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五十九章 最强者的挽歌
    ****************************************************************************************

    除开十罪的原始化身初代十罪以外,其他十罪魔王想要同化自身的十罪之力,或是存在危险,或是存在巨大缺陷,后者的可能性更大,只是存在危险的话,并不能阻止这些魔王魔神试图达到甚至超越初代十罪的渴望。

    那么,缺陷到底又是什么呢?

    暴食魔王,同化了十罪之力,现在的它就是十罪本身,相当于整个地狱的十罪之力,就是它身体的一部分,难怪自己无论怎么杀,都杀不死,都能重新复活,这种行为,就好像在海边上一勺一勺的取水,试图将大海掏干一样。

    但是……

    加仑眼睛闪过一道精光。

    如果说,将海水隔绝起来,将暴食魔王和它的原罪之力隔绝起来,是不是就能破解它的不死之身呢?

    暴食魔王无论再怎么同质化,也不可能比得上初代十罪魔王,如果把十罪之力比作大海,那么初代十罪魔王就是大海的化身,除非是将整个大海蒸发,否则无论怎么隔绝都没有用。

    而暴食魔王呢,它虽然和十罪之力同质化了,但是,肯定有容量的限制,只能代表大海的一部分,当它被消灭的时候,其他海水才会迅速补充,这或许就是暴食魔王的不死原理。

    若非如此,它的实力绝对不可能仅限于此,而掌握了同质化手段的贝利尔,也就早将自己与自己的十罪之力同质化了。

    或许,这就是同质化的巨大缺陷,或者还不止一个,自己发现的只是其中之一。

    这个猜想,加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只能说可能性比较大一点,但是,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不是吗?无论是死路还是活路,摆在自己眼前的,都唯有这一条路可走,其余的方向,都是通往深渊。

    在常人眼中,有着巨人之躯的加仑,再次深吸了一口气,这一次吸的更多,更加猛烈,足足在他身边形成了可怕的漩涡龙卷,外界的空气竟然来不及补充,在加仑的周围形成了一片真空区域。

    他那充满爆炸力量的壮硕体型,再次鼓胀,根根凸起的青筋,布满全身,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爆裂。

    加仑的气势,再次庞大几分,但是,真正的状况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或许,旁观的那位绝世阴谋家,也心知肚明。

    虽然对付暴食魔王,仅仅用了几招,就将对方秒杀两次,但是这几招却都凝聚了加仑千年修炼的精华。

    换句话说,无论他再怎么优化这些招式,想要施展出威力如此巨大的招式,都需要付出不菲的体力,身体也承受了不小的反噬力道。

    就像买东西,或许你的讨价还价技能max,可以用一分钱买十分货,但绝对买不了一百分,一千分,除非卖家是上帝。

    只有这种时候,加仑才会羡慕他的便宜学生,虽然呆头呆脑,实力也只能算是勉勉强强,但是熊人变身的强大体魄,以及恐怖的恢复能力,却是没有购买外挂的他,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拥有的。

    如果拥有那样的体魄和恢复能力,或许……加仑仰天微微一叹,露出释然笑容。

    事到如今,还在乎这些做什么,自己要做的事情,就只剩下一件了,不是么?

    他抖了抖轻微发麻的手臂,揉了揉隐约做疼的太阳穴,花是这么说,其实他的体力,精力,还剩很多,拼一把,至少能让暴食魔王再死个几十遍,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

    与其,如同点点水花般消失,倒不如……化作烟花,换取那一刹那的煌华绚烂!

    下一刻,从仿佛正头疼着该怎么般,而一再揉着太阳穴的,低着头的加仑口中,听到了一声低语。

    就像风的呢喃,声音细微,却传遍每一个角落,方圆千百里的区域,哪怕是正在进行着残酷厮杀的恶魔怪物,都齐齐停下来,心有所感般高仰着丑陋透露,目光惊恐的望向同一个方向。

    罪罚。

    阴沉沉的天空,忽然闪过几道骇人惊雷,然而雷声过后,什么也没发生,颇有些雷声大,雨点小的闹剧感。

    失败了吗?

    这个疑问产生的一刹那,噗通一声。

    从加仑心脏里传出的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在寂静的战场,显得格外刺耳。

    紧接着,又是噗通一声。

    第二声心跳,宛若惊雷,隆隆作响。

    第三声心跳,宛若火山喷发,以加仑为中心,方圆百米的地面骤然塌陷。

    第四声心跳,宛若流星冲击,方圆千米,塌陷。

    第五声心跳,宛若天灾降临,方圆万米,塌陷。

    刚刚复活的暴食魔王,便在第五声心跳所引发的天灾之中,在恐怖的冲击震荡之下,身体再次崩裂。

    被心跳声震死了。

    天灾过后,世间恢复平静,只剩下那个深不见底,方圆数十里的天坑,在述说着刚才的可怕气势。

    砰!!!

