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八十一章 艾弗利亚的考验
    ****************************************************************************************

    所以……

    再次来到雾中世界的时候,我的内心已经没有任何迷茫和软弱,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虽然还是希望能得到艾芙丽娜的理解和支持,得到它的帮助,但是,不再是不可或缺,就算被拒绝了,也不会就此绝望。

    没有再假装被路边的末日之战震撼风景所吸引,拖延时间,我径直大摇大摆的来到尸山面前,抬起头,望向那把高高在上的……咸鱼剑。

    “果然……还是没办法说服你吗?”看到我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壮烈气势,艾芙丽娜已经知道答案了,唉声叹气道。

    “虽然想说老是叹气皱纹会变多,但你一把破剑应该不会害怕这种事,我就懒得提醒你了,倒不如说,一开始就没有说服的可能性。”

    我用力拍了拍胸膛,毫不迷茫,也无所畏惧:“昨天的话,我要收回。”

    “什么话?”

    “我,难道不配拥有这样的幸福?这样的话,仔细想想,根本没必要向你确认什么,而是应该问自己才对,现在已经找到了答案。”

    “我的答案就是,不管有没有资格,我都要去追逐,不尝试一下,怎么知道有没有资格呢?不失败个几百次,不死个两三回,怎么算是努力过了呢?”

    艾弗利亚:“……”

    “好吧,开玩笑的,死还是算了,毕竟命只有一条,濒死的话到是可以接受。”

    “所以说,艾芙丽娜,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帮我,那就让我回去吧,我可没时间在这种地方和你干耗了,让我回去睡个痛快,不然明天的训练要是打哈欠,会被那臭不要脸的老女人死酒鬼加罚双倍的训练量。”

    片刻的沉寂……

    “好吧,我知道了。”艾弗利亚终于开口。

    看来还是没办法得到这家伙的支持啊,算了,只能自己一个人摸爬打滚,奋斗到底了,毕竟这段路途不会寂寞,有女孩们一直陪伴着。

    “好吧,就让我看看你的决心到底有多大。”艾弗利亚紧接着这样说道。

    “那么就这样吧,拜了,快点让我回去,事到如今可别再拿什么我没办法让你离开是你自己要来这种话忽悠我……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我刚想心里流血流泪,却要强装无所谓,转身潇洒的拜拜走人,步子都踏出去了,才一个惊觉反应过来,想要收回踏在半空的那只脚,要是以前的我也就随随便便,说调头就调头,别说一只脚,哪怕双脚都踏在半空也没有丝毫问题。

    可是现在,却因为强行【收招】,差点摔了个恶狗扑食。

    顾不得掩饰狼狈,我回过头,死死盯着艾芙丽娜:“我说,我现在可开不起这样的玩笑,如果是想逗我玩的话,恕我不奉陪。”

    “你要是想把这话当做是玩笑,也未尝不可,走好不送。”有着长年斗嘴经验的艾芙丽娜,哪能被我的气势所压倒,立刻就摆出了送客嘴脸。

    “艾芙丽娜。”恶狠狠的脸色瞬间一变,露出讨好笑容,搓着手心,我巴结献媚。

    “瞧您说的,我们可是密友,虽然只有十多年却像是认识了几百万年的亲密好友不是么?我怎么可能会怀疑你说的话呢?不可能的,不存在的,就我们俩,谁和谁呀。”

    若是能得到艾芙丽娜的帮助,我怎么可能放不下区区一点面子,涕泪四流满地打滚之类的手段,完全是信手拈来,只不过是一开始艾芙丽娜拒绝的太绝然,完全没商量的口吻,不给我一丝乞求的机会。

    现在机会来了,我要是不把握住,那干脆改名就吴狗蛋算了。

    “好恶心,能离我远一点么?”对于我献殷勤的表现,艾芙丽娜表示嫌恶。

    “好吧,你想怎么样都行,只要愿意帮我。”我又瞬间变成了严肃国字脸,不就是变脸么,来来来,我还能再变十张。

    “你先别忙着感谢我,到时候别恨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怎么会呢,只要你愿意帮我尽快恢复实力,无论怎么样对我,我都没有意见。”想到什么,我忽然警惕起来。

