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二十三章 堕落的英灵
    ****************************************************************************************

    “那头魔物,其实就是当年那千名人类英雄的怨灵?”我终于恍然了,也沉默了。

    是啊,极有可能,那千名力量强大,意志坚定的人类英雄,踌躇满志,怀揣着拯救大陆的伟大梦想,参与这一次偷袭战,可想而知,当他们察觉到注定失败的那一刻,内心有多么绝望和愤怒。

    这份不甘绝望,不仅是对自身的处境,和梦想的破灭,也是对暗黑大陆的强烈感情,他们是暗黑大陆的中坚力量,大陆一旦失去他们,还能撑得住地狱的攻势吗?

    暗黑大陆要完蛋了吗?自己的家人以及亲朋好友,都要惨死在恶魔的爪下了吗?

    更甚至乎,往深处想像,他们刚来到地狱世界就遭遇伏击,太憋屈了,哪怕是在深入地狱的老巢以后大战一场,最终惨烈牺牲,失败,这种结果都还能接受,却偏偏是倒在了起跑线上。

    简直就像是上帝对他们的不自量力的嘲讽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敌人会知道我们的动向,我们不是去偷袭吗?

    有叛徒!肯定有叛徒!

    有背叛了我们,背弃了大陆的叛徒!

    不可饶恕啊啊啊!!!

    一定要找出叛徒,哪怕死了,化作厉鬼,也要找到它!

    这些负面情绪和诸多猜忌,一旦爆发出来,形成那样的魔物,真是一点都不奇怪。

    震惊,意外,以及感同身受的悲愤气息,笼罩着我们,陷入良久的沉默,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沉浸在万年前教廷那场悲壮……不,是悲哀的壮举当中,越是感受,越是能理解此时此刻站在我们对面的那头魔物,到底有多可悲,可怕。

    眼看气氛越来越不对,我强行将脑洞关闭,甩甩头,决定打破沉默,随口问道。

    “艾卡莱伊,你怎么会那么清楚这件事?”

    “当初那场失败的偷袭战,恰巧被我们族里一名前辈看到,并将整个过程都详细的记录了下来,包括那千名人类英雄在最后化作怨灵的一幕。”

    艾卡莱伊有些支吾,低头解释道,神色有些歉意,为当年它的前辈族人眼睁睁看着人类战士被恶魔屠杀,却没有丝毫出手帮助的意思,反而津津有味的做着记录这件事。

    “没有觉得歉意的必要。”我目光柔和的看着艾卡莱伊:“以当年你们和人类的关系,不插手干预,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况且,这是天使头头和恶魔头头暗中策划和布局的阴谋,哪怕当年那头巨龙一时热血,想上前帮教廷一把,怕是也无济于事。

    “如果当时在场的是艾卡莱伊姐姐,肯定会尽力帮一把,至少多救几个。”恶龙蕾娜忽然开口,尴尬沉闷的气氛,总算是活跃了几分。

    “那是当然了,我们所认识的艾卡莱伊,就是那么心地善良,不是吗?”我冲恶龙蕾娜不怀好意的眨眼笑道:“那么,换做是你呢?”

    “我?”恶龙蕾娜一愣,不甘示弱的两手叉腰:“如果当时是你这笨蛋在场,我一定把其他人都救了,只留你一个被包围,最好成为怨灵。”

    “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我气的鼻子都歪了,这小母龙真冷血,好歹我们也是龙骑士呀。

    “就算是鬼,尽管来啊,本小姐也能一手捏爆。”她得意的挑衅道。

    “哪有那么如果,我怎么可能跑到万年前去,不会给你坑我的机会的。”我转换思路,继续和恶龙蕾娜吵着。

    “万年前我也没出生呀。”恶龙蕾娜白眼瞪我。

    “还不是你先举的例子?”

    “所以你就要跟在我屁股后面有样学样?抱歉,本小姐不收你这样的蠢学生。”

    “谁跟你在你屁股后面了,干瘪瘪的没什么好看。”

    “你!说!什!么?”

    然后就被这头小母龙揪着揍了一顿,嗯,没办法,人作死就是这样,其实这小母龙的屁股挺翘挺圆的,手感不错,咳咳,别问我是为什么知道的。

    见我们两个冤家活宝闹起来,气氛又圆润了不少,当然,这是建立在我个人的牺牲上面,以后救世主失业,说不定自己还能当个给大家带来欢笑的相声演员。

    艾玛不好,我怎么跟奥玛斯那个光头印度阿三想到一块去了?

