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六十五章 我有办法
    ****************************************************************************************

    “嗷嗷嗷”

    就在这时,整个祭坛忽然猛烈一震,从熔浆之海底下传来宛如远古怪物一样的啸鸣,低沉,嘶哑,充满怨恨和杀气,本就沸腾不止的熔浆,变得更加剧烈,一道道数米到数十米高的熔浆柱,冲天而起,似熔浆之海正在伸出它的恶魔触手。

    一抹尖尖的,漆黑的背鳍,忽然从熔浆海当中刺出,挣扎翻滚,伴随着这些动静,封印祭坛以可见的速度不断出现裂纹。

    “我说,你确定封印真的能坚持一天?”看到惊心动魄的这一幕,尤其是那一抹邪恶狰狞的背鳍,很明显就是被封印的魔神,已经刺破了封壳,露出了部分身体,西雅图克和卡洛斯一边后退,一边大声问道。

    “我觉得应该……大概……或许……”比起师兄弟二人,法拉后退的动作也丝毫不慢,他尴尬的笑了笑,声音比平时小了很多。

    “刚才似乎出了一点小小的差错,或许我们得将时间再减半……”

    “也就是说只剩下半天到一天的时间了?”

    西雅图克和卡洛斯瞪大双眼,一脸绝望。

    “不管怎么说,先回去,快回去,要把这个消息尽快通知阿卡拉!”法拉难得神色严峻的大声说道。

    “我想我们应该没办法轻轻松松回去了。”卡洛斯扫了一眼周围,目光冰冷。

    那些沸腾的,冲天而起的熔浆,部分竟然停滞在半空,仿佛被赋予了生命般,逐渐凝聚成一个个熔浆恶魔,飞在半空,转眼间就变得密密麻麻,将三人包围。

    这些熔浆组成的恶魔,虽然实力看似不强,但胜在数量众多。

    “卡洛斯,我来牵制住这些小东西,你速度快,快点带上法拉回去。”西雅图克抽出他的管用剑斧,高举头顶铿锵一声清脆碰击,发出充满杀伐气息的金属咆哮。

    “可别死啊。”卡洛斯知道事态紧急,不是优柔寡断的时候,点了点头,就要带着法拉离开,岂料法拉不领情,一脸高傲。

    “我说,你们是不是一直都在小看我?”

    “你的意思难道是说,你来牵制,我们回去报信?”师兄弟俩大吃一惊,盯着法拉,像是第一次认识他。

    “不。”捋着稀疏胡子,这老头一脸恬不知耻的笑容。

    “我的意思是说,不要小看我,我一个人也能回去,你们两个都留下来牵制,我一个人可以更加从容的离开这里,还用得着你们护送?我还没老到这种地步。”

    师兄弟俩相视一眼,感觉一向贼兮兮的法拉老头不是那种会做没把握事情的人,呃,魔法实验除外,如果他一个人能安全回去,那么自己两个留下来牵制,可以互相照应着撤退,无疑安全得多。

    “好吧,你真的有把握?”

    “你们知道吗?小看我的人都已经死了。”不屑的摇了摇食指,一个闪身,法拉老头已经出现在了千米之外,脱离了熔浆怪物的包围圈。

    得,现在想反悔也太迟了。

    “这种环境下还能用得了瞬移,不愧是法拉,看来我们是不用担心他了,想想该怎么牵制和撤退吧。”

    收回目光,落到周围的熔浆怪物身上,卡洛斯沉着声说道。

    “是吗?我反倒更加在意,这些小玩意能给我带来多少经验。”

    西雅图克露出一个狰狞嗜杀的笑容,魔神它惹不起,但是这些在魔神封印状态下被召唤出来的小喽,难道还怕它们不成?

    “我们好像有一段时间没有并肩作战过了。”

    “不知道手生没有,怎么样,老规矩?比比看谁杀的多?”

