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二十五章 拯救
    ****************************************************************************************

    我心里很不忍,但这毕竟关乎整个教廷山,无论如何,如果能从艾娜前辈这里得到有用的信息,这个恶人,我也得做一做。

    “是这样的,艾娜前辈。”

    我深呼吸一口气,正欲开口,旁边的小狐狸却仗着主场优势,麻溜的一口气将所有事情经过说出来,中间鲜有换气,足足说了半个多小时,我怎么就不知道这只小狐狸的肺活量竟然那么好呢?平时不是刚刚深吻没多久,她就娇喘连连了么?

    瞧见小狐狸一口气说完以后,小脸憋的通红的模样,我哭笑不得,心里暗暗感激和愧疚,自己刚才大概又把心情写在脸上了,被小狐狸读懂了,才把这个坏人争着做了,或许她心里在想,她和艾娜仙贝毕竟是族人,还同是天狐圣女,关系非凡,这个恶客当的更理直气壮些。

    艾娜仙贝先是保持一副笑盈盈的样子,仿佛天塌下来也不惊,只是越听到后面,她那宽容和成熟的微笑,却变成了震惊,不可置信,逐而转为悲哀。

    察觉到艾娜的感情变化,我和小狐狸心里都内疚不已,我们终究还是当了一回恶客,这种事情本不该劳烦一名已经过世,与世无争的幽灵。

    离最后一个字落音,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在死寂般的沉默中,我和小狐狸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不安,咬咬牙,我蓦然站起来,正准备以土下座的气势道歉,却是冷不防,艾娜仙贝竟然心有灵犀一般,和我同时站了起来。

    我俩愕然,然后艾娜前辈便仿佛晓得了什么,妩媚脆笑,神色温柔,抢了个先开口。

    “我先给你们两个道谢,谢谢你们,把这些告诉我。”

    道谢?我和小狐狸惊讶的无以复加,明明是来当恶客,把这种噩耗拿来向艾娜仙贝讨教,怎么却变成了她向我们道谢。

    “艾娜前辈。”我倒吸一口气,摇着苦笑:“不用安慰我们了,你这么说更让我们无地自容,本来这种事情不该来劳烦你才对,毕竟你和教廷已经再无瓜葛。”

    “是啊,我和教廷,不应该有瓜葛了才对,我自问对教廷问心无愧,虽然在那学了不少东西,但是我也倾尽了自己所能,扮演好一个永远不被需要的候补圣女,最后还力挽狂澜,把教皇和圣女奶奶救了出来,功劳匪浅,不是吗?”

    艾娜仙贝那双媚人的眼眸,带着无限的感慨和迷离,就似她现在的内心一样,穿梭万年时光,回到了那一刻。

    “但是,人与事,断了就断了,一了百了,可以干脆利落,但人与人的关系,却怎么能轻易斩断,你们觉得呢?”

    这么问了一句,然而她并不打算从我们这儿获得回答,而是继续喃喃说道。

    “我和沙耶姐姐,我和爱丽丝,还有对我照顾有加的圣女奶奶,以及一些可爱的人们,虽然教廷是个大杂烩,里面早就已经污秽不堪,但是,再肮脏的池子里也能长出一些青莲,这个世界,没有存在着绝对善的地方,天使都是善良悲悯的吗?我觉得不是,也没有存在绝对恶的地方,地狱世界里的所有一切,都是邪恶吗?我不知道,但我想应该也不是,对吧。”

    艾娜仙贝的目光,落到我身上,我想到双尾,它不能说是一只心地善良的猫怪,但也并不是坏人,地狱世界里应该还有类似它这样的存在吧,虽然很少,但毕竟是存在的,于是在艾娜仙贝的注视下,轻点了点头。

    这轻微点头,仿佛让艾娜仙贝得到了记得的鼓舞和认同,她欢欣的露出笑容,似在给自己的内心吞下一颗定心丸般,跟着用力点头,道。

    “教廷也是一样,我讨厌教廷,讨厌那些的绝大多数虚伪肮脏的家伙,但毕竟也有值得喜欢的好人,虽然很少。”

    “艾娜前辈……”看着艾娜前辈神经质一般说些似乎并不搭边的话,我有些担心,她是不是受到的刺激太大了?这和她向我们道谢有什么关系?

