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一十八章 还剩一次,现在没了
    ****************************************************************************************

    在火光摇曳的昏暗夜魔神殿呆久了,出来的时候,地狱那阴沉沉的天空竟也显得有些刺眼,莉莉斯的情绪已经平复下来,她向来很成熟,很冷静,灭族的惨痛,或许会促使她变得更加成熟。

    我只是有些担心,以后她再也无法露出笑容该怎么办?好吧,仔细想想,以前的莉莉斯貌似也没怎么露出过笑容。

    艾卡莱伊和恶龙蕾娜在夜魔祭坛入口等着,见我们出来,簇拥过来,看看我,又看看莉莉斯,难得的,就连恶龙蕾娜也改掉了平时口无遮拦的毛病,欲言又止,想知道消息,又不忍当着莉莉斯的面问。

    光看莉莉斯脸上犹存的泪痕也知道,她们想要得知的消息,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求着火烧屁股一样想知道真相,却又不得不顾忌莉莉斯的感受的恶龙蕾娜,我有些想笑,看了一眼莉莉斯,她默不吭声。

    沉默代表了默认,对吧,最近我和莉莉斯似乎形成了这样的无声默契。

    也不是什么机密,夜魔一族只剩下莉莉斯一个人这种事,不可能特地招摇过市,对外宣扬,但也不是什么不可碰触的禁忌,隐瞒了,夜魔一族又不会忽然蹦出一两个。

    招招手,将好奇心爆棚的两名巨龙少女带到一边,我叽里咕噜的大致将神殿里的事情对她们说了一遍。

    “莉莉斯真是太可怜了。”

    蕾奥娜这样说道,虽然几乎没有和莉莉斯说过话,关系形同陌路,但她是这笨蛋的女儿,于是乎,感觉上,下意识就觉得是和自己关系陌生的女儿一样,关心起来理所当然,若是外人,别说只剩下一个,灭族了,性格直来直去的蕾奥娜大小姐,也不会假惺惺一句。

    “没想到又是贝利尔在背后从中作梗,她到底有什么阴谋?”比起口直心快的蕾奥娜,艾卡莱伊要想的深入很多,自己的智慧能够帮得上眼前的德鲁伊,不是挺好么?

    “那混蛋,四处搞事情。”

    我对贝利尔的恨,可谓是旧恨未消,新仇又来,这老狐狸,平时不吭不响的,一旦有什么动静,那必定就是在搞大新闻,小打小闹绝对不是它的风格,得严防着点才行。

    “那头魔物,果然和我们之前猜测的一样,是被月神所封印。”

    “对呀。”我点了点头。

    当时和爱娃儿她们转来转去的时候,就已经有这种猜测,必须是四翼天使用尽全力才能使出来的绝大封印魔法阵,想来想去,月神大人不是最符合条件的人选吗?

    只是,当时我们无法下这个定论,月神大人陨落的原因,是为了打碎连接地狱的世界之石,阻止地狱入侵,她设下这个大封印又是为了什么呢?什么时候设下的,为了封印什么?和她当初的举动有什么关系?

    如今从夜魔这里肯定了我们的猜测,可还是有很多疑问没有解决。

    “艾卡莱伊,你觉得怎么样?”莱娜和琳娅不在,我习惯性的依赖白龙少女的智慧,想不通,于是向她看去。

    “幕后黑手是贝利尔,可是我们现在拿它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被动抵抗,这是无可奈何的现实,既然贝利尔的目的是为了放出被封印的魔物,那么,我们也只能从这头魔物上面着手了。”

    “没错,恐怕是一开始我想的太简单了,这头魔物十有**是冲着我们来的。”

    我十分赞同,贝利尔那王八蛋,绝对是在酝酿着针对教廷山的阴谋,虽然受路西法的约束,四魔王在这五年时间内不能明目张胆的对付教廷山,但绕个弯子借刀杀人,绝对是它们非常乐意看到的事情。

    安达利尔的性格火烈,残暴,不是缺少智商,只是以它的性格,懒得用阴谋诡计。

    督瑞尔常年宅家,第三世界的赫拉迪克族在它眼皮底下兜转了那么长时间,也没见它亲自动手,只派了卡片兄与之捉迷藏,最后被我们营救出来。

    阿兹莫丹……如传闻中所说是笨蛋一个,当初它的投影和分身降临过暗黑大陆一段时间,原型是一头持着漆黑巨剑的骷髅魔王,骷髅头颅,恶魔羊角,黑暗皇冠,深渊铠甲和披风,可能是最符合魔王形象的魔王,实力的确比另外三大魔王强很多,若不是有历练魔法阵的压制,冒险者们怕是hold不住。

