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五十七章 还活着
    ****************************************************************************************

    缓缓从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中苏醒过来,加仑看着眼前的蝴蝶少女,竟然露出了笑容。

    “真是让你久等了,贝利尔大人,我来完成我们当初的约定来了。”

    “没关系没关系,一点也不久,酝酿了千年时间的陈香美酒,不是更加醉人吗?”贝利尔吃吃笑着,背后的蝴蝶翅膀欢快扑打个不停,像一名优雅高贵的少女,又像是活泼好动的小女孩,千面万面,令人捉摸不透她的本性,或者说,每一个都是她的本性?

    “为了看这场好戏,我可是特地推掉了另外一场好戏,嗯呜……虽然那场好戏可能会更精彩一些,只不过一想到毕竟是陈酿了千年的美酒,感情加分,所以还是决定来这里了。”

    说到这里,贝利尔露出促狭笑容:“另外一场好戏,你的那位学生可是主角哦?想知道吗?一定很想知道对吧。”

    那天真可爱的表情,就像是藏着秘密向大人炫耀的孩子。

    “不想。”加仑摇了摇头:“露出苦笑:“这是骗人的话,只不过,我知道贝利尔大人你的性格,可不会傻乎乎的跳坑,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走到这一步,还能回头?与其如此,倒不如摒弃一切,将这场戏的主角演好,贝利尔大人,您说我说的对吗?”

    “一点也不好玩,或许终究是陈酿了太久,出现了一点瑕疵。”瞬间,贝利尔的面庞变得冷漠无比,就算是追逐了她一千年的加仑,也为这种变化,和贝利尔身上散发出的杀气而暗自心惊。

    “算了,不好玩的玩具就毁掉吧……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骗你的,诶嘿嘿。”

    前一句还是让加仑这个有着千年经验的强者,都以为贝利尔会动手的杀机,下一刻,贝利尔再次春暖花开,露出天真的笑容。

    “贝利尔大人,您真是一点也没有变。”加仑长吁一口气,背脊微微发凉,虽然他早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不,倒不如说是一开始,迈向迷雾的那一刻,就没想过能活着离开。

    但是,被当成一个无用的玩具肆意毁灭,却不是他想要的结局,蹉跎了千年,折磨了千年,至少也要做点什么再离开,不是么?

    “是吗?”贝利尔眨着清澈好奇的眼眸,歪了歪头,瞬间能迷倒一大群萝莉控的小小举动,却让加仑越发忌惮。

    “我至今也不明白,那时候为什么要选择我,贝利尔大人,能为我这个将死之人,最后解一次惑吗?”

    “为什么?我可没想那么多,只不过是忽然冒出来的念头,觉得好玩,就这么做了,毕竟玩具多一个,就多一分乐趣,不是吗?”

    “是吗?我就知道答案会是这个,只是想亲口听到而已,人啊,总是偶尔会……不,是经常会犯贱。”

    加仑注视着对方的表情,知道她没有撒谎,虽然好是号称虚幻和谎言的魔王,讲道理,别说是从她口中说出的每一个字眼,就是呼出的每一口气都不能相信。

    但是,加仑信了,相信贝利尔是因为真的无聊,为了增加一个玩具才这么做,现在的自己,一个即将腐朽的老头,已经没有资格再让对方摆弄阴谋。

    “正因为这样,正因为是这样的人类,才有趣,才值得我一再献上炙热的爱恋啊。”纯净的眼眸,露出些许狂热,看到这样的贝利尔,加仑不知为何,忽然产生了些许荒诞的,不该有的怜悯。

    千年的折磨,便已经让自己的内心麻木腐烂,贝利尔呢?号称是比三魔神更加古老的存在,活过多少万年了?她的智慧,她的见识,恐怕正成为一种负担,甚至是病魔,使其疯狂的寻找新的乐趣,证明自己还活着,还要活下去。

    自己,不也是一样吗?

