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四十八章 混乱
    ****************************************************************************************

    虽然开心的吐着槽,但教廷山的困境,并不会因为我们的乐观而变好,怨魂集合体的事,随着噩梦传播,终究是没能瞒得过普通人,现在已经是全村皆知,大家都挂在嘴边讨论的大事。

    这是一个很糟糕的局面,我说过,普通人的意志力不如冒险者,得知此事的村民们肯定会乱,因为知道后果,大家一开始才心照不宣的隐瞒事实。

    事实上,原本祥和的魔王村,现在的确是笼罩上了一层战争乌云,平时在大街小巷里光着屁股乱跑的熊孩子,像是一个个被狼叼走了似的,少了不少,路上的行人也减少了许多。

    当然,也有可以称之为不幸中的大幸的消息。

    平民们的意志力的确不如冒险者,是没错,但是在乱世之中,他们对生死的看法,也颇为看得开,或者说是麻木也行。

    阿卡拉托琳娅带来的话,在脑海中回荡。

    已经没有关系了,面对眼前的无法挽救的局面,就算放弃掉教廷山也没问题。

    说实话,我很纠结,自己是没打算那么轻易放弃,但我也不想拿大家的性命去堵呀,小狐狸,蒂亚,吾王,塔莫娅,恶龙蕾娜她们不愿意走,非要留下来和我一起面对,也就算了。

    其余的魔王军呢?最重要的是,魔王村的村民呢?难道也要把他们一起拖下水?去面对未知的困难?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先将数千的村民送回大陆,如果能度过这次危机,他们可以重新回来继续生活,如果不能,那自然拍拍屁股,一拍两散呗。

    只是,理想很好,现实很残酷,别忘记这些平民村民们,当初是怎么过来的。

    地狱传送对使用者并不友好,冒险者传送,尚且上吐下泻,要被狠狠折腾一番,平民传送,十有**会丢掉小命,所以那时候,联盟可是认同狠狠花费了一笔,给平民们打造了保护装置。

    这是其一,另外,地狱传送本来就很消耗宝石,冒险者自用是没什么关系,毕竟能来教廷山的个个都是高手强者,不差这几块宝石,但是数千平民就不同了,传送过来的时候,已经让联盟掏心割肉。

    现在,我想要将这些村民送回大陆,然后视情况,如果能度过危机可能还要再回来,这一来一回,怕是将联盟整个倒转过来,也未必抖得出那么多宝石。

    这事说白了,还是一个计较问题,如果这些数千村民是数千宝贵的冒险者,阿卡拉就算是去卖血,也会凑出这一笔钱,不敢拿这些战士们去冒险。

    但是,如果只是数千平民,现在这乱世,哪天不死人的?为了数千平民的安危,将整个联盟的老底掏空,就算阿卡拉是圣母心,也得咬牙切齿的计较一番啊,何况她不是,这位尽职尽责的大长老,为了联盟,为了大局,就算是背负上千古罪名,也会干出一些心狠手辣的事情。

    说来说去,还是钱的问题,如果有足够的钱,足够的宝石,就算让平民把地狱传送当过山车玩又何妨?

    没想到,在暗黑大陆这种地方,已经贵为伪救世主兼大魔王的自己,也会因为这种事情而发愁。

    然后,我发现我好像有点想多了,白苦恼了。

    自己拼命想着,该怎么将村民们转移,免得连累他们和整个教廷山一起冒险,面对可怕的怨魂集合体。

    但是,我却完全没想过一件事,那就是,村民们自己愿不愿意走?

    不该呀,知道教廷山想着的困境,随时都有翻船的可能性,按道理来说,大家应该是巴不得离开,等安全了再回来才对。

    我小看了这些村民,这也是一开始提到的,他们并没有那么怕死。

    当然,不怕死不等于想死,如果仅仅是因为这样,还不足以形成理由,问题是我忽略了很多问题。

    首先是平民对土地的依赖,他们已经背井离乡一次,不想再折腾第二次,在这种环境,这种时代,一块地,一群羊,在平民眼中比自己的小命还要宝贵,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

