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三十五章 贝安沙:我给大家带蘑菇了
    ****************************************************************************************

    咦,我这是……

    揉着朦胧睡眼,我茫然打量四周。

    好像是……教廷山的船头吧,昨晚在这里睡着了?我到底干了什么来着?

    捏着下巴深思片刻,终于想起来了,昨晚站在这儿看风景,塔莫娅来着,然后我就不知死活的邀请她一起喝酒,虽然是碧丝为我特地酿的喝不醉的酒没错。

    但是……会喝涨呀。

    天知道塔莫娅和吾王的胃是什么构造,怕不是里面有个四次元洞口。

    揉着半眯的眼睛,打哈欠伸懒腰坐起来,盖在身上的毛毯,自然而然滑落到腿上。

    咦,毛毯?是塔莫娅帮我盖上的么。

    我挠了挠头,心里有点奇怪,怎么会睡在这里,虽然这么说对一个大男人而言有些丢脸,但以武帝大人的体贴照顾,按道理来说若是我喝醉了倒在这里,她怎么也会把我背回家去呀。

    是怕吵醒我吗?

    最后,我只能想出这个理由,也罢,经过几轮扫荡,教廷山周围很安全,就算是普通人,只要别离教廷山太远也不会遇到危险,就像罗格营地周边一样,再说了,我又不是普通人,就算把自己扔到骸骨之地里也出不了事。

    当然,四魔王的家门口还是算了。

    将腿上的兽皮毛毯掀开,想了想,我忍不住放到鼻子上轻嗅了嗅。

    嗯,是武帝大人的气息没错,香香的,除此之外似乎还带着不属于自己的余温,咦,不属于自己的?

    我一发愣,刚想转动脑筋,好好梳理这条线索,眼角余光瞅到了一张纸条,压在手边的杯子下。

    拾起一看,是塔莫娅的字迹:熊塔,我看你睡的香,就没叫你起床了,自己先回去了,等起来以后记得别发呆,立刻回来,免得让大家担心。

    嗯……

    嗯嗯……

    嗯嗯嗯……

    我捏着下巴,哼哼唧唧的发出便秘声,陷入良久沉思。

    这张乍一看很正常的纸条……信息量似乎有点大。

    叫我起床?她先回去?

    这两句话的意思,难道是说,塔莫娅在这里陪了我一晚上?并不是粗心大意,将我一个人扔在这里睡觉,而是她也一起?

    再看看掀到一旁的柔软兽毯,很大一床,一人盖有点奢侈,两人盖正好合适。

    再联想到刚才那一阵阵不属于自己的余温……

    我一拍手心,眼角闪过锐利光芒,是的,真相只有一个,我已经看到结局了。

    塔莫娅,也睡懒觉了,刚醒过来不久,就是这样。

    至于同床共枕什么的,拜托了,我和武帝大人可是好哥们,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连那老是和自己闹别扭的抖m天使公主,都共一张毯子(一双翅膀?)一起睡过,出门在外,难免有各种不方面的地方需要共同克服,比如说性别障碍,细节不必在意。

    然后,便是很多很多的空酒坛了,昨晚和塔莫娅喝了真不少呀。

    拍拍后脑勺,我一个翻身,帅气的起了床,首先将毛毯收好,等会还给塔莫娅,然后是这些空酒坛和酒杯,散落一地,影响不好。

    转眼收拾好,正准备回魔王村,以免小狐狸她们担心,忽然一道影子,虎头虎脑的朝这边冲过来,见着我,就是一个飞扑。

    会做这种举动的,一般只有水晶那个笨蛋蠢萌吃货,只不过眼前这道身影,却有着一头让我喜爱不已的黑长直,加上一身酷酷的黑衣打扮,脸上还戴了海盗船长风格的黑色单眼罩,自有一股中二之风迎面扑来。

    以及还有一马平川的胸膛……咳咳,错了错了,小师妹还是有点乳量的,和莎拉大概半斤八两的程度吧。

    没错,这可不是好一段时间没见的,我的小师妹贝安沙么?

    “师兄!”

