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二十九章 莉莉斯的改变
    ****************************************************************************************

    回到教廷山以后,我配合中带着点小爽,按照阿卡拉所说按兵不动,努力忘记自己周围还溜达着一只可怕的堕落英灵集合体这个事实。

    虽然被艾娜仙贝拜托了,尽力让这些可怜的英雄怨灵安息,但并不一定非得自己亲自动手是吧,拜托别人也行,达到目的就成了,因此阿卡拉你也快点行动吧,让天堂尽快派个大高手过来,让这些可怜的怨灵安息。

    我处于一种痛并快乐着的状态,欣喜于终于不用自己背锅,大可以忘掉眼前的困境,但又不得不每天都关注那些怨灵们的动向,以及联盟和天堂那边的消息。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迟早会失眠抑郁,我得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才行。

    找点什么事情转移注意力呢?我首先想到的是莉莉斯,自从得知自己很可能是世间仅剩唯一的夜魔以后,莉莉斯的性格就有点变了。

    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她性情大变,更加孤僻和冷漠了,恰恰相反,她最近……好像对我比以前好了一点点的样子?是我的错觉吗?

    应该不是吧,不可能是错觉,要知道我可是天下第一女儿控,就算情商再低,也不可能出现这种低级误判,莫非是莉莉斯感激于我冒险把她带到夜魔领地,和族人见上了最后一面,还是说那一句父亲大人,潜移默化影响了她的态度?

    从一开始的不情不愿,转眼间已经叫惯了口,再无一丁点迟疑,虽然态度还是有点冷淡,但比起以前已经好太多了。

    呃……虽然莉莉斯的变化,让我很高兴,但也让我很担心,我的宝贝女儿,到底是怎么了?在经历过那样的惨痛事件后,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决定,尝试和莉莉斯深入交流一番,看能不能让她敞开心灵,换做以前,我是根本不可能冒出这种天真想法,毕竟莉莉斯可是把我当血奴和仇人看待,现在,那一句父亲大人,再加上莉莉斯的态度转变,让我有了一丝侥幸。

    夜深人静时分,教廷山外面的某块空地,却传来剧烈的战斗破响,那些坚硬山石,在一道接着一道的能量冲击下,就像面团般脆弱,崩溃,坍塌,一直持续良久。

    “莉莉斯,你最近特别努力,进步的很快。”休息时间,我坐在莉莉斯旁边,看她抱着膝盖,低头不语,犹豫三番,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以示鼓励,然后迅速缩回去。

    莉莉斯扭过头,冷漠的看了我一眼,没有做出剧烈反应,让我心里一喜,换做以往,她肯定是努扇着恶魔小翅膀飞起来,咬牙切齿的嚷嚷着嚣张血奴,竟然敢对主人做这种以下犯上的举止,要杀我一千次一万次。

    压下内心的狂喜,我正经的咳嗽几声,努力挤出慈祥和蔼表情。

    “只不过,稍微有点努力过头了,最近你每晚都会出现,甚至是白天,对吧,我知道变强心切,但也要懂得张弛有度,别太勉强自己了,反正报仇不急于一时。”

    一半关心,一半试探的这么问道,面对着莉莉斯冷漠的注视,不知为何,有种被女儿看穿的感觉,让我心虚的挠头笑了笑,莉莉斯这才收回目光,并没有回应我的话题。

    这就有点尴尬了,难道自己的小心思,真的被莉莉斯完全看穿了?这个父亲也当的太失败了吧。

    该怎么办好呢?就这么放弃,等好感度再高一点再问?我在心里琢磨了好一会儿,猪突猛进的性格占了上风,艾玛不管了,莽一波,直奔主题吧。

    “莉莉斯。”我再次开口,声音带着丝丝压抑不住的紧张。

    “你看,你们夜魔一族已经变成这样了,我啊,很担心呢,很想知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或者是计划,能告诉我吗?多一个人分担也好,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你的。”

    说完,生怕莉莉斯不信,砰砰砰的用力拍打着胸膛,拍的自己差点岔了气。

    莉莉斯那双魅惑诱人的鲜红眼眸,再次转过来,紧紧在我的脸庞上注视着,根本无法窥探出任何感情的冷淡目光,盯的我浑身不自在,暗自寻思自己哪里说错了。

    “父亲大人。”终于,莉莉斯今晚第一次开口,而且还是以这样的,让我女儿控之魂瞬间感激涕零的开头。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站立起来,激动的像是见到了首长一样,大声应道:“是……是的,我在!”

