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四十七章 噩梦
    ****************************************************************************************

    热……

    好热……

    血肉……骨骸……

    心脏……脑浆……灵魂……

    犹如置身深渊烈火一样燃烧的炙热痛苦……

    漆黑……无尽的黑暗……

    看不到尽头……

    绝望的彼端……仍是绝望……

    好恨啊……好恨啊……好恨啊……

    谁来……救救我……

    等等……那是……

    等等……

    等等……

    蓦然从梦中惊醒,下意识擦了擦额头,发现全身已经被冷汗浸湿。

    刚才那是什么?

    并非以前那样的,令人怀念和伤感的梦。

    而是像一把神出鬼没的尖锐飞刀,突然插到自己身体当中,如此噩梦,来的毫无预兆,极具真实感,就好像是耳边的低语,就算梦醒过来,梦中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绝望感,依然历历在目。

    “凡凡~~~”旁边传来妻子的梦呓,以及肢体纠缠所传达过来的温暖触感,让我突突直跳的心脏稍安,正想抱一个安抚自己受伤的内心。

    回过头,发现睡梦中的蒂亚也是一副眉头紧蹙模样,时不时牙齿打颤,做着噩梦。

    “蒂亚?蒂亚?”我晃了晃蒂亚的肩膀,她猛地一张眼,眸子里不是刚刚醒过来的朦胧睡意,而是惶恐不安。

    “凡凡,是凡凡。”小丫头忽然紧抱过来,将未着寸缕的娇躯紧贴自己,不愿放手。

    “做噩梦了?”我反手将蒂亚抱在怀里,摸着她的头,柔声安慰。

    “嗯,做噩梦了,好奇怪,以前只要是和凡凡在一起,就从来不会做噩梦,一直是好梦。”小丫头心大,很快就摆脱了噩梦的惊扰,困惑的小声嘀咕起来。

    听到她这么说,我又好笑又心暖,心中一动。

    “是什么样的噩梦?”

    “很难形容。”吐了吐香舌,她恢复了往日的元气笑容,歪头开始思考回忆。

    “在火炉里一样,又孤独,又黑暗,又绝望,又痛苦的漫长感觉。”

    我微微一愣。

    “凡凡,你怎么了?难道说你也做了噩梦?”小丫头睁大明媚的眼睛,好奇盯着我的脸色。

    “是啊,我也做了。”我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先是有一个将蒂亚的小丫头从天而降,我很开心的捡回家,还没等把这只小丫头的衣服剥光了好好欺负一番,天上又掉下来第二个小丫头,第三个,第四个……转眼间满屋子都是蒂亚小丫头了。”

    “讨厌啦,凡凡尽会欺负人。”蒂亚哪还会不知道我是在调侃她,脑袋往怀里用力一拱,这个元气活泼的少女,在奇怪的地方产生了纠结。

    “满屋子的我,凡凡讨厌吗?”

    “不讨厌,怎么会讨厌。”我连忙摇头,这种时候点头就gg了。

    “只是在想,你想想看,光是蒂亚小丫头你就一屋子了,以后我们的孩子,要几个屋子才能装得下?”

    “五个不行就十个,十个不行就一百个啊,只不过是屋子而已,需要多少建多少就是了。”小丫头扳着指头数了数,一脸奇怪,为什么要纠结于屋子的问题呢?

    不对,等等,应该吐槽的不是这个吧,还不行就十个一百个?你到底想给我生几个孩子?这是夫妻俩合力创造一个新种族的节奏?

    彼此在被窝里依偎相拥着,像是要赶走噩梦的余波,我和蒂亚漫无目的聊了一些夫妻情话,你侬我侬。

    换做是以往,在这个时间点醒过来,怎么说也要来个起床啪,说不定还是二连啪啪,兴致高一点三连啪啪啪,到日上三竿才起来,以我和蒂亚在这种方面的热衷和坦然,也是完全干得出来的。

    只不过今天做了噩梦,有点打不起精神,所以,大概可以早点起来了。

    聊着聊着,小丫头忽然一个翻身,在被窝里,趴在了自己身上,犹如熟练利落的高尔夫球选手,一杆入洞。

    “我仔细想了想,想要尽快忘掉噩梦的方法,果然还是这个最有效。”

    舔了舔嘴唇,蒂亚的眼睛越发湿润妩媚,瞬间完成了从天真元气少女到妖娆诱惑人妻的转变。

    “这样不好吧。”我稍微矜持了一会。

    “凡凡不喜欢吗?”