    “还是说,你想对我身边的人下手?这样可不行,我没法答应。”

    “放心吧,我对其他人没有兴趣。”

    “是……是吗?那我就放心了,不过我建议你还是换一种说法比较好,这么说感觉有点gay里gay气的。”

    放松之下,丢失已久的吐槽之魂又燃烧起来了。

    “滚!”这把咸鱼剑的吐槽修为到是退步了不少的样子,立刻就恼羞成怒,瞬间招来一片迷雾将我笼罩起来,朦胧中,它无奈而认真的声音传来。

    “我可不是在和你开玩笑,到时候,你可别真恨我就够了。”

    留下这样的,不似故弄玄虚的严肃警告,迷雾越发浓郁,没等我出声问个明白,便陷入了天旋地转,两眼一黑。

    眨眨眼醒过来,却还是夜色正浓,要是被老酒鬼知道我在这个时间点醒过来,一定会认为训练量还不够,她会这么说,不累的丧失思考能力,不累的一觉睡成死猪,是本人的教育失败,我郑重承诺,下次一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那混蛋女人,最近完全变成斯巴达教官了。

    白天训练的疲惫感仍未消退,但是,从艾芙丽娜那儿得到的好消息,让我精神上亢奋无比,再怎么累也没办法重新睡下,内心的激动,让我想要爬起来对着窗外大吼大叫发泄一番。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虽然对艾芙丽娜要用什么样的方法帮助我,仍然心存疑惑,但本能上,我却从未怀疑过它有这个能力,不过在这之前,似乎还要先通过它的考验,让它知道我的决心到底有多么坚定。

    来吧,只要不是针对其他人,伤害其他人,无论什么样的考验我都接下了,为了能守护住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

    嗯,所以说……

    emmmmmmm..............

    身体,好重!

    我忽然发现,我这大半夜的醒过来,似乎并非完全是因为艾芙丽娜的骚扰,或许,或许还有一点别的因素在里面,就比如说,这双在黑夜中,和我一眨不眨对视着的明亮眼眸。

    皎洁的月色,从窗帘缝隙中钻进来,朦胧照亮了一头流水般丝滑柔美,高贵优雅的紫色长发。

    紫发的主人,宛若月下妖精,同样高贵优雅,有着惊心动魄的美丽,那双乌黑眼珠,在反射着的柔和月光中,若隐若现闪烁出一抹威严的金辉。

    如果不是这位紫发妖精小姐,张腿跨坐在我的肚皮上面,俯身双手压着我的左右手腕,让我无法动弹。

    如果不是知道她的身份。

    我定要为这份在半梦半醒时分出现的月下紫发神女画卷,而感动,而陶醉,而痴迷。

    现在呢?惊艳还是有的,但更多的是无奈和吐槽。

    话说,谁来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神展开?

    “笑嘻嘻的真恶心!”

    啪一声,坐在我身上,将我压制着的紫发少女,干脆利落给了我一巴掌。

    卧槽槽槽!你这是几个意思?半夜摸到我房间,坐在我身上,将我禁锢起来,种种蛮不讲理,不可理喻的举动,我不先追究,你反倒是先发难了?!

    虽然说,她控制了力道,这清脆的一巴掌打在已是凡人之躯的我脸上,只是有些发麻滚烫而已,要是还是用以前打闹时的力道,我的脑袋已经随着这一巴掌脱离脖子飞出去……不,大概是直接变成一团糨糊了。

    但是,我不能因为她顾虑到了失去一身力量的我,精准的控制了力道,就给她点赞呀!这一巴掌毕竟是打在我的脸上,不止是蛮不讲理,恶人先告状,还有点疼啊混蛋!

    愣神间,这小母龙反手正手又是啪啪几下。

    “我说你这家伙啊……”一把伸向恶龙蕾娜作恶的小手,本以为弱鸡的自己不可能抓住,没想到意外的抓住了。

    虎躯一震,目光一瞪,试图散发出点凶狠气势,让这小母龙知道本德鲁伊就算变成了弱鸡,那也是弱鸡中的战斗鸡,最近在老酒鬼的训练下又重新把八块腹肌的轮廓给锻炼出来了,哼呼呼呼。

    虽然还是很弱鸡就是了,尤其是在这头自带最强种族光环的小母龙面前。

    然后,意外的看到了月色下的两抹晶莹闪烁。

    就宛如是两面相邻对称,宛如眼眶形状的清澈湖水,波光粼粼,烟水朦胧,在月色中荡漾着令人迷醉风景。

    美则美矣,但是不应该呀。

    为什么这家伙打了我几巴掌,自己反倒是哭了,该哭的人是我才对吧,这小母龙什么时候学会了一手如此惊天绝地的恶人告状操作?

