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二十一章 姐妹花,就是赞
    ****************************************************************************************

    没等我回过头去找卡露洁,一直照顾着卡露洁的萨绮丽,已经体贴的将她带了过来,卡露洁受到的影响比姐姐还要大,花了更多的时间,才算将她身上的不详气息驱除的一干二净。

    “卡露洁?卡露洁?你没事吧。”

    轻摇了摇表情呆滞的卡露洁,她这才清醒过来,缓缓抬起头,眼角噙泪,小手紧紧抓着我的手臂。

    “亲……亲王殿下。”

    “诶,是我,是我,你们到底怎么了?”

    “都是我……是我的错……没有拦着姐姐……明知道……明知道会有危险……”卡露洁的意识似乎还未完全清醒,说话断断续续,不过,凭借着坚定的意志,她还是解释了个大概。

    精灵队伍一共分开三个小队,高露洁姐妹一队,咪啪骑士和尤丽叶一队,吾王原本打算单独一队,后来被我塞了五只鬼狼。

    在历练途中,大家得知了中心地带的异变,便开始一边历练一边展开调查,高露洁姐妹也是如此,就在昨天,两人遇到了前所未见的可怕敌人,洁露卡觉得这或许和异变有关,便冒险靠近,试图跟踪调查。

    结果就在靠近的过程中,洁露卡忽然倒下,卡露洁发现情况不对,连忙抱着晕倒过去洁露卡逃跑,足足赶了一天一夜的路,总算是回到了教廷山。

    光是靠近,就倒下去了?

    大家交流着震惊的目光,黄段子侍女的实力和意志姑且不说,卡露洁可是十二骑士传承者里实力排在前三的强者,这样的强者,就连靠近对方也做不到,到底是何等存在。

    我正想问详细一些,却发现卡露洁已经在怀里睡着了,她本身受到的负面影响更大,又抱着姐姐一刻不停的赶路,可谓心力憔悴,精气神都透支到了极限,真是难为她还能强撑到现在,直到把事情的概况说清楚了才倒下,这份尽职尽责,也是没谁比得上了。

    我既心疼又佩服,换做是自己,大概早就在半路倒下去了,这对姐妹的母亲在生下她们的时候,一定是把优点都给了卡露洁,然后把萌点给了黄段子侍女。

    “小弟,先让她们安稳的睡一觉吧,细节等她们醒过来问也不迟。”大家也都在心疼高露洁姐妹,尤其是坚强的妹妹。

    “对,让她们安安稳稳的睡上一觉再说,天大地大也没有休息大。”我用力点点头,却忽然瞧见艾卡莱伊把黄段子侍女送了过来。

    “怎么了?”我手忙脚乱的接过来,立刻就被这只像小狗一样轻嗅几下,然后立刻抱上来的黄段子侍女给缠住。

    “她似乎不怎么喜欢被我抱着,事实证明,在吴凡阁下怀里可以睡的更舒服不是么?”艾卡莱伊冲我调侃的笑道。

    “呼嗯~~~”我刚想说点什么,结果缠抱上来的黄段子侍女,发出一声满足梦呓,得,这下什么都不用解释了。

    “可是,我怎么同时照顾两个?”一手抱着卡露洁,一手抱着洁露卡,享受着左拥右抱齐人之福的我,却露出了苦笑。

    “让她们好好睡一觉就是了,而吴凡阁下所要做的就是陪她们好好睡一觉。”

    我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这是从艾卡莱伊口中说出的话,你真是我认识的那个娴静优雅,知书达理的白龙少女吗?不是被黄段子侍女附体了?

    “当然,不能取消变身哦。”瞧见我呆呆的表情,艾卡莱伊嫣然一笑,意有所指的冲着我的胸口处看了看。

    跟着低头一看,视线完全发现不了脚尖,我这才知道自己还保持着圣月贤狼变身。

    “哼,就算是这样,也还是色狼。”恶龙蕾娜鄙视了我一眼。

    “姐妹花哟,可要好好珍惜这一晚。”萨绮丽手肘轻捅,冲我暧昧直笑。

    “你们就尽管笑好了。”知道再待下去,只会被调侃的更惨,我抱着高露洁姐妹,一闪身离开。

    回去睡觉去,我跟你说,姐妹花,就是赞。

    “水晶,你想要去哪儿?”蕾奥娜忽然身后,拎住了蹑手蹑脚想要偷偷离开的水晶。

    “当然是回去睡觉了,现在已经很晚了,好孩子要早睡早起才对。”水晶缩了缩脖子,然后两手叉腰,理直气壮的解释道。

    “那很好,今晚你就陪我一起睡好了,我会好好监督你到底有没有早睡早起。”蕾奥娜不由分说的拎着呜呜悲鸣,却又不敢反抗的水晶,跟着离开。

    “时候不早了,我们也回去吧。”