    艾卡莱伊带给我们的震撼和刺激,已经被消化的差不多,大家渐渐恢复冷静,不再沉湎于万年前的那份哀怒当中,开始考虑将来。

    是的,如今摆在我们面前的最大问题,是怎么应对那头魔物……不,是千名人类英雄的怨灵所聚集起来的堕落英灵集合体。

    “当年月神大人并没有将它净化,而是将其封印起来,也是因为这层身份的关系吗?”

    “我想可能不仅如此。”一直没说话的爱娃儿,忽然开口。

    “我偷……咳咳,我曾经在族里的秘密书库里,偶尔翻找到一些相关资料,很零散,若不是艾卡莱伊找出那头魔物的真身,我怕是也想不起来。”

    这抖m天使,经常仗着有个天使长老爷爷,擅自偷看了许多权限以外的秘密资料,我都懒得吐槽她了。

    不管怎么说,她这么做也帮了我们很多忙,比如说现在。

    只不过,聚集了大家的目光以后,爱娃儿又显得有些吞吞吐吐,难以启齿,最后还是咬咬牙,说出来。

    “我想,那些人类英雄的怨灵,可能,大概……会不会觉得出卖他们的,是我们天使。”

    这抖m天使一语惊人,说出的话劲爆程度丝毫不比艾卡莱伊逊色,让大家逊色惊呆,第一反应是怎么可能。

    “教廷的教义是信仰上帝,并追随侍奉上帝的我们天使一族,但其实大家都知道,教廷高层和我们早就面和心不合,也只有底层以及普通的人类平民,还一直以为教廷依然是虔诚的信徒。”

    说开了以后,爱娃儿反倒是露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并不是每个天使都把自己当做是高高在上的神,稀罕别人的崇拜和追随,显然她也是其中一员。

    “尤其是越到教廷后期,越是如此,他们早就失去了信仰和敬畏,别说我们,恐怕就连创造万物的上帝,也只不过是随意挂在口中,早就不当一回事。”

    “所以,你觉得那些人类英雄,会怀疑到你们头上?”

    “只能说,在他们眼中我们的嫌疑比较大,毕竟,假如说教廷被灭,到时候我们站出来赶走地狱一族,拯救大陆,成为最后的赢家,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我点了点头,神色古怪,爱娃儿分析的很多,只不过这番话从她口中说出来,总感觉怪怪的,难怪她刚才表情那么别扭。

    “所以说,假设他们怀疑泄密的是你们,又会怎么样呢?”

    “如果那些英雄怨灵,对天使存在怨恨的话,恐怕就算是月神大人,想要净化也难,爱娃儿大概是想表达这个意思,对吧。”

    艾卡莱伊插了一句,让抖m天使连连点头,和聪明人说话就是不一样。

    “毕竟那时候的月神大人,只不过是一缕残魂,实力大跌,而怨灵对我们天使有怨,会对我们天使产生强烈的抵触,大概是因为这样,月神大人只能将它封印,不是不想净化,而是不能,当然,这只不过是我的一点猜测,对现在的局势也无甚作用,你们随便听听就得了。”

    爱娃儿说完,退几步,到外围彻底当一名围观群众。

    她其实是想维护月神大人吧,害怕有人会想,月神大人封印都封印了,为什么当初不干脆净化掉那些堕落的英灵算了,留下这个天大的麻烦,让教廷山陷入困境。

    虽然,我相信以在场众人的为人,不会这么想,但有些话能解释清楚还是解释清楚比较好,爱娃儿估计是这么考虑的,想到这里,我心里微微感激。

    以我和月神大人的关系,当然不想看到有人对月神大人产生误解偏见,她帮月神大人说话,就等于是在帮我说话,这抖m天使公主,偶尔也是会八面玲珑,顾虑周全的,必须记一功。

    不过,事情也正如她所说,现在解释清楚这些,对我们要面临的局势并没有什么帮助,该烦恼的还是要烦恼。

    “既然是人类英雄的怨灵,那我们能不能尝试与之沟通呢?天使不行,我们人类说不定会有效。”

    萨绮丽突发奇想,事实上,面对这样的敌人,我们也并没有其他太多好办法,能给我们选择的,无非就是嘴炮和武力这两个选项。

    “虽然不是不可以尝试,但别抱太大的希望,难。”艾卡莱伊轻摇摇头:“吴凡阁下,你还记得曾经跟我提到过的天使族第一勇士衣卒尔吗?”

