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六十二章 后果
    ****************************************************************************************

    安静的大厅里,少女泪水滴答滴答的声音,显得格外响亮。

    谁也没想到,竟然会是以善良温柔,害羞可爱的维拉丝第一个发难,等发生的时候,却又觉得理所当然。

    为了最心爱的大人,温柔如她,也是会咬人的。

    维拉丝紧攥着浸润了泪水的拳头,站了起来,和往日不大一样的乌黑眼睛,以及从里面投出的陌生眼神,让大家下意识低了低头。

    “我……不是很明白,关于联盟的事情,关于历练的事情,我只是大人的小小侍女,小小妻子,一定应该是你们更加明白才对。”

    “但是,就算如此,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每次都是大人?每次都是只有大人一个人冲出去?每次都是只有大人一个人受伤?每次都是只有大人一个人在拯救?大家呢?所有人呢?”

    “我看过的书,不多,但是也看过一些,就连那些情节夸张的小说里的救世主,也不是这样的,他们身边也有一起战斗,一起受伤,一起分担的伙伴。”

    “大人身边,没有。”

    维拉丝说完,似乎用尽了她所有的勇气,重新低下头,紧攥的拳头微微松开,转身,默默离开落针可闻的客厅,离开那些头比她低的还要低的人们。

    她顿了顿,站在门口,背对着大家,微颤颤的声音,温柔中比平时多了一份冷冽。

    “我已经受够了,或许……这样也好,这样更好,对大人而言,终于可以放下一切了,拯救大陆的重任,并不是大人一个人的重任,从今往后,务必拜托大家,请好好努力,当然,也包括我在内。”

    直到维拉丝的身影离去许久,诺达的客厅里,齐聚的数十人,依旧没有一个人开口。

    “没想到会是维拉丝,真是骂的毫不留情,无法反驳啊。”低着头的琳娅,露出苦涩笑容,回忆着前不久的突变。

    一个日常的上午,大家都像往常一样,做着自己手头上的工作。

    她和莱娜,在处理着联盟大大小小的事情,维拉丝的话,这个时间应该已经洗好了衣服,在晾晒吧,毕竟今天的天气那么好,她一定会把给吴大哥做的那些衣服拿出来洗一洗。

    每次看到维拉丝光是斗篷就抱出一人高的数量,她很想劝维拉丝,别再给吴大哥做了,他穿不了那么多,而且还要经常洗,不是很麻烦吗?

    可是她是维拉丝,大陆公认的第一温柔能干的贤妻,既能做出漂漂亮亮的衣服,无论做多少,堆积多少,也能及时清洗晾干,既然她乐此不疲,并不感到累,自己就没必要去劝了。

    想着回去的时候,一定能看到家门口外搭满了晾衣架,上面挂满了干净清爽的衣服被单的壮观景象,不知情的还以为这里是在开衣服店呢,不过,是维拉丝的话肯定没问题,只要是和家务活有关,她都能获得如同吴大哥所说的那样“十万贤妻之力”的buff。

    虽然是开开玩笑,不过一个顶十个,维拉丝真的能行,二十个,三十个估计也不虚,实在强,无敌,如果维拉丝能将这份能力运用到处理政务上面,大概自己和莱娜加起来都比不过吧。

    莎拉的话,应该去西区的菜市场了,和希尔曼雅一起,记得没错的话地窖里的食材应该用的差不多了,还有调料,琳娅很少下厨,这些细节都是通过观察维拉丝得出的结论。

    现在的莎拉,虽然比以前个头依然没长,乍一看还是十二三四岁的小女孩,不过变化挺大,已经是一名合格……不,是优秀的妻子了,挑菜的本事,一点也不逊色于在市场鏖战多年的精明大妈,做菜的功夫,常年给维拉丝打下手,厨艺也是一流,平时帮维拉丝干活之余,剑术修炼也没落下,已经是常驻家中的女孩里,除希尔曼雅和克劳迪娅这两个护卫以外,实力最强的高手了。

    至少现在,莎拉走在大街上,虽然个头宛如小女孩,但是,人们可以为她大陆第一美女的美貌所惊艳,却绝对不会再觉得她是一个未成年小女孩,因为她身上已经散发着如大人所说的,满满的成熟人妻之力。

