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六十八章 在逃避的,要面对的
    ****************************************************************************************

    “喂,我们快点回去将结果告诉那坏蛋吧,别让他等急了。”露西亚说着,就要仗着她的速度先跑一步,却被目光如炬的小幽灵伸手拉扯住。

    “休想,本圣女的功劳最大,这种事情就交给本圣女好了。”

    “本天狐可没打算去争这种无聊的事情,但唯独你这发光体,唯独不想见你好!我别想去,你也休想!”

    于是两大圣女拉拉扯扯的扭打起来了,这般日常的一幕,让本来刻意营造出来的缓和气氛,真正舒缓下去,大家开始有说有笑的回到魔王村,迫不及待的要将胜利消息告诉大家。

    “大获全胜,我们回来了!”扭打中,小幽灵占据了一丝先机,率先推开大门,第一个进入屋子。

    紧接着,大家脚步加快,也跟随在后,转眼间,原本显得空荡荡的客厅是,随着大家回归,立刻就热闹起来。

    客厅里面,除了阿卡拉,维拉丝等人,自然还有女孩们想要见到的,想要分享好消息的那个人,但是,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陌生的,预料之外的人。

    背对着门口,正阿卡拉聊着的陌生来客,闻声转身,朝回来的女孩们柔和一笑,那和艾卡莱伊有着七分酷似,气质更是十足十相似的身姿和容貌,便似最好的名片一样,让许多女孩猜测到了她的身份。

    果然,伴随着白龙少女和贵族少女齐齐飞扑上去拥抱的亲昵动作,以及一声妈妈的呼喊,来着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瓦尔凯米特的妻子,艾卡莱伊和莉莉丝的母亲,白龙洛伊尔。

    “宝贝,妈妈想死你们了。”洛伊尔眼眶有些湿润,明明距离上次艾卡莱伊带着她的妹妹去探望父母,离的时间并不长,以巨龙的时间观,更像是昨天才见过面一样。

    然而,看着和艾卡莱伊的气质一样,并且更加成熟稳重的洛伊尔,却有着不为人知的爱哭包一面,见着两个宝贝女儿,便情不自禁。

    至于丈夫被抓这件事?无所谓的,不存在的。

    好吧,这是开玩笑的,因为一开始就已经预料到了这种结果,所以并不惊讶,龙王早已经声明,除开艾卡莱伊几个援军以外,未经它的允许不许再提供联盟任何帮助,瓦尔凯米特公然帮教廷山拦下强敌,自然要被抓回去接受惩罚,妥妥的。

    等母女三人絮絮叨叨,发泄完“久别”重逢的感情后,洛伊尔身后响起声音。

    “瓦尔凯米特大叔,他没问题吧?”

    “放心吧,龙王大人不会瓦尔特怎么样的。”洛伊尔摸摸女儿的头,转回身,双手合十,笑容温柔应答道。

    “别说只是帮个忙,就算是犯下十恶不赦的大罪,以我们现在的族群数量,龙王大人也是舍不得杀的哦。”

    不,洛伊尔你这样随意揭开自己一族的痛处伤疤,真的好么?

    心里嘀咕几句,声音的主人继续说道:“就算性命没有问题,也会受到相应的惩罚吧,会不会很严重?”

    “这个嘛……”轻点下巴,洛伊尔表情渐渐严肃,让大家心生不妙,莫非真的要受到重罚?

    “妈妈,这种时候你就被吓唬大家了!”艾卡莱伊略带撒娇的声音,忽然响起,让洛伊尔的严肃表情再也无法保持,她噗嗤一笑。

    “安心吧,我十分肯定,瓦尔特被抓回去,大不了只会被关起来,禁足而已,当然,关个百八十年,不许再离开龙之乐园,大概避免不了了。”

    “百八十年?”大家心里又是一惊,随即想到以巨龙的寿命和时间观,这种惩罚,相对于人类而言充其量也就等于是关个一两年,应该问题不大。

    “要被关那么久吗?爸爸真可怜。”