    “嗯?”我愣了愣,脑子一转,就明白艾卡莱伊为什么忽然提起这件事了。

    “没错,当初我们受泰瑞尔大人所托,将已经堕落的衣卒尔大人的灵魂净化了。”

    这件事,在场的诸位多多少少都听说过,心里一想,是啊,连当年的天使族第一勇士,这样的人物,都已经无法沟通,只能选择将其净化。

    更何况,那些人类英雄的怨灵,又内心产生出来的负面情绪更加剧烈千万倍,而且堕落的时间更长久,和衣卒尔唯一不同的点在于,随着时间流逝,衣卒尔变弱了,弱的连老酒鬼的四个学生都能将它干掉,而那些堕落英灵呢?

    我不确认它们和万年前刚刚形成时相比,有没有变弱,我只知道现在若是以武力的手段去对付它,难度大概不会比怒怼四魔王之中的任何一个低多少。

    这样充满了绝望和愤怒的怨灵集合体,又经过了万年的发酵和堕落,就算它们曾经都是意志坚定的大英雄,大豪杰,大概,我想也没什么沟通的可能性了,那无差别覆盖方圆十里的绝望哀嚎,不就是其彻底疯狂,毫无理智的证据么?

    想清楚这一点,大家的脸色又黯然了几分。

    而后,我们讨论了好一会儿,都没能拿出一个定论办法,最后只能现行解散,幸运的是,那些堕落英灵现在离教廷山还很远,而且据高露洁姐妹所述,它的移动速度也不快,暂时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但太乐观也不行,别忘了这可是贝利尔捣鼓出来的阴谋诡计,怎么可能会那么简单。

    教廷山的船头上,我独自一人望着远处,可惜这双德鲁伊的钛合金狗眼就算再怎么犀利,也不可能看到千里之遥的那些曾经的伙伴,而且,就算看到了又如何呢?

    徒增伤感而已。

    身后传来脚步声,不用回头看,我也知道是艾卡莱伊。

    “萨绮丽已经将话传下去了,很快大家就会知道那些英灵的存在,不会有人冒险靠近的。”艾卡莱伊的悦耳声线,带着和风细雨般的滋润和抚慰,从身侧传来,她和我并肩站在一起,望着同一个方向。

    “嗯,但愿大家不要出事才好。”我点了点头,的确是个好消息没错,却并不能让我放松一点点。

    “或许,我不应该把敌人的身份说出来,会比较好。”默默站了一会,艾卡莱伊道。

    “如果不知道它的身份,想必吴凡阁下不会如此纠结。”

    “还是会纠结的,毕竟实力摆在那。”我笑了笑,从远方收回目光,落到艾卡莱伊侧脸轮廓上。

    “但是,不会那么纠结,对吧。”

    艾卡莱伊也看了过来,目光静静对视,好似我被她的温柔目光完全看穿了,却又生不起任何的抵触反感。

    “咱们别纠结那多一点不多的纠结,可以不?”我揉了揉鼻子。

    “诶,我听你的。”

    见我的目光久久注视在她的脸蛋,艾卡莱伊微微羞笑,低下头,将我的手掌捧起,抚在她的脸颊上面。

    仅此一个小小动作,就让我的心融化了,烦恼忘却了很多。

    “吴凡阁下……似乎有什么打算?”

    “老是看穿别人可是不好的习惯。”我装作恼怒,却又不舍得将手从艾卡莱伊精致光滑的脸蛋上抽开,被她那柔柔的笑容弄得毫无脾气。

    “嗯,是有一点打算。”我撇开目光,生怕继续注视这张完美无瑕的脸蛋,会忍不住对艾卡莱伊做点什么。

    “让绮丽阿姨多招呼一声,如果有人看到小狐狸她们,让她快点回来。”

    “遵命,我的主人。”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有这么调皮的一面。”我笑了笑:“真的什么命令都会遵守吗?”

    “诶。”

    “那么,多陪我一会吧,一会儿就好。”

    “如您所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