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七十九章 幸福的资格
    ****************************************************************************************

    第一次来的时候,受限于眼界,我一直以为末日战场是天使与恶魔的决战,外围战场所观察到的诸多细节,也证实了这一点。

    可是现在,随着深入战场,我发现了什么?

    好像……从这些尸体的姿势,死法等等线索来看,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

    现在的我,所观察到的真相,天使……恶魔……巨龙……好像在合力对付什么可怕的存在?

    一定是我的错觉,大概还是眼界不够,无法看清真相,毕竟光是外围的【炮灰】,就远比实力全盛时期的我更加强大,一只蚂蚁,有什么资格和能力去分析判断两头大象的打架?

    放下心头的疑惑和震惊,加快脚步继续前行,最终,我看到了那座尸山。

    和艾芙丽娜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所看到的那座尸山。

    那座由无数最强大的尸骸所堆积起来,俯视整个末日战场,给予人最惨烈,最悲壮气息的巨大雄伟尸山。

    艾芙丽娜并没有和我耍什么小把戏,它一如刚见面时那样,高高地,高高地插在尸山顶端,仰头望去,不知为何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它在散发着悲哀的氛围,像是一个站在高处的沧桑老人,在这个难以忘怀的浩大战场当中不断徘徊,回顾,叹息。

    一时间,原本酝酿好的台词,竟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张嘴数次,都没办法发出一个音节。

    这次的见面,比我想象中的气氛要严肃,沉重。

    “太慢了。”艾芙丽娜率先开了口,分不清是男是女的中性嗓音,微微低沉,果然没有以往那种互相吐槽的气氛了。

    “还不是因为你的恶趣味,又摆弄那些迷雾来唬弄人。”无法吐槽,我也不甘示弱,这个锅我不背。

    “那可不是我特地弄出来的,我的恶趣味还没那么低级,只不过是从现实……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就当是这么回事吧,就算如此,来的也太慢了。”

    “路过看了会风景,和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有些许不同的感悟。”

    “是吗?不同的感悟?”

    气氛又是一阵沉默,啊啊,以前和这咸鱼剑的气氛可从来没那么尴尬和糟糕过,应该是有什么说什么,往死里吐槽对方才对。

    “你……在害怕?”忽地,从它那儿莫名其妙蹦出这么一句话。

    “哈?害怕什么?忽然冒出这种话来。”我的反应也是有点莫名其妙,比想象中的要激烈许多,就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

    “害怕来到这里,害怕见我。”

    “艾芙丽娜,你脑子真没问题?算了,和一把剑讨论什么脑子。”我揉了揉太阳穴,摇头耸肩叹气。

    “应该说早就期待了才对,我现在的状态,可别说你不清楚。”

    “当然了,可惜不值得同情。”

    啊啊,再次坐实了这把咸鱼剑的偷窥罪名,喂,是妖妖灵么,我可以报警么?

    “所以说,为什么你会得出我害怕的结论?”

    “因为你害怕得不到你想要的结果。”

    “……”

    真是这样吗?或许是吧,只不过,就算是害怕也好,我必须来,必须来找艾芙丽娜。

    “因为除此之外,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对吧。”仿佛看穿了我的想法,艾芙丽娜的冷漠语气,让我心里十分不爽。

    “你这家伙,到底是吃了多少大蒜?言辞格外呛人。”

    “你应该心知肚明才对,不是我言辞犀利,是你变得软弱了。”

    “啊啊,是我软弱了,懦弱了,变得更加无能了,你满意了吧。”我有些恼羞成怒,一屁股坐下,盘着腿,双手抱胸,没好气应道。

    随即,泄气的低下头。

    “但是,我有什么办法,难道这种时候强撑起来的坚强,算是坚强吗?”

    “正因为如此,这场劣拙的演技才让人看不下去。”艾芙丽娜又是冷冰冰说道,没有丝毫嘴下留情的意思。

    “顾虑着彼此,担心着彼此,所以一直在自欺欺人。”

    “但是,你需要知道一点。”

    “无论你再怎么坚强,再怎么振作,都无济于事,就算你能在短时间内重新转职,获得冒险者的力量,那又如何?只不过是一介初出茅庐的菜鸟而已,你以为你转职以后就能立刻找回失去的力量吗?”

    “不能。”我低下头,有气无力。

    “就算你还能沿着原来的路线,以更快的速度提升,十年,花上十年时间,重新回到原来的境界实力,够给你面子了吧。”

    “十年啊……面子有些给过头了。”我苦笑一声。

    “十年时间,在这关键时期,变数有多大,不用我解释你应该也十分清楚,与其期待你十年后重新恢复力量,倒不如将希望寄托到其他人身上,对吧。”

    “是啊,阿尔托莉雅,莎尔娜姐姐,卡洛斯西雅图克,小狐狸,蒂亚,小幽灵,以及十二骑士传承者,与其去等待一个几率渺茫的十年,不如依赖她们更加靠谱,她们才是真正的天才。“

    我自言自语着,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这些我都明白,很明白,可是就算明白了又能怎么样呢?