    “别冲动,现在不是和这些熔浆怪纠缠的时候,撤退要紧。”卡洛斯顿了顿,忽然露出一抹俊朗笑容:“只不过,在撤退的过程中,比比看谁杀的多,应该不是问题。”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的骨子里和我是一样的人,莎尔娜也一样,只有吴师弟性子温和些,不过莽起来的时候也不比我们三个差。”

    西雅图克放声大笑着,有一种“我们四个不愧为同出【名门】”的畅快感觉。

    “小心,它们来了。”

    下一秒,卡洛斯的鬼魅身影,以及西雅图克的野蛮人怒吼,在这个赤红色的熔浆世界里,上演着一场精彩的杀戮表演。

    法拉的确没有辜负师兄弟两人,并不是在吹牛逞能,约莫四个小时过后,他已经将坏消息带回到了教廷山。

    “什么,只剩下半天了?”

    饶是阿卡拉见惯了大风大浪,此时也不禁惊呆,时间紧迫的程度,已经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本来从侦查人员带回来的消息当中,她以为至少还有三天以上的时间可以做准备。

    未曾想到,法拉带回来的竟然是如此噩耗,只有短短的半天到一天时间了。

    “准确的说。”法拉回忆着那时候祭坛的景象,给阿卡拉的伤口又撒了把盐:“最坏的情况下,应该只剩下三分之一天的时间了。”

    “这可有些麻烦了。”浑浊的白眼轻眨数下,阿卡拉拄着拐杖,缓缓落座,陷入沉思。

    她原本的打算是跟天使借点援军,再配合上联盟自身的力量,布一张大网,一劳永逸的解决那头被封印的魔神,虽不敢说有绝对把握,但在阿卡拉的周全算计下,可能性还是蛮大的。

    可是现在,只剩下不到半天时间,她如何去借援军,又如何做布置?不行,没有办法,就算她是阿卡拉,遇到这种意外,也只能感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天使族那边的话……”法拉看出了阿卡拉的为难和无奈,小心翼翼问道。

    “难啊。”联盟大长老阁下,发出了一声深深的无奈叹息,只有在自己人面前,她才敢肆意暴露内心的焦虑。

    “爱娃儿已经和泰瑞尔大人联系过了,临时借调天使强者,没有问题,但只能是临时。”阿卡拉的下意识的敲击着扶手,露出更多无奈。

    “你要知道,泰瑞尔大人手下的三大副统领之一,乌格尔大人,已经因为怨灵的事件而受到诅咒侵染,现在正在疗伤,暂时无法战斗,失去了一名四翼强者的战斗力,哪怕是对天使而言也是一件大事,一大损失,现在,想要对付那头魔神,我们还需要一名四翼天使强者,如果是临时调派,布局好一次决绝掉敌人,到是没问题,万一解决不了,陷入僵局,四翼天使不可能一直留在教廷山庇护,否则的话,天堂便只剩下泰瑞尔和最后一名副统领,暗黑大陆的实力天平将被打破,届时,七巨头一定会蠢蠢欲动。”

    “我明白了。”捋着稀疏胡子的手无力垂落,法拉只能失望的接受现实,教廷山虽然重要,但无论如何也比不过整个暗黑大陆,恰好是这种时候,恰好遇到这种事情,吴小子已经失去了所有力量,此时此刻,就连法拉自己,都有万念俱灰,一朝回到解放前的不安感。

    只有失去,才知道珍贵,法拉自己也没想过,以前从未想过,在联盟当中,实力算不上是最强,甚至连前十都未必能排入的吴小子,竟然如此重要,如此被大家依赖,一旦他失去了力量,整个联盟便好像什么都干不了了。

    假如吴小子没有失去力量的话……虽然面对现在的局势,好像还是没啥帮助,但不知为何,却总是有一种只要他在,就应该还能想到什么办法的迷之自信,这或许就是他身为救世主的魅力吧,这股魅力,是建立在他战胜了许多原本无法匹敌的强敌,创造了许多奇迹,将一次次不可能化为可能的战绩上面。

    没了吴小子,联盟就像是一只弄丢了发条的玩具啊,虽然还能动弹,但是,所谓的动力,士气,信心,会越来越萎靡。

    法拉心里感叹着,却毫无办法,阿卡拉都想不到好办法,他一个爆炸狂魔还能怎么办,就算平时深藏不露,隐瞒了一些实力,但也远远没办法和眼前即将面对的魔神怪物相抗衡啊。

    “如果巨龙那边能再给予一些支援就好了。”

