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七十四章 我胡汉三又……Guna!
    ****************************************************************************************

    撇下双尾,我找到了阿卡拉,经历过加仑倒下的悲痛,她看起来又苍老了许多,满头银丝,脸上的皱纹深邃而沧桑,实在难以想象和年轻貌美的拉斐尔竟然是同龄闺蜜,即便是和当初第一眼见到她的模样,也相差甚远,按照原来世界的寿命来算,如果说第一次见到的阿卡拉,模样大概是四五十岁,那现在的她已经步入了古稀之年。

    唯有那双浑浊的双目,看着还算精神,这是一个扛压能力max级别的老人,越是劣境,斗志越是顽强。

    只可惜,我今天来又要带来一个坏消息,想过是不是瞒住比较好,但万一敌人忽然发难呢?

    “是吗?难怪连加仑大人都无法战胜。”

    面对这个坏消息,阿卡拉的反应风轻云淡,好似早已经知道这回事。

    “你都知道了?”我小心翼翼问道。

    “不,只是伟大之眼告诉了我,加仑大人的对手已经不足为虑,至少暂时是这样,我们现在应该全力应对那头魔神的威胁。”

    “这到是和双尾的猜测相似,很能加仑老师已经干掉了贝利尔的宠物。”我摸了摸下巴,感觉在坏消息当道的现今,应该乐观一点这么想会比较好。

    只不过……阿卡拉又使用了预言术么?而且是关系到整个教廷山的预言术,付出的代价一定不小吧,不知道让她变成现在这副苍老模样的,受到沉重打击占了几分,使用预言术又占了几分?

    总是感觉已经没有资格去操心和可怜别人的我,也不禁鼻子发酸。

    如此,自己更加不能再懈怠下去了,哪怕能帮阿卡拉多分担一分一毫的压力,多让她高兴一点点,也好。

    “阿卡拉奶奶,我想恢复实力,哪怕希望渺茫,我也想尽全力试一试,请告诉我该怎么做吧。”

    看到重新振作起来的我,阿卡拉露出了和蔼的,意味深长的笑容。

    “关于这件事,我建议你去找卡夏。”

    “哈?”

    ……

    “结果绕来绕去,还是重新落入了你的魔爪么?”我垂头丧气的蹲在院子里,一脸的生无可恋。

    “哈,知足吧你这臭小子,多少人求着本卡夏大人教,本卡夏大人还看不上,特别是你,一块朽木,竟然还要劳烦我教两遍,最受伤的人是我好不好。”

    老酒鬼美滋滋的啜了一口烈酒,哈着呛人的浓重酒气,神色颇为得意自满,臭不要脸的,她还以绝世名师自居了。

    话说,我就说莎尔娜姐姐怎么一个人去历练了,老酒鬼却留了下去,原来这是一张早已经编织好的大网,就等着我主动钻进来。

    当然,对于老酒鬼的教导能力,我是不抱怀疑的,要说运气,她是有,教导的学生个个都是天才(大概除了我之外),但这也是眼光独到不是么?而且天才不是那么好驾驭的,不是谁都能当天才的老师,水平不够,反而会被学生看低,大师兄二师兄,乃至高傲的莎尔娜姐姐,从来没有否认过老酒鬼教导过大家,没有否认过她是大家的老师这一点,就足以说明一切。

    我只是单纯的对老酒鬼的人品抱有疑虑罢了,别无其他。

    “不过,你真的决定了?”这嚣张的红发吝啬鬼,用眼角余光撇着我。

    “决定了什么?”

    “决定了要放弃做一条咸鱼的梦想?要知道,你现在的状态,就算跟阿卡拉提出余生要回营地放牧种田,她也不会拒绝,谁都不会说你什么,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之类的,毕竟……”

    “你到是什么时候学会了说话吞吞吐吐,不像我认识的那个老酒鬼啊。”我罢了罢手,道:“谁说的,谁说我要放弃混吃等死的咸鱼梦想了?荒谬,扯淡,无稽之谈!”

    “说的也是,要是你刚才慷慨激昂的回应一番,我绝对要把你拉到法拉老头面前,让他解剖一下看看是哪位英灵披上了你的外皮。”

    “嗯咳,你说话就不知道先动脑子想想?以为现在的我就可以随便得罪?或许我该让菲妮她们往你的酒里掺点水试试?”

