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八十二章 船翻了,快上车!
    ****************************************************************************************

    我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我已经不是那个大高手,救世主,而是沦落为一名凡人了,再也没有所谓的生命值,血条保护,所以,我的意思是想说,我真的有可能活生生被这头小母龙给气死。

    “好吧,咱们换个话题。”我强迫自己露出开心笑容,指了指依旧骑在我的肚皮上,骄傲的仰着下巴,没有感到任何心虚和理亏的她。

    “大半夜的,你这是要打家劫舍呢,还是要谋财害命?”

    不说还好,话刚开口,这小母龙又变得激动起来了,脸红红的不知道是羞还是气,抓着我的衣襟又是一通地动山摇。

    “你以为我想,你以为我愿意大半夜的跑到你这恶心兮兮的家伙的房间里来吗?为什么我要在这种时候傻乎乎的跑来见你这种笨蛋,我也搞不懂,我也想不明白啊!你到是告诉我为什么,总之一切都是你这笨蛋的错!!!”

    我愣了愣,试图理解这番话。

    她大深夜的跑来揍我一顿,然后让我给她找个她揍我的正当理由,还说都是因为我的错。

    愣了许久,我贫乏的大脑只能以山崩海啸之势冒出三个粗体大字,以此简单粗暴的方法来表达我内心的惊涛骇浪感受。

    惊了!

    是的,原本很怒,现在内心的震惊甚至完全压盖了怒火,一时之间竟然有些迷茫自己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比较好。

    顺便,谁告诉我这时候只要微笑就好我就打死谁!

    可不要小看失去了力量又重新锻炼回八块腹肌的东罗格第一男子汉的气势!

    在我犹豫着该露出什么表情的时候,这小母龙又恶人先告状一记,率先露出了丰富多变的表情。

    原本俏脸通红的她,毫无预兆的,泪水吧嗒吧嗒从眼眶里划落下来,淌过那精致如美玉的脸颊,滴落在自己的胸膛上,滴答滴答,迅速打湿一片,晶莹闪烁的泪光里述说着茫然和不安。

    哭了?

    如果没记错,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头要强的小母龙哭鼻子的模样吧?就算不是第一次,也是绝无仅有,独一无二……好吧这不是一个意思么混蛋?

    我有些想骂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招惹这头小母龙,让她受委屈了?虽然平时惹人嫌了一点,但仅限于我一个人,这小母龙在其他人心目中的人气和地位可是意外的很高,很受大家喜欢和爱戴,没人会招惹她,也没人敢招惹她才对呀。

    所以,根据排除法,凶手果然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吗?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我果然对女人的泪水一点办法都没有,见恶龙蕾娜哭的那么伤心,摆出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柔弱女孩姿态,心里的惊和怒立刻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怎么忽然就哭起来了呢?”伸出拇指,轻柔的帮她擦拭泪水,虽然怎么擦也擦不干,但我还是耐心的一遍又一遍在那有着惊世光滑和柔软度的脸蛋上轻轻抹拭着。

    这一次,手到是没有再被嫌弃拍开了。

    越哭越伤心,仿佛想要将从小到大所积蓄的眼泪一口气哭干,这种气势,恶龙蕾娜忽然俯下身,那张梨花带雨的面庞不断接近,放大。

    卧槽,这是杀意已决,要给我一记龙车飞撞式头槌攻击么?

    或许是经历了太多,内心太沧桑,比如说幽灵体炮弹,贝雅体炮弹,水晶体炮弹,诸如此类,光是回想一下就已经长使英雄泪满襟,少女的额门=绝杀武器在我心中根深蒂固,所以见恶龙蕾娜的面庞飞快接近,这一刻,我以为我药丸,出师表都来不及默背了。

    下意识的闭上眼,预料中的头槌撞击并没有出现,胸口duang的一下,传来轻微碰触的触感。

    缓缓睁开眼,恶龙蕾娜的额头正抵在自己胸口上。

    漫天的紫发飘起飘落,犹若月光下的紫色精灵起舞,披洒在她微微拱起的精致后背,散落在洁白的床单,几缕调皮的发丝,轻飘飘的掠过唇边,酥酥的,痒痒的。

    紫发飞舞的美感,以及从发际间传来的淡淡幽香,使我不由自主的心生“啊,原来这头小母龙竟然也可以如此有女人味”的感叹,并随之产生更加大胆的,将嘴角旁一缕幽香发丝含入品尝的冲动。

    “别闹。”我深深吸气,强行收回下意识想要抬起,将怀里的恶龙蕾娜圈上一圈然后箍紧的双臂,声音却不可控制的变得柔和下来。

    “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好么?”