    大家走的走,散的散,最后只剩下萨绮丽和艾卡莱伊两个,目送着众人身影消失后,两人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看情况,教廷山又要不得安宁了。”萨绮丽微微叹气。

    “放心吧,我们不是有救世主大人在吗?”

    “我知道,我只是在想,把一切都推到小弟身上,会不会太任性了。”

    “诶,的确很任性,所以,我会尽我所能的帮助他。”

    “艾卡莱伊,你……算了,算了,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给莉莉斯安排课程,我也不是大闲人。”萨绮丽伸着懒腰,慢悠悠的往回走,低声说道。

    “大概,我能尽力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些了,剩下的就拜托你了,小弟。”

    ……

    一觉醒来,身上尽是沉甸甸的负担。

    有属于圣月贤狼自身的负担,更多的是来自肩膀两侧的负担。

    悄悄眯开眼,往左边一看,卡露洁累坏了,睡的很沉,再转过头看看右边,黄段子侍女也……嗯?

    睫毛在颤抖?

    指尖在她唇上轻轻刮过,这小侍女嘴一抿,继续装。

    咯吱咯吱,我挠着黄段子侍女的痒痒,她的弱点在哪,我可是早就一清二楚了。

    这下子,黄段子侍女装不下去了,缓缓睁开眼,和我对视数秒,低声嘟嚷了一句:“变态女装亲王。”

    我可气坏了,这小侍女真不知好歹,也不想想看这副模样到底是为了谁。

    还没来得及惩罚,黄段子侍女忽然默不吭声的紧紧抱上来,脑袋拼命往怀里拱着,身子一个劲的颤栗,眼角渗着泪光。

    “不哭,不哭,已经没事了,有我在呢。”我抱着怀里颤抖的娇躯,连声安慰。

    “我害怕,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可怕的怪物,光是回忆起来身体就控制不住的哆嗦。”带着哭腔,小侍女拼命咬紧嘴唇,睁大泪光闪烁的眼眸,一眨不眨抬头看着我。

    “但是,我更加害怕,害怕见不到你这大笨蛋了,晕倒下去的那一刻,前所未有的害怕。”

    “所以,我现在不是在你身边了吗?不用怕了。”我目光温暖的注视着黄段子侍女,心下得意高兴,这小侍女,原来如此黏人。

    “区区笨蛋亲王得意个什么劲,这可都是笨蛋妹妹的功劳。”

    还没来得及高兴几秒,就被黄段子侍女这般堵了回去,虽说卡露洁的功劳最大,令人佩服,但我也救了你的命呀洁露卡大人,也不想想到底是谁帮你驱除不洁气息,真是好心没好报。

    在我的无语瞪视下,黄段子侍女想了想,又说道:“这句话你可不能告诉我那笨蛋妹妹,省得她得意忘形,忘记了要尊重姐姐。”

    “她一直很尊重你好不好,是你不让她省心而已,还有,你的笨蛋妹妹就在你对面。”

    “哎呀,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黄段子侍女这才发现卡露洁睡在另外一侧,先是吓了一跳,发现卡露洁还睡着,又是松了口气,紧接着气呼呼的瞪着我,咬牙切齿道。

    “好啊你这**亲王,竟然乘着我和卡露洁身体虚弱强行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姐妹花侍奉的不知廉耻幻想,终于被你得逞实现了,现在满意了吧,不行,这事不能这么轻易算了!”