    其次,这里的平民有很多都是魔王军的亲属,一个家庭,甚至是一个村子里,出了一名冒险者,那么这个冒险者就会成为这个家,甚至是整个村的顶梁柱,这是暗黑大陆的普遍现象。

    可以说,一个冒险者代表的就是一个团体,甚至是群体的核心,而魔王军都是资深的,强大的冒险者,围绕着他们的群体势必会变得更加依赖。

    所以,别说是怨魂集合体,就算是七巨头找上门,只要魔王军没有撤,他们的家人亲属,怕是都不愿意离开。

    最后一个原因更加简单,像魔王村这种世外桃源,在这里呆了将近两年的村民们,真的还愿意回到大陆去吗?就像是一群在贵族区域呆久的人,即便是用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他们会答应搬去平民区,甚至是贫民窟里吗?

    所以,当我试探性的放出一些传闻,说是可以去村长那儿申请避难,暂离魔王村的时候,两三天过去,连一张申请都没有收到,把我吓了一大跳,其他人却是理所当然的表情,果然我这个穿越者,还是不如土著更加了解人心啊。

    没办法,既然大家情愿每天做噩梦,也不愿意回去,我还能逼他们走不成?最重要的是,万一大家都想走,我还真没辙,一时半会自己上哪找那么多宝石去?这也是为什么我只是悄悄放出传闻的缘故,万一玩脱了,也能解释这是谣言,自己没说过这样的话,不存在的。

    只不过,情况完全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完全就是我在一厢情愿以为村民们会因为怕死而拼命想要弃船罢了。

    好吧,气氛糟糕点就糟糕点,还能接受,至少不用担心会引发骚乱了。

    因为怨魂集合体事件,魔王村第一次陷入到了低潮之中,村子上空似笼罩着一层压抑气息,让人觉得喘不过气,也打击也不少人的信心。

    不是七巨头,只不过是贝利尔的一次小小阴谋,就已经让教廷山陷入有可能要弃船的僵局,就算这一次能度过难关,两年过后,新手保护期一结束,我们到时候拿什么来阻挡七巨头。

    大家不是不是知道教廷山正处于炼狱难度,只不过这么清晰的体验到这一点,还是第一次,别说大家,我这个伪救世主,暂时的教廷山第一高手,从最一开始就自信缺缺。

    在这样的压抑气氛下,不仅没有出现奇迹,情况好转,反而是……噩梦,开始渐渐变得更加清晰了。

    从一开始,只是听到模糊的呢喃,以及杂乱的负面感情,现在,这些呢喃之语,以及负面感情,变得越发强烈。

    阿露卡琪带来的牧师,帮上了大忙,加上爱娃儿一帮天使,圣光那安抚人心的力量,让村民们得以摆脱噩梦带来的恐惧和不适。

    反而是魔王军比较难办。

    倒不是说神圣的力量对他们无效,只是这种时候,更强大的意志力,反倒成了阻碍,让他们无法像平民那样轻易得到圣光的安抚。

    最重要的是,他们,大家,包括我,我们这些冒险者,和平民有着很大的不同,能够站在这里的冒险者,哪一个没有背负着巨大的责任和使命感?

    正因为有着担当和使命,所以,我们对噩梦,对那些怨魂给我们带来的噩梦,才会产生更大的共鸣和认同感。

    换言之,受到噩梦的影响,效果拔群。

    就连我这个一心只想当咸鱼,混吃等死,保护好家人妻子的无责任救世主,都开始渐渐笑不起来了,眼睛一合上,晚上那越发清晰的噩梦,那些呢喃,那些浓墨般的负面感情,就会汹涌而来。

    等等……

    等等我们啊……

    是我们……

    为什么要跑……

    为什么要躲避我们……

    是我啊……

    难道已经被忘记了吗……

    我想上去……

    让我回去……

    我想回教廷山……

    我想回大陆……

    我想回家……

    为什么……

    为什么要抛弃我们……

    为什么要躲避我们……

    我们等了足足一万年了……

    为什么不让我们回去……

    呜呜……呜呜呜……

    我想回家……

    只是想……回家而已……

    回家……看一眼妻子……儿女……

    就一眼……

    就一眼啊……

    越发清晰的怨魂呢喃,不断重复着哀求的话语,就像是一个步履蹒跚的孩子,在流着泪,伸着手,哭喊着,哀求着,追赶着走在前面,试图将它抛弃的狠心母亲……

    曾经一度,我试着放慢教廷山,让怨魂集合体追赶上来,靠近,想看看能否让这些怨魂安息,结果就是牧师布置的结界差点破掉。

    怨魂还是那个怨魂,哪怕表现的再怎么可怜,再怎么哀求,它们的身上依然充满了浓的化不开的绝望和怨恨气息,万一让它登上教廷山,别说村民,就连魔王军也会瞬间被强烈的负面能量侵蚀。

