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六十一章 喧闹与寂静
    ****************************************************************************************

    教廷山。

    魔王村数千人,外加两百多名魔王军,都陷入了欢天喜地的庆祝氛围当中,为了一次重大的胜利。

    他们的救世主大人,联盟长老,第八魔王,打败连四翼天使都未能打败的怨魂集合体,笼罩在大家心头多时的阴云,威胁着整个教廷山的恐怖敌人,以及每晚都在侵扰众人神智的噩梦,终于消失了!

    这是何等的欢欣鼓舞,不仅是迫在眼前的威胁被消除了,更重要的是,连四翼天使这样的强者都失败了,却被自己人做到了,对于大家的士气而言,绝对是一次巨大的鼓舞,本来没多少人对五年保护期过后的教廷山境况抱有信心,现在,许多人都信了。

    或许,他们的救世主大人,真的能带领整个教廷山,在地狱世界扎稳根,扩大敌后战场,让地狱一族自顾不暇。

    甚至乎,就连打败地狱一族,或许都不再是梦,如果说这需要奇迹,那么,现在出现的奇迹还不足以说明一切吗?究竟是什么样的奇迹,才能做到一个四翼天使都无法做到的事情?答案是他们的第八魔王大人。

    不少冒险者,在那一战的最后时刻,虽然被命令不许出来,但还是出来了,然后看到了令他们永生难忘的一幕。

    地狱的天空,出现了月亮,大地,也跟着出现了月亮,宛如神灵降临……不,这不就是神灵降临吗?快看,贫瘠的大地上竟然长出了郁郁葱葱的月桂树,还有那湖泊,不是仙境是什么?能够在地狱世界里制造出仙境,不是神灵还能有谁?

    然后,更令大家欣慰的是,这神圣的月光照耀下,他们看到了那些怨魂,上千个怨魂,都带着安详的面容,消失在了月光之中。

    这些曾经为了暗黑大陆,而奉献牺牲了一切的英雄们,终于得到了救赎!

    这一刻,不分男女老少,所有人都喜极而涕,如果这些英雄得不到救赎,许多魔王军的坚定意志一定会被动摇,甚至堕落,他们可以不怕死,但是他们害怕像这些万年前的英雄一样,尊严被践踏,骄傲被扭曲,就连死后也得不到安宁和救赎。

    所有的魔王军,都像是从心底呼出了一口浊气般,压在心头深处沉甸甸的感觉,在这一刻尽数消失,宛若获得一次新生的洗礼。

    如果,如果能一直在这样的救世主带领下,一起战斗,又有什么好害怕呢?

    因此,大家欢呼着,大笑着,高吼着,庆祝着,载歌载舞,不仅是因为度过了这一次的危机,更是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这是教廷山第一次面临这样的大型危机,也是教廷山第一次解决这样的重大危机,这次的胜利,不仅能鼓舞魔王军的气势,也能让魔王村数千名平民彻底安心下来,把这里真正当做自己真正的家,当做世世代代繁衍的故土。

    要说以前,有谁这么看,那绝对是心脏大的惊人,或者精神有问题,无论魔王村再怎么安定祥和,如同世外桃源,毕竟身处于地狱世界,生活在这里的居民们,不可能忽略掉这一点。

    这一战,让教廷山真正收获了人心和信任,就算下一次再遇到这样的重大危机,也不会有多少人表现的惶恐失措,让魔王村陷入死气沉沉的气氛。

    一部分魔王军,竟然将庆祝的地点选在了教廷山外面,那一片新长的月桂树林当中,围绕着如同明镜的湖泊,欢声笑语,高颂凯歌,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西雅图克和卡洛斯也在其中,作为大师兄和二师兄,这一次什么忙也没帮上,只能在旁边看着师弟独占面对强敌,大喊666,师兄俩颇为沮丧,站在人群角落,没有和大家一起庆祝。

    “唉,这次风头又让吴师弟一个人出尽了。”

    “以前还一心想追上他的实力,现在已经看不到盼头了。”卡洛斯轻啜着杯中的美酒,想到什么,那火光下俊朗无比的外表露出笑容,带着淡淡的无奈和自嘲。

    “或许,在若干点以后,我还能对自己的孩子自豪宣称,好歹你的父亲也是打败过两次救世主的男人。”