    毫无预兆的,一只擎天巨臂,骤然从天坑底下探出,一掌拍在边缘处,霎时间,宛若天崩地裂,引发了了不下十级剧烈地震。

    借着攀在坑边的大手,同样硕大无比的脑袋,缓缓地,缓缓地,似深海巨兽浮出水面一般,带着波澜壮阔般的史诗气势,从天坑里抬起。

    脑袋上面,是加仑的面孔,只不过被放大了千万倍。

    天坑轰隆隆的作响,不断往下崩塌,而从天坑里爬出来的加仑,却在不断升高,再升高,直至。

    化作千米的巨人!

    他身上每一块高高偾起的壮硕肌肉,都仿佛是一座闪烁着金属光泽的,坚不可摧的山丘,结实的胸膛,如同从中间分开的平坦高原,八块整齐的腹肌,形成了钢铁般的群山峦谷。

    他的呼吸,似在吞吐日月,每一次伴随胸膛起伏,雷光猎猎,天空的乌云剧烈搅动,宛若刮起一场风暴。

    他的心跳,化作雷鸣,他的双眼,宛若两轮烈阳,他的手臂,可以摘星猎月,他的双足,可以震碎大地。

    宛如,远古的巨神重现人间。

    在千米之巨的超大化加仑面前,再次凝聚身体的暴食魔王,体型庞大无比的暴食魔王,彻底成了一只泥老鼠。

    面对那两轮如同烈日般的瞳孔注视,除了疯狂的食欲以外,便好像什么都没有了的暴食魔王,有史以来,第一次对除了它的主人以外的人,产生了恐惧,身体上的无数口利嘴,面对眼前的加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呆呆发愣。

    面对在自己面前傻呆呆的暴食魔王,加仑那张巨大无比的面庞上,无喜无怒,只有一往无前的决意。

    他抬起巨人的右腿,冲着地面上的暴食魔王一踢,脚尖一勾,便将万吨之巨的暴食魔王,踹上了千米高空,他的面前。

    而后,弓步,左手曲抬,右拳收于腰间。

    跨步,出拳。

    五重撞槌+二重狂怒!

    没有天崩地裂的景象,也没有移山倒海的磅礴。

    那宛如巨山一样的拳头,甚至没有落到暴食魔王的身上,隔着百米距离,便似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拉扯着,停止下来。

    世界,陷入了静止状态,无论是在半空的暴食魔王,还是保持出拳姿势的加仑,都一动不动,就连那无处不在的地狱阴风,都停下了脚步。

    下一秒,加仑的巨拳落处,传来咔嚓咔嚓的细微碎响,他那血脉贲张的手臂,也爆出了瀑布一般的血雾。

    一股不可名状的力量,以拳头落点为始,将暴食魔王牢牢包裹起来,在这片空间里面,不断发生着光怪陆离的景象,里面的景色就像是不断变幻的万花筒,每一秒种都扭曲千万次。

    身处其中的暴食魔王,就像是被卷入了黑洞一般,每一秒种,身体都要被撕裂万次,不断再生,不断撕裂,不断粉碎,再到复生,周而复始。

    宛若巨神一般威武绝伦的加仑,眉头皱起,在他眉心中间,形成一道道山沟。

    他缓缓收拳,那根还在不断喷发血雾的手臂,一旦失去支撑的力量,便像面条一样软绵绵垂落,鲜血汇聚,形成一股汹涌的河流,而后化作瀑布,从五指的指尖倾洒而下。

    他的右臂已经血肉模糊,甚至能隐约看见骸骨露出。

    加仑看也不看面目全非的残破右臂,他收起左臂,发出霸王举鼎般的竭力低沉怒吼,再次一拳轰出。

    五重焰拳+二重狂怒!

    噗嘶嘶嘶嘶

    他的左臂,重蹈覆辙,再次喷出海量的血雾,不,不仅仅是左臂,他的全身上下,耳朵,鼻孔,眼睛,嘴巴,乃至双足,都在潺潺流血,瞬间便成了一尊千米之巨的血人。

    流下的鲜血,已经在他脚下形成了一片深达数米的血湖。

    加仑的第二拳,落在了同一个地方,和第一拳的位置完全重合。

    那片封锁住暴食魔王的扭曲空间牢笼,伴随着这一拳的轰落,几近实体化一般,令四翼强者都感到恐怖的漆黑裂痕,将这片空间和整个地狱世界完全分割开来,孤立出来。

    身处其中的暴食魔王,已经无法用一个惨字形容了,怕是就连贝利尔这样的智者,都无法算出它一秒要死多少次。

    而且,原本在第一拳的时候,还不明显的现象,在第二拳落下以后,变得越发明显在分割扭曲空间里的暴食魔王,每一次复活,它的身体都要比原来要小上一圈。

    作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加仑呢?