    莉莉丝还是没有适应自身的巨龙身份,心思单纯的她一听父亲要被关个百八十年,立刻露出浓浓的伤心表情,珍珠似的泪水噗嗦一下从脸颊上边滚落。

    “莉莉丝不哭,这种事对我们巨龙而言,没什么大不了的。”洛伊尔连忙将女儿抱在怀里,摸头安慰。

    “没错,莉莉丝,根本没必要伤心,你看妈妈,她还很高兴呢。”艾卡莱伊冲母亲小小翻了翻白眼,也跟着安慰。

    “嘿嘿,被看出来了吗?”洛伊尔笑了笑,并没有隐瞒的意思。

    “咦,为什么?”莉莉丝不解的抬头看着妈妈。

    “不为什么啊,呆在家里不是更好吗?龙之乐园才是我们真正的家呀,而且呆在家里哪都去不了,这样一来瓦尔特也就能一直陪在我身边了,在鲁高因,他可是老喜欢出去独自旅行。”

    “咦,咦咦,是这样子吗?”莉莉丝停下眼泪,有些混乱。

    她想了想,的确,在鲁高因那个自己从小长大的家里,为了照顾自己,妈妈一直在家,爸爸却是有好多次离家较长时间,年幼的她,天真的以为父亲是肩负着王国指派的重要任务离开,没想到是去来上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顿时,在莉莉丝心目中,瓦尔凯米特高大的形象似乎有了一丝裂痕。

    “说不定呀,这趟回去以后,又能给你们增加一个妹妹哦。”洛伊尔越想越开心,双手合十,笑容成熟迷人,说出的话却是吓人。

    “妈妈!”艾卡莱伊气呼呼的,满脸羞红的大声叫道。

    “是是是,知道你们不欢迎我。”转眼间,洛伊尔便从美好的想象,换成了一副被抛弃的伤心落泪表情。

    “我走,不碍着你们,我走就是了,回龙之乐园陪瓦尔特去了,没有了我,他一定会很寂寞。”

    是你很寂寞,想快点回去才真吧。

    已经有些了解洛伊尔性格的在场众人,心里不约而同的吐槽一句。

    但是随即,洛伊尔脸色微微一正,让所有人感受到了她应有的,作为一名四翼强者的浩瀚气势以及强大龙威。

    “阿卡拉长老,很抱歉,没有和瓦尔特一起出动,明明只差一点点就能干掉那头四不像魔神了。”

    “洛伊尔大人说笑了。”阿卡拉笑着摇了摇头,神色平淡:“如若是你们夫妻俩一起出动,别说能不能瞒得过那头魔神,将它惊走,恐怕没等到你们动手,就已经遭受阻拦了。”

    “或许吧。”洛伊尔不置可否的浅笑着,阿卡拉能看出来就好,龙王大人并不想眼睁睁看着教廷山借助巨龙一族的力量躺赢,所以她没办法和瓦尔特一起出手,否则结果只会更加糟糕。

    瓦尔特已经尽力尝试了,他想凭借一己之力,在龙王反应过来之前将那头魔神干掉,只可惜,在王的面前,他这种举动只不过是小孩子闹别扭,轻易就被识破制止,如同小鸡般被拎了回去。

    原本洛伊尔并不在乎联盟,在乎阿卡拉,在乎众人的看法,只是如今一对宝贝女儿生活在教廷山,看似过的很愉快,和众人的关系很融洽,她不想因为这样的误会,让女儿们受到明里暗里的埋怨与疏远,才出言提醒,看来这位联盟大长老也是个明白人,并不需要自己多解释。

    “吴凡阁下。”她的目光,从阿卡拉身上挪开。

    “嗯啊。”

    “莉莉丝,就拜托你了。”

    “如果是这样的我,也能得到洛伊尔大人您的信任,我会好好照顾莉莉丝的。”

    洛伊尔默默上前一步,将对方的双手拾起,明媚眼眸里所投出的目光,有些锐利。

    “你是莉莉丝心目中的大英雄,她一直崇拜着你。”

    “所以,请允许我自私的……”微微吸气,洛伊尔正待开口,忽然眼前闪过一道娇小身影,拦在她和对方之间。

    洛伊尔和眼前女孩的倔强目光对视着,哪怕她已经显现了巨龙的气势和龙威,她依旧毫不相让,明明双腿已经在拼命颤抖了。

    真是个好女孩啊,洛伊尔心里默默赞叹一声,松开对方的手,嫣然一笑。

    “我相信你,吴凡阁下。”

    留下这句话,她转过身和女儿们相拥,与大家道别,然后迈着明显轻快的步伐,低低轻哼着,心情愉悦的离开了。

    “给你们添麻烦了。”洛伊尔走后,艾卡莱伊和莉莉丝第一件事就是向大家低头道歉。

    该威严的时候会展现出相对于的威严,但是平时,不开口还好,成熟稳重的气质满满,说是艾卡莱伊的母亲,不会有人怀疑,但是一旦开口,还动不动爱哭,就变成像是艾卡莱伊的妹妹了。

    这就是洛伊尔,一头极具个性的白龙人妻。

    “咳咳!咳咳咳!!!”

