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五十三章 救赎
    ****************************************************************************************

    第二天,教廷山的船尾上。

    等等,为什么是第二天?不是一刻都等不及,将小幽灵迎出来后立刻就展开了说服工作吗?

    迎风望,我有点不愿意回忆,眼角隐约有晶莹泪光溢出。

    在最后一刻,用自己强而有力的语言,终于说服了女孩们,答应给我尝试一次,其实还是我拿出了杀手锏。

    这次冒险出击,是连小幽灵也要一起去,我就算再怎么猪突猛进,不把自己的小命当回事,总得顾及小幽灵吧?结果这话一出,女孩们终于放下了内心的最后顾虑。

    所以说,我费尽口舌,罗列再多的理由,摆事实,讲道理,甚至扯到奇迹上面,也比不上最后这一个?

    心情微妙的有些复杂,有种自己的五脏六腑连同骨骸脑髓,在女孩们前面都是透明的,被完全看透的感觉。

    好吧,我是最宠小幽灵没错。

    无论如何,我一直在酝酿的计划,终于得到了女孩们的认可,可以光明正大的实施。

    等等,我刚才想说啥来着,为什么是第二天?对了,为什么是第二天?

    因为蘑菇。

    贝安沙送给我的那一大袋蘑菇,分发给魔王军以后,还有大概几十个剩余,然后,虽说我一再强调自己已经吃够了,已经可以接近怨魂了,但是女孩们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强迫我把这些蘑菇都吃下去。

    顺便,小幽灵也吃了好几个,原本她是没必要吃的,你看,这小圣女到现在还有些萎靡不振,那双银色眼眸少了几分以前的璀璨和灵动。

    再顺便一说,她也是和恶龙蕾娜她们一样,吃了蘑菇不会倒下的那一类,因此受到的冲击更大。

    可怜的小圣女,刚刚出关就遭此大劫,我都要为她落泪了。

    身后,数十道担忧的目光,显得格外令人在意,我回过头,对着朝这边目露担忧的女孩们,笑着挥了挥手。

    干什么呀你们,一个个跟生离死别似的,就算失败了也能安全回来,当初不是已经解释清楚了吗?为什么还要露出这样的担心表情?

    女孩们嘴唇微颤,似有千言万语尚未交代,最后,都只化作一道道炙热的,祝福的目光。

    “那么……”回过头,教廷山身后,忽地乌云滚滚,沙尘漫天,仿佛暴风雨袭来。

    一团漆黑如浓墨的怨魂,似蚂蚁,爬满遍地,似乌鸦,遮盖天日,化作一道连接天地的黑幕,向教廷山滚滚袭来,那噩梦之中出现的悲哀的,无助的,怆痛的哭喊声,直接略过耳膜,在脑海之中爆发出来。

    在小幽灵这个教廷山主人的精确控制下,从刚才开始,教廷山就在缓缓减速,且不再风骚走位,而是沿着直线前进。

    经过数次加速,速度已经快过了教廷山的怨魂集合体,理所当然的追了上来,渐渐地逼近至数千米开外,像是一条黑色的龙卷风,咬着教廷山的小尾巴席卷而至。

    怨魂集合体那覆盖方圆十里的绝望哀嚎,随着双方距离的拉近,已经传至耳边,还好大家都吃了贝安沙的蘑菇,尤其是我,感觉就像是毛毛细雨打在身上,毫无感觉。

    赞美小师妹。

    “差不多了,小幽灵,准备好了吗?”我将一口充满哀嚎的冰冷气息,吸入肺腑之中,强行让血脉里的沸腾鲜血,冷却下来。

    “这句话换我问小凡还差不多,别忘了本圣女可是号称未雨绸缪,目光如炬。”

    “未雨绸缪算什么呀,没听过好不好,目光如炬到是真的。”

    “小凡嗦,这是本圣女闭关后领悟的新属性还不行?”

    斗斗嘴,吐吐槽,回忆起和小幽灵的往昔日常,内心的紧张压迫感,陡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一片平静,波澜不兴。

    这个距离刚好,不能让怨魂继续靠近教廷山了。

    和小幽灵相视着,我伸出大手,她递出小手,一大一小两只小手,紧紧握在了一起,这一刻,天地间仿佛只有我们两个。

    “出发了。”

    “嗯,出发。”

    手牵着手的两道身影,圣光迸发,化作两个光团,自教廷山的地面升起,缓缓浮空,大无畏的朝着前方铺天盖地的怨魂黑云飞去,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两只雏鸟,在向漫天的秃鹰冲撞过去。

    “凡!”