    有一定概率可以缓和气氛,并且有更大概率会使自己受到更多苦的诙谐安慰,并没有起到预料中的效果,这头喜欢用暴力解决一切的小母龙,忽然就不暴力,变得有些……软了?

    错觉,这一定是我的错觉,我镇定淡定冷定的告诉窝叽己,一切都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一切都是大宇宙统一的意志,一切都是来自东方古国的神秘力量。

    总……总而言之,让我……让我先展开双臂,将怀里的软妹子紧紧抱住,然后再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

    两眼转着圈圈的某德鲁伊,完全被他怀里的小母龙的反差萌给击溃防线了。

    “为什么……”良久,怀里传来细弱蚊吟的哽咽。

    “为什么……你这家伙,还能笑的那么开心,在梦里……没心没肺也得有个限度吧。”

    咦,咦?是在说我失去职业和力量这回事吗?我已经重新振作起来了呀,你这小母龙也真是的,自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睁开眼瞧瞧变化,反倒怪起我来了。

    心里这么想着,手不由自主的落到那头紫色秀发上,轻轻抚摸。

    “为什么……一点都不能体谅……一点都不能感受……一点都不能察觉到我……我……我是有多不安……多害怕……”

    嗯……哈?真……真有那么担心我吗?我该不会是还在梦里吧?我偷偷用力捏了自己一把。

    会疼!!!

    “难道你……你这家伙……就一点也不担心……一点也关心我们之间的契约吗?契约没了也没关系吗?对你来说……只是无足轻重……可有可无的东西吗?!”

    咦?

    滴答滴答,时间过了十多秒,我才反应过来,将她断断续续的前后几句话连贯起来,终于弄懂了。

    这头小母龙原来担心的,害怕的,不安的事情,不是我被剥夺职业和力量这回事,而是我和她之间的契约无故消失了。

    翻了翻白眼,感情一直是自己在自作多情呀,还以为这头小母龙有多关心自己,原来她只关心她自己的龙骑士契约……不对!

    等等?

    这更不可能吧,关心我就已经够不可思议了,她还关心我们之间的龙骑士契约?我这不单止是在做梦,还是在做白日梦吧?

    ……

    蕾奥娜抬起头,看着身下一脸懵逼的某人,目露恼怒,又羞又急。

    这笨蛋德鲁伊,这蠢蛋德鲁伊,怎么就那么不开窍呢?

    还有自己也是,为什么会石乐志一样,一时脑热,在这种时间,离开一直消沉蜗居的房间,跑来这笨蛋的房间里头,是想要做什么?仔细回想,已经完全记不清了,像是冥冥中有一股冲动,驱使她不顾时间和地点,出现在这里。

    然后,该干些什么,说些什么,完全不知道,没有任何准备。

    所以,才会无意识的说出刚才那些话,让她回想起来就恨不得羞耻撞墙的话。

    给我忘记,给本公主统统忘记掉啊!你这混蛋德鲁伊,才不是那么回事,本公主可是一点都不担心!不关心!不害怕!不伤心!

    无论是你,还是龙骑士契约!一点!完全!无论如何都没有任何想法,没了就没了,凭什么,为什么要本公主躲在房间里,一个人……一个人独自……独自的……消沉,害怕……

    最最最不能原谅的是,莫名其妙的来到这种地方,竟然看到……竟然看到这蠢男人在梦里偷乐?!

    那一瞬间,龙族公主殿下的理智神经差点崩断。

    凭什么为什么,本公主一个人要死要活……这家伙却没心没肺的……好像只有自己单方面的在……好气啊!好怒啊!