    自暴自弃?自甘堕落?自我颓废?

    “所以你选择了自欺欺人。”

    “嗯啊,是的,自欺欺人,一点也没错。”

    “但是你要清楚,别人自欺欺人,相信你,鼓励你,觉得你能重新振作起来,再次带领大家走向胜利,是为了你好,但是你在自欺欺人,试图让别人相信你,认为你还能站起来,重新肩负起救世主的重任,给予她们虚无缥缈的希望,却是在害人。”

    我抬起头,无神的看着高高在上,语气讽刺的艾芙丽娜:“你的意思是说,既然已经变成了一滩烂泥,就应该有一滩烂泥的觉悟,不要强行让别人觉得你还能变回昂贵的大理石,镶嵌在富丽堂皇的宫殿上,影响美观?”

    “大致上就是这么个意思,现在的你,连给予别人希望的资格都没有。”

    “真是残酷啊。”

    “现实总是那么残酷。”

    “艾芙丽娜你也是,以前虽然嘴巴也毒,但今天格外无情。”

    “因为我已经打定主意了。”艾芙丽娜似乎做了一次深呼吸,语气更加坚决:“以前太纵容你了,一次又一次的让你任性下去,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帮你了。”

    “……”大脑缺氧似的严重晕眩,一片空白,一张一合的嘴巴,想说些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万念俱灰,万事休矣,冰冷和绝望笼罩全身。

    最后一丝希望,一丁点光芒,也被牢牢封堵上了吗?

    只是,不知为何,彷徨也好,绝望也罢,却没有任何疑惑,或许在见艾芙丽娜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它的回答?

    或许,自己一路东张西望,拖拖拉拉,真的是在……害怕?

    只不过是在强迫自己,告诉自己艾芙丽娜是最后一丝希望了,绝对不能放弃,让内心产生了不该有的期盼?

    “但是……但是……”我失魂落魄的低下头,上半身晃了晃,倒下去,仰躺在的地上,黑灰的瞳孔,浸染着天空的铅色。

    “我又能有什么办法,除此之外,我还有什么办法?我必须来,必须求你,只有你才能帮我,才能让我摆脱眼前的困境,就算明知道你会拒绝,我也要来啊……”

    “就像以前你求着我救你那个夜魔女儿一样?痛哭流涕,死皮赖脸,满地打滚?”

    “如果这么做对你有效的话。”

    “不会有效的,这次我已经下定了决心,你必须依靠你自己自救。”

    “我?自救?”我茫然,眼瞳微微下垂,落到居高临下的艾芙丽娜身上。

    “啊啊,差不多该玩够了,游戏时间应该结束了。”

    “玩?游戏?”我重新坐了起来,一眨不眨的看着艾芙丽娜,表情出乎自己意料的平静,内心却波涛汹涌,充斥着羞辱和不甘。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为什么你要这么形容?”

    “你认为,我一直是在以玩闹的心情,过日子,交朋友,和心爱的女孩结婚,想要保护大家的心情,举动,是在游戏?”

    “并非如此,我的意思是说,你是在以一种非常任性的错误方式,认真的活着,认真的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人……”

    “我不明白对你来说任性的定义到底是什么!又是什么样的错误!我这样做到底有什么不对!”打断了艾芙丽娜的话,我高声的,越发激动,眼睛似进了沙子,不受控制的涌出酸楚感,变得模糊。

    “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我也不明白我到底是谁!或许曾经有过很了不起的身份!”

    “或许,我其实有些莫名其妙的明白,你想要说什么,想要我怎么做。”

    “但是,艾芙丽娜……”

    “我现在是德鲁伊吴凡,是暗黑大陆的一员,是联盟的一份子,有许多的朋友,有我爱的,并且爱着我的家人。”

    “我想和这些人在一起,哪怕注定无法悠闲,平静,一直在战争和死亡的阴影笼罩之下,也希望能够和大家在一起,哭着,笑着,渡过这一生。”

    “艾芙丽娜,告诉我,我真的不配拥有这样的幸福吗?”

    “我……难道我就不能追求我想要的幸福吗?”

    “我就非得学会割舍这份幸福吗?”

    “这样的幸福,对我而言太过沉重和奢侈了吗?”

    “……”

    “……”

    良久……

    “不,这个世界的所有一切,不存在任何你没有资格获得的,但是……”伴随着艾芙丽娜一声悠悠回荡,若有若无的叹息。

    “你已经累了,早点休息吧。”

    然后瞬间断电似的,眼前一黑,陷入了沉沉的睡梦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