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七十五章 老酒鬼式训练
    ****************************************************************************************

    “不然你还以为是哪?”见我还大惊小怪,一本正经的认真脸分析起来了,随后跟下来的老酒鬼挑着枪,眉头一扬。

    “你不觉得未经主人允许,擅自在别人家的后院动工,是一件很无礼的事情么?”我觉得有必要提醒提醒老酒鬼,谁是这个家,这块地盘的老大。

    “哦,已经跟维拉丝她们打过招呼了。”

    “也跟我打招呼啊!”

    “那时候你正处于人生低谷,躲在被窝里不出来。”

    “说的我沮丧了很久似的,我恢复速度超快的好不好,寻常冒险者遇到这种打击挫折,没有个一年半载能振作起来吗?”

    想到埋在被窝里,埋在维拉丝怀抱里痛哭流涕的自己,我老脸微红,随即大声辩解,这是由客观原因,客观理由,客观历史,客观环境所决定的不可避免客观事项。

    “我懂我懂,你也就傻乐观这一点值得表扬了。”

    “你就尽管嘲讽,等着瞧吧。”

    我咬牙切齿,这次要是能恢复力量,我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先把以前未履行的那个誓言做了再说,将灰头土脸的老酒鬼踩在脚下,看她挣扎,看她喝不了酒的发出凄凄哀嚎,那是一副多美的光景啊,哪怕只是为了做这件事,我也要重新振作起来,加倍努力。

    “你有这么远大的目标,是件好事。”老酒鬼露出勇气可嘉的目光,鼓励的拍了拍我肩膀,糟糕,又被用了读心术吗?卑鄙的联盟狗!

    “那么,为了实现你的伟大愿望,现在……”哼着她那节操掉尽,污染环境的黑插拉小调,来到空地中央,扫了一眼。

    “地方还是有点小了,法拉老东西,老吝啬鬼,一分力气也不愿意多花,也罢,训练你这个弱鸡是勉强够用了。”

    这般自言自语着一半让我赞同,一半让我火大的话语,老酒鬼长枪一指,冲我不怀好意的扬了扬下巴。

    “还傻站着干什么,先给我绕空地跑十圈。”

    我:“……”

    这一天,某人终于回想起来了,曾经一度被老酒鬼的魔鬼式训练支配的恐惧,以及被长枪末端敲头捅脸,肆意嘲讽的那份屈辱。

    才刚到中午,我就像死狗一样脸贴着地,大口大口喘气。

    “没用的家伙,我以为你至少能坚持一天。”老酒鬼坐在不知道哪儿搬来的一块石墩上,打着哈欠,二郎腿一翘一翘。

    “大人,卡夏大人,该吃午饭了。”这时候,楼梯走下来一道温柔俏丽的身影,是挎着热气腾腾的食篮的维拉丝,这个神秘出现的地下训练空间,她果然知道。

    眼看自己的小妻子,小狗狗维拉丝出现,我不想让她看到自己吐着舌头累成狗的狼狈一面,强振起最后一分力气坐起来,擦擦脸颊上如淋大雨的汗水,假装无事,眼神从容。

    你看,区区训练,根本难不倒我,只不过是热身运动罢了。

    “哦呀,这不是还有力气吗?再跑三圈吧。”吞咽着口水迎上去,从维拉丝手中接过食篮的老酒鬼,头也不回的飘来一句,语气和我的目光一样若无其事,风轻云淡。

    内心差点一口老血吐出,你这家伙,想吃独食也不带这样,玩死我吗?

    “卡夏大人,大人已经累了,休息一会如何?再怎么训练也要劳逸结合才对。”维拉丝目光担忧的看看我们两个,显然我刚才强打精神的拙劣演技并没有骗到她。

    “那么,你是听我的,还是听你的温柔小妻子的?”说话间,这老酒鬼已经不顾形象的直接用手抓着篮子里的美味佳肴大口大口往嘴里塞,依然是头也不回的含糊发话。

    “你狠。”冲老酒鬼的背影,用力挥了挥拳,我内心更加坚定要履行当初的誓言,假如真有恢复实力的那一天。

    摇摇晃晃的爬起来,迈着不断打颤的双腿,咬紧牙根,继续绕着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的空间跑起来。

    之前还有点嫌弃太小了,毕竟呀,还是大高手时代的自己,训练场,对战擂台,没有个方圆十里,根本满足不了,只不过是区区两个足球场的大小而已,就算自己龙游浅水,虎落平阳,这儿哪是浅水,哪是平阳,分明就是水洼和铁笼好不好,太小看人了。

    现在,我有点恨地方太大了,三圈啊,三圈!