    老酒鬼的酒,现在大多都是从绿林酒吧里【买】来的,为什么要强调一个买字呢,为什么另外几家酒吧会直接在门口挂牌上明摆写上防火防盗防卡夏呢?为什么老酒鬼在地狱世界历练,明明能爆落好东西,有钱了,却还是那么吝啬,一毛不拔呢?

    魔王村实在是太多太多的迷团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呵呵,它敢。”老酒鬼冷笑几声,忽然想起当初神诞日的时候,那小伪娘不知道从哪里知道自己闯过奶牛关,对和奶牛有关的一切深恶痛绝,于是不知死活的拿牛奶来吓唬自己。

    罪魁祸首,肯定是眼前这个臭小子,跑不掉,只不过会轻易上这种当的菲妮,脑洞也是不可小窥,说不定受到挑拨,还真会听这臭小子的话。

    欧娜,菲妮的老相好,不排除她会听菲妮的话一起坑自己。

    至于绿林酒吧的最后一位看板娘,看似最好应付的碧丝,对臭小子更是言听计从,而且掌管着酿酒大权,如果不想每次都要花无瑕疵宝石千里迢迢传送回暗黑大陆去买上好的美酒,她是最惹不起的。

    这么一想,这臭小子明明一身实力没了,却还能威胁到自己,不爽,真是太不爽了。

    “既然没有放弃咸鱼梦想,为什么还要那么卖力?明知道希望渺茫还要尝试,不像我认识的那个天天想着怎么摸鱼偷懒,把所剩不多的智商都用在甩锅上面的吴小子啊。”

    “说什么傻话,我什么时候甩过锅了?一直在背好不好。”我怒了:“我只是说我没放弃梦想,可没说要放弃实力,实力才是实现梦想的保证好不好。”

    “这到是没错,没想到你的脑筋还挺正常的,竟然能想通如此浅显普通的道理。”

    “阿卡拉奶奶是让你过来教我的,可不是让你过来打击我的,小心我跟她告状!”

    要不是没了实力,我现在就一拳头甩到这老酒鬼的臭脸上,后悔呀,想当年被她踩在脚下痛扁的时候,不是发誓等自己哪一天翻身了,要给老酒鬼一点颜色瞧瞧么?我怎么就石乐志,明明好几年前实力就超越她了,却一直没履行当初的誓言呢,这可不像我小心眼睚眦必报的罗格第三吝啬风采呀。

    “啧,我只是怕你半吊子,决心不够罢了,要是这点程度的打击就受不了,我劝你还是去找维拉丝打包收拾收拾,回营地放羊去吧。”

    “要你管。”翻了翻白眼,心里却稍微释然了,是这样么,是为了试探我的决心么?不是真的没脸没皮,没心没肺,没羞没臊,没法没天,我沦落到这种程度还要继续踩几脚么?

    换成是别人这么说,我会毫不犹豫的接受这个看似毫无破绽的理由。

    被我用怀疑的目光盯着,老酒鬼用力咳嗽几声,飘忽不定的眼珠一转,避开了对视。

    “算了,看你这臭小子也决心蛮大的样子,我就勉为其难的尝试一下,再次雕琢雕琢你这块烂木头吧,随我来。”

    “这是要带我去哪?”

    “别废话,跟上来就是了。”肩上扛着长枪,以宛如要上山打猎的轻松惬意姿态,走在前面,老酒鬼絮絮叨叨。

    “不是我说你呀,被剥夺了力量和职业,固然一时间无法接受,但也不至于要死要活,瞧瞧你前几天的模样,我都要为那些女孩感到不值了。”

    “你懂什么,你根本没试过,没有资格发言。”

    “那到是,我的确没有试过,也不需要去尝试,毕竟肯定滋味不好受。”老酒鬼一想,拍了拍手心,让我恨的牙痒,这家伙是在故意揭我的伤疤么?

    “只不过,至少不是最坏的结果,不是么?”

    “什么意思?”

    “你看看,你身边还有那么多温柔可爱的女孩,她们还在你身边,你还有想要保护的人,还有想要奋斗的目标,达成的目的。”

    “这不废话吗?”

