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六十三章 本圣女,可是要当救世主的女人!
    ****************************************************************************************

    为什么会这样?不,不对,其实自己应该有心理准备才对,加仑在将罪罚传授给自己的时候,就已经郑重警告过,若非生死存亡之刻,绝对不要使出来,比完全狂暴的惩罚更大,轻则剥夺职业,失去力量,重则死亡。

    是的,自己现在的下场,已经算是轻了,还有什么不满足吗?

    只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啊?!不是已经使用过吗?不是没事吗?自己并没有滥用罪罚吧,是为了净化那些怨魂,为了教廷山才使用出来,为什么老天能够这样对自己,为什么?

    失去了力量,我还算什么?我还有什么用?

    泪腺崩溃,大滴大滴的落下,瞬间便浸湿了双手,滴湿了被单,唯一能控制得住的,只有紧咬的嘴唇,为了不让喉咙发出声音,放声的哭出来。

    啊啊,好狼狈啊,这样的自己,大概是除了刚刚穿越那会遇到腐尸,被吓的屁滚尿流那一次,最狼狈不堪的模样,但是,眼泪完全停不下来,心底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呢喃。

    放下吧,放下吧,将一切都扔掉,积蓄了十多年的泪水,以及……身上的这副担子。

    是啊,自己本来就是一介凡人,何德何能,能够肩负起这样的重任,现在,是时候了,是时候展现自己的软弱和无能,让大家明白,这样的自己,根本不配救世主的称号。

    是的,应该如释重负才对,应该笑出来才对,接下来,失去了力量的自己,不是能过上梦寐以求的混吃等死生活吗?

    为什么,心里还如此不甘?

    为什么,泪水还停不下来?

    我……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一声梦呓,余光看到了小幽灵。

    不行,不能让小幽灵看到自己这副无能的模样,快停下来啊,泪水,你这混蛋!

    拼命的擦拭,却还在拼命的流,恼了,狠狠甩了自己几巴掌,掌心用力往眼皮上拍打,狠戳。

    停下啊,混蛋,停下来!

    “小凡?”

    浑身一颤,在脸上折腾着的双手,缓缓滑落,和小幽灵如梦初醒的银色眼眸对上。

    “小幽灵,我……我……”喃喃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唯独只有泪水,还在不停的流落。

    太糗了,这样的自己,实在太难看了,本身就是一张毫无特色的脸,现在还哭的稀里哗啦,上面沾满眼泪鼻涕,写满了软弱和无能。

    就算是深爱着自己的小幽灵,看到这样的自己,恐怕也会嫌弃吧。

    不,这样或许更好,现在的我,已经没有资格,没有脸再承受小幽灵的……

    “嘿。”

    伴随着小幽灵嘿的一声,被扑倒了,随即,脸蛋被埋在一处高耸柔软的,对自己而言,无比熟悉的温柔之地。

    “小凡,我可是圣女哦。”抱着我的头,小幽灵自顾自的说着。

    “你知道什么是圣女吗?圣女是干什么的吗?”

    她歪了歪头,似也在回忆,咦,我是谁?我要做些什么?

    片刻,她终于想起来了,双手抱的更紧,脸颊深陷在两团雪白丰腴之中,几乎喘不过气来。

    “对了,所谓的圣女呢,就是这样。”润了润喉,小幽灵说道。

    “有人做了坏事,噗咻一下,让它忏悔,重拾良心。”

    “有人失败了,噼啪一下,让它振作起来,恢复自信。”

    “有人绝望了,咕咚一下,赐予希望,让它快乐的活下去。”

    “有人迷茫了,铿锵一下,指引方向,让它升任大长老,赢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是的,所谓的圣女,就是这样的职业哦。”小幽灵加重语气,像是在说服我,也像是在说服她自己,就是这么回事。

    什么噗咻噼啪咕咚铿锵一下,这小圣女,把圣女职业当过家家了吧?