    有些不甘心,痛恨自己的心软,但是,看到那双眼睛泪光朦胧的样子,我的气势还是不由自主跌到谷底,原本准备恶言相怼的话语也被硬生生吞回了喉咙里。

    “唉,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了?莫名其妙的躲了一阵子,不见人影,问了艾卡莱伊好几次都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忽然大半夜的出现,也不怕把人吓死么?”

    松开恶龙蕾娜的小手,在她白皙脸庞上轻轻擦拭,你看,涟漪的,珍珠般的湖水都溢出来了,我们骄傲的蕾娜大人怎么可能会哭,这只不过是口水呛到了眼睛里去罢了……唉,这么安慰会不会被打死?

    “还不都是因为你的缘故!”这小母龙一点不领情,pia一下将我的手毫不留情的拍开。

    “我怎么了我?”我自觉委屈,我都变成这副模样了,再也不能欺男霸女,八卦作死了,你还要我背锅?这不大合适吧蕾娜同志,甩锅也是要讲基本法的。

    “刚才露出了恶心兮兮的笑容,对吧。”提起让她发火的事,恶龙蕾娜怒犹未消的抓住我的衣襟上下摇晃起来。

    等……等等,先让我死个明白再动手也不迟啊,恶心兮兮的笑容?

    我稍微仔细的分析了一波。

    或许是因为从艾芙丽娜那儿得到了好消息,积累多时的压力终于得到了一丝缓解,所以便是在梦里也不自觉的露出了安心笑容,又恰好被潜伏进来的恶龙蕾娜给盯了个正着吧。

    好吧,好吧,就当做是这样,我承认我在梦中有偷笑,甚至乎如同恶龙蕾娜说的一样,笑的挺恶心。

    但是你不能因为我笑的恶心就打我呀?我一没出街影响市容,二没人前招摇作死,为了不给大家添堵,为了不污染魔王村的风景,我都大半夜躲在被窝里头了呀!

    就像是一个屁,为了不臭着其它人,从白天一直憋到晚上,才在无人的高空,风力高达十级的情况下悄悄放出来,却还要遭受责难,这也太过分了吧,我招谁惹谁了?

    所以说,我当时就很不高兴了,原本缓和的气势重新燃起,忿忿一瞪。

    “我梦里笑了惹着碍着你了?”

    “惹到了。”迎接我的又是啪啪两下,以及恶龙蕾娜毫不犹豫的回答。

    理直气壮到让我产生一种错觉,难道我真的不应该笑?真的惹到了她?挨巴掌是活该?

    “你够了!”我怒了。

    “今天你要是不解释个明白,我就……我就去找艾卡莱伊告状!”

    想了想,如今我能威胁到这小母龙的手段也就这些了,去找维拉丝告状,断这小母龙的口粮也不是不行,而且更狠更绝杀,只是到时候还得跪着搓衣板向女孩们解释为什么这家伙会在大深夜这种微妙的时间出现在我床上,挺头疼的,艾卡莱伊就不同了,她只会问我和恶龙蕾娜到底有没有进行更【深入】的交流。

    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哪里来的迷之思考和自信,认为我和恶龙蕾娜可以相亲相爱滚床单,我们俩分明就是八字不合……不,是八字相冲好不好。

    “解释,我刚才不是解释的很清楚了吗?”扬了扬了那双精致柳眉,就算是掩饰不住的委屈泪光,她依然是那头骄傲的小母龙没错,那股子我就算死了,被钉在棺材里,也还是要用这腐朽的声带呐喊,我就是个暴力狂死傲娇的凶猛气势,不是别人能冒充得了的。

    “所以我笑碍着你啥了?你到是能让我死个明白不?”

    “看不惯,想揍人。”

    蕾式新三字经出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