    天使那边的四翼强者陷入窘迫境地,大家自然而然想到毫不逊色于天使,在强者的数量和质量上还要远远超过天使的巨龙一族身上。

    “打铁还需自身硬,老是想着去求别人,也不是办法。”阿卡拉眼睛对着窗外,明明看不见,却让人觉得她的双眼正在注视远方,陷入深思。

    一时间,小小的临时会议室里,落针可闻,面对这种境地,大家都有些一筹莫展,如若时间能多点那还好,可是现在,只剩下不到半天的时间,实在太赶了,根本不容自己细细考虑,详尽部署。

    就在这时,门砰一下被推开,从外面踉跄的走进来一个谁也没想到的人,它冲着惊愕的大家扫了一眼,开口。

    “或许,我能想想办法。”

    大半天的时间转眼而过,从暗黑大陆的下午时分,时针一直旋转到第二天早晨,哈洛加斯,亚瑞特高原上,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正在地底下酝酿,大地轰隆隆作响,整个高原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所有的怪物,如同在地震之前的蚂蚁,老鼠,蟑螂,感觉到了最深沉的,宛如天灾一般的危险,在四处逃窜,没脑子的,犹如无头苍蝇,没有任何目的和方向,只是单纯的为了发泄内心的惊恐,不停跑来跑去,绕来绕去。

    有些脑子的怪物,都在往其他区域避难,其中甚至不乏魔王级别的怪物,有很多平时是死对头,甚至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现在都顾不了那么多了,就算擦身而过,或者并肩逃窜,也不会望上对方一眼。

    剥壳凹槽,这个骑着攻城兽的恶魔妖精,身为亚瑞特高原的统治者,有名有姓的魔王级怪物强者,它的第一件强化魔法扩音器,迷之消失了,此时,它手上出现了第二件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强化般魔法扩音器,对着它的喽们大喊大叫,让它们动作快点。

    在它身后,是足以令任何一个世界之力强者都见之色变的,漫山遍野的恶魔妖精和攻城兽,密密麻麻,宛如蚂蚁行军,排成一条延续了数公里的长龙,让高原的洁白雪地覆盖上了一层赤红地毯,任何奇怪逃窜的怪物,这这股大军,在剥壳凹槽的淫威下,都不得不让路。

    自身是世界之力高级强者,加上数量如此庞大的喽,在亚瑞特高原,剥壳凹槽是绝对的王者,应该无惧于任何对手才对,可是现在,它却满脸仓皇,恨不得能扔下这些喽自己一个人逃跑。

    可是不行,少了手下,剥壳凹槽所拥有的战斗力和威胁力起码要下降一半,到时候别说在亚瑞特高原的地位岌岌可危,自己的小命说不定都要被对手盯上。

    毕竟恶魔妖精不以战斗擅长,哪怕它是一只变异的,比普通恶魔妖精要高大数倍的巨型恶魔妖精。

    “混账,快点,你们这些蠢东西。”剥壳凹槽挥舞着不知道从哪个恶魔督军手中抢来的皮鞭,对着这些手下喽不断挥舞,鞭子抽在空气中啪哒作响。

    对它而言,身为同类的恶魔妖精喽们,怎么样都无所谓,因为恶魔妖精的数量庞大,源源不断,反倒是那些攻城兽更难得,更珍贵一些,所以,它的目光主要落在攻城兽身上,可是攻城兽的动作慢吞吞,让剥壳凹槽恨不得能给它们多加两条腿。

    如果有个目标让它们施展突击,到是能将速度提升起来,可惜……要不要把走在前头的恶魔妖精当攻击目标呢?剥壳凹槽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放弃了,这样会制造巨大骚乱,而且自己身为恶魔妖精头头的威信也会受到质疑。

    可恶,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在自己的地盘,出现这种恐怖的气势,回想起一天前感受到的,从地底深处传出的恐怖气息,剥壳凹槽仍旧瑟瑟发抖,那是魔神的气息,根本不是它这样的渺小存在可以抵抗的,唯一能做到的只有搬家,逃命。

    剥壳凹槽已经做好了带着手下们长期流浪,寻找新地盘的准备,它以为地底下的恐怖存在一旦出来,肯定会霸占它的亚瑞特高原,毕竟在剥壳凹槽的心目中,亚瑞特高原是一块美好的地方,没有人会不垂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