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八十五章 名侦探艾卡莱伊
    ****************************************************************************************

    清晨,窗外枝头上的鸟儿叽叽喳喳乱叫,冉冉升起的朝阳,透过茂密枝叶,化作斑点从窗户照进来,让昏暗的房间渐渐有了光线和生机。

    被窝微不可察的蠕动了一下,紧接着忽然掀翻,里面的人猛地坐起,转头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另一侧,又呆呆看着自己的双手。

    真的……真的做了,和那头小母龙,不是在做梦。

    虽然也有怀疑过,但是那头小母龙残留在枕边,残留在被窝,残留在鼻腔和舌尖,乃至残留在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的体香,是绝对不可能凭空捏造出来的。

    还有,刚才在被窝底下偷偷看了,床单上的一抹嫣红。

    呜呜呜,该怎么办,这次真的是日了狗了,以后该怎么和那头小母龙相处?

    被子往头上一蒙,重新躺倒下去,身体埋在被窝里头瑟瑟发抖。

    怎么会这样,明明是冤家对头设定,这种事情根本想都没想过,为什么会如此熟练,自然而然的就……就做了这样那样的事情?

    就如同势如水火的猫和狗,忽然就苟了,这神展开简直惊呆了小伙伴,生硬的让人完全没办法接受。

    但你要说生硬嘛,偏偏内心深处,对这种事态似乎又觉得理所当然,自然而然,如同四季交替,生不起任何突兀的感觉。

    这种矛盾的心理,让我一直躲在被窝里打着滚,逃避现实。

    绝对绝对不想承认,和那头小母龙,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有了可以顺其自然的发展到滚床地步,双方自身却丝毫没有这种意识的感情,我宁愿相信自己和菲妮有不可告人的基情。

    心里又彷徨自卑的想,恶龙蕾娜是自愿的吗?真的不是因为不忍心反抗弱鸡的自己,害怕反抗会伤害到自己,才不得不忍受委屈将就我的举动?

    哈?不可能的,那头小母龙可不是会将就别人的人,更何况是这种事情。但如果是这样,也就说明了那头小母龙也……不可能的,这更加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又在床上打滚了几番,抱着被窝,脸深埋。

    呜哇,被窝的味道好香,少女的幽香醉人,区区恶龙蕾娜,真的有那么香吗?以前怎么没察觉到呢?

    还有还有,她的嘴唇也是好甜好软,世界第一,暂时。

    胸不像琳娅那么大,屁股不像小狐狸那么翘,身材不像蒂亚那么火辣妖娆,但是全身上下,无一不是完美,恰到好处的诱惑,月下尽显高贵清艳的紫发,荡漾着似有似无异彩的黑眸,完全不逊色于任何人,并列世界第一。

    呜呜呜,自己莫不是完全被那头小母龙迷住了?区区小母龙,储备干粮而已,竟然敢那么嚣张,妄图在自己心里和维拉丝她们并驾齐驱?

    不可能的!不存在的!

    但是但是……

    回想起昨晚真实的触感,个中妙曼旖旎,又迅速沉浸在其中,没有小狐狸那样的媚体和媚香,却莫名的让人彻底迷恋。

    尤其是……尤其是……

    在最后的最后,那仿佛灵魂出窍的爆发瞬间,有一种……一种忽然血脉相连的感觉,灵魂轰的一声炸开,犹如宇宙爆发,这是和其他女孩们在一起从来没有过的奇特感觉。

    停下打滚,望着天花板发呆,心里有猫挠一样的心痒,有关系突变的茫然,有淡淡说不清的甜蜜,更有无法描述的……不安和骚动。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的敲门声让我迅速清醒过来,这个时间点应该是维拉丝,不想让她知道啊啊啊!!!