    “坐下。”莉莉斯的第二句。

    “是的。”我乖乖坐下。

    “抱我起来。”

    “好的。”我先郑重其事的在自己大腿上拍打干净,双腿盘起,然后才探身将莉莉斯的娇小身躯抱过来,放在自己怀中。

    “弯下腰。”

    不用回应,我已经知道莉莉斯要做些什么,继续照做。

    然而,脖子传来淡淡的湿热和酥麻,紧接着忽然化作强烈的感觉,直冲大脑神经,还好我早就有了准备和防范,咬着牙,强行忍住,静待莉莉斯吸饱。

    同时心里暗数,一秒,两秒,三秒……

    等数到二十七秒,那股强烈的感觉忽然潮水般褪去,内心随之出现了巨大的空虚,就仿佛灵魂也随着那股强烈感觉一起被抽走了,竟然产生挽留的渴望,真是了不得呀,自己尚且如此难以自拔,很难想象有哪个男人能拒绝得了夜魔。

    “不错,比之前多了一秒。”忍着那份空虚失落,我露出认真脸,正经的夸奖道。

    刚才我也说过,莉莉斯现在天天晚上都要出来,自然天天会吸我的血,这就导致了她这些天有些消化不良,不敢一次吸太多,而今天比起昨天,多了将近一秒,则足以说明她的实力有所提升。

    虽然这么比较有点奇怪,但是,如果是按照每天一次的频率,那么,莉莉斯的实力变化,完全可以从她一次能吸多少秒看出来,毕竟实力越强,消化能力越快。

    “呼~~~”吸饱喝足的莉莉斯,发出一声悠长叹息,既满足,又遗憾,她还想吸更多,只有获得充足的能量,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提升自己的实力。

    就算是她,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男人,血液里蕴含的能量实在太惊人了,以至于她每次只能吸了几小口,当然,这样也有好处,毕竟自己现在能吸的只有他一个,要是每次都吸多,频率大,那他肯定吃不消。

    在残酷的现实压迫下,莉莉斯已经学会接受,眼前这位曾经让自己无数次耻辱蒙羞的【父亲大人】,至少目前而言,是她唯一的希望。

    “莉莉斯?”眼看女儿在怀里愣愣发着呆,虽然这样抱着她一起发呆也不错,但我心里还是想探一探她内心的答案。

    “我……”认清和接受了现实的莉莉斯,态度自然而然的发生了改变,她神色恍惚片刻,淡淡开口。

    “我想变强。”

    “能看出来。”我点了点头,莉莉斯正在用确实的行动,来证明她所言非虚,但是,就只有这些而已?

    没有说话,我静静看着莉莉斯,期待她继续说多一些心里话,跟父亲大人我坦诚相对。

    “我们夜魔一族,一直以来,都是依附于别人而生。”用着带有飘渺感的悲凉语气,莉莉斯像是在对我说,又像是在对她自己说。

    “一开始是依附创造出我们的堕落天使,被抛弃了,经历重重劫难后,又依附于月神之下。”

    “结果呢?”她抬起头,目无表情的看着我,我原以为能从她眼神里看到愤怒和不甘,结果却什么都看不到,除了令人惊讶的冷静以外。

    “本王并没有怨恨别人的意思,无论是堕落天使,还是月神,没有用甚至是会妨碍到自己的东西,立刻扔掉,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天真的只有我们夜魔一族,只会依附于它人的我们,并以依附它人为豪的我们。”

    “所以,你想变强,强大到不用依附任何人,对吧。”我终于明白莉莉斯的意思了,内心不禁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原来,是自己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了,以为莉莉斯经历了这样的剧变,可能会产生扭曲心态,事实上,她现在的想法和改变,十分正常,十分合理,不正常的是我那开的太大,合不上去的脑洞。

    “没错,正是如此。”莉莉斯蓦然站起来,握紧拳头,那面无表情的冷漠面庞,终于有了变化,变得坚定,自信。

    “本王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掌握夜魔一族的命运,不会再将这么重要的东西托付给任何人。”

    说的好,我几乎想要鼓掌了,莉莉斯的变化,是我乐于看到的,她变得更加坚强了。

    而后,莉莉斯的目光落到我身上,带着几分犹豫,甚至是难以启齿,但是她终究还是咬着牙,把话说出来。

    “但是,本王现在也很清楚,这些暂时只不过是空话,本王想要变强,甚至是想保证自己的安全,都还离不开你。”

    “哪里哪里,莉莉斯你已经很强大了。”我赶紧谦虚几句,这种时候千万不要得意忘形,否则分分钟翻船。

    “所以……”没有理会我忍的呲牙咧嘴的狼狈模样,莉莉斯继续自顾自的开口,她端坐下来,和我面对面,神态认真。

    “所以,本王想重新确认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深呼吸了一口气,她的表情认真,甚至是庄重。

    “不再是血奴,而是伙伴,本王所需要的伙伴,虽然本王发誓不再依附于任何人,但如果是伙伴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你觉得如何?”