    说着,这小侍女忽然变脸,得意的胸膛一挺:“就乘现在和我这笨蛋妹妹做个了结吧,到底谁的胸比较大,用事实来说明,来吧,尽情用你那肮脏邪恶的魔爪比较吧。”

    我无语的看着黄段子侍女,欣慰于她恢复【正常】的同时,节操也随之流逝。

    不过,老实说,很心动,要不是怕卡露洁醒过来之后把我们两个绑到一起沉湖里去,我怕是一时冲动,真的忍不住要帮高露洁姐妹比一比尺寸大小了。

    另外,这黄段子侍女有贼心没贼胆,口头上节操卖的爽快,身体却胆小的紧,怕是我刚刚有这个邪念,她就要跑了。

    正要大义凛然的狠狠训斥她一番,表示我不是这样随便的人,忽然发现,黄段子侍女的身躯还在微微颤抖,虽然她在极力忍耐,还想借着日常的甩卖节操转移注意力,然而胆小鬼就是胆小鬼,无论怎么做,该害怕的还是会害怕。

    “我……我才没有害怕,只不过是……对了,只不过是觉得有点冷,所以想抱点什么而已,笨蛋亲王可别误会了。”没等我开口抚慰,这小侍女就开始嘴硬起来。

    “还……还有,你能不能变回去?”她没好气的使劲瞪着我。

    “怎么了?”

    “我都被挡的看不见对面的笨蛋妹妹了,你说怎么了?是想炫耀什么吗?女装变态亲王胸大很了不起吗?”

    我:“……”

    心里默默记下这笔帐,等你恢复过来你就死定了我跟你说,床上,浴室,厨房,厕所,阁楼,草地,树林,草地,湖中,想在哪儿死,单选复选都可以。

    被气的说不出话来,我还是取消了变身,以免这小侍女说出一些更不得了的话,刺激我当场把她就地正法,貌似在亲妹妹面前也是一个不错的未解锁地点呢。

    “虽然还是个变态亲王,但是这样好多了。”心满意足的把脑袋搁在平坦胸膛上,黄段子侍女合上眼睛,细细的,细细的聆听着耳边强而有力的心脏声,发出梦呓般的喃喃自语。

    “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吧。”

    “是。”

    “你就不能按照剧本念吗?”对于是我的不识风情,黄段子侍女表示非常愤慨。

    “到底是谁比较喜欢撕剧本?来,跟着我的嘴型念,那个人是胆小鬼洁露卡。”

    “还不是因为禽兽亲王强行往我的身体里灌注了奇怪的东西,我才会变得那么奇怪,嗯,一定是这样,胆小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是被笨蛋亲王给玩坏了,一切都是笨蛋亲王的错。”

    我:“……”

    感觉积攒多年的节操,一瞬间就没了,没了。

    “呐。”沉默片刻,状似已经半睡半醒的黄段子侍女,忽然在怀里又发出声音。

    “又怎么了,你这不安分的小东西。”我在她鼻尖上捏了捏。

    “感觉……好像还有点冷。”

    “真拿你没办法。”手臂微微用力,将这小侍女的娇躯,往怀里更加紧密的拢了拢。

    片刻过后……

    “还是……有点冷。”

    我再用力。

    “呼……呼吸不了了,快被笨蛋亲王勒死了,因为做了过期避孕药,要被笨蛋亲王杀人灭口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快被气乐了,头一抬,和黄段子侍女那双闪烁着恐惧无助色彩的泪眼对上,而后明白了她的意思。

    低下头,将那冰凉的双唇也轻轻含住,这下子,这笨蛋侍女终于没再喊冷了,剧本对了,导演终于松了一口气。

    “更里面,也冷么?限时免费上门进屋入房送温暖哦。”

    不甘心总是被动扔节操的某德鲁伊,在唇分的片刻间隙,附耳问道。

    “色狼,禽兽……”秒懂的小侍女,思想也是很不得了。

    这时候,睡在左侧的卡露洁,犯了愁。

    她微微睁眼,随即又迅速合上,脸蛋上飘起两朵羞涩红晕,然而某对正打的火热的狗男女并没有发现。

    闭上眼,眼不见为干净的卡露洁,百无聊赖的开始在琢磨着,她心里琢磨着,到底该什么时候假装刚刚睡醒过来,比较合适。

    醒过来之后,到底该说些什么话,比较合适。

    然后,到底该把可恶的,下流的,无耻卑鄙的笨蛋姐姐揍个几成死比较合适。

    面对总是喜欢和妹妹比胸部大小,以达到炫耀其为数不多的优点的性骚扰姐姐,妹妹表示,老实人也是有火气的。

    还有,限时免费上门进屋入房送温暖是什么意思,听起来怪怪的,要不要私底下问一问亲王殿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