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三十四章 开盘的时间又到了
    ****************************************************************************************

    和萨绮丽商量好小黑炭和莉莉斯的训练时间分配后,小狐狸和塔莫娅也带着一身风尘仆仆回到家。

    “都说不用每天去侦查,瞧你弄的。”我很是心疼,帮小狐狸拍了拍衣裳,看了塔莫娅一眼,没敢去帮她拍,被武帝大人的连环踢面部变形可不好。

    “哼,我可不想在家里呆着无所事事,至少干点什么也好。”小狐狸高傲的甩动狐狸尾巴,享受着我的贴心照顾,察觉到其他人的目光落到这边,又害羞的一把将我推开。

    “别理这坏蛋,塔莫娅,走,我们洗澡去。”说着,这一溜烟的小狐狸拉着她的兽娘姬友,风风火火跑去浴室。

    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我无奈摇头,这一对兽娘组合回到教廷山以后,不甘寂寞,每天都要去兜转一圈,观察英灵怨魂的动向,小狐狸仗着速度快,来去如风,再加上有高露洁姐妹的前车之鉴,根本不怕怨灵的侵扰,不过我还是放心不下,毕竟狐狸的好奇心,可是仅次于猫。

    让武帝大人跟着她一起去,我就放心多了,塔莫娅的行事作风,犹如她的胸怀一般稳重,有她在,小狐狸作不了死。

    紧接着,安洁丽尔大嫂带着卡露洁也来了。

    前些时间她们又回了暗黑大陆一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是去精灵族进行例行的复查,结果很喜人,卡洁儿的情况十分稳定,几乎不可能再出什么意外或者差错。

    “四翼天使吗?”

    从我们口中得知最近所发生的事情后,安洁丽尔就一直很犹豫,犹豫着是不是该躲一躲,毕竟她能呆在这里,和卡洛斯在一起,是五爷力挽狂澜,力排众议的结果,其他性格顽固的天使心里可是一百个不乐意。

    “这事还没底,万一那些天使不乐意帮呢?”

    “不会的。”安洁丽尔微微露笑,自有一股圣洁的美丽:“它们会帮的,至少泰瑞尔大人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这个嘛……泰瑞尔大人我是服气的,但愿如此吧。”想到受了五爷那么多恩惠,我也不好意思在背后说风凉话了,轻咳数声。

    “如果觉得见面会别扭,那回避几天也成,联盟那边有消息后我会立刻告诉你。”

    “嗯,有劳吴师弟了。”

    轻抚了抚怀里的女儿,卡洁儿咯咯笑着,忽然从妈妈怀中飞起,扑到我身上,撒娇一番后,又扑回妈妈怀里,如是往返,乐此不疲,那开怀的,灿烂的天使笑容,看了能治愈人心。

    “对了,卡洛斯师兄呢?听说前阵子我外出的时候他回来了,莫非是回大陆去找你了?怎么你回了教廷山,却不见他的人影。”

    安洁丽尔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确实是来看了我和卡洁儿,只不过这趟回来的目的,本不是为了看我们,而是得到了阿卡拉大长老的召唤。”

    “阿卡拉奶奶?”我疑惑的歪了歪头,怎么我回去的时候阿卡拉没提过这件事?还是说并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和她们之前的任务有关,听卡洛斯说,好像只是让他们去例行巡查一遍。”

    原来如此,果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之前的任务是啥来着?

    我看着安洁丽尔,想开口问,又不好意思,显得好像我这个师弟不关心师兄们,连他们之前在干什么都忘记了,算了,说不定等一会儿就想起来了呢?

    而后,完成巡逻任务的爱娃儿也回来了。

    这抖m天使公主,因为自身性格原因,在教廷山并没有什么知心好友,安洁丽尔算是一个,她们两个也算是相爱相杀,不打不相识,如今已经是一对好闺蜜。

    好吧,其实我和爱娃儿也算是相爱相杀,不打不相识,但是我一点都不想和她成为好闺蜜。

    “爱娃儿,辛苦了。”

    “没什么,只是将以前的补回来罢了。”

    “对了对了,今天带着卡洁儿外出的时候,看到你在训练了。”

    “小心点,受到那些怨灵的影响,教廷山的怪物最近有些骚动,并不是很安全。”