    “我不懂。”加仑摇了摇头。

    “既然成为了贝利尔大人的新玩具,那么,为何我又被放置了千年呢?”

    回忆的片段再次衔接,失魂落魄的年轻加仑,神使鬼差般接受了贝利尔的建议,向应该复仇的人,寻求了复仇的力量,本以为只会发生在舞台剧上的一幕,却在现实中活生生的出现。

    此后,他作为消失的村庄和失踪的平民的唯一知情者,瞒着了事实,向联盟谎称自己当时外出,回来的时候村落和人们已经不见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然后,转职!历练!变强!复仇!

    三百年后,仇人第二次出现,他没能赶得及。

    五百年后,仇人第三次现身,他终于赶上了,并且用已经达至人类极限的实力,成功阻止了对方,然而,复仇依然没有成功。

    现在,千年过去,是时候做一个彻底的了解了。

    加仑目光微沉:“我还以为,贝利尔大人会让我去做出卖联盟的事情,然而千年过去,我似乎彻底被遗忘了,成了一颗弃子,当然,对我而言,这到是一件好事。”

    早在和贝利尔达成交易的时候,加仑就决定了,但凡贝利尔让自己出卖联盟,残害同伴,那么,他宁愿一死,也不会让对方奸计得逞。

    然而,一百年过去,数百年过去,直至一千年过去,加仑意识到,似乎是自己自作多情了,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若不是今天在此重逢,若不是在迷雾之中亲身体验到的那些尘封记忆,他真的以为贝利尔已经彻底把他给忘了。

    “我不是说了吗?你只不过是我随手下的一颗棋子,并没有抱太多期待,当然,说完全没有那也不对,七百年前,你令我失望了,两百年前,你总算是给我带来了一点甜品,现在,正是你这颗可有可无的棋子,燃烧自己,成为接下来的大舞台的余温余亮的时候。”

    说完,她无聊的轻掩着唇口,打了打哈欠,耐性已经接近用光,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轰隆轰隆轰隆

    一座如同山丘般的巨影,自迷雾中展现出它那庞大轮廓,每迈出一步,大地就剧烈颤抖震鸣一声,渐渐地往这边走过来,空气之中,开始弥漫着极度饥饿的气息,仿佛回到了蛮荒时代,只剩下一个单调的主题吃与被吃。

    “是吗?我这个玩具,已经失去立足棋盘的资格了吗?也罢,本来,如果……”面对贝利尔的渐隐,以及恐怖巨影的出现,加仑喃喃自语一声,对眼前的巨大危机,视而不见般,低下头,在披风里摸索片刻,取出一把香料,宛如珍宝似的放在鼻尖上陶醉的嗅着。

    “艾吉娜,艾吉娜,我似乎要感谢我们的仇人,如果不是它,我会以为我连你也忘了。”

    巨影越来越近,他依然在低头轻嗅,就仿佛是拥抱着恋人,不愿意放手。

    一开始的时候,对仇敌充满仇恨,不断的拼命历练,为了拥有足够的力量复仇。

    然后,连对自己充满了仇恨,恨那时候的自己,为什么没有勇气举起铁剑。

    再后来,开始恐惧,村子的景色,在脑海中开始满满变淡,拉姆卡大婶的身影,艾吉娜的笑容,她身上的迷人香味,在记忆之中,都开始变得有些模糊。

    因此,再次开始痛恨忘记掉如此珍重之物的自己。

    接着,竟然连仇敌的模样,都开始淡忘。

    痛恨麻木的自己。

    痛恨忘了痛恨的自己。

    痛恨不知道还是不是活着的自己。

    直到在迷雾中,作为一名看客,再次经历了那段回忆,加仑蓦然发现。

    原来,并不是忘了,而是这些回忆,已经化作了血肉灵魂的一部分,就像无所不在的空气一样。

    是的,并非忘记,只是习惯了而已。

    原来自己还活着。

    加仑笑了,他将披风用力一扯,扔开。

    原来,自己并不需要这些香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