    “爸爸。”两双温软的小手,一左一右握住我,睁开眼,入目的是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小心肝小可爱,我的宝贝公主殿下。

    “你累了。”艾柯露用柔弱却肯定的语气,摸了摸我的额心。

    “愿圣光,能够让爸爸得到安抚。”

    小小的,柔软的手心里,圣光涌现,温暖滋润的力量,顺着手臂蔓延,洋溢全身,就好像浸泡在温泉里一样,让我的身心放松了不少。

    当然,可能更多的是来自双子公主的关怀,让我开心。

    只不过……

    我抬手将双子公主搂在怀里,在她们的额头上亲吻一口,低声道:“过几天,你们回去吧,别让维拉丝她们担心。”

    牧师,虽然能靠着圣洁的力量,抵御噩梦的侵扰,但是,一旦她们开始受噩梦的影响,就难以再使用圣光的力量安抚自身,大概,这也算是另类的医者难自医了。

    “不要,我们要陪爸爸一起。”双子公主紧紧抱过来。

    “听话。”我微微加重语气,只有双子公主,只有我的宝贝女儿们,我绝对不允许她们冒这个险。

    西露丝艾柯露的眼眶瞬间红了:“不要,我们就是不要!哪也不去!”

    这还是第一次,她们如此强烈的反抗我。

    我心疼,却并不怎么意外,女儿并不是自己的附庸物,她们有自己的思想和意志,强迫她们离开,只不过是身为父亲的我,的自私和任性。

    “我们想要陪在爸爸身边。”

    “我们想帮上爸爸的忙,无论多么微小。”

    “想和爸爸一起共度难关,同生共死。”

    女儿们的温柔低语,自耳边响起,化作一股感动的热流,温暖全身,就连噩梦之中的呢喃,都被冲刷了不少。

    “莉莉斯也在,爸爸可不能偏心。”见我不吭声,双子公主又加重砝码。

    “笨蛋,她的实力更强,可以自保。”我轻抵着双子公主探上来的额头,声音有些颤抖。

    “想留,就留下来吧。”

    “万岁。”

    “最喜欢爸爸了。”

    瞧着搂住我的脖子,不断亲昵蹭脸的西露丝艾柯露,我暗下决心。

    绝对,绝对,会保护好你们,我的公主殿下。

    感觉背上的责任变重了,但是干劲也更足了,我不就是为了保护她们,才一路咬牙走到这里么?

    忽然,外面传来了一些骚动,是酒吧的方向。

    相视一眼,我叮嘱好双子公主留在家里,一行人往酒吧赶去。

    “镇定点,穆力克!”

    “不……不要……我受不了……我再也受不了了……”

    绿林酒吧门口,一群冒险者围成一团,似在极力劝说着谁,碧丝欧娜站在门口,显得不知所措。

    “到底是怎么了?”我大步上前,人群让开了一条道路。

    没等有人来得及开口解释,一名浑身酒气,胡渣邋遢,不知道有多少天没洗澡的壮汉,踉踉跄跄的冲了出来,噗通一声跪倒在我面前。

    “长老大人,求求你,求求你了。”壮汉抬起头,露出像是孩子一样涕泪纵流的面庞,拼命拉扯着我,这张脸,虽然很多天没洗了,乱糟糟的,但我还是认出来了,是魔王军的一员,穆力克,一名正义感十足的圣骑士。

    “让我去战斗,求你了。”

    “你会死的。”我弯下腰,试图将穆力克搀扶起来,可是他却死死跪在地上,不愿起来。

    “那就让我死吧。”他那张坚毅的面庞,扭曲成一团,充满痛苦,带着哭腔说道。

    “我实在没办法忍受,那些英雄,它们是为了挽救大陆,才牺牲在这里,而现在,它们却连回家都回不了!”

