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五十章 咬人的重逢
    ****************************************************************************************

    地狱山外围,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浮在半空,凛冽阴森的寒风,吹到它们身边后也被强大的力量所凝固,好似矗立于另外一个静止的世界。

    大的身影,背后伸出三对狰狞的蜘蛛触手,一头如同火焰燃烧般的红发,让它的背影看起来充满狂怒和暴躁的气息。

    小的身影,背后长着一双蝴蝶翅膀,体态娇小,犹如不满十岁的**少女,如梦似幻的光彩萦绕在她身边,时而漫天花海,时而遍地骸骨。

    这样的组合,恐怕在地狱世界再也找不到第二对,任何一个地狱原住民,光是感受到它们的气势,就要惊恐欲绝,俯首磕头。

    四魔王其二,安达利尔与贝利尔。

    “贝利尔姐姐。”安达利尔负手而立,冰冷而暴虐的面庞满此时是冷漠:“你大老远的把我叫来,就是为了看这种东西?”

    “难道不好看吗?”有着幼女一般的体型,也有着幼女的天真表情的贝利尔,目光穿过层层山峦,落到与怨魂集合体不断追逐着的教廷山上,像是得到了好玩的玩具一样,高举双手,欢呼着,雀跃着,庆祝着,灿笑着。

    “你瞧瞧,就算隔着一座教廷山,都能感受到里面充满痛苦,绝望,无奈的复杂感情,被践踏的骄傲,无处施展的勇气,哭泣的正义,这些东西正在喷涌而出,人类的感情,真是太美妙了,就像五颜六色的糖果,甜美而芬芳,不是吗?”

    “我对这些不感兴趣。”面对贝利尔兴致高昂的表现,安达利尔改为双手抱胸,继续冷漠。

    “诶?小安儿你可是代表苦闷与折磨的女王诶,也太不配合了吧,小心失职哦。”

    轻松说笑的语气,却让安达利尔目光一凝,在七巨头眼中,失职可不是失业那么简单,而是失去地狱十罪的承认,被踢下魔王宝座,打回原形,变成一名正常的超越之境强者,简单来说就是实力大减,分分钟会被推下七巨头的宝座。

    但是很快,安达利尔的目光恢复冷静,里面浓缩的感情却更加暴虐和愤怒:“贝利尔姐姐,你是在试探我?”

    “别生气嘛,小安儿。”面对安达利尔犹若实质的气场,贝利尔微笑着,蝴蝶翅膀一扇一扇,仿佛身处于另外一个世界,眼前一切只不过是虚幻,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我这可是在关心你哦,你最近一点动静都没有,可不像你的作风,再这样下去,我可是害怕你会失去十罪的承认哦。”

    “没有担心的必要。”安达利尔瞳中的风暴减弱,不为所动的罢了罢手。

    “你有你的计谋,我有我的打算。”

    “继续在第三世界发动进攻,已经无法让现在的该死大陆联盟伤筋动骨,反而是给那些臭虫们送经验,让他们进一步壮大。”

    “说的也是,那小安儿你的打算是?”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没想到,那些存在已经开始插手了,但是我相信,那些大人物只会给一次机会,不会再给那些臭虫第二次机会,等教廷山的保护时间一过,我会立刻动手,将里面的臭虫们杀个一干二净,绝不会让一只臭虫逃回大陆!”

    “原来如此,不愧是小安儿,看来我是白担心了。”

    贝利尔流露着天真的少女笑容,似乎安达利尔所做的一切布置,都在她的意料之内,安达利尔也不在意,在阴谋魔王眼中,自己的计划过于堂堂正正,猜不到才会叫她觉得奇怪。

    “我会用绝对的实力,给这些臭虫们带来最深沉的绝望和痛苦,让它们明白,一切挣扎只不过是徒劳,暗黑大陆,还有那些该死的天使们,都将在无尽的痛苦折磨中接受毁灭,哈哈哈!!!”