    “你不说我还忘记了。”西雅图克一拍他的大光头,瞪着铜铃眼睛,满脸不服。

    是的,卡洛斯曾经两次打败过对方,某德鲁伊刚刚出道,还是毛头小子的时候,秒杀过一次,第二次是在比武大会的最终决赛里,不管怎么说,还是他拿到了最后的冠军。

    “可恶,早知道在比武大会的时候就不该让你了。”狠狠击拳,西雅图克一脸懊悔:“起码也让我一次,一人一次,这样才公平,你这家伙不讲义气。”

    “说的好像你当时真的让了我一样。”卡洛斯没好气的白了对方一眼:“况且,退一百步,就算让你赢了我,你能保证一定能在决赛里赢下吴师弟?”

    “至少还有一点希望不是吗?”西雅图克厚着脸皮说道,还是满脸的不甘,他忽然想到什么,露出揶揄笑容。

    “只不过,你也别得意,别忘了卡洁儿更亲谁,你要是跟她提起你赢过两次吴师弟,说不定卡洁儿就是一拳头,给她的啪啪报仇,嘿嘿嘿~~~”

    果然,这话一出,卡洛斯顿时郁闷了,虽然他和卡洁儿的关系在不断恢复,也不是看不出来,自己的女儿已经不再怨恨自己,只是还拉不下脸亲近,最近已经不会动不动就对自己报以升龙拳,只要自己不作死想上去抱她的话。

    只是,虽然进展喜人,让卡洛斯走路都多了几分轻飘飘的感觉,和吴师弟那种自带父爱光环的家伙相比,毫无疑问,对方在卡洁儿心里的分量要比自己这个正牌父亲重多了。

    瞧着卡洛斯一脸的郁郁,西雅图克哈哈大笑起来,吴师弟说的一点没错,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果然很快乐。

    “喂,你们这两个家伙,怎么一脸闷闷不乐,看到新人小弟大发神威,身为师兄的自尊受到了巨大伤害?”

    满脸红光的图拉科夫走过来,展臂一把扳住西雅图克的肩膀,呼着酒气,毫不客气的调侃道。

    “是有点。”西雅图克摸着大光头,凶恶狰狞的面庞露出憨憨笑容:“不过,在照顾我们这些师兄之前,身为前辈的你们是不是更应该好好反省一下?”

    “我们?我们怎么同呢。”图拉科夫虽然喝的醉醺醺,但脑子一点也没慢,闻言立刻反驳道。

    “我们已经是前辈,前辈懂不,老人了,提升的空间有限,甚至开始退步了,被你们这些新人超越那是迟早的事情,这种觉悟我们还是有的,反倒是西雅图克你,作为一名长者,我得好好批评批评你,你最近有些不思进取了,我好心想借着吴师弟激发你的斗志,你却把本应该好好利用的压力推给前辈。”

    “老人?提升空间有限?图拉科夫前辈,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突破到了世界之力境界,正是大展宏图的好时候,现在对你而言才是刚刚开始,我可是记得你说过这番话。”

    “有吗?”

    “有的。”

    “大概是我喝醉了。”

    “我觉得你现在也喝醉了。”

    两个野蛮人吵吵闹闹一会,最后不出所料的变成了拼酒扳手腕。

    看到这一幕的卡洛斯,微微往后退几步,远离这两个酒鬼野蛮人,嘴角含笑。

    西雅图克也变了许多啊,遥想当年比武大会的时候,他还是一个钻着牛角尖,生人勿近的的狂徒。

    “话说回来。”沙希克也凑了过来,饶有兴趣的看着图拉科夫和西雅图克比拼,站在卡洛斯旁边,随口问道。

    “我们的主角到底哪去了?缺少了他,总感觉气氛差了一些。”

    “毕竟是对抗了四翼天使强者都无法对抗的敌人。”

    卡洛斯显得经验十足,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只是,但愿是最后一次,换成寻常人,早就死翘翘了,就算吴师弟的生命力和恢复力惊人,也不能老是这么折腾自己,迟早要出事的。