    穆力克狠狠往脸上抹了一把,然而换来的,只是更多热泪和鼻涕,声音越发呜咽。

    “它们,这些英雄,只是想回家看一眼而已。”

    “一旦让它们靠近教廷山,我们都会死。”我压低声音,环视一眼,周围的冒险者都低下了头,握紧双拳。

    显然,穆力克的话说到大家心坎去了,只不过尚未像穆力克这样爆发出来而已。

    “我知道,我很明白,长老大人做的没错,是为了保护大家,所以,我穆力克不会提出让长老大人为难的请求,只希望你能让我出去迎战,我想用我自己的方式,来获得救赎,无论是给对方,还是给自己。”

    堂堂一名圣骑士,穆力克此时却像哭喊撒赖的孩子一样,死死抱着我的腿,只要我不答应,他就不放手。

    看着十分可笑,却是充满了誓死无回的壮烈感。

    “你们也这么想吗?”我再次扫了大家一眼,这些魔王军依然死死低着头,握拳咬牙。

    “长老大人,我们不怕死。”有人低沉说道。

    “但是,我们害怕,假如有一天,我们为了大陆,为了联盟战死,也变成这样,却还要遭受同伴的抛弃,变成孤魂野鬼,无家可归,追赶着,哭喊着,绝望的哀嚎,我们没办法接受。”

    冒险者拼死战斗,有很多理由,没有谁是百分百的圣母心,为了世界和平而战,有为了亲人,像我,有为了仇恨,有为了过上好日子,等等,理由可以是一个,也可以是很多,而绝大多数冒险者,恐怕都有一个共同理由。

    为了荣耀,或者说,为了得到尊重,是的,我每天都在拼上自己的生命守护大家,不求有多少特权,但是,至少应该能获得最基本的,对保家卫国的战士的尊敬吧?

    然而眼前这些怨灵呢?为了保护大陆,他们放弃了身为强者的财富和地位,抱着九死一生,有去无回的伟大使命感,偷袭地狱世界,这等壮举,足以当得上一声英雄。

    然而,这些可敬的英雄们,却失败了,丢了性命,不仅如此,化为怨灵的它们,不仅得不到应有的安息,得不到应得的尊重,如今还要遭受同伴们的抛弃,像个可怜无助的孩子,在暴雨中,在后面追赶着,希望我们能回头看一眼,让它们回家。

    噩梦里,那一声声充满眷恋,充满哀求的呼唤,绝对真实,绝对发自怨灵的肺腑,让身处在教廷山里的每一个冒险者,都感觉自己就是那个抛弃孩子的恶毒母亲,亵渎了英雄的尊严和荣耀的罪人。

    将心比心,让像穆力克这样的,正义感十足的铁打汉子,也落泪了,甚至不惜求死。

    大家一句一句道着心声,理智和感情的碰撞,让气氛变得更加沉重和压抑,不少人已经在低声哭泣,放在平时,这些内心坚强的冒险者,哪怕是身边的伙伴牺牲了,也未必会放开感情哭出来啊。

    拍了拍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放心吧,不会让大家久等的,很快,我们很快就会让那些英雄们得到安息,在此之前,请大家再忍耐一会。”

    自信的笑了笑,目光落到神色呆滞的穆力克身上。

    “至于你,穆力克,你们两个是他的队友对吧,将他送回大陆去。”我指挥着穆力克身边的两名魔王军,命令道。

    “不,我不要回去!我可不想当……”刚才还神色恍惚,一心求死的穆力克,忽然暴起,然而没等他话说完,我就一闷棍将他敲晕了。

    “送回去,在解决这次事件以前,禁止穆力克再回教廷山。”我拍拍手,毫不留情的指向传送阵方向,目光落到其他人身上。

    “你们也是,如果有谁受不了,可以回去,我并不是想嘲笑你们的正义和骄傲,有时候逃避一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我就很喜欢逃避,能舒舒服服的逃避干嘛要去毫无意义的拼死拼活?那些迎着铁锤往前冲的莽夫,死了,不会比一个活着的人更有价值。”

    顿了顿,又说道:“记住了,我们身后的怨灵,是昔日的英雄,而你们,是未来的英雄,所以无论是它们还是你们,都同等重要,都不应该被抛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