    “我知道了,对了,今晚有空吗?去我那儿坐一坐如何?我们接着上次的话题,还没有聊完呢。”

    “嗯,不过得晚点,我等会晚饭过后还要出去一趟。”

    两人日常的招呼着,看似在说一些没有营养的废话,却更加说明她们的关系已经很深。

    “你们的感情可真好。”

    我看着这一幕,笑道,要知道以前爱娃儿可是想刺杀安洁丽尔呀。

    “吴师弟这是羡慕了吗?要是你愿意变成圣月贤狼,也是可以加入我们今晚的大~人~秘~密~聊~天~时~间~哦。”

    这人妻天使,妩媚万分的冲我眨了眨眼,那抑扬顿挫的优美语调,跟是充满一股说不出的暧昧诱惑,饶是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我还是被这一招弄的狼狈万分,败的五体投地,只能像个被成熟大姐姐调戏了的小处男一样,脸红耳赤跑开。

    然后,感受到了爱娃儿强烈的,炙热的期盼目光投过来,她是真想我变身然后参与今晚的天使聊天时间,拜托饶了我吧。

    “哦嚯,这可是少见的狼狈呀,原来小弟吃这一招。”

    萨绮丽见了,嗯嗯点头,记在心里,似乎打算以后学以致用,拜托真的饶过我吧,你们老是这样调戏我,我的御姐控槽可是会减少的。

    最后,埃里雅也来了,刚进门就和恶龙蕾娜卷起一场腥风血雨,国际惯例,依然是恶龙蕾娜吃了大亏,输在智商和人品呀这头小母龙,我只能说一物降一物。

    夜幕降临,整个魔王村灯火通明,沐浴在一片祥和当中,其中又以【屯子里第一大户】的家里最为热闹,热闹声引人侧目。

    夜深时分。

    虽然魔王村里已经是夜色弥漫,繁星点点,但在外面,依然是灰蒙蒙,既不明亮,也不漆黑,永远是笼罩在死气沉沉的绝望色调之中的天空。

    望着那片阴沉灰暗之色,往手里狠狠哈了一口热气。

    地狱世界也有四季之分么?怎么感觉最近好像变冷了。

    背后传来细微均匀的沙沙脚步声,想当然以为是艾卡莱伊,回过头一看,却是塔莫娅。

    “熊塔还在担心吗?”

    “说担心也算不上,毕竟有你和小狐狸天天在监视着。”摇了摇头,目光落到远处。

    “只是……有些放心不下罢了,抱歉,没办法很好的形容。”

    脚步声来到身后,随即,冰凉如玉的细指轻轻落在太阳穴两侧,力道适中的揉按着。

    “小时候,爸爸为族里的大小事务操心头疼时,我就会这样这么帮他按一按,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做了,大概手艺已经生疏了。”

    塔莫娅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很近,似乎能感受到温热的气息呵在脖子根上,清澈温柔的嗓音,比她在太阳穴上揉着的小手更加舒服,更加让我放松。

    “那时候,父亲哪怕是坐着,我也要拼命举着双手才能够得着,感觉和现在差不多,有些怀念呢,所以,就算不舒服也好,稍微忍耐片刻,就当是为了我,怎么样?”

    “怎么会呢,塔莫娅你的手艺很好。”

    不用回头看,我也能想象出来,现在的武帝大人一定很有女人味,不,这已经不是女人味,而是超进化形态的人妻力。

    享受着塔莫娅的轻揉,静谧而安心的气氛,流淌在二人之间,谁也没说话,直到好一会儿后,塔莫娅才大功告成的拍拍手心,笑着来到身边。

    “怎么样,好一点了?”

    “轻松多了。”我点了点头,反应过来,呼噜噜的拼命摇着:“其实也没什么,真的不必担心我。”

    “熊塔你呀,总是喜欢把想法写在脸上,所以才瞒不过任何人。”

    “没有那么夸张,真的,一定是你看花眼了。”我小声嘀咕着,开什么玩笑,我可是得过奥斯卡影帝奖的男人啊。

    塔莫娅脸上的温柔笑容,仿佛自己被看穿了一样,我心里不服。

    “别老是说我,你和小狐狸不也是一样么,明明没有必要天天去侦查的,那些英灵们移动速度又不快,仅此一项,对我们的威胁就降低了十分之**。”

    “诶,对的,我们也很担心,也希望那些可怜的英灵们,能够安息,但是我们可没有钻牛角尖哦。”

    “你的意思是说我钻牛角尖了?”我扬了扬眉,亦可赛艇,这种说法我还是第一次听。

    “也不能说是钻牛角,只是熊塔有点笨拙,喜欢在奇怪的地方闹别扭。”

    “喂喂,这种说法不是更加过分了吗?”我大声抗议,塔莫娅是奔着和我吵架来的么?