    “凡凡!”

    “坏蛋!”

    领头的三名少女,终于压抑不住内心的担忧,向前迈出一步,齐齐呼喊着独属于她们的称呼,她们唯一的丈夫。

    紧紧目送着那两道光之身影,笔直扑向宛如漆黑天幕一样的怨魂集合体,似两只摇摆的小舟,在暴风雨中乘风破浪,一路掀开重重的黑色帘幕,向着那中心靠近,再靠近。

    所有人的拳头,都情不自禁的攥紧,内心的激烈感情,压抑不住的化作语言喷薄而出。

    “再加把劲!”

    “还差一点点!”

    “凡凡,加油!凡凡,加油!”

    “只要是你,就一定能做到!”

    激动的放声呐喊之中,有担心,信心,有浓浓的炙热爱意,也有掩饰不住的羡慕。

    多么希望那个手牵着手的身影,是自己啊。

    这些女孩当中,大部分都有一个梦想,或者说是目标,那就是和某德鲁伊一起并肩作战,同生共死。

    阿尔托莉雅,蒂亚,露西亚,塔莫娅,蕾娜……无论有没有亲口承认过,都有堂而皇之的理由,要么是化身剑与盾,要么是夫妻同心,要么是召唤拍档,或者龙骑士组合。

    每个人,从过去到现在都一直在努力,努力的提升自己,让自己拥有足够站在他身边一起战斗的实力,以此为目标,化作莫大的动力。

    然而,看到眼前这一幕,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些羡慕以及……气馁。

    心生感慨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最后,能够由始至终一直站在他身边的,唯一的正牌拍档,还是只有那道圣洁的身影。

    这两人一起经历的太多太多了,多到让其他女孩生不起比较的心思,这个大家庭公认的事实是,某德鲁伊最爱的是他的维拉丝小狗狗。

    而最宠溺,彼此之间最了解,最默契,最恩爱,羁绊最深的,毫无疑问是爱丽丝。

    最终,在视线当中,两道合二为一的圣洁光团,给予了其他女孩们一种命运感,就仿佛是宿命的钦定。

    正牌后宫?不对,爱丽丝从来不屑于争这个,她是独一无二的,所以甚至没打算和某德鲁伊结婚,因为结了婚,她就不是独一无二了,也不打算生孩子(如果幽灵能生),因为也会分掉她的独一无二性。

    很难用语言和词汇去形容,总而言之,在大家眼中,某只发光体幽灵的头顶上,似乎已经坐实了no.1的金色称谓。

    那是恐怕连维拉丝都无能为力的差距啊,比不过,真心比不过。

    在十分之一,百分之一秒的电光火石之间,闪过诸多的复杂感情,最后,在这些善良且优秀的女孩们心中,均化为最纯粹的祝福和鼓舞呐喊。

    二位,一定要成功……不,是一定会成功的,因为你们可是这个世间上,最默契,最强大的拍档啊!

    近了,更近了!

    如果说此前,站在教廷山的时候,怨魂的哀嚎声像毛毛雨,有等于无,那么此时此刻,在这个距离下,就像是扑面而来的暴风雨,豆大的雨滴打在脸上,打在身上,睁不开眼,浑身刺疼。

    若是完全靠近,怕不是暴风雨要化作冰雹,砸在身上……不,是狠狠砸在心灵之中,让人瞬间心防失守,被漆黑的诅咒所腐蚀。

    早在从教廷山飞起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变身圣月贤狼,否则哪能坚持到这里。

    此时,和小幽灵手牵着手,一步一步逼近怨魂,小幽灵的身体是圣光集合体,某种程度上来说,和怨魂集合体是近亲,诅咒对她的作用微乎其微,当然,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下,她也别想凭借这丁点优势,对怨魂做点什么,蚂蚁憾大象都不足以形容小幽灵想对怨魂动手的举动。