    “简直爱死了。”

    得,和这热情大胆主动的沙漠公主小人妻在一起,果然别指望能早起。

    等太阳都晒屁股了,我和蒂亚才携手出门,其他女孩看到,连投以揶揄目光都懒得了,如果是换成维拉丝,她们肯定会语言调戏一下,或者小狐狸,傲娇会害羞,也有作弄的价值。

    是蒂亚,谁都没心思,因为她会用天真元气的笑容,扑闪扑闪的明亮眼眸,说出一些让女孩们脸红耳赤的话。

    比如说我和凡凡今天那么晚起床,是因为用了这个姿势呀,上瘾了,做了好几次,你和凡凡试过没有啊,没有?改天一起?可以教你啊。

    诸如此类,纯情一点的,像是小狗狗维拉丝,只是经过,一听这样话,噗通一声,额头冒烟,羞倒下去了,强如琳娅这种老司机,也受不了,只有三无公主偶尔会跳出来,和蒂亚一脸认真的进行深入讨论,并教蒂亚一些新姿势,对此我向来是乐观其成,琢磨着今晚是不是再翻小丫头的牌,好解锁新成就。

    黄段子侍女呢,有贼心没贼胆,在其他人面前,她不敢甩卖自己的节操,也就在我面前嚣张嚣张而已,胆小鬼侍女一个,我从来没骂错她。

    只不过,今天的气氛有点奇怪,已经不是因为对方是蒂亚而无心调戏,而是……好像大家都打不起精神。

    “你们是怎么了,都没睡好?”

    “做噩梦了。”不止一道声音,异口同声回答道。

    我和蒂亚面面相觑,再和艾卡莱伊她们相视,目光凝重起来。

    “待会去村子里转转。”

    等转了几圈回来,大家的脸色更加凝重。

    “看来,果然不是偶然,几乎所有人都做了类似的梦。”

    为什么要说几乎呢?至少恶龙蕾娜没有,大概是因为是脑袋空空的笨蛋,睡的比较香比较沉的关系。

    咦,等等,恶龙蕾娜,你想做什么?别过来,咱不是说好了不用读心术吗?不是说好了禁止暴力吗?现在是关键时刻,怎么能先起内讧!

    即便是被恶龙蕾娜痛揍了一顿,屋子里的气氛依然没有改变过来,还是沉重的很。

    说到这里我又要吐槽了,为什么我会认为我被揍,气氛就能活跃起来呢?这到底是哪个混蛋发明的什么奇怪定理?

    在屋子里轻扫了一眼,我微微叹气,最后还是放弃了继续作死活跃气氛的打算。

    还好,唯一能让我松口气的是琳娅回大陆去了,不用在这里遭罪。

    “咳咳。”食指轻敲,我开口道。

    “你们看,我说的果然没错吧,还是让一部分人先回大陆吧,像琳娅那样,反正留在这里意义也不大。”

    “那你的意思是,谁留?”

    所有女孩不约而同的瞪过来,那威胁眼神,分明就是在说,敢报我的名字,你就死定了。

    就连平时最听话最温顺最乖巧的碧丝,穿着日常的侍女服,刚刚给大家倒好茶的她,都紧张的将托盘牢牢抱紧,站在那儿,柔弱的目光,鼓起着勇气直直落在我身上,生怕我会念出她的名字。

    “你们这是在为难我。”我食指敲击的频率越快,越响,眉头皱起,企图散发出丁点一家之主的威严。

    “我们不但想为难你,还想揍你。”恶龙蕾娜哈了哈她小拳头,她才刚刚用它揍了我一顿,很直白的话语,充满说服力。

    “那你们说怎么办?天天呆在这里,做噩梦?”我一摊手,无奈了。

    “既然你害怕做噩梦,你先回大陆不就得了?”

    “怕?谁说我怕了。”

    “区区猴子都不怕,为什么我们要怕?”

    “我……”我一时被呛的说不出话,看看恶龙蕾娜,看看本子娜,明智的沉默下来,不和这对双娜组合一般见识。

    “你是人偶,也会做噩梦?”想了想,我还是决定作死一下。

    “为什么要告诉你?”