    小茉莉呢?又在忙她的罗格报刊吧,一周一期,如今也稳步进入了正轨,虽然时不时试图往报刊里塞点私货,但是被审核人员拦下,不管怎么说,她这个总编还是干的很漂亮,能力没人可以代替,宣扬吴大哥英勇事迹的手段,虽然剑走偏锋了一点,但是效果显著。

    身边的莱娜,没什么好说的,大多数时候,自己在做什么,她就在做什么,如今作为大长老候补,已经越来越成熟干练,她的才能,就算是琳娅偶尔也会产生自叹不如的感觉,真不知道吴大哥是哪来的好福气,一眼就找到了如此优秀的妹妹,或者说,再过一阵子就是兄妹兼夫妻了?

    这对以撒狗粮为乐的兄妹,最近也是越来越不打算隐瞒,在家里都有些肆无忌惮的秀恩爱了,虽然以前就很恩爱,兄妹和夫妻的界限,在两人身上向来很模糊,很好奇结婚以后她们两个的称呼呢,还会保持不变吗?吴大哥会不会因为有违伦理风化而被抓?

    吴大哥呢?现在有在做什么?琳娅想到了占据她心中最大分量的,她的丈夫。

    教廷山现在面临的困境,已经是半个大长老代言人的她心里十分清楚,吴大哥的打算,她也隐约明白一些,大概是想等爱丽丝出关,做一次尝试吧,不试一试的话,始终不甘心,虽然吴大哥老是唠叨着摸鱼偷懒,以混吃等死为目标,但是一到这种时候,却格外的来劲,不得不防,自己已经写信让阿尔托她们盯紧一些了,这次要面对的敌人不同以往,绝对不能让吴大哥再乱来。

    不过,吴大哥想拉上爱丽丝一起的话,应该不会太乱来吧,至少不会去冒生命危险,身为多年的老夫老妻,琳娅心里很明白,吴大哥一个人也就罢了,喜欢乱来,猪突猛进,不需要多解释,但是拉上他最宠爱的小幽灵,小圣女,那就一定至少有逃命的把握,可以坑自己,但是绝对不会坑爱丽丝,这就是吴大哥。

    当然,把爱丽丝换成自己,也会是一样吧。

    工作中的琳娅,莫名的发出微微羞笑,处理着文件的一双巧手却丝毫不见慢下来。

    虽说如此,但还是很担心啊,恨不得能立刻赶过去看看,这次的敌人太强大了,而且有着特殊的意义,一个处理不好,很可能会发生连锁反应,进而打击整个联盟好不容易重拾起来的士气和信心。

    吴大哥,你可千万不要乱来,千万小心啊,大家不能没有你。

    下一刻,琳娅手中的文件忽然滑落,像是心脏忽然被一拳狠狠击中般,脸色苍白,无一丝血色,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

    与此同时,旁边的莱娜,也闪过一道心悸的感觉,只是远没有琳娅那么明显。

    “琳娅,我忽然有些不安的感觉,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了?”

    气质越发恬静和神秘,散发着让人心安祥和的领导者气场的莱娜,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捧心。

    “吴大哥……吴大哥的力量……被抽走了……忽然消失了……”说到最后,性格素来沉稳大方的琳娅,竟然发出了微微哭腔。

    “莱娜,你先守在这,我去确认一下,立刻!”

    说着,有些失魂落魄的琳娅,再也顾不上她的拍档,直接飞奔离去。

    在传送阵,她遇到了同样慌慌张张,失魂落魄的维拉丝,莎拉,小茉莉,女孩们眼神交流,最终确认,这并不是自己一个人的错觉。

    吴大哥,真的出事了。

    “别担心,别慌张。”琳娅咬着嘴唇,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她是女孩之中的智囊担当,这种时候应该背负起责任。

    “只是吴大哥通过灵魂联接赋予我们的力量消失罢了,并不代表……总之一定没有问题的,吴大哥一定没问题的,多少困难,他不都熬过来了吗?我们的丈夫,他可是救世主,上帝一定会庇佑他的。”