    “所以呢。”丝毫没有因为自己一番发言而脸红的小幽灵,继续说道,还不忘又把我的脑袋,往她深邃胸脯当中深埋了埋。

    “所以,我现在可是小凡一个人的圣女哦,只有这一点,小凡千万不要忘记。”

    低下头,小幽灵的温柔声音,带着湿热吐息,轻呼耳边。

    “所以,当小凡做错事的时候,当小凡失败的时候,当小凡绝望的时候,当小凡迷茫的时候,我都会陪在小凡身边,无论何时何地,都会让小凡振作起来,自信起来,快乐起来,永远不会堕落,不会迷失方向。”

    “小幽灵……”干涸的喉咙,发出了感动之极的呼唤,从来没有想过,小幽灵能说出如此令人感动和温暖的话语,只有在这种时候,她才像是一名真正的,慈爱的圣女啊。

    “唉,绞尽脑汁说这些话,好麻烦,总之本圣女的意思是,想哭就尽管哭,怀抱可以借给小凡。”

    我:“……”

    好吧,似乎有点感动过头了,果然还是应该对这小圣女的职业道德抱有一点疑心才对。

    心里这么想着,原本以为小幽灵的安慰,而渐渐止住的眼泪,再次汹涌而出。

    反手紧紧搂住小幽灵的腰肢,我张开嘴,却一个字也发不出来,如同哑了一般,只能从干枯的嘴唇,舌腔以及喉咙里,发出鹧鸪般难听的断续哽咽。

    对不起,对不起,从来没想到过,失去力量的自己,竟然如此软弱,让你失望了,让大家失望了,对不起……

    “哭吧,哭吧,大声哭出来也没关系,小凡所有所有的糗事,本圣女可是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哦,多这一件不多,少这一件也不少,所以没有必要忍着。”

    混蛋,有这么安慰人的吗?

    然后,耳边传来一首轻柔的,恬静的小调。

    并非小幽灵最擅长的艾维丽娜的救赎,只是一首很普通的,似曾相识的摇篮曲,但是,通过小幽灵那圣洁的嗓音哼出来,却丝毫不逊色于维拉丝。

    或许是摇篮曲的功效,或许是哭累了,渐渐地,渐渐地,眼皮子变得沉重起来,最后,倒在小幽灵的柔软胸怀中。

    小小的房间里,摇篮曲的哼声依然不断,一直持续了很久。

    轻轻将怀抱里的人放下,擦干他脸上布满的泪痕,小幽灵目光温柔,在那张脸上边注视了良久后,留下轻轻一吻,身体无声无息的飘了起来,向着门口方向飞去。

    房门打开,一直背靠在门外的纤细身影,顺着开启的木门滑落下来,跪坐在地,无声的泪水还在不断流落。

    “一直在偷听。”小幽灵脸上已经没了刚才的温柔,只剩下冷淡,用的不是疑问,而是肯定语气。

    “是啊,就连躲在这里偷听,大人也察觉不到了。”维拉丝喃喃着,那满是晶莹泪光的楚楚可怜面庞,失去了色彩般的黯淡。

    “没多少时间哭了。”飘在半空的小幽灵,双足落地,头也不回的往楼下走去。

    “爱丽丝……”看着那道纤小而果断的身影,维拉丝嘴唇轻颤。

    “谢谢你,只有你……只有你在大人身边,才能安慰他。”

    骄傲的挺了挺胸,圣洁的发光躯体修长而笔直,小幽灵当仁不让道。

    “那还用说,我可是小凡的圣女大人。”说罢,她迈着大步,头也不回的走下楼梯。

    客厅里,大家还在商量应对之策。

    “吴大哥已经……暂时已经失去了力量,不如让他先回营地去吧。”琳娅心情沉重,目露担忧,芳心大乱的她,第一件想到的事情,就是想将她的吴大哥转移到更安全的地方去。

    “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阿卡拉微微叹息。

    “吴现在的状况,除了在场的各位以外,我认为绝对不能再让其他人知晓,若是这个消息传出去,想必后果如何,我不说你们应该也十分清楚。”

    阿卡拉的话落音,大部分女孩都脸色苍白,瞬间想到种种可能性。

    某德鲁伊对自己的地位和声望,没有自知,但大家心里却十分清楚,经过阿卡拉十多年的宣传和经营,再加上他做的每一件事,确确实实拯救了许多人,恩惠了许多人,所以,救世主的身份,早已经深入人心,绝大部分人,甚至包括冒险者再***心都早已经坚信,阿卡拉的智慧,加上救世主的力量,两者结合起来才能打败地狱一族。

