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四十九章 抉择
    ****************************************************************************************

    又是数天过去,阿露卡琪带来的上百名牧师,一小部分开始被噩梦侵扰,不得已,只能将她们送回大陆。

    眼看治疗人员吃紧,本先刚阿卡拉再调派一批牧师过来,爱娃儿却主动请命,只要我这边允许,她可以跟族里借调一部分天使来当临时工。

    我略为一想,同意了,联盟这些年培养了不少牧师,但是暗黑大陆平民众多,不说大病疾病重伤,小病小痛小伤之类的数不胜数,牧师本就忙不过来,大量调派的话,阿卡拉那边可能会有些吃紧。

    天使这边就不同了,虽然乌格尔那样的四翼级别强者,暂时是别想见着了,但是普通的天使却是根本不缺,甚至准四翼级别的,也不是不可以临时借几个,而且天使的治疗能力更强,根本没理由不答应爱娃儿的请命,没必要和自己过不去。

    于是乎,爱娃儿没用一天的功夫,就从天堂里带来了五个小队的辅助专精天使,领头的还是个准四翼强者,这些天使一来,大大缓解了牧师们的压力,暂时可以不用担心村民出问题了。

    只不过,对教廷山现在面临的最大困境,却是于事无补,就算里面有实力不俗的准四翼级强者,连四翼乌格尔都败了。

    眼下的困境,果然还是得自己解决,没办法依赖别人,将希望寄托到别人身上啊。

    揉着太阳穴,我深深叹了一口气。

    “这几天,申请调离的魔王军,有多少人?”

    “一共有五人。”贝雅丫头有板有眼的抱着档案夹,站在旁边,重压之下,这个平时见着我就要来一套铁指虎的小丫头,也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嗯,帮了大忙了。”

    我轻敲着食指,点了点头,没人会取笑这五名魔王军,它们离开,不是因为懦弱,而是太骄傲了。

    “那些村民呢?”

    “离开的那五位,并没有带亲属过来,名额让给了其他人。”贝雅低声解释道。

    我又点了点头,心中了然。

    当初允许魔王军带亲属,也是做了人数限制,不然某些冒险者分分钟可以将一整个村庄都带过来,而有些冒险者,却因为各种原因已经没了想带来的亲属,因此名额方面自然可以自由转让,是送还是卖,我们也不会去管,私底下自行解决便是了。

    “这些人都是好样的,帮了大忙啊。”想到这里,我感叹一声。

    那些带了亲属的魔王军,就全都能忍受恶魔侵扰吗?不会,只不过他们知道,一旦他们选择离开,那些时刻受到噩梦侵袭的亲属们,很可能也会不顾一切的要离开,一旦有一个人开了头,整个魔王村很可能就会面临解体崩溃。

    大家都闹着要回去,也不是不可以,问题是没有那么多宝石啊。

    想到这里,我又是头疼的揉起了太阳穴。

    “喂,我说,笨蛋吴……”贝雅忽然开口,声音没有了以前的锐利和针对,多了几分犹豫。

    “怎么了,可别告诉我你这个村长也快支撑不下去了。”我抬头看看她,笑道。

    “胡说八道,谁说本殿下支持不下去了,就算要走,本殿下也一定是最后一批离开的人,区区笨蛋吴不许小看本殿下。”

    贝雅怒气白了我一眼,有带上铁指虎的冲动,最后还是忍住了,气呼呼的抱着档案夹离开,甩我一眼娇小挺直的背影。

    “哼,本殿下不管你这笨蛋吴了,一个人烦恼去吧。”

    “唉,真是个暴躁小丫头,脾气一点都没变,只不过是开开玩笑而已就生气了,对吧,西露丝艾柯露,哪天这小丫头像你们一样好脾气,才叫成熟了。”

    我对着走过来的双子公主,摇头笑道。

    “贝雅姐姐的脾气不坏哦,平时对我们很照顾,不会轻易生气,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大姐姐。”西露丝艾柯露依偎过来,幸福笑道。

    “不会吧,我和你们认识的贝雅,是同一个位面的贝雅吗?”