    边踉踉跄跄的小跑,还要边听跟上来,时不时用长枪【督促】我几下的老酒鬼,一边大吃大喝,一边对放心不下的跟在旁边的维拉丝调侃。

    “劳逸结合?你是听哪个笨蛋说的,是在说放羊还是训练?如果是前者,你比较懂,我无话可说,如果是后者,谁跟你说,你回去扇谁,一个字一巴掌,让它自己偷懒就算了,别教坏别人。”

    啃下一块大腿肉,这好吃懒做的酒鬼大言不惭:“什么叫训练?那就是往死里练,每天练到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躺在刀山火海上面也能立刻呼呼大睡,这才叫训练,真正的强者,没有哪个是在劳逸结合的训练里走出来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回营地,去看看那些训练营的学生,或者是被大家吹捧成天才的卡洛斯西雅图克那些小鬼头们,甚至是号称天赋比塔拉夏还要高的臭丫头以及阿尔托,问问她们平时训练是什么模样。”

    “一句话,只要还没死,就往死里练。”

    “是两句话才对。”我咬咬牙,愤然回头纠正,然后就见老酒鬼张大嘴巴,嚼了一半的肉差点漏出来,恶心兮兮,维拉丝也是震惊不已的表情。

    “快看看。”很快,老酒鬼回过神,舌头一卷,嘴巴一吸,嚼几下将满口食物匆匆吞到肚子里,然后忽然变得神气起来。

    “你看看,我的训练,那么快就出成果了,这臭小子,变聪明了,这就是我,卡夏大人的威力,为什么阿卡拉要依赖我,现在知道原因了吧。”

    滚啊,这种往死里头练的魔鬼训练和智商有个毛的关系,你还要不要脸,知不知羞?

    早知道就应该拿这种家伙去祭献那些英灵前辈才对,说不定前辈们一看到如此臭不要脸的家伙被制裁了,心里开心,忽然就想通了,怨恨得到了化解,根本不需要我去变什么圣月贤狼,爆什么种。

    还有你,为什么?我的小狗狗,最温柔体贴的小妻子,为什么要一脸惊喜的点头赞同,你到底是怎么了?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维拉丝!

    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气的只想躺在地上装咸鱼,万念俱灰,只可惜,老酒鬼的长枪总是来的那么及时,一旦我有歪倒摔跤的迹象,就会精准的点在膝盖侧腰等等部位,神奇的帮我保持住平衡,动作一慢,长枪也会及时出现,帮我加速。

    落到这家伙手里,身体竟然不听使唤了,想停停不了,想倒倒不下,哪怕全身抽筋,甚至是意识昏迷,也只能在她的长枪驱使下继续跑下去。

    这老酒鬼,怕不是前世是个赶尸人。

    好不容易跑完三圈,我彻底倒下,连维拉丝送到嘴边的食物都没力气嚼动,差点被噎死。

    还好,体贴小狗狗准备了一些热汤,勉强喝下几大碗,总算是补充了些许能量,恢复了丁点体力,没等多休息,又被老酒鬼赶着训练。

    训练的第一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地下训练场的,结束的时候应该是立刻昏迷过去了,这让我回想起了那段为了突破世界之力中级境界,被一拳小师妹揍的快要记忆丧失的记忆。

    话说,既然已经快要丧失为什么凭我的低容量大脑还能回想起来呢?细节不必在意,萌即正义,因为那是小师妹。

    记得那时候也像现在,被折腾的只剩下半口气,被小师妹一拳直接揍晕过去是经常的事,乃至在刚开始的时候一度怀疑人生,迷失在了命运的十字路口,如此弱不禁风,连小师妹随便一拳都承受不了的自己,真的是救世主,不是暗黑版的唐吉坷德?那些地狱怪物莫非是一直在用生命配合我演戏,让我以为自己很强?