    到这里为止,已经够了,不需要再测试下去。

    我和小幽灵,甚至不需要扭头对视,也不需要通过灵魂联接进行心灵对话,已经完成沟通,明了彼此的想法。

    下一秒钟,小幽灵化作一团真正的圣光,不断靠近,渐渐地,渐渐地和圣月贤狼所化作的圣光,融合为了一体。

    很久很久以前,在血熊变身的年代,我和小幽灵就尝试过合体,虽然风险很大,但是合体后带来的收益也不小。

    后来,在第三世界打造出神器项链的时候,这条项链干脆将我和小幽灵的合体能力,技能化了,通过技能化法则化,将合体的风险降低为零。

    只不过,那时那刻,我和小幽灵其实可以很骄傲的宣布,这个看似碉堡的神器技能,不实用,可有可无,就算没有它,以我和小幽灵现在的心心相印程度,合体也不会再有任何风险。

    就像现在,我和小幽灵合体了,甚至没搞清楚到底有没有启动神器项链的合体技能,只是自然而然的,仿佛本能一般,互相吸引,融为一体,轻松的像是呼吸。

    当小幽灵完全融入到圣月贤狼身体当中的那一刻,圣月贤狼被绝望哀嚎所压低的面庞,猛地抬了起来,漆黑的眼眸直视怨魂核心所在,再无压力和畏惧。

    月神事件中,圣月贤狼提升了,现在,小幽灵也出关了,两者合二为一,我不知道圣月贤狼的实力到底提升了多少,但是,握了握拳,毋庸置疑,肯定比cosplay熊要强。

    灵魂深处,我和小幽灵相拥一起,不分彼此,用戏剧化的形容方式,可以把圣月贤狼当做是一台高达,我和小幽灵分别是驾驶舱里的主副驾驶,随意可以切换。

    月光之力和圣光之力融合,两条小船合二为一,在惊涛骇浪之中,化作更加坚固且锐利的飞舟,乘风破浪,披荆斩棘,犹如一把神圣利剑,划破黑空。

    近了,更近了……伴随着轻微的“嘶啦”一声,环绕着冤魂的,宛如外壳一般的漆黑气息,终于被合体后的圣月贤狼撕破,怨魂的本体,此时此刻,在视线之中尽展无疑。

    那是由无数个包裹在漆黑诅咒能量当中的骷髅头,缠绕成一团所组成的丑陋怪物,这些骷髅头,犹如沉浮在三途河之中,受尽万年折磨的彷徨灵魂,那没有一丝血肉的头骨,下颚大张,发出凄厉惨叫,竟也能看出无限的惊恐,绝望,怨恨表情。

    炼狱,这才是真正的炼狱景象。

    看到这团骇人的怨魂,内心之中涌现出的第一种感情,不是惊恐,害怕,也不是愤怒,欲杀之而后快,而是悲悯,同情,眼眶剧烈的酸楚。

    老天不公,这些为了暗黑大陆而付出一切的英雄们,为何要承受如此折磨?

    嗡嗡嗡

    察觉到圣月贤狼这个异物的闯入,怨魂集合体,那些数不清的骷髅头忽然齐齐往向这边,发出凄厉长啸,霎时间,保护着圣月贤狼的月光外壳,便仿佛被硫酸浸泡一般滋滋作响,不断被侵蚀着。

    光是破开怨魂的诅咒外壳,就已经用尽了全力,想当初乌格尔像是切瓜砍菜一样将怨魂压制下去,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自己离四翼这个层次,差的实在太远了,哪怕融合了小幽灵的力量也不行。

    怨魂集合体的哀嚎声,持续不断的侵蚀着圣月贤狼的保护壳,再迟疑下去,可就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可是,光是破开怨魂的外壳,就已经如此艰难,现在面对怨魂的核心,由一千多个堕落英灵的骷髅头扭曲交织而成的漆黑之团,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注视着怨魂集合体,我仿佛从它们一双双注视过来的空洞眼孔之中,看到了哀求。

    小幽灵,看你的了。

    抱在我身上吧,小凡没有了本圣女,果然什么都做不了。

    灵魂深处,交融在一起的我和小幽灵,在千分之一秒不到的时间里,完成了交流。

    紧接着,圣月贤狼轻合双目,嘴唇轻颤,飘渺而圣洁的颂歌,仿佛一缕薄纱,轻轻掠过耳朵,似少女附耳的轻呓,酥痒而温暖。

    但是,在怨魂那滔天的漆黑诅咒面前,却显得如此脆弱不堪,如镜花水月,似一朵在湍流之中,瀑布之下的棉花糖。

    但是,偏偏那低吟的圣歌却由飘渺到清晰,一圈又一圈的回荡,一圈比一圈大,从圣月贤狼唇中……不,倒不如说从圣月贤狼的灵魂之中,荡漾着逐渐扩散的圣歌波纹,看似弱小,随时都要被抚平,却极具韧性的荡过了整个湖面,一圈接着一圈。

    一圈又一圈荡漾开来的波纹,终于传达到了怨魂那头,刹那间,前双齐齐注视过来的空洞眼孔,像是失去了焦距。

    齐齐发生的凄厉嚎叫,也愕然而止。

    小幽灵的最后杀手锏。

    艾维丽娜的救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