    像是偷腥丈夫生怕被妻子抓到,我慌忙收拾床单,穿好衣服出门,将维拉丝堵在门口。

    “哟……哟!早啊,维拉丝,正好肚子饿了,我们下去吃早餐吧。”说完拉着一脸温柔呆萌的小狗狗,匆匆下楼。

    “对了,恶龙蕾娜……”

    “嗯,蕾娜怎么了?”维拉丝歪头疑惑的看着我。

    “没……没什么,我是想问,你们最近有看到她吗?”我心虚的连忙撇过头去。

    “没有,做了她喜欢吃的烤鱼和点心送去,也不愿意开门,最后只好交给艾卡莱伊了。”维拉丝颇为失望的低下头,担忧的感情洋溢于表。

    “是么?那可真是让人担心,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咧了咧嘴,很想作死的对维拉丝说,那样的家伙完全不值得你去担心和同情,她可是昨晚来夜袭勾引你的丈夫啊。

    好吧,轻而易举就被突破防线,最后情难自禁的自己,也完全没有立场就是了,倒不如说比恶龙蕾娜更糟糕。

    所以,今天变得有点难以面对女孩们的目光。

    然后还有更加严重的后果是,今天的训练,变得无法持续了,以前除非是被三尾状态的小狐狸给【哔】干了,才会两腿飘飘,整个人像一张随时会被风吹走的纸片。

    然而现在,印象中昨晚也没太激烈,却已经腿软了,跑了几步,立刻就扑街了。

    要……要遭!

    察觉到老酒鬼蹲在旁边,审视着扑街的自己,目光意味深长,我感觉不妙。

    要被训斥了,肯定得被这老女人用她那能将死人气活过来的毒舌,狠狠嘲笑数落一番。

    毛骨悚然的状态下,被这老酒鬼用仿佛发现了新大陆的沉思目光,狠狠打量一番后,忽然,她拍了拍我的肩膀,用绝对不可能出自她口中的温柔语气说道。

    “累了就休息吧,特别准许放你一上午的假。”

    说完,在我惊悚的目光注视中,她拎着酒壶,一副有了什么重大发现的模样,飞快离去。

    不对劲,这老酒鬼不对劲,应该说,从昨晚开始就不对劲了。

    无论是艾芙丽娜的忽然改口,还是和恶龙蕾娜的关系剧烈转变,以及现在老酒鬼的微妙反应。

    我该不是还在梦中吧。

    狠狠拍了拍脑袋,会疼,这个梦有点真实。

    “吴凡阁下这是怎么了,莫非是还没有睡醒?”背后冷不防传来熟悉悦耳,带着轻柔笑意的女性声音,将我吓的一蹦而起。

    “原来是艾卡莱伊你啊。”看到忽然出现的客人,我松了口气。

    “吴凡阁下这样的目光,可是会让我伤心哦,我可不是刚刚来到,而是已经来了好一会儿了,莫非你一直没有发现我?”

    艾卡莱伊和善而不失犀利的言辞,让我哑口无言,心里慌慌张张的想要解释清楚,目光触及到她的含笑目光,顿时不解。

    “看你的样子,好像不生我的气?”怎么说呢,松了口气,但是又微妙的伤心,莫非艾卡莱伊根本不在意我的不在意?

    所以说男人啊,都是贪婪的家伙。

    “这次就特别原谅吴凡阁下好了。”白龙小姐姐双手合十,笑的更加甜美迷人。

    “艾卡莱伊,你这是怎么了?”我更加迷惑的挠了挠头,甚至有点想伸手去摸摸艾卡莱伊的额头,看她是不是发烧了。

    “蕾娜昨晚不在家,对吧。”

    “咝!”突如其来的话题展开,让我一个毛骨悚然,下意识倒吸冷气,转过头,躲开她的目光,心虚到连傻子都能看出我在心虚的程度。

    “果然呢。”这下子,艾卡莱伊仿佛终于确认了什么,笑的灿烂无比。

    “果……果然什么啊,艾卡莱伊,你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误会?”我试图辩解,然而如此劣拙的狡辩连我自己都骗不过,因为连鼓起勇气面对艾卡莱伊的注视都做不到。

    “去了吴凡阁下那儿,对吧。”白龙少女以看透一切的肯定语气,直截了当道,我张张嘴,想要继续挣扎,对上她的平静目光,低下头,轻咳数声,眼睛转了好几圈,最终俯首认罪……啊呸,是点头承认。