    仿佛读懂了我的疑惑,艾娜微微一笑,终于变回了我们熟悉的那个艾娜仙贝,徐徐落座,用灵活闪动的眼眸,注视着我们,眼眸里带着笑容,悲伤的,几乎要落泪的笑容。

    “那些值得喜欢的好人,大部分就在那时候的教廷山上,而那时候的教廷山上,大部分都是值得喜欢的好人。”

    艾娜的意思是,她认为值得喜欢的好人,并非全都在那时候的教廷山上,然而,那时候的教廷山上,绝大多数却都是她认为值得喜欢的好人。

    这样疯狂发好人卡没关系吗?我心里吐槽,张张口,却发现喉咙堵塞,有一股气堵在那里,说不出话。

    是啊,不是值得喜欢的好人,又怎么有勇气,有决心选择这种慷慨就义的手段呢?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大概就是眼下最真实的写照。

    “所以,我要感谢你们两个,如果不是你们告诉我,我不会知道,原来那些人,死后竟然比我还要惨,人总是要苦中作乐,一想到有人比自己还惨,还可怜,心里变得获得安慰,多少会开心一些,不是吗?”

    艾娜仙贝笑着,她的眼角却晶莹闪烁,缓缓滑落几滴如梦似幻的半透明泪光。

    幽灵有泪水吗?至少我的胸襟被小幽灵哭湿过。

    “真讨厌,我这是怎么了,活着的时候都没哭过几次,怎么死了反而更加软弱了?不许告诉别人哦,尤其是爱丽丝,我会被她笑惨的,贤狼大人,我想你应该不会出卖我吧。”

    艾娜仙贝的绝丽笑颜,在眼前放大,上面未擦干的泪痕,我见犹怜。

    如果……

    没等我点头,她的眼眸失去神采,仿佛忽然被抽掉了灵魂般。

    “如果,如果那时候我能多带几个人的话,或许……”

    “艾娜前辈!”小狐狸拍案而起,不知为何而生气,咬着牙,一把将如痴如狂的艾娜搂到了怀里。

    “你是笨蛋吗?这明明不是你的错,你也是受害者,要说错也是我们的错,不应该把这种消息带给艾娜前辈你,让你不得安宁。”

    相隔万年的两代天狐,相拥而抱,断断续续的哽咽着,宛如互相舔舐伤口的可怜幼兽。

    她们毕竟是千年一出的天狐圣女,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然后齐齐恶瞪向我。

    咦,我?我做错了什么?

    “不许说出去,知道吗?尤其是爱丽丝。”艾娜仙贝如是警告我。

    “谁也不许说,否则老娘饶不了你。”小狐狸更直接,想要完全堵住我的嘴巴。

    她们一个我都惹不起,更何况是两个,此时只有小鸡啄米的份。

    艾娜仙贝擦干了泪痕,露出圣洁多于妩媚的浅笑:“你们不必觉得愧疚不安,虽然带来的消息的确让我伤心难过,但是我很庆幸能够知道这个坏消息,知道那些人还活在痛苦当中,等待拯救,我讨厌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尤其的讨厌。”

    “艾娜前辈……”我挠了挠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你们是想来问我有没有应付它们的办法,对吧。”

    被艾娜仙贝一语击穿,我和小狐狸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良久的沉默过后,艾娜仙贝惋惜的摇了摇头:“很抱歉,我……想不到可行的办法。”

    “是吗?也是,哪可能那么容易想到好办法。”我哈哈苦笑起来,虽然一开始并没有抱多大希望,艾娜仙贝都已经这样子了,那些堕落英灵都已经那样子了,她还能有什么办法。

    但说没有一点失望,那是骗人的,而且我尤其不会掩饰自己的心情,肯定又让艾娜仙贝觉得为难了。

    “要是我能出去就好了,虽说就算出去了,见到往昔那些熟人,也不一定能想到什么好办法,正如你们所说的那样,别说我,就算将回到万年前将他们的亲人给叫过来,也未必能沟通得了。”

    “不能离开考验之地吗?暂时离开也不能?”我好奇问道。

    “笨蛋,艾娜前辈她们正是依附了考验之地,灵魂才能留存到现在,一旦失去考验之地的庇护,立刻就会烟消云散。”小狐狸瞪了我一眼,怪我异想天开。

    想到人妻骑士,艾鲁法西亚酱,以及第二次亚瑟王考验当中的爱莲娜她们,也是在考验结束的时候彻底消失,我神色黯然的叹了口气。

    是啊,连亚瑟王和她的骑士们都没办法的事情,想来是真的没有任何办法。

    “抱歉,没能帮上忙。”