    一连串的咳嗽打断了女孩们的交流**,所有人的担忧目光都集中到一个人身上。

    “吴,你今天累了,早点去休息吧。”阿卡拉以平淡却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

    “是有点累了,明明只不过是坐了一会,这具身体,已经连普通人都比不上了。”

    已经失去了德鲁伊职业,失去了力量的我,下意识的摇着头,自嘲笑道,随即想到女孩们都在,连忙捂住嘴,可惜已经太迟了,原本大家好不容易才带动起来的活跃气氛,此时化作了死气沉沉。

    呃……这种时候无论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吧,就算说出一番振奋人心的发言,也会被误以为是在勉强安慰她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不想……让这样的自己,无能软弱的自己,面对大家的目光。

    双臂撑着扶手,借力一站,虚弱感从四肢百骸传到大脑,耳朵嗡鸣作响,两眼发黑,忍不住晃了晃,一个踉跄,眼看就要坠倒,一双温柔纤细的胳膊,及时的将自己搀扶住,不由分说的架了起来。

    是自醒过来以后,便从未离开过自己身边一步的维拉丝。

    “抱歉,看来的确是累了。”我对着默默无言的将自己的胳膊架在娇小肩膀上的小狗狗,笑了笑,又对着目光更加担心忧虑的女孩们,笑了笑。

    头低的更低,无言的在维拉丝搀扶下,转身离去,倾斜依靠在维拉丝身上,才能勉力行走的身躯,伛偻而萧条。

    不想……不想这副狼狈的模样,让大家看到,让大家伤心失望,我……我想振作起来,让大家重新欢笑起来。

    但是,这副模样,这副躯体,我还拿什么振作?

    脸颊一阵发凉,我飞快的用另外一只手臂用力擦了擦,还好,维拉丝正专心的搀扶着自己上楼梯,没有看到。

    不,其实我是知道的,女孩们,那些善良温柔的女孩们,并不会因为自己的软弱无能而嫌弃,伤心,让她们伤心的,是我现在逃避的行为。

    我真正要鼓起勇气应对的,不是如何去面对女孩们,而是面对失去了力量以后,自己的懦弱和自卑。

    但是,但是……明知道时间很宝贵,不能再浪费了,但是,请再给我一点时间吧。

    忽然,搀扶着的身体,被缓缓放落,躺在了床上。

    “大人。”坐在床边的维拉丝,小手轻柔的帮我轻轻擦拭着刚才没来得及擦干净的泪痕,脸上带着令人心醉,想要沉迷一辈子的温柔笑容。

    没有说话,她便这样轻轻帮我擦着脸,用温柔的笑颜,抚慰着我的心灵。

    但是,又有谁来抚慰她的心灵呢?

    我抬手在她的脸蛋上轻轻抚摸着,目光仿佛一辈子也看不腻的注视着。

    “抱歉,维拉丝。”

    “大人最近老是把道歉的话挂在嘴边,为什么要道歉呢?大人做错了什么?”

    维拉丝笑道,她一只小手帮我擦着脸,另一只小手,将我在她脸上抚摸的手用力按住,让我的冰凉掌心,和她的温软脸颊,贴的更加紧密。

    “这句抱歉,唯独是对你说的,抱歉,维拉丝,让你失望了。”

    “失望?”

    有那么一瞬间,维拉丝露出错愕表情,但是,多年的夫妻,结婚时间最长的夫妻,让她转眼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温柔的笑容,多了几分幸福,甜蜜,以及大海一般的包容。

    “没关系的,我会一直,一直等,并且相信,那一天一定会到来的,所以,大人尽情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只需要知道,我会一直在大人身边,永远陪在大人身边,唯独记得这件事,我就满足了。”

    “那是当然,没有你在我身边,这种事绝对不允许。”感受着维拉丝脸颊上传来的温暖,我微微一笑。

    或许是清醒过来之后,第一次自然而然流露出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