    他那庞大的,高大千米的巨神之躯,已经消失不见。

    只剩下在血湖上随波飘荡着的,一具干瘦老人的苍老躯干。

    血肉模糊的身躯,再也看不到一丝肌肉的影子,完全就是皮包瘦骨的将死老人模样,原本精神抖擞,宛如钢刺的白须白发,此刻已经脱落了一大半,被鲜血宛如染红,同样染满鲜血的面庞上,可以看到无数纵横交错的深深皱纹,就像一张干枯坏死的老树皮。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恢复了千龄苍老,并且伤势一塌糊涂的老人,依然不肯合上双眼,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倔强的撑开眼皮,注视着天空。

    看着风吹过,看着云变形,看着那片被分割的扭曲空间,看着里面体型不断缩小的暴食魔王。

    一滴晶莹泪水,缓缓从无神的眼角,划落下来,又迅速被鲜血吞没。

    啊啊,看到了吗?

    艾吉娜,我已经倾尽全力了。

    艾吉娜,我已经帮你报仇了。

    这样的我,下去找你,应该会被原谅吧。

    泪水渗透了加仑的双目,他的眼睛变得浑浊,迷糊,景色渐渐黑暗。

    然而,回答他,回应即将腐朽的他的是,一座再次轰然立于眼前的,数百米高的黑影,无数张利嘴长蛇一般从它的身体伸展出来,张牙舞爪,四处飞窜,似在宣泄着胜利。

    随即,那悦耳如铃的小女孩清脆笑声,在已经快要失去听觉的耳中,若隐若现。

    “做得不错,我的玩具,竟然真的被你找到了毁灭我的玩具的办法,然而,终究还是差了几分力道,我的计算是不会出错的,说了你做不到,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相信呢?”

    啊,是吗?终究……还是失败了吗?

    试图做一个握拳的动作,然而失败了,加仑双目无神的注视着头顶上的黑影,嘴角微不可察的咧了咧,大口大口的吐出鲜血。

    他已经无法说话,只能费力挪动着眼球,将模糊的余光投向那道娇小的身影,用眼神发出乞求。

    贝……贝利尔大人……最后的最后……

    “啊啊,我明白了,就满足你的最后愿望吧。”

    一个清脆响指落下,画风一边,加仑身下的血湖消失了,变成了一片茂密草地,他身上那骇人的鲜血和伤口,也都消失不见,苍老的身躯,重新变得年轻富有活力。

    草原的舒爽清风,徐徐从躺在草地上的加仑身上,温柔拂过,万里碧空,似一幅画卷般舒展在他的视野当中。

    忽然,视野多了一道丽影……

    “加仑,你又在偷懒了。”

    熟悉的,令他喜极而涕的声音,自那道人影,自他头顶上方响起,那笼罩在阳光的阴影下,却比头顶的太阳还要绚丽多彩的微笑面庞,以及那比鼻尖传来的青草芬芳,要远胜千百倍的迷人熏香。

    “快起来,回家吃饭了,妈妈做了你喜欢吃的菜。”

    “艾吉娜……”加仑颤了颤唇,发现竟然能发出声音,她颤抖的抬起手掌,朝那道人影,那张漂亮的脸蛋伸上去。

    “对不起,我……”

    露出干涩,痛苦,羞愧不堪的表情,加仑颤抖着声线说道。

    “我……已经累了,很累了……”

    “加仑,你在说什么傻话,修炼把脑袋给修坏了吗?”

    “艾吉娜……”加仑不为所动,他的手一点一点向着梦寐以求的少女容颜靠近。

    “你,能原谅我吗?”

    “当然了。”少女露出他熟悉的,温柔明快的笑容,就在加仑的手心快要抚摸上这张灿烂笑脸的时候,忽地,美丽的面庞忽然扭曲,变得狰狞无比,形同恶鬼,狠狠注视着加仑,露出讥笑。

    “当然是……不会原谅了!”

    身下一塌,两人齐齐掉落,加仑呆滞的,木然的,浑浊的眼睛余光看到了,在他们掉落的下方,是一张长满锯齿的森然巨嘴,正在等待着落下的食物。

    “艾吉娜……艾吉娜……”他喃喃着,伸手想要抓住和他一起掉落的少女,头一偏,却看到少女的身影,以比他快一倍的速度,迅速落入了那绞肉盘一样的锯齿当中,发出惨叫,化为肉沫。

    “啊……啊啊……啊啊啊…………不!!!!!!!!!!!!!!!!!!!!”

    现实中,暴食魔王一张巨大恐怖,潺潺滴着粘液的利嘴,悬在面露狰狞,宛如痴狂一样发出垂死怒吼的加仑头顶上方,停顿数秒,忽地犹如毒蛇出洞,闪电般落下,就要将它的战利品一口吞下。

    就在这时,一把燃烧着漆黑火焰的大剑,自虚空出现,干脆利落的将这张巨嘴斩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