    现在,若是让救世主失去力量的消息传出去,会造成什么样的恐慌,谁都不敢保证,唯一能肯定的是,局势肯定会变得非常非常糟糕。

    对于教廷山而言,这更是一个无法接受的噩耗,它们还在外面放声庆祝,一股围绕着救世主而产生的坚定凝聚力,正在不断成长,牢固,村民们也因为有如此强大的救世主存在,终于能安下心来,将魔王村当做真正的家。

    现在,若是骤然让他们得知这样的消息,从天堂到地狱的反差,恐怕不光是村民,就连魔王军都会陷入恐慌,一蹶不振。

    要知道,这些人可都是在第三世界精挑细选的精锐或天才,联盟一个都损失不起。

    “营地人多杂乱,反而更容易走漏风声,看出端倪,反倒是教廷山好一些,只要以修养和历练的名义,长时间不露脸也没人怀疑,当然,这一切都要看吴自己的选择。”

    阿卡拉逐字逐句的分析,度过最初的极度慌乱后,她已经冷静下来,这位老人,经历太多大风大浪,大起大落了,更糟糕的局面都有,现在的状况,还远不至于让她混乱和绝望。

    “琳娅,莱娜,你们两个先放下手头的工作,交给我和凯恩吧,留在吴的身边,他现在更需要你们。”

    琳娅和莱娜闻言,点了点头,现在可不是客气的时候。

    “然后,就是关于消息的封锁,以及深入研究,确定吴现在的状况,不过这一切都要等他先冷静下来……”阿卡拉继续说着,忽然,大门砰一声被重重推开。

    “没那个必要。”小幽灵昂首阔步的走进来,目光高傲而冷漠的扫过众人,大声宣布。

    “从今天开始,这个救世主就由本圣女来当,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大家一时失声,就连阿卡拉和拉斐尔也没想到,这个时候,小幽灵会站出来搞事。

    正待说点什么,忽然,阿卡拉身边无声无息出现一道黑影,附耳对她说了些什么,只见这位老人脸色一变。

    这份极度的震惊和失态,之前她才刚刚露出过,当听到某人被剥夺了力量和职业的时候。

    “阿卡拉奶奶,怎么了?”眼看阿卡拉摇摇欲坠,琳娅连忙上前将她扶稳。

    “我没事。”阿卡拉罢了罢手,支撑着扶手坐稳。

    “我早就该想到,贝利尔的手段不可能那么简单。”大长老阁下揉着太阳穴,思索片刻。

    “把这个消息告诉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让他们两个带上人去一趟吧,虽然未必有用,但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尝试一下。”

    黑影微微低头,闪身消失,客厅再次陷入诡异的寂静当中。

    “阿卡拉,到底发生什么了?如此慌张,难道说……”想到阿卡拉刚才的吩咐,和卡洛斯西雅图克有关,睿智的百族公主殿下联想到什么,脸色也是微变。

    “你猜的没错,那的封印,松动了。”阿卡拉淡然的点点头。

    “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最近不是一直在查探和防备么?带回来的消息,都证明封印是好端端的,为了以防万一,还特地让法师添加多了几道封印,怎么忽然……好吧,如果贝利尔的手段,那一切也不足为奇。”

    “封印?难道是说哈洛加斯那个……”已经是联盟半个当家的琳娅和莱娜,自然知道这件事,她们的反应更加激烈。

    “没错,而且我担心,对方就是冲着教廷山而来。”

    “不,等等,它不是被大魔神墨菲斯托所封印吗?就算贝利尔有办法破解封印,难道它会宁愿冒着墨菲斯托的怒火去做这种事?再说了,被封印着的那头可怕魔物又凭什么听贝利尔的话,要来攻击教廷山,它应该去找墨菲斯托报仇才对。”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让其他不明所以的人一脸懵逼,不过有一样东西大家到是听懂了,那就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貌似,又要发生不得了的大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