    然后,经冒险者的测试,阿兹莫丹的投影和分身的确是比其他几位魔王魔神要……怎么说呢,好欺骗吧,只要会动脑子就不难对付,至今没有听说过有冒险小队在它那儿折翼,完全就是看起来面目狰狞实则是社区送温暖的形象。

    只不过,阿兹莫丹的投影和分身并没有持续太久就消失了,然后总是神秘出现又神秘消失,不可捉摸,就像是网游里随机刷的圣诞老人或者宝物哥布林,可遇不可求,一直让大家引以为憾。

    以上三位魔王,至少在这五年时间内,或者没有能力,或者不屑用低级手段对教廷山动手,都是我比较放心的,唯独贝利尔,从来不吝啬于炫耀它的阴谋诡计,对教廷山的威胁最大,不能因为五年安全事件就掉以轻心。

    至于三魔神,感觉它们脑袋都快积灰了,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负责监视大魔神巴尔的手办王……咳咳,错了,是守护者乌瑞克大爷,没少抱怨过这些年白白受罪,浪费了大好青春,他的青春不就是那满屋子的手办么?

    想了这些,我继续看着艾卡莱伊,等她说下去。

    “所以,我们暂时放下贝利尔,先梳理一下这头魔物的线索,无论贝利尔的阴谋是什么,我想最后都绕不过要和这头魔物打交道。”

    “我们真能对付得了这头魔物吗?它可是月神大人下的封印。”我有些苦愁,对手的实力太强,心里有些没底。

    “实在不行就向天使求助吧,她们不会眼睁睁看着平衡被打破的,不是吗?”艾卡莱伊冲我俏皮的眨眨眼,让我恍然,对了,这种时候可以抱大腿呀。

    看来艾卡莱伊心里清楚的很,天使和恶魔之间的龌蹉。

    我心里大定,但不能在巨龙少女们面前留下只会抱大腿吃软饭的形象……虽然好像已经有点太迟了。

    “不过,也不能光想着依赖天使,如果自己能找到解决的办法,自然是最好,再不济,收集些有关于那头魔王的资料线索,有所准备,那也是好的。”

    “嗯,吴凡阁下说的没错,我现在很在意那只夜魔所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艾卡莱伊你有什么想法吗?怨魂,幽灵,复仇,报应之类的,听的我一头雾水,只能想象那头魔物,应该是幽灵之类的怪物。”

    我挠了挠头,感叹这样狗血的事情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要是忒丽丝能说的更明白一些就好了。

    “嗯,所以可利用的线索,就在复仇和报应这两个字眼上面。”艾卡莱伊陷入沉思。

    “复仇的话,感觉夜魔惹下了不少的敌人,她们在地狱世界一直是高高在上,瞧不起其他怪物的形象,怕是早就惹起众怒了,目标很大呀。”

    “不,恰好相反。”

    “有什么头绪吗?”

    “吴凡阁下不是说了,在地狱世界,夜魔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形象,瞧不起其他怪物吗?”

    “嗯嗯。”

    “我认为如果只是瞧不起,而没有其他更激烈的举动,比如说曾经屠杀过某个种族群体,我想应该当不得用复仇这样的字眼。”

    “嗯,很有道理,但目标依然很大,天知道这些年夜魔对谁动了手,她们可不是心慈手软之辈。”

    “复仇指的应该是那头魔物,很可能那头魔物和她们当年招惹的目标有着巨大联系。”

    “然后,那头魔物被月神所封印,这应该是月神陨落以后所发生的事情。”

    “为什么?月神大人以前可是有着丰功伟绩,原罪之战的时候都快把地狱世界杀穿一遍了,妥妥的真战神兼月神呀,说不定是原罪之战的时候被她封印的对手?”

    我又想起了月神大人那句从未试过一败,平平淡淡中,带着干爆一切的睥睨。

    “原罪之战时封印的对手,等到自己陨落的时候才派人去守卫,而且还是已经没什么战斗力的夜魔一族,不是多此一举,闲着蛋疼吗?”