    刹那间,高贵纯洁的龙族公主殿下,内心甚至产生了一种被负心男人玩弄身心后始乱终弃的错觉。

    明明……明明我那么的……那么的在意……伤心难过……你却在……在偷笑?!!!

    不可原谅!!!

    噼里啪啦,就是一顿巴掌痛揍,让你笑,让你这没心没肺,冷漠无情的臭男人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的脑子被熊啃了!

    宣泄恼火过后,一股强烈的失落感,恐惧感,袭上心头。

    难道说,这个笨蛋德鲁伊真的一点一点都……都不在乎我们之间的契约?就算消失了,找不到了,也没有所谓?

    难道说,一直一直以来,只有自己在单方面的……对这份契约……抱有……自作……一直在重视着的……难道一直只有自己一个?

    恍然间,蕾奥娜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要如何害怕契约消失的事实。

    一直以来,她都把这份契约当做是连接彼此的系带,枢纽。

    就像……就像是一枚永不褪色的钻戒,一张无法撕毁的婚约。

    当然,这只是比喻,比喻而已!

    凭着这种自认为牢不可摧的关系,系带,羁绊,她变得有恃无恐,肆无忌惮,做出了以下人神共愤的行为。

    比如说喜欢欺负某人,又比如说很喜欢欺负某人,又或者说是最喜欢欺负某人了。

    心里还理直气壮,本公主的龙骑士,本公主不欺负,还能让你们欺负不成?

    当然,话虽然是这么说,蕾奥娜还是很懂分寸的,否则的话,不说其他,就是那些一个个明里暗里宠夫狂魔的女孩们,也不会允许蕾奥娜做的过分。

    并且,也不只是单方面的欺负,也是有来有回的,不信你去问被欺负的某人,就算是嘴硬他肯定也要强行有来有回,甚至恬不知耻的打出五五开口号。

    况且,这个被【欺负】的家伙,怕是要变身圣月贤狼,才能摸着良心说出“和这头小母龙打闹的时候我可是一点奇怪的便宜也没占”这种话。

    虽说这种形态下它肯定摸不到良心,很矛盾。

    多少次多少次,看到两人衣衫凌乱,气喘吁吁的在床上抱团打滚,虽然明白两人只是单纯的在打闹,但是,看到蕾奥娜衣襟敞露,女孩子那些能露的不能露的部位都若隐若现,仔细深想,事情似乎也没有那么单纯,女孩们已经懒得去数撞见这种高能场景的次数了。

    所以,蕾奥娜心目中的对某德鲁伊的肆意妄为,在其他女孩眼里还是相当温和的,傲娇程度和某只小天狐大概半斤八两的程度,两者的区别大概就是种族上的观念差,巨龙以实力为尊,是能动手就不和你瞎比比,谁赢听谁的,而蕾奥娜呢,更进一步,她是动口又动手,所以暴力小母龙这个外号到是没叫错。

    也因此给某德鲁伊发了许多福利,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接受这些福利,在其他女孩们眼里都是双赢……啊呸,是五五开的局面,所以管不了,这对冤家她们实在管不了,连插话的缝隙都没有。

    话题扯远,总之,蕾奥娜的心目中,因为有这份类似于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的婚戒,或是有着不可损坏不可涂改属性的结婚证般的牢固契约,无论如何对方都不可能嫌弃自己,抛弃自己,她可以更加的放肆,更加的随意,更加的,更多的……撒娇和任性。

    结果,龙骑士的小船说翻就翻,契约没了,她和他的联系,枢纽,羁绊,被斩断了。

    如坠冰窖,正是蕾奥娜这些日子以来的真实处境,冰冷,黑暗,无助。

    我和这蠢蛋德鲁伊的关系,也到此为止了吗?

    要结束了吗?

    不,我不要这样,没办法接受,绝对不要!

    不安,害怕,恐惧。

    怀揣着这份茫然,脆弱,不甘,神使鬼差的,在这个时间点,来到了这里。

    就算契约消失了,再撒娇一次,再任性一次,也应该没问题吧,所以说,总是像以前那样,给我一个我想要的答案,快点来安慰我,哄我开心啊!

    你!这!大!笨!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