    离着还是十米远的时候,贝安沙就一个飞扑,准确无误的命中篮心,那格外娇小而纤细的身体,被我抱在怀里。

    “贝安沙,这段时间你跑哪去了?我可想死你了。”我摸着那一头柔顺的黑长直,喜不自禁,又在贝安沙酷酷的,柔软的脸蛋上蹭了蹭,师妹能量大补满。

    “贝安沙,也想师兄了。”

    小师妹从怀里抬起头,乌黑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看着我,有力说道,萌萌的眼罩,萌萌的脸蛋,萌萌的乌黑双马尾,就像一根根利箭,准确无误的命中我的靶心。

    真想将这样萌萌的小师妹抱起来,一辈子也不放手啊。

    “你啊,别老是神出鬼没,偶尔也露露脸,我会担心你的。”

    如果说教廷山也像罗格营地那样弄个七大不可思议之类的传闻,我想贝安沙的存在,肯定会榜上有名。

    她那一身酷酷的,十分瞩目的黑色风格打扮,对谁(除我之外)都是冷若冰霜的态度,就像一只警惕的,除了主人以外谁给的食物都不吃的小犬,显得存在感十足,只要看过一眼就难以忘怀。

    但是偏偏,这种强烈的存在感当中,又有着一股极为矛盾的存在稀薄感,很多魔王村居民,包括魔王军在内,明明已经见过好几次,据说却总是没办法描绘出贝安沙的详细样貌,甚至经常会忘掉贝安沙的存在,如果不是此时此刻,被自己搂在怀中的极为纤细的少女娇躯,有着十分柔软的,温暖的,真是的触感,我都怀疑贝安沙的真身会不会是一只幽灵。

    嗯,肯定是那些家伙开始老年痴呆症了,你看,能够晋升到伪领域,领域级别的冒险者,年纪都不小了,不是么?不然的话怎么可能记不住贝安沙的样貌和存在,明明我的笨蛋小师妹辣么萌,存在感辣么强烈。

    “嗯。”对于我的叮嘱,小师妹又是用力点了点头。

    “贝安沙,回去找妹妹,呆了不少时间,想师兄了,所以就过来了。”表情酷酷的小师妹,有板有眼的说道。

    “这话我爱听,跟我一起回去吧,这个时间,还能吃上热乎乎的早餐,贝安沙的肚子一定也饿了,对吧。”

    我牵着小师妹的手,正想带她回家,不料走了几步,忽然发现牵不动了。

    回过头,贝安沙轻摇着头,咬着下唇,一副不大情愿的模样。

    “贝安沙,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只要和师兄在一起就好了,其他人无所谓。”

    虽然小师妹流露出的孤僻属性,让我很是头疼,这简直就是小幽灵二世,但是毫无疑问,这句话又正中了我的靶心。

    “真拿你没办法,以后这样可不行,得多认识一些朋友,你知道么,我有一个学生,以前也是像你这样,连说话都不利索,然后我让她交一百个朋友,你猜怎么着,她在短短一年之内就交了数万【只】朋友,远远超出我的预期,然后说话也利索了,断句十分精准,标准,简直像用尺子量过一样,从来没超过四个字……”

    我侃侃而谈,一脸酷酷表情的贝安沙,在我的忽悠下瞪大眼睛,逐渐露出了oao的震惊表情,呆萌赛昆西,可爱胜哈曼。

    蚂蚁也算朋友的话,的确是有数万只没错,我可没在撒谎哦,一点也没有在骗可爱的小师妹。

    瞧着贝安沙投来震惊又佩服的目光,我满足感爆棚,大手一挥。

    “不回就不回,走,我们弄点吃的去。”

    “师兄师兄,贝安沙早有准备,已经带上了好吃的。”小师妹拉着我的袖口,满脸邀功。

    “哦哦哦,不愧是我德鲁伊吴凡的师妹,准备万全,快点拿出来吧。”

    然后,小师妹提出一袋子蘑菇:“师兄师兄你看,这是贝安沙自己培养出来的,史上最强蘑菇!独一无二!”

    我:“……”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不是最美味,而是最强?

    “那啥……这是很珍贵的蘑菇,还是留给你的妹妹吃好了,她不是很喜欢吃蘑菇吗?”

    “嗯,最喜欢了,但是,她现在已经睡着了,蘑菇还有多,就给师兄带来了。”

    不必了,等她睡醒过来后再吃啊!

    我怒掀一记心灵茶几,脸上却还要保持微笑,心很累。

    不是我想拂了贝安沙的一番心意,而是她拿出来的所谓最强的蘑菇,哪怕是隔着厚厚的一层袋子,都能看到一股不祥的漆黑气息,从里面疯狂钻出来,在空气中凝聚成一个个狰狞的骷髅头像。

    我下意识摸了摸肚子,喉结鼓动,重重吞咽一声。

    我的身体,真的能承受得起吗?

    虽然很失礼但是我真的想问一句,贝安沙,你的妹妹,该不会就是因为吃了你给她的蘑菇,才会【睡】着的吧?