    望远处的目光,忽然转过来,直直和我对上,深蓝色的眼眸,带着深邃的智慧和柔软,被看穿的感觉更甚,我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想要避开。

    “熊塔总是这样,嘴里嚷嚷着要偷懒,要放假,其实比谁都爱操心。”

    “没有这回事,我的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你又不是不知道。”

    “诶,无论是混吃等死的目标,还是爱操心的性格,我都不讨厌哦。”塔莫娅嫣然一笑,这种阴沉沉的天空衬托下,笑容明媚的竟有些晃目。

    “哈?塔莫娅,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完全蒙了。”

    “所以,如果要操心的话,请不要一个人操心,也让我一起来,可以吗?我们不是伙伴吗?”

    “哈……爱操心的是你才对,我真的没什么,只不过是觉得那些怨灵们,实在太可怜罢了,然后再异想天开一下,假如说它们当年没有失败,计划成功了,是不是我们就不用受这一万年的罪了。”

    “熊塔的思考角度,到是与众不同,的确,如果当年计划没有失败,成功打退了地狱一族的侵略,那么万年下来,现在又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局面呢?”

    我和塔莫娅都沉默了,静静想着,想着,然后目光对上,她露出困扰之色。

    “虽然这么说很自私,但是,我竟然觉得失败这样的结果也不错,若不然,我也不会遇到大家,遇到熊塔,一起并肩作战。”

    “说的也是,而且要是成功了,让那样的教廷继续统治大陆,或许,其实结果比现在也并好不了多少。”

    “但是无论如何,那千名英雄,它们的决心和愿望却是伟大,令人敬佩,对吧。”

    “嗨,塔莫娅你很烦耶,老是想套我话。”

    “没想到竟然会被熊塔这样说,我该伤心吗?”

    “高兴吧,如果是一般的朋友,我可不会这么说。”

    “诶,那我就姑且高兴吧。”

    “好敷衍的语气。”

    “明明就不是值得高兴的话题,我可是被熊塔骂了。”塔莫娅微微噘嘴,这一个微小的,或许连她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小女人举止,彻底将我萌翻。

    “忽然想喝酒了。”望一眼,我取出酒瓶和杯子,盘腿坐下,冲塔莫娅晃了晃酒杯,发出邀请。

    “要一起喝几杯吗?”

    “碧丝酿的酒?”塔莫娅眨眨眼,表情微妙。

    “不然又如何?”

    “我怕陪不了熊塔几杯。”

    “你是想嘲笑我的酒量小,还是想炫耀自己的酒量大。”

    “或许两者兼有吧。”

    “塔莫娅,你变坏了。”我幽幽说道,看向面对着自己,跟着盘腿坐下的武帝大人,只见她愣了愣,似在思考什么,然后换了一个坐姿。

    鸭子坐。

    “这样,会不会更有女人味一些?”塔莫娅低头含羞笑了笑,扭捏不安的下意识将一缕垂落至香肩上的银色秀发,向耳背轻轻拨拢。

    我竖起了大拇指,女人味爆表呀我的武帝大人。

    “塔莫娅。”数杯过后,我觉得有必要解释清楚,免得武帝大人老是以为我想当万年背锅侠。

    “这件事,已经交给阿卡拉奶奶,交给天使她们了,放心吧,一定没问题的,根本不需要我做什么,操心也是白操心。”

    “诶,我相信熊塔。”杯子轻轻一碰,塔莫娅一口饮尽,生长在天生嗜酒的熊人部落,她的酒量纵使比不上阿尔托莉雅,亦是女中豪杰。

    微微晃动着空酒杯,塔莫娅深深注视着眼前给自己倒酒的男人,安心与不安,同时在心里滋生着。

    但是,如果天使失败了呢?

    熊塔,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