    现在的状况也差不多,只不过这次不是错觉,是我真的变弱了,而且比较之下,我还是更喜欢以前的那种感觉,当然,事先说明,我绝对不是抖m,哪怕对方是小师妹,哪怕是被如此秀气纤巧精致可爱的小拳头痛揍,我也是拒绝的。

    要说喜欢的理由,大概是两者的差距,就像是一头精疲力尽的巨龙,和一个精疲力尽的凡人吧,同样是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但是,巨龙仍然是巨龙,气势犹在,面对想要乘虚而入的敌人,哪怕是选择最糟糕的做法,同归于尽,来个大自爆什么的,也能带走眼前的敌人,顺便牵扯一大帮不怀好意的家伙。

    凡人呢?别说精疲力尽的情况下是否有抵抗能力,就算是精力饱满,面对蠢蠢欲动的敌人,能够抵抗吗?

    说到底,是选择权的问题,前者可以选择,后者无法选择,再说明白点,本质上是尊严问题,面子问题,前者就算是死,也死的壮烈,骄傲,后者就算是活,也活的卑微,憋屈。

    所以,我渴望奶……啊呸,我渴望电子中子质子和力量!

    现在的我,比任何时候都渴望!!!

    这份忽然诞生的新渴求,不再是为了保护谁,也并非是为了其他的,伟大的,或是冠冕堂皇的梦想和理由。

    仅仅只是因为习惯了,知道它的便利,它的可贵,因而不想失去,以及为了维持男人那点可怜的,却又必不可少的自尊心,面子,埋藏在内心深处的,以为从未拥有过的小小骄傲。

    当然,原本为了保护大家而涌现的渴求,也未曾减少分毫,这两份渴求互相重叠,双重的渴求带来了更多更多的渴求,让我学会了如何做一个在枪林弹雨砖头折凳之中潇洒走位的大白学家。

    不,现在没时间吐槽了,我的意思是说,就连沮丧的时间都没有了,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犹豫,顺应本能,追寻着这份渴求,奋斗吧!训练吧!

    一晃眼数个月过去,我终于重拾起了原来的力量……虽然想这么说,但很可惜,这只是受难的开始,仅仅过去了数日。

    自家地下的训练场中,我那狼狈不堪的身影,以及老酒鬼吊儿郎当,似乎根本没用心教导的懒怠无聊模样,俨然成了固定风景。

    “臭小子跑快点,早上没吃饭吗?还是说你那两条腿已经变得跟蛋蛋一样软了?”

    “吃了,全累吐出来了,混蛋!你才是蛋蛋,你全家都是蛋蛋。”

    我一边跑,一边气急败坏吼道,唯有以这种方式来发泄身心的疲惫和怨念,想当年……算了,还是别想了,就当是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吧,这么一想竟然还有点小开心,现在只差一个蕾姆酱了!

    小侍女到是有两个,只是别太奢望她们能温柔照顾自己就是了,维拉丝她们也被我打发走了,不想自己现在弱小的丑态长时间暴露在她们眼中,虽然知道她们完全不会介意,但是我介意啊,是的,还是男人那点可怜的自尊心在作祟。

    现在,我却有点后悔了,如果有女孩们在的话,老酒鬼多少能收敛点吧,不奢求减少噩梦般的训练量,至少那张气人的嘴巴给我闭紧点。

    我有点怀疑,大师兄二师兄以及莎尔娜姐姐,当初飞快提升起来的实力和技巧,该不会其实是被这张嘴给气出来的吧。

    当你弱不禁风的时候,老酒鬼是个擅长挖苦气人的家伙,能够把累的要死要活软趴在地上的你气的一蹦而起,带着这股怨气继续跑三圈,然后晕倒过去。

    当你变得稍强一些,她会开始加料,不仅是挖苦,还会用长枪教你做人,既动口,也动手,别说君子,连小人都不如,我这个野生转职者,以前是省略了第一个阶段,直接见识到了第二阶段的完全体老酒鬼,结果,现在终究还是要重温一遍,感受老酒鬼那份恩重如山的【师爱】。

    好吧,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的确也算是一种才能了,只是没办法让任何一个接受她教导的学生开心敬佩起来就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