    我故作吓了一大跳,其实心里是知道的,不管是真的还是装出来的都好,面对年纪比她小的西露丝艾柯露等人,贝雅真的颇为体贴,说话都温柔了好几度。

    面对维拉丝她们的时候,也经常会平等交流,请教厨艺,聊些日常,表现的并不像小一辈的小女孩,在阿尔托莉雅面前,更是努力扮演着一个成熟稳重的领导者。

    也就在我,在相爱相杀的好姬友蒂亚面前,经常会暴露本性。

    “辛苦你们了。”

    看着趴在怀中,闭目养神的公主殿下们,仔细观察,还是能发现她们的疲惫之色,纵使还没有被噩梦打败,连日来她们在村子里东奔西走,为数千村民治疗,并不是一件轻松活,而持续性的疲惫,会导致她们更容易受噩梦影响,恶性循环,那几名离开的牧师,大概就是这样。

    “前几天累些,每天都要治疗几十个人,爱娃儿老师带来的天使伙伴帮了大忙,很厉害,一口气能治疗好几个,我们都快派不上用场,只能在一旁干站着了。”

    公主殿下们眯着眼,在怀里舒舒服服的轻语着,没等我开口,两根温润如玉的食指就竖在自己嘴唇上,异口同声。

    “爸爸,要是这种时候还要说些让我们离开的话,我们可是会很伤心哦。”

    “真拿你们没办法,是是是,由得你们,再强迫你们离开,爸爸就是小狗,行不。”我没好气的捏了捏公主殿下们的鼻头。

    “嗯,西露丝(艾柯露)最喜欢爸爸了,让我们多补充一点能量。”说完,脖子也被搂住了,贴在怀里的双子公主,像撒娇的小狗狗一样,挪了挪身子,换着更加舒服的位置。

    一会儿,她们依依不舍的睁开眼睛。

    “补充完毕。”

    “那么快?”

    “没办法,要补充满的话一天也不够,暂时够用就行了。”

    “容量略有点大啊。”我小吃一惊,莱娜给自己补充妹之力的时候,大不了也就是半天时间。

    “因为是爸爸,呐,对吧,西露丝(艾柯露)。”

    两个小公主神秘兮兮的交流着眼神和心意,让我一阵莫名其妙,然后她们也不解释,笑嘻嘻的跑开了。

    “又要去忙了?”

    “这里是我们的主场,可不能被天使比下去了,哪怕她们是爱娃儿老师带来的。”

    “从爸爸身上补充了足够的能量,我们要治疗一百个。”

    看着双子公主精神饱满的小跑出门,转眼就无影无踪,我心情莫名复杂,心疼女儿,又十分的欣慰,毕竟已经不是以前那一对儿穿着黑白歌德公主裙,喜欢赖在自己怀里,什么话都愿意听的小小公主了。

    眼睛还没来得及眯上一会,背后又传来脚步声,只是一声轻唤,便能轻易锁定她的身份。

    “凡。”

    “阿尔托莉雅。”

    声音落下,脚步声的主人已经来到身旁,她是精灵族的女王陛下,哪怕是自己的妻子,也不可能性像双子公主那样,贸然贴在怀里,有着属于自己的行事风格,那一双常年握剑,却依然白皙精致的手心,轻轻握住置于扶手上的手背。

    “让我猜猜看,你们沉默了好几天,难道说是忽然想到了好主意?”

    “凡。”从来都是威风凛凛,意志坚强的吾王,难得的叹了一口气。

    “凡,我们一直在等你啊。”

    “等我?”

    “等你做出决定。”

    “决定?什么决定?”

    “凡,明知故问。”

    “好吧。”我挠了挠头:“其实我也猜到了这种可能性,然后呢,就只有你站出来当坏人?”

    “大家商量过了,由我来最合适。”

    “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劝我?”我微微仰头,饶有兴趣的看着吾王,和她那双纯净的,威严无比的碧绿眼眸对视着。

    “在这之前,我还是希望先知道凡的决意。”

    “如果我就是倔强,不撞南墙不回头,非得和怨魂计较一番呢?”

    “我是凡的剑和盾。”阿尔托莉雅眼眸中带着淡淡的笑意,很平淡的一句话,却让我感动。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站出来呢?不继续等下去呢?”

    “因为……不忍心了。”

    “不忍心?”

    阿尔托莉雅握起我的手,轻轻贴在她完美无暇的面庞上,这对女王陛下而言,已经是很大胆的举动了。

    “这几天,大家都在无意中,给你增加压力,已经不忍心看下去了,再这样下去,凡会垮掉的。”

    “瞧你说的,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就会忽然垮掉呢?”