    “所以说呀,如果你能抛弃掉救世主,打杂长老,百族亲王那些奇奇怪怪的身份,责任,荣耀,反过来想一想,这并不算太坏,不是么?在这个世界,其实有这些东西,就已经很幸福了。”

    “说,人生导师卡夏同志,请继续发表你的感言。”

    “我真是瞎了眼,猪油蒙了心,才会可怜你这臭小子。”骂骂咧咧的,这老酒鬼今天却还是神棍附体,不愿意放弃她的人生导师梦想。

    “我虽然没有失去力量,也没什么好被剥夺的,咳咳,毕竟是我,卡夏大人,强,无敌。”

    “你这是在安慰人还是在自吹自擂?”

    “咳咳,别插嘴,我还没说完,我是想说,我见过太多失去了梦想的家伙。”没有回头,老酒鬼的步伐微微凝滞,给人的感觉,仿佛是她身上莫名笼罩了一股重压。

    “失去了想要保护的东西,没了目标,没了梦想,没了活下去的动力,甚至乎,为了填补空洞的内心而打开了堕落和憎恨的潘多拉之盒,这样的家伙。”

    “堕落者?”

    “嗯,见过很多,解决过很多。”

    老酒鬼这么淡淡的说道,却让我在脑海中想象出了她手持长枪,武器和身上染满了同类鲜血的萧条冷漠背影。

    “所以,臭小子,你虽然很可怜,但并不是最可怜的那一个,你还很幸福,要学会比烂,这不是你的长处吗?你的傻乐观精神到哪去了?”

    卧槽,本来只是打算看老酒鬼的笑话,看她拙劣的表演,没想到,还真被她安慰了一点点。

    是的,被剥夺了力量和职业,固然像天塌陷下来一般,但是,并没有到最坏的地步,至少无论如何,也只不过是想想是不是乘着这个机会,干脆回家种田放羊好了,而不是想到要堕落,要去仇恨谁。

    这么一比,竟然陡然生出了那么点微妙的幸福感,感觉自己现在的处境棒棒哒。

    才怪呢混蛋!

    我正要吐槽,这什么烂安慰呀,我堂堂前救世主为什么要去跟一群可悲的堕落者比烂,没料到走在前头的老酒鬼忽然一停,差点撞了上去。

    “到了?”

    “嗯,到了。”她转过身,肯定的点了点头。

    “就是这儿?你逗我玩啊!”

    目光四周一转,我怒掀心灵茶几,这不还是我家么,这家伙,刚才只不过是带着我从前院绕着屋子转了半圈,来到后院,感情你神秘兮兮的保留节目,就是带着我在家门口散步么?遛狗也不是这么遛的好不,至少给我走远一些啊!

    “哼哼哼,傻眼了吧,瞧好了。”老酒鬼仿佛要放大招的模样,事实上,她只是打开了前面的一扇门。

    只是,为什么……

    “为什么这里会有一扇门啊!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为什么我这个一家之主,屋子的所有者会不知道!”

    “聒噪,进去就知道了。”

    不知道何时绕到了背后的老酒鬼,推了我一把,踉踉跄跄的进入这扇似多啦【哔】梦从四次元口袋里掏出的随意门一样忽然出现的入口。

    门里面,是一条通往地下的z字楼梯,楼梯并不算深,转过拐角就能看到梯子后面的景色了。

    竟然是一片平坦封闭的空地,估摸着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

    这是哪?我是谁?我来这里做什么?

    脑海中一瞬间产生了懵逼错觉,摇摇头,很快我意识到了。

    “这是最底层?”

    教廷在教廷山的内部建立了层层空间,在教廷山大改造的时候,我们把这些空间几乎都掏空了,魔王村的地基便是建立在曾经的倒数第二层上面,往上的空间大多已经被挖空,唯独保留了最底下一层,那是因为教廷山的中枢系统就在最底层,别说不能破坏,想破坏也破坏不了,这可是初代圣女的至宝,不见教廷山沦落到地狱世界那么多年,七巨头能奈它如何?更别说蛆蛆联盟了。

    话扯远了,最底下一层,中枢大厅占不了那么大的面积,所以可利用,可改动的空间还是蛮大的,所以,如果我没猜错,如果刚才那扇在我家后院诡异出现的木门,没有连接到奇奇怪怪的异空间,那么我想我现在应该通过向下的楼梯,来到了和中枢系统同一层的最底层。

    这是相对能够接受的答案,也就相当于是在我家后院挖了一条便捷通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