    “怎么会呢,要道歉也是我们道歉才对,这分明是在难为你。”

    “你们现在更为难。”艾娜仙贝摇了摇头。

    “我了解,他们实力很强,他们很多人我都认识。”

    艾娜仙贝开始如数家珍:

    “列洛夫大叔,超越之境,实力比小贤狼你更强,在当时的教廷山上也能排前五,虽然是个粗犷的名字,但意外的很斯文,平时看着像是学者,而且有严重洁癖,一天要刮两次胡子,看到过道上,花园里有垃圾,总是会皱起眉头,不顾身份的弯下腰去捡起来扔好。”

    扳了一根手指头,艾娜仙贝又扳起第二根:“阿尔法特大叔,是个好色之徒,经常油腔滑调,教廷的修女们都要调戏一下,家里娶了三个妻子,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妻管严,在娶了第三个妻子后,彻底被管死了,别看在外头逍遥快活,回到家立刻就要夹起尾巴,对别的女人也只敢口头调戏,其实我知道有很多女人喜欢他,包括被她调戏过的修女,但是他很爱他的妻子们,发誓以后不娶了,真的就没再娶了。”

    我心慌慌的摸了摸胸口,摸到一团高耸柔软之物,想起自己现在是圣月贤狼变身,不知为何稍微松了口气,大概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庆幸现在的自己是女装变态。

    艾娜仙贝扳着第三根指头:“妮娜**师,我们都叫她妮娜大婶,是个实力强大的巫师,喜欢吃好吃的,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强者的身材大多都很好,不会变形,她的身材却有些发福,脸庞圆圆的,肉呼呼的,一天到晚嘴巴都在嚼个不停,明明是个大美人,因为发胖而愁眉苦脸,试图研究减肥药,失败上千次,反而研究出了好吃的糖果和点心,绝食减肥,最长坚持了三个小时,以后逢人便说唯有魔法和美食不可辜负,为了忘记自己以前是个美人的事实让我们叫她大婶。”

    接着,艾娜仙贝又扳起了第四根指头,泪眼朦胧,声音有些哽咽,她坚持说下去,我们静静的听下去,四根,五根,六根……直到十根指头都用完了,她握了握拳,自第一根重新扳起……

    “抱歉,好像给你们添麻烦了。”

    回过神来,艾娜仙贝的指头已经不知道数了多少遍,我们默默听着,听着那些喜怒哀乐,那些鲜活的人影,在脑海之中越发的清晰勾勒出来。

    “怎么会呢。”我连忙摇头,笑道。

    “万一能和它们顺利沟通呢?到时候艾娜前辈你说的这些就很有用了,不,就算没办法沟通也很有用,让我们大开了眼界,老实说,应该不止我一个会这么想,提到万年前的教廷,便认为全都是坏人。”

    “哪里都有坏人,哪里都有好人。”艾娜嫣然一笑,露出我们所熟悉的狡黠笑容。

    “就比如说这儿,说不定就有坏人哦?”

    “咦,坏人?”我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呃,不能再摸那儿了,省得被误认为是自摸女装变态。

    再看了看小狐狸,以及艾娜仙贝,心里小小的做了个对比。

    “艾娜前辈,你是在说……我?”

    “你这笨蛋,怪不得露西亚要叫你笨蛋,就算变成这副模样也还是个笨蛋。”对于我不按剧本和套路走的跳脱思维,艾娜仙贝失望的拍拍额头,笨蛋三连击彻底把我击沉。

    “我是坏人。”

    一转眼,还在消沉的我惊讶抬起头,看着被艾娜仙贝紧紧握住的手,虽然嘛,我现在是圣月贤狼形态没错,但心里也是纯爷们,所谓男女授受不亲,艾娜前辈你这样做不好吧,何况小狐狸还是个醋坛子……

    我回过头一看,小狐狸没吃醋!她竟然没吃醋!

    内心,有些悲哀。

    “我要当一回坏人。”艾娜仙贝的漂亮脸蛋再靠近几分,几乎就要凑到面前,精致小巧端正的五官,就像是蛋糕上面摆着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口咬下去的精美点缀,那双认真圆睁的眼眸,笼着哀伤泪光,将强而有力的意志传达过来。

    “明知道这样说会让你很为难,甚至会让你遇险,但是,我还是想请求,如果可以,如果能做到的话……救救那些可怜的英雄们,让他们得到解脱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