    一路赶到第二世界的哈洛加斯,站在世界之石传送面前,正要前往地狱世界,忽然,世界之石闪过刺目白光。

    教廷山那边先一步来人了,带给了女孩们一个不知道是该松口气,还是该惊骇悲哀欲绝的坏消息……

    随即,等待地狱传送冷却之后,她们匆匆来到了教廷山。

    随即,紧接着收到消息的阿卡拉,凯恩,莱娜她们,也悄悄地,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赶了过来,齐聚在这间宽敞的客厅里,也就是开头那一幕。

    离开客厅的维拉丝,踏着沉重脚步,上着楼梯。

    或许是窗帘遮掩的关系,或许是天气的关系,或许是心情的关系,楼梯显得格外昏暗,将她纤弱且摇晃的身影,拉的老长。

    二楼的长廊过道,同样昏暗,维拉丝的脚步沉重却又无声,来到最深处的房门前,顿足片刻,她擦干了脸上的泪痕,从物品栏里取出不常用的便携小镜,仔细看了又看,确认脸上没有留下丝毫痕迹,才轻轻收起,握住门把,顿了几秒后,缓缓推开。

    细微的吱呀一声,正对着门口的窗户,投来明敞亮光,窗帘飞舞,给房间带来阵阵清爽凉风,看似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明媚天气。

    飞舞的窗帘下方,一张大床,躺着两个人,娇小的一个,八爪鱼般缠抱着高大的一个,不似人类的妙曼娇躯,正散发着圣洁微光,时不时发出梦呓,表情安心,满足,仿佛她抱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世界。

    维拉丝的目光在她身上停顿了一秒,便转移到另外一个人身上。

    她迈出最轻巧的脚步,来到床边,缓缓坐下,倾尽全部的温柔,凝视着那个人。

    穿着一身格子睡衣,睡得很熟,表情安详,调皮的清风,温暖的阳光,都没能将他从睡梦中唤醒过来。

    好似,和平时并没有什么区别,接下来就是妻子温柔叫醒丈夫的日常早晨。

    只是,多年的夫妻,维拉丝对这具身体再熟悉不过。

    她一眼往下,便知道,格子睡衣里的身躯,比以往瘦弱了一整圈,是的,并非错觉,经过长年锻炼,已经颇为可观的结实块状肌肉,就像是卧病了大半年后一样,消退了,只能隐隐看到肌肉的轮廓。

    可是,这并非大半年之后,仅仅是刚发生的事情啊。

    维拉丝的眼睛忽地酸楚,她连忙深呼吸,将泪水隐忍下去,已经下定了决心,绝对,绝对不能在大人面前流泪。

    可以很柔弱,也可以很坚强的小狗狗维拉丝,再三深呼吸之后,忍住了强烈的涌泪冲动,她面色温柔的俯身下去,轻柔抚摸着那张消瘦了许多的面庞。

    “大人,从今往后,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不会再离开了,你为大家付出的已经够多了,现在,轮到我们来保护你了。”

    喃喃说着,维拉丝低下头,害羞如她,主动轻吻上了那双苍白干燥的嘴唇。

    良久,良久,唇分,见大人还在熟睡着,她看了一眼躺在旁边依旧幸福,显得无忧无虑的爱丽丝,微微叹气,呆呆的想着什么,目光变得越来越坚定,随即,维拉丝又凝视了、抚摸了那张面庞良久后,才无声离去。

    房门刚刚被轻掩关起,本该熟睡的人,忽然睁开了双眼,呆呆的,呆呆的注视着熟悉的天花板良久,然后,轻手轻脚的从小幽灵的缠抱中抽身,虚弱的,姿势别扭的坐了起来。

    然后,继续坐在床上,对着门口,对着窗外发呆,又是过了良久,良久,忽然惊醒过来,露出不甘心的表情,似在确认着什么一样,时而用力握拳,松开,再握拳,时而古古怪怪的在空气中比手画脚,然后又伸手在四周围掏了又掏,仿佛在抓取空气,活像个精神病一样。

    最终,失魂落魄的垂下头。

    想要露出一个自嘲的,无所谓的笑容,嘴角僵硬的扯了扯,没能成功,反倒是脸颊忽然变得冰凉冰凉。

    伴随着泪水落下,强撑起的最后一丝乐观,轰然破碎,双手用力捂着泪脸,十指狠狠抓着头发,就这般蜷在床前,无声的,无助的颤抖着,哭泣着。

    一切都完了。

    自己的所有力量,以及德鲁伊职业,都被剥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