    “啊啊,小安儿又开始了。”

    看到安达利尔宛若痴狂一般,身上爆发的疯狂暴虐邪恶气息,黑云盖日,凶威滔天,就连远处那团怨魂集合体所散发出的庞大负面气息,都被比了下去,贝利尔轻轻抚额,摇头叹气,就好像在看着一个站在天台上身披棉被加冕为王的精神病患者。

    “不过小安儿,或许你等不到亲自出手的那一天了哦。”

    “你是想说你放出来的这玩意,能够让教廷山穷途末路?虽然那些臭虫们不自量力,但是贝利尔姐姐,你也太小看臭虫的实力了,至少它们抬起一粒粪球的力量,还是有的。”

    狂笑愕然中止,安达利尔露出不屑表情,七巨头当中,她和联盟打交道最多,在多年以前,几乎每隔几年就要在第三世界罗格营地发动一次声势浩大的入侵战,以消耗联盟的新生力量,因此,联盟是什么样的实力,她再清楚不过。

    “这可说不定哦。”贝利尔比了一个嘘声手势,神秘兮兮。

    “难道还有什么后招?”安达利尔目光一动。

    “嘿嘿嘿,尽请期待吧,说起来小阿那个笨蛋,竟然跑去资敌,气死我了,还好她跑的快,不然被我抓住,我非得揉她的脸一万下不可。”

    大魔王贝利尔,发动转移话题技能。

    “哼,那蠢货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傻事了。”提起阿兹莫丹,安达利尔也是气哼哼,明知道贝利尔转移话题,依然果断跟进。

    “就是就是,要不是看在她卖力给沙耶找蘑菇的份上,身为姐姐的我,早就想好好训斥她一顿了,明明是个笨蛋还想混到大陆里当间谍。”

    “不过似乎挺成功的样子,甚至顺利的潜入第一世界好几次(虽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或许是因为太笨的关系,连那些臭虫们都对她放松了警惕吧。”

    “原来竟然还有这种操作。”号称阴谋之魔王的贝利尔,满脸震惊,第一次觉得太聪明也是一种错误。

    “不过还好,小阿总算没有让我为难,要是她犯了浑,非得帮她的好师兄解决危机,我可要头疼了,布置的一切都要白费了,那些怨魂可挨不了她一下。”

    “放心吧,那笨蛋虽然平时不爱动脑筋,但是总归是我们的妹妹,底线在哪里,她心里十分清楚。”

    “哦哦,不愧是小安儿,姐姐的风范。”

    “贝利尔姐姐,我要生气了。”

    “说起来,沙耶妹妹真的喜欢吃蘑菇吗?”

    “不知道。”

    “万一其实不喜欢,只是不忍心拒绝,小阿岂不是坑了她一万年?”

    “开心就好。”

    “小安儿真是冷漠呢。”

    “没事我要回去了。”

    “等等,我可不是只让小安儿过来看戏的哦。”

    “到底还有什么事,贝利尔姐姐,我没空陪你玩你的智商游戏。”

    “别那么无情嘛,算姐姐求你了,虽然游戏的规则已经设定好了,接下来看好戏就成了,但辛辛苦苦做好的游戏,没人看岂不是太可怜了?”

    “没人看?”安达利尔皱了皱眉。

    “是啊,虽然很想继续看下去,但是不行了,另外一场好戏也快要开始了,想想真是失策呢,竟然让两场好戏同时开演,无论如何多只能错过一场,我贝利尔竟然犯了这样的错误,诶嘿。”

    天真卖萌的叩了叩额头,轻吐香舌,贝利尔眨着眼笑道。

    “贝利尔姐姐也会犯迷糊?”安达利尔冷笑道,才怪,你当我俩认识多少年了。

    “啊啦啦,果然瞒不过小安儿,其实呢……”

    贝利尔笑眯眯的说着,她微微低头,看似娇小的樱唇轻轻一咧,嘴角向两边大大拉开,仿佛整个下颚都张裂开来,露出黑化邪恶到极致的表情。

    一瞬间,哪怕是安达利尔,看到这样的贝利尔,都有种毛骨悚然,背脊发凉的感觉。

    一瞬间过后,贝利尔便恢复了天真烂漫的表情,让人疑似做梦。

    “这两场游戏,就得放在一起上演,才有观看的价值啊。”

    两双目光对视良久,安达利尔叹了口气,投降了:“我知道了,我会把这场无聊的把戏看到底,贝利尔姐姐你就去玩你的吧。”

    “太谢谢了,爱你哟,小安儿,本来是想让沙耶妹妹过来的,说不定……”说到这里,贝利尔的嘴角又是微微咧开,好在没像之前那样黑的厉害。

    “说不定,可以看到万年姐妹重逢的感人场面哦。”