    以微不可察的幅度,希望艾卡莱伊发现不了,自己骗自己的水准也是强的不要不要。

    “果然果然果然。”艾卡莱伊一高兴,连说了好几个果然,看似已经激动的连话都不会说了。

    “也……也不代表什么,你那么高兴做什么?”我嘟嚷着,依旧想要嘴硬一下,决心打死也不承认某个事实。

    “蕾娜的心结,解开了对吧。”没有理会我的小小挣扎,香风一飘,艾卡莱伊已经出现在眼前,握着我的双手,绝美的脸蛋一点一点靠近过来,眼神满是惊喜和期待。

    “这……这个嘛,好像……大概……或许……”我果然偏过头去,想要用美色诱惑我说出实话?不可能的,不现实的,白日做梦。

    “诶,那我就安心了。”艾卡莱伊不断逼近的面庞忽然停下,咦,难道她只是在单纯的担心恶龙蕾娜,真是个好姐姐啊,我有点感动。

    事实证明,我想的有点天真,并不是,或者说并不完全是,紧接着,白龙小姐姐就抛下一颗深水炸弹。

    “昨晚,她没有回来,对吧。”

    带着令男人心醉神迷幽香的面庞,忽然又开始了逼近,不给我喘气机会。

    “谁,谁知道呢?你看,那头暴力小母龙平时看起来就是多动症患者,对吧,说不定跑哪去野了。”

    双手被艾卡莱伊紧握住,我连逃跑都做不到,只能硬着头继续顽抗,换做是恶龙蕾娜在场,也会赞同我这么做的对吧,毕竟我们两个都不擅长应付这种话题,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哦,莫非是跑到吴凡阁下的房间里去野了?”

    “你跟踪她了?”我脱口而出,不然的话,艾卡莱伊怎么会知道恶龙蕾娜进了我的房间,而并不是客厅,厨房,浴室,或者厕所。

    真是的,那家伙啊,大半夜的忽然往自己身上一坐,别以为长的有点漂亮我就不会鬼压床了呀笨蛋,下次长点心,往下再挪几寸自己动……咳咳,算了,现在没心情说黄段子,更何况对象还是那头小母龙。

    “吴凡阁下真是的……”艾卡莱伊轻托侧脸,以【吴凡阁下的智商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呢】诸如此类的目光深情注视过来。

    别啊,我不想要这样的深情!!!

    “刚才不是自己承认了吗?蕾娜的心结已经解开了。”

    “哦,是这么回事。”

    “蕾娜的心结和吴凡阁下有关,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既然已经解决了,那当时肯定是去找吴凡阁下去了,时间是在晚上,吴凡阁下经过一天的辛苦训练后,肯定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这不是很简单的推论吗?可不一定非得跟踪才能知道。”

    原来如此,还有这样的盲点,受教了,也就是说艾卡莱伊刚才的意思并不是怀疑我和那头小母龙滚床了,只是单纯的以为恶龙蕾娜和我秉烛夜谈,促膝长谈了整整一个晚上,然后duang的一声,心结解开了,这样?

    也不奇怪,对吧,毕竟我和恶龙蕾娜的关系平时是那样恶劣,动不动就打架,所以,哪怕知道这小母龙在我房间里过了一夜,这种极容易被人往某个方向怀疑误会的事实,也不会想到我和恶龙蕾娜竟然有了那样的关系,对吧对吧。

    不过……稍微等等?

    “我刚才好像听到了一个极为模糊的字眼,所以说……艾卡莱伊你解释了那么多,但也并不能排除你跟踪恶龙蕾娜的嫌疑,对吧。”

    “吴凡阁下误会了。”艾卡莱伊面容更加灿烂一分,明媚耀眼,她双手合十,说出来的话让我心里拔凉拔凉。

    “我由始至终都没有否认过跟踪蕾娜这个事实,只是在解释就算不需要跟踪也知道蕾娜是去了你房间里这件事而已。”

    我:“……”

    艾卡莱伊:“……”

    万事休矣,现场直播,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都看到了?”用尽最后一分力气和希望,我试探了句。

    “没有。”

    “都听到了?”我精神振了振,感觉还能抢救一下。

    “也没有。”

    “呼~~~”我长长松了一口气,什么嘛,自己多心了。

    “吴凡阁下请安心,我艾卡莱伊可不是会去做听墙角或是偷窥那种不知廉耻的事情的女人,在吴凡阁下和蕾娜气氛正佳的时候,就已经知趣的悄悄离开了。”

    “这样啊,这样我就安心了。”又是长吁了一口……

    安心个屁啊啊啊啊啊啊!!!!!!

    我死死瞪着艾卡莱伊,从未有一刻如此清晰的意识到,这头正值发情期的小母白龙是如此的迷人又可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