    艾卡莱伊没说话,一旁听着的恶龙蕾娜忍不住怼了句,貌似说的很有道理,我就不和她计较了。

    “不过这么一想的话,忽然觉得或许那头魔物,也并不是完全没办法战胜的对手。”

    我心里又定了一些,如果那头魔物是月神大人在原罪之战时期,实力处于全盛状态时所封印的对手,那就可怕了,当然,就算是陨落之后,只剩下一缕残魂和执念的月神大人,实力也是恐怖到了极点,七巨头之流完全不敢招惹,但至少比起全盛时期要弱很多。

    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不然还能怎么样?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也很绝望啊。

    “天使族的大封印,我也略有耳闻,一般是用来封印自己无法解决的对手,当然,偶尔也存在第二种情况,那就是封印自己不想杀害,但又要阻止其行动的人,说白点就是画地为牢的囚笼。”

    “艾卡莱伊,你似乎有头绪了?”见白龙少女的话题,好像在不断地意有所指,我不禁好奇问道。

    “有一个猜测,但还没有确实证据可以证明,吴凡阁下,请让我再调查一些时间,等确定了再告诉你。”

    “嗯,那一切就拜托你了,要是现在能找到那头魔物就好了,哪怕远远看上一眼,说不定也能找到有用的线索。”

    双手抱胸,我发出大大叹气声,事到如今,心里已经不会再有【别去招惹那头魔物,最好大家两不相干】这种天真想法了,既然是贝利尔的阴谋,迟早我们要和它干上,现在躲避,那只不过是鸵鸟埋沙。

    “莉莉斯应该累了,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艾卡莱伊提醒我一声,让我恍然惊醒,是了,现在着急想也没用,还是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

    和巨龙少女们一起回到莉莉斯身边,她站在原地,和我们离开时没有一点变化,呆呆的,宛若一座雕像,让我心疼万分。

    “莉莉斯?”我上前将她抱着,将那张脸蛋上的最后一些泪痕擦感觉。

    莉莉斯眨了眨眼,然后便一动不动的看着我,既没有将我一脚踹飞,也没有双目无神,仿佛失去了活下去的理由和意义,那双冰冷的眼眸,除了多了几分悲伤和我看不懂的复杂之色以外,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我松一口气之余,又很困惑,莉莉斯到底在想什么,她的内心到底产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回去了。”一直盯着我的莉莉斯,忽然开口。

    “嗯……啊,对,说的没错,我们回去吧。”我欣喜的连连点头,高兴于莉莉斯的字眼,回去,她依然还是把教廷山当做自己的家,没有变,我的莉莉斯没有变。

    “回去,我们这就回去。”牵着莉莉斯来到传送阵,我忽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没问。

    “艾卡莱伊,临时传送阵还能传送多少次?”

    “大概……还能传送三次吧。”

    “大概?”我蒙了,艾卡莱伊童鞋,这可不是大概能解决的问题。

    “按照吴凡阁下的吩咐,用了最节约材料的手段,但是超长发挥了一把,大概能传送三到四次,具体能传送多少次,还得试过才知道。”

    “怎么个试法?”

    “很简单,只要让我用一次,我就能知道传送阵的状况,以及还能用多少次。”

    “安全起见,就当做还有两次传送机会吧,莉莉斯先回去,然后是艾卡莱伊,正好可以顺便试一下,如果还能传送一次,接下来就是蕾娜,我一个人回去也没问题,你们觉得怎么样?”

    我看看大家,莉莉斯肯定是没有意见,总不能让她一个实力最弱的走回去吧,艾卡莱伊微笑着点头,恶龙蕾娜也难得没有逞强,只是轻哼了一声。

    随即,莉莉斯踏入传送阵,先回到了教廷山,接着是艾卡莱伊,也踏入传送阵,回过头笑着冲我们招手,身影渐渐消失。

    呃……然后呢?

    我摸了摸下巴,感觉有哪里不对劲,话说,已经回去的艾卡莱伊,该怎么告诉我们,到底还有没有剩余的传送次数?

    我开始有点慌,看向恶龙蕾娜。

    “就算是巨龙,也不可能在那么远的距离传话呀。”这小母龙摊摊手,一脸无所谓:“不过放心吧,艾卡莱伊姐姐没问题的,一定有办法的。”

    她总是对艾卡莱伊有着迷之自信,这不,自信来了。

    只见传送阵忽然爆发光芒,我们还以为是谁又来了,结果光芒消失后,传送阵中心出现了一张轻飘飘的纸片。

    紧接着,这个昂贵到能令我倾家荡产的传送阵,就在我心疼的目光注视下化作灰烬,随风飘散。

    我和恶龙蕾娜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上前捡起了那张纸片。

    只见上面写着:

    莉莉斯已经回到家了,请放心。(艾卡莱伊的卡通笑脸)

    原来真的还剩一次,我的技术没有退步,太好了。(艾卡莱伊的卡通笑脸)

    但是,现在没了。(艾卡莱伊的卡通笑脸)

    我:“……”

    恶龙蕾娜:“……”

    我扬了扬纸条,发现恶龙蕾娜在浑身颤抖,或许是产生了些许动摇的感觉,内心深处,艾卡莱伊的高大形象或许正在迅速崩塌。

    艾卡莱伊的确很靠谱。

    但是当她存心想不靠谱的时候,可以把你坑的意识模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