有危险,有近战能力不俗的腐尸,有躲在草丛里阴人的硬皮老鼠,有三五成群的小批沉沦魔,并不是能够随便刷刷刷的地方。

    退一万步,就算顺风顺水,多久能出关?在鲜血荒地刷个三五年?

    于是乎,我这个做了十几年,乃至从菜鸟一路做到了伪救世主的独行侠,第一次意识到独行侠竟然如此难当。

    没有bug小护身符,没有技能变异,还能潇洒当独行侠的人,这种人是怪物么?

    话题扯远了,总之意识到自己是在往冰冷之原的方向走时,我犹豫再三,并没有调头。

    先不说调头就一定能找到罗格营地,回去所要花费的时间也是个问题,鲜血荒野的敌人太少太弱鸡,我完全看不上。

    冰冷之原呢,首先这里有更高级和更多的怪物,可以让我更快提升等级,其次,我记得冰冷之原的传送站就在交界处附近,靠近迷雾森林那边,所以与其回头找罗格营地,倒不如试一试去找冰冷之原的传送站更稳妥。

    至于拉尔三人组,已经完全被我忘到后脑勺去了,求人不如求己,回去以后找个借口揍他们一顿再来个不打不相识就好了,他们那脾气尿性,我还不了解?

    踏入梦境考验的第四天,我终于来到了冰冷之原,眼前已经是一片冰天雪地,冷的我直打哆嗦,看来来的季节不对,现在应该是深秋或者初春,幸好没下暴风雪,否则我就只剩下走回头路一个选择了。

    冰冷之原果然是个好地方,怪物数量陡然多了起来,还多了几个新品种,当然,对我来说都是老朋友了,对于这样的朋友,我只能高歌一壶浊酒喜相逢,留取经验暖人心。

    顺便在某个头目级黑暗猎人身上欧气了一把,爆落了一件破损的白板帽子,歪歪扭扭戴上去,犹如鬼子进村,最重要的是不怎么防寒,不是很开心。

    除此之外就是几枚金币,最低级的轻微药剂都难得一见。

    找着找着,在第六天终于升级了,想了想,火很重要,我想传火拯救世界,于是点了火风暴,自己现在不缺攻击手段,更高级的黑暗流浪者,黑暗女枪手,依然是一两拳的事,虎落平阳被犬欺,但犬至少说的是安姐投影,还不至于被这些蚂蚁小看。

    另外我依然盘算着,现在是第六天了,如果睡觉时间算半天的话,假设这里真是和梦之境界类似的地方,那么时间比例已经超过了10:1。

    壮哉我大咸鱼剑,这样一来就有大量的时间接受考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