    “其实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睡觉的时候,流过泪,还喜欢说些奇怪的梦呓,偶尔会在梦里咬人,将人揣出被窝,独占被子,对吧。”

    话刚落音,其他人朝我和本子娜投来或惊疑或暧昧揶揄的目光。

    我意识到说错话了,奋死飞扑救球。

    “别误会,我和这人偶公主没啥关系,就是曾经一起历练的时候……对,忘记了吗?当初在第三世界,不是和大家轮流在一起历练过几回吗?那时候打雷噗喔!”

    话未说完,就被人偶公主一脚踹起,飞到半空,白色的锐利剑光在身上连闪而过,像是中了格斗游戏里的华丽绝招,草絮一般倒在地上,再起不能。

    果然是作了个死,掌声呢?欢呼呢?你们良心何在?

    “咳咳,我们还是讨论一下眼前的正事吧。”这时候,阿尔托莉雅出来帮我圆场了,不愧是吾王妻子。

    “小狐狸,塔莫娅,昨天打探的消息如何?”大家都恢复了正经,收敛脸上的笑容,全部目光齐齐集中在兽娘组合身上。

    怨魂集合体的动向,依然是交给这对兽娘组合负责,不过这几天,她们也不需要怎么跑,无非就是站在船尾后,先望望风,感知一下怨魂集合体的距离,若是剧毒花藤和橡木智者组成的ai系统,玩的太溜,排水沟漂移这种操作都弄出来了,将怨魂集合体甩在远远的后头,她们才要出击侦查,也不用像以前那样跑太远,怨魂集合体就算被甩脱了一段距离,依然不会失去教廷山这个大目标,会如影随形的在背后跟上来。

    然后,她们要侦查的东西,就是怨魂集合体的速度,有没有忽然变快,跟的太紧,或者是有没有产生新的变异。

    毕竟幽灵这种东西,没有实体形态,给人的感觉就算哗啦一下进化了,变成了全新形态,也不出奇,当然,小幽灵是特殊例子,她那幽灵之躯,不是实体胜是实体,已经不可能再改变形态了,不然的话以她的好胜心,还不往胸口处拼命增加分量?至少赢了琳娅再说。

    我了解小幽灵,也用过,最有发言权了。

    兽娘组合刚才还看我受苦,很开心,当然其实塔莫娅不是,只不过是温婉的轻笑了笑,被我捕捉到,小狐狸的确是笑的很开心没错,那波光流转,妩媚动人的眼眸,简直笑出了醋味,笑的我心惊胆战。

    只不过一提到正事,她们的脸色立刻就不大对了,显然情况不是那么美妙。

    “那些怨魂的速度,再一次增快了。”小狐狸轻轻吐露一句,立刻就将她的脸色传染给了大家。

    再一次增快了?没错,如果算上小狐狸现在说的这一次,怨魂集合体已经提速了三次,每次幅度不大,但都完美的进一步增加了大家的心里压力,咬教廷山的小尾巴,咬的更紧了。

    在第二次提速的时候,怨魂集合体的移动速度,就已经和教廷山持平,当然,如果是这样,教廷山完全还能凭借地理优势,将它甩的无影无踪,现在再一次提速,不用小狐狸明说,我们当然也知道,怨魂集合体的速度已经快过了教廷山。

    某只小伪娘当初在广场上大喊出来的话,此时在耳边回响不断,让我心中多了一丝丝挥泪斩马谡的冲动。

    明显,大家也都想到一块去了,小小的厅子,洋溢着那么点和善的杀气,碧丝左右瞧了瞧,发现她的好拍档不在现场,暗暗松了口气。

    这一幕又让我暗自庆幸,幸好自己的作死功底不如菲妮小伪娘,当初是在心里自言自语,自喂毒奶,没有说出口,否则现在,某些野蛮暴力的家伙大概就要把气又撒在我身上了。

    “原本还以为至少能瞒着普通人,现在看样子,估计是瞒不过了。”我揉了揉太阳穴,直戳重点,这应该是比怨魂集合体提速,更加让我们担心的事情。

    提速的话,靠着地狱山的捉迷藏优势,以及ai系统的漂移水平,依然不成问题,怨魂集合体想要追上我们,起码还得再提个三五次速度,完全不虚。

    但是眼下,村民是个问题,大家都做了噩梦,还是相似的噩梦,说是巧合,你当这些普通人是笨蛋吗?大家凑在一起,随便磕磕家常,一下子就能将我们这些天想要掩盖下去的真相给识破。

    教廷山,遇到危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