    莉莉斯有些难为情,说白了,她自己也很清楚,暂时而言,她还是得依赖于眼前的伙伴。

    但是此时,莉莉斯内心更多的是紧张,如果被拒绝了该怎么办?她无法想象,或许到那个时候,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将再无容身之处。

    “当然是好极了。”我可不想在宝贝女儿面前完先抑后扬的把戏,比如说“当然不行”,然后补充一句“我真正想和你做的是亲人,而不是什么伙伴”。

    此时的莉莉斯,感情极度的纤细、柔软、脆弱,哪怕是受到轻微刺激,都有可能出现不可预测的可怕后果,我从来不喜欢在关键时刻耍花样,这或许才是自己屡屡作死后还能活到现在的主要原因。

    亲人嘛,肯定是要做,但这就跟升级一样,得一级一级升,不可能直接从一级跳到一百级,其实现在已经很夸张了,从血奴身份到伙伴身份,起码跳了五十级,这可是莉莉斯真正的认同,不是那一声违心的,毫无感情父亲大人可以相比。

    当然,父亲大人这种叫法,在我心目中也很重要,哪怕是违心的,嗯哼。

    “嗯,好极了。”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精神经绷着的莉莉斯,心里的石头落下。

    容身之处么?总算是找到了。

    “当然了。”骄傲的夜魔女王,可不愿意白白接受恩惠,她继续说道:“现在,本王需要你的帮忙,却无法帮上你任何的忙,这不公平,就算是伙伴,也没有单方面付出的道理,本王在此承诺,等本王强大到足以掌控自己的命运,足以帮上你的忙,等到那时候,本王一定会有所回报,只要不是极度无理的要求,本王都可以答应。”

    “好。”我点了点头,虽然愿意为莉莉斯付出所有,不求回报,但是我知道如果自己不点头,以夜魔女王陛下的骄傲,肯定会闹翻,此时只要无脑附和就好,只要宝贝女儿能够开心,安心。

    但是!

    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必须确认!

    “那啥……莉莉斯,你还愿意……愿意再继续叫我【父亲大人】吗?”

    莉莉斯一愣,没想到我的关注点在这里,她沉思片刻,点了点头:“当然可以,父亲大人。”

    比之以前,少了几分冷漠,似乎多了一丝感情,或者说,多了一丝莉莉斯努力想要添加进去的感情,或许,她是想尽自己所能,用这种方式报答吧。

    “以前的怨恨……”我又小心翼翼问道,以前的莉莉斯,可是对我的屡屡无礼冒犯,恨之入骨,扬言等她的实力强大起来以后,要虐我千百遍,那时候说这些话的语气,可不是在开玩笑,而是铁了心,发了誓一样。

    “别说了!”莉莉斯打断道,撇着脸,难为情到了极点。

    “那种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可以么,本王知道你是在关心本王,以前的我,太年轻了。”

    就好像是在谈及自己的中二病时期一样,此时的莉莉斯,那张带着淡淡稚气的威严面庞上,流露出害臊表情。

    啊啊,原来如此,这样真是太好了,我满心的高兴,就怕莉莉斯还心存怨恨。

    莉莉斯,经历过如此剧变以后,真的成长了呢。

    我的心里,有着作为父亲的欣慰,同时又有着作为父亲的寂寞,看着女儿长大成熟,离开自己的怀抱。

    这种时候,忽然就有些怀念从前了,那个傲娇的,冰冷的,对自己充满怨恨的,以及一口一个区区血奴的莉莉斯女王陛下,大概从此一去不复返。

    唉,事先说明,我可不是抖m。

    心里可谓百般滋味,没想到我和莉莉斯的关系,竟然会转变的如此之快,可以看出来,莉莉斯很努力的在适应这种新关系,她并不是随口说说,而是下定了决心,改变自己,强大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

    这才是一名成熟的,稳重的,又不失骄傲的女王陛下。

    “等你有了强大的实力,掌握了自己的命运以后呢?”我忍不住想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接着后悔了,就算莉莉斯进步的速度再快,想要获得这样的实力,也要等到不知哪年哪月,她大概还没想好那么遥远的未来,我问的有点唐突了。

    就在我暗自捉急,想着该怎么补救的时候,莉莉斯却早已经高瞻远瞩,想好了一切,只见她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回答了这个问题。

    “等到那时候,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当然是壮大夜魔一族了,我可是夜魔一族的女王,这是我的义务和使命。”

    莉莉斯忽然不说话了,直盯盯的,意义不明的看了我好几秒,接着移开目光,继续仰望星空。

    “?”

    为什么忽然这样盯着我看?我脸上沾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