    “不管怎么说,我认为凡必须下定一个决心,什么都好,有了目标,才能将眼下的压力扛下来。”

    “阿尔托莉雅……”我沉默了片刻,问道。

    “你觉得……我想问一下你的想法。”

    吾王微微一笑,将金灿灿的发丝轻轻撩后,这个细微举动,让她看起来既威风,又妩媚,没办法很好形容,或许得创造一个新的词汇,比如说女王的女人味。

    “如果,如果凡打算拼到底,未必不能赢,整个联盟,我们精灵族,还有其他种族,底蕴还是有的,全部拿出来,说不定能暂时解决眼下的麻烦,当然,让那些怨魂得到安息,可能还是做不到,只能取巧,让它暂时无法威胁到我们,毕竟是四翼天使都没办法安抚的强大存在。”

    “如果,凡担心村民们,一时之间却拿不出那么多保证传送的宝石,我们也可以帮忙,露西亚她们可能窘迫一些,兽人族毕竟是生存在苦寒之地,蒂亚她们,赫拉迪克族,富有是富有,但是身为法师一族,自身对宝石的需求量也大,可能也均不出多少,我们精灵族毕竟是跨越了无数岁月的远古种族,再怎么没落,多年下来储存的财富,底气还是挺足的。”

    “看来我一直在操心的东西,你们都帮我想好了。”我主动的在阿尔托莉雅脸庞上轻抚着,微微感叹:“有你们这些体贴温柔的妻子,真是太好了,感觉吃软饭吃上瘾了。”

    “凡又在说胡话了,我们所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联盟,为了大陆吗?”阿尔托莉雅轻轻一笑,威风凛凛的脸蛋有些害羞泛红。

    “不,不是为了联盟,也不是为了大陆,是为了我才对。”我摇了摇头,没打算自欺欺人。

    “其实你的话还没说完,并且不打算说了,对吧,最明智的办法就是放弃教廷山。”

    注视着吾王的温柔眼眸,我有些自责,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任性啊。

    的确,大陆还有一些底蕴,还有一些压箱底的东西没拿出来,一旦拿出来了,度过眼下的难关应该不成问题。

    可是,不可能光考虑现在,现在就把压箱底的给拿出来了,以后呢?两年以后?

    换个游戏术语来解释,眼下的怨魂集合体,只不过是道中boss,面对道中boss,就已经要全力以赴,道具用光,炸弹用光,残血才能取胜,接下来的关底boss,七巨头该怎么办?我们还能拿出什么底牌抵抗?

    “凡,你是知道的,凭我们现在的实力,想要在两年后扛住七巨头的攻击,实在太难了,曾经刚刚得到教廷山的时候,有着五年时间,大家心中尚存一丝希望,寄托于五年后可能会出现奇迹,毕竟我们能拿回教廷山,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不是吗?可是现在,两年多,快三年时间过去了,教廷山虽然稳步发展,进步喜人,却并没有让大家看到奇迹的种子。”

    “没能创造出奇迹,是我这个救世主让大家失望了。”

    “不创造奇迹才好。”毫无预兆的,香风来袭,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阿尔托莉雅楼在怀里,享受着怀中妹抱杀的柔软。

    “寻常人根本想象不到,创造奇迹需要面对多大的危险,需要背负多大的压力,所以凡,不创造更好,联盟不是一直在壮大吗?我们其实没有必要那么急,那么赶,对吧。”

    “阿尔托莉雅。”怀中,我歪头想了想,又忍不住蹭了蹭,结果吾王脸红红的连忙把我松开,让我懊恼不已,不该贪的,还能再享受一会。

    “委屈你了,不,是委屈大家了。”

    想来想去,我觉得必须道一声歉,大家为我着想的太多了,放弃教廷山是最明智的做法,谁都能看出来,但是,教廷山是我和小狐狸拼了命夺回来的,又是初代圣女传承给小幽灵的宝物,说放弃,怕伤到我们的心。

    所以,大家都在等,无论是我要放弃,还是要拼一把,她们都会陪我,但是我却一直下不了决心,因为最近变得越来越糟糕的局面,所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她们才忍不住,估计是用了猜拳决定之类的办法,最后阿尔托莉雅站出来,当这个坏人,让我放弃的坏人。

    “让你们担心了,抱歉。”不等阿尔托莉雅说话,我又一次低头。

    然后目光一转,落到深处:“本来道歉完了,就该反省,该立刻做出决定,让你们能安心下来,但是,我还想再等一等。”

    “因为……小幽灵,大概这两天就要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