    “一定是用了相当可怕的禁招,承受着反噬的力量,估计要好好修养一阵子了,我们还是别去打扰他为好。”

    “对啊,现在还是别打扰他比较好。”

    沙希克是歪题高手,他露出暧昧笑容:“躺在床上,被群美环绕的滋味大概不错吧,真是羡慕新人小弟的艳福。”

    家中有两位娇妻守候的你,似乎没有多大的资格说这种话吧。

    卡洛斯看一眼沙希克,笑了笑,没说话,他不是西雅图克那样的爱搞事的性格。

    ……

    魔王村里,村民们也是张灯结彩,举杯共庆,消寂了一阵子的熊孩子们,再次带着欢笑声在街道上追逐打闹,大人们或是在家中准备各自拿手的厨艺,通过向路过的每一个人分享美食,将自己心中的喜悦和激动传达与分享。

    或是有其他一技之长,唱歌,跳舞,奏乐,杂技,魔术等等,无论是好是差,都不吝拿出来表演,大家都想将这段时间积累的压抑和恐慌,通过这种方式宣泄出来,以及传达更加美好的喜悦和希望。

    有救世主大人在,终于可以放心的,彻底的将这里当做是第二……不,是最重要的故乡了。

    整个魔王村,就宛如神诞日一般喧哗,热闹,大家沉浸在喜气洋洋的气氛当中,或许是一时忽略了,或许是觉得有什么原因,总之,村子里最大的那栋屋子的反常的冷清气象,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屋子里面,和外面仅有一墙之隔,却是两个世界,气氛有着天渊之别,外面弹冠相庆,里面的气氛则是压抑到了极点,安静到了极点,若不是里面的众多人影,恐怕谁都以为这是间空房子。

    屋子里面的人们,阿尔托莉雅,蒂亚,小狐狸,塔莫娅,高露洁姐妹,双子公主,莉莉丝和莉莉斯,艾卡莱伊,碧丝……所有没有参与这次庆祝的人们,全都在这里。

    或者说,凡是和某人关系亲密一些的女孩,都没有参与到这次的宴会当中。

    不仅仅是这些女孩,这里面,甚至出现了本不该出现在这里,出现在魔王村,出现在教廷山,出现在地狱世界的人。

    光是开头两位,就已经让人惊世骇俗。

    联盟大长老阿卡拉!

    联盟长老兼第三世界负责人拉斐尔!

    这两位,可以说是联盟地位最高,能力最强的领导者,是联盟的智囊和外交担当,支撑起联盟的两大支柱。

    如今,竟然同时齐聚在这里。

    除此之外,还有阿卡拉的老拍档凯恩,甚至是不务正业的法师公会会长兼联盟长老法拉。

    若是再加上角落里头,和莎尔娜站在一起的前任联盟长老兼冒险者统领卡夏,当年的营地四巨头,可以说是再次齐聚一堂。

    就算是当年刚夺回教廷山的时候,也未有过如此豪华的阵容。

    既然连她们也来了,那自然少不了呆在营地的莱娜,琳娅,以及维拉丝和莎拉她们,包括护卫克劳迪娅和希尔曼雅,家里的所有女孩都来了。

    尤其是莱娜和阿卡拉,身为体质比普通人更弱一筹的预言师,每坐一次地狱传送,对她们的身体而言都是一次重大负担。

    如此人齐,别说是夺回教廷山那次,就算回溯以前,也从未有过。

    明明那么多人齐聚一堂,连原本特地设计的宽敞大客厅,都显得有些不够用,但屋子里的气氛,却是安静的像是空无一人,弥漫在众人心中的沉重感和压抑感,比之怨魂来袭的时候更甚十倍。

    从外面传来的欢笑声和庆祝呼喊,在面色阴沉,乃至失魂落魄的大家耳中,听起来是如此讽刺。

    维拉丝双目失神,她呆呆坐着,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泪水一滴一滴落下,落在手心,又从指缝中流下。

    寂静的屋子里,她那歌姬式的独有的温柔而悲伤话语,轻柔回荡,在大家耳中却是一记重锤,重重敲打着每个人的脆弱心弦。

    “大人的气息,大人给予的力量……消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