    “贝利尔姐姐!!!”安达利尔的目光一厉。

    “好啦好啦,知道你心疼沙耶妹妹,会生气,所以这不是把你叫过来吗?我是好姐姐吧,不会害你们的哦。”

    轻扇着色彩斑斓的蝴蝶翅膀,带着阵阵银铃轻笑,光着的纤纤玉足,在半空轻轻晃动,转眼间,贝利尔那娇小可爱的身影,便消失的不知所踪。

    “啧,这个也是那个也是,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嘴角轻轻一扯,安达利尔并非第一次感觉到,四魔王当中,号称暴虐女王的她,才是最正常的一个。

    高大的身姿,犹如王者降临,浮在半空,双手抱胸,以狂傲姿态,不屑的目光,盯着在山峦之间的无聊追逐战。

    安达利尔并非不懂得使用阴谋,只是她眼中的阴谋,应该是制胜的战场谋略,她是优秀的猛将和指挥官,更喜欢凭借自身碾压一切的实力,加上适当的谋略,战胜敌人,屠杀敌人,让敌人一次又一次的恐惧和绝望,而不是贝利尔这种,明明有着比自己更加强大的实力,却偏偏喜欢隐藏在幕后,肆意的玩弄人心。

    这在安达利尔看来,是不务正业,当然,她是阴谋魔王,不这么做,或许也会失职,所以不爽归不爽,安达利尔却从未劝说制止过。

    哼,臭虫们,就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是怎么奋力挣扎的吧,但愿你们能熬过贝利尔的阴谋,否则也太无趣了,我可是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足量的蟑螂大餐。

    想到这里,安达利尔露出冷酷残忍的笑容,背后的三对丑陋蜘蛛触手,以及清秀面庞上布满的狰狞疤痕,让这位魔女王显得更加疯狂,暴虐。

    教廷山的士气已经陷入谷底,没有人再心存希望,数天前,他们还会用十分隐蔽的期盼目光向我看上一眼,认为我这个伪救世主,第八魔王,能够拿出深藏不露的一手。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看上了一件十分昂贵的玩具,然后内心无责任的期盼着父母其实悄悄瞒着自己存了很多很多钱,挥挥手就能满足自己的愿望,将玩具买下来。

    可是现在,他们都低着头。

    仿佛,就在等我宣布弃船。

    没有谁的目光带上责备,这是不可抗拒之力,魔王军不是小孩,是经历无数沧桑的老人,不会有无缘无故的迁怒。

    但是那低下去的目光,不是责备,胜是责备。

    并且,有一股焦虑开始隐隐浮动,好像在说,既然没有办法对付怨魂集合体,干脆点弃船好了,难道还想让所有人一起和教廷山陪葬?

    不是对生活了两年的教廷山,没有感情,而是有另外一种更加沉重的悲哀的感情,在逼迫着大家用理智的思考方式去逃避现实。

    哪怕是在这种状况下,依然没有人带头,擅自拉扯着自家的亲属离开,我只能说,阿卡拉和拉斐尔帮我选的这些魔王军,个个都是好样的。

    为此,我更应该努力回应它们才对。

    在人心浮动的某一天,大家齐聚魔王村地下的大厅,迎头看着在宛若科幻一般的大厅中心,那光芒四溢,正在爆发着无比璀璨的圣洁光辉的中枢控制系统。

    能量庞大的令人震惊,宛若一颗小型太阳般照耀着的圣光,自中枢系统上面缓缓升起,一直升到顶端,才渐渐浓缩,凝聚,最后化作一道圣光打码的娇小人形。

    我连忙赶上去,一跃而起,来个空中公主抱,旋转落地,此处应有撒花。

    往怀里一看,我松了口气,又隐隐有些小失望。

    我说圣光打码的那么厉害,还以为这小幽灵刚刚出来,没穿衣服呢,这不是衣服好端端的穿着么?等等,那高耸胸脯上清晰的凸起两点,唉,这不爱穿**的小圣女呀。

    “小幽灵。”我深情的唤了一声,犹如刚刚亲吻了公主的王子,等待着她睁开美丽的,同样深情的双眸。

    那双璀璨星河般的银色眼眸,的确是睁开了,和我对视了几秒。

    “小凡,啊呜~~~”

    惨叫声响起,说好的感人重逢呢?怎么变成咬人重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