    “咳……咳咳,蘑菇,蘑菇当然好了,我也喜欢吃蘑菇,但是只有蘑菇还是太单调了一点,我们不如加点别的吧。”

    我的计划是,弄点其他的食物,然后默不吭声的将蘑菇边缘化,假装它从来不存在,从意识形态上将这些散发着恐怖气息的蘑菇抹杀掉。

    “加点别的,贝安沙早有准备。”宛如哆啦贝梦一般,贝安沙将一罐蜂蜜高高举起。

    是啊,我知道的,贝安沙最喜欢吃蜂蜜和肉包子了,明明知道,为什么却无法阻止两行热泪夺眶而出,汹涌流下呢?

    结果,最后还是没能敌过像保险销售员一样热情的贝安沙,早餐就决定是蜜蜂烤奇怪蘑菇了。

    致天国的奶奶,请给我准备好午餐。

    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倒下去的,记忆当中,自己和贝安沙合伙起好篝火,串好蘑菇,刷上蜂蜜,烤啊烤,烤啊烤,还记得贝安沙夸了火候很到位,在妹妹那儿老是起不了旺火。

    然后,她殷勤的将一串蘑菇递过来,那之后,记忆就断片了,每当试图回忆起蘑菇的味道,大脑就传来一阵剧烈疼痛,似在抗拒这种事情发生。

    贝安沙呢?

    我东张西望,除了篝火余烬以外,并没有见到贝安沙的身影,反倒是……

    两手叉腰,宛如母老虎一般气呼呼站在我面前的小狐狸。

    “你这坏蛋,塔莫娅不是交代过了让你早点回来吗?你到是好,睡成死猪了。”

    “误会。”我朝小狐狸伸出掌心,感觉无论说什么,都没有比用实际行动来的解释快,看到篝火边上,贝安沙还贴心的给我留了一串,我将它递给小狐狸。

    “原因,你吃吃看就知道了。”

    “哈?告诉你,可别想轻易蒙混过去,知道大家多担心你吗?还以为你被怪物给叼走了,真是的,当然,本天狐也一点都不知道,你这样的笨蛋,被怪物叼走算了。”

    小狐狸傲娇着,毫无防备的一口咬下。

    然后,她整个人似受到了极大创击,身体猛烈震颤,瞳孔还保持着傲娇色彩,就这么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早有准备的我上前一步将她抱住,打了打小屁股,毛茸茸的,手感极佳的狐狸尾巴,狐狸耳朵,也要乱揉一通,竟然敢怀疑丈夫,该打。

    然后,忍不住在小狐狸的香唇上亲了一口,刹那间,大脑嗡的一声,身体似打桩机般剧烈颤动几下,抱着小狐狸一起倒下。

    醒过来的时候,我和小狐狸已经回到家,正被塔莫娅训斥。

    “真是的,熊塔你也太不让人省心了,不是让你早点回来吗?露西亚你也是,明明是去叫熊塔,结果却和他抱在一起睡着了,虽然教廷山周围是很安全,但也不能那么大意,而且还……还……”

    说着说着,武帝大人有点小脸红,那一句“而且还是不知羞臊的身体贴着身体,嘴唇贴着嘴唇一起睡”,终究没能说出来。

    “总而言之,这样是不对的,我和卡露洁她们可是全都出动了,才把你们两个找到,背回来,这种时候可别给大家添麻烦,知道吗?”

    “知道了。”我和小狐狸老老实实低下头。

    咦?我也就罢了,为什么小狐狸也……难道她也断片了吗?为了不回忆起蘑菇的味道自动将前几秒的记忆给删除了。

    贝安沙培养的蘑菇,真是太可怕了,简直就是魔王级别的蘑菇。

    “啊,对了,贝安沙呢?她回来了没有?”我东张西望,没见着小师妹的人影。

    “贝安沙?她回来了吗?我们没见着。”

    “回来了啊,我见着她了。”心里补充一句,给大家带蘑菇来了。

    “大概是不愿意在我们面前现身吧,她只亲你一个。”

    塔莫娅遗憾说道,萌萌的,酷酷的小师妹,大家都很喜欢,可是她却比小幽灵还难应付,至少小幽灵看在我的份上,为了不让我为难,还会和大家有说有笑,贝安沙却是冷漠的无所顾忌。

    我心下失望,叹了一口气,不是已经说好了要多陪我一会儿吗?

    当然,那堪称魔王等级的蘑菇就算了,真的不想再吃第二遍了,为了防止贝安沙忽然拿出奇奇怪怪的东西,我决定以后在物品栏里常备维拉丝牌肉包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