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二十章 狼狈回归
    ****************************************************************************************

    萨绮丽两手空空走在最前头,回到魔王村后,轻车熟路的一头扎到了我家里,好像钦定了这里就是大家的落脚点一样,她在魔王村有家,艾卡莱伊也有她们的龙窝。

    我无语的跟在后头,算了,当初魔王村刚刚建好,大家一起选住处的时候不就料到了这种情况么,把魔王村最大的一栋屋子给选了,如今一看,我并没有假公济私,而是真的有这个需求,别人家拿有我家那么多房客,这会儿可理直气壮了。

    我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对了。

    莉莉斯在怀,心里大定,我这时候才忽然想起正事,有关于那头魔物的事,回去之前,艾卡莱伊看样子就好像有了头绪,不知道她回来那么多天,有没有去确认答案。

    “艾卡莱伊,关于那头魔物的事,你调查的怎么样?”

    然后,我看到了,艾卡莱伊脸上的柔和笑容,瞬间消失,虽然只是消失了一眨眼的时间,但也让我感受到了情况似乎不容乐观。

    她摇了摇头:“你们一路赶回来,累了,先去休息,等醒过来后我再跟你们说。”

    “不是那么要紧的事情吗?”我小心翼翼问道,没有强求,艾卡莱伊决定下来的事情,总是会有她的道理。

    “暂时应该没什么大碍,所以吴凡阁下,你早点休息吧,养足了精神才能应对一切事件。”

    “你这样说的让我有点莫名心慌,就好像吃饱了好上断头台一样。”我吓了一大跳。

    “在说什么呢?”见我们停下脚步,萨绮丽回过头,看着我和艾卡莱伊。

    “说来话长。”我挠了挠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并没有隐瞒萨绮丽的意思,怎么说她也是小黑炭的老师,也并不是什么天大的秘密。

    “那就睡醒再说吧。”萨绮丽又是一个慵懒哈欠,头也不回进了她的房间。

    “吴凡阁下,你应该多和萨绮丽学一学。”艾卡莱伊笑道。

    “是是是,反正你说了算。”

    我嘟嚷着,也抱着莉莉斯回了房间,换做以前肯定是不敢用这种任性的抱怨语气和艾卡莱伊说话,现在却很自然,感觉已经被艾卡莱伊吃的死死了。

    门外传来艾卡莱伊的妩媚轻笑,接着,她的脚步声远去,我先把莉莉斯放的床上,帮她脱下鞋子,外套,盖好被子,看着女儿静谧的,带着泪痕的睡容,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女儿控能量补足了不少。

    打着哈欠躺在莉莉斯身旁,眼皮子立刻开始打架,刚才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已经那么困了,难怪艾卡莱伊让我什么也别管先睡一觉再说,都是恶龙蕾娜的错,没事非要和我争一口气。

    没有梦之境界,更没有做奇怪的梦,这一觉睡的贼香,等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是傍晚。

    记得回来的时候是白天正午,难道只睡了一个下午,还是说睡了一整天有多?

    我活动着僵硬的身体,这种感觉,应该是最少睡了一整天。

    而后想起莉莉斯,低头一看,她还在自己怀里睡的香,萨绮丽说她回来以后就没日没夜的修炼,应该是比我还要累多了,就让她再睡一会儿吧。

    我蹑手蹑脚的想要轻轻起床,背后却传来一阵拉扯,惊吓的回过头,和水晶那双蠢萌蠢萌的乌黑眼睛对上。

    “为什么不变成妈妈。”她嘟着嘴,不满问道。

    “你这小笨蛋,又擅自钻到我床上。”我咬牙切齿,低声瞪着她。

    “莉莉斯可以,为什么水晶不行,这是不公平待遇,还有饲主还没回答水晶,为什么不变成妈妈,水晶想妈妈了。”

    我刚想怼一句你妈飞了,看到水晶泪眼汪汪的大眼睛,心下一软,自己这些天一直在外出忙碌,的确是有些疏忽了水晶,她的好姬友死对头琪露诺到现在还没回来,水晶估计是寂寞了吧。

    “知道了,知道了,这两天就让你见,满意了么?”

    “真的?”水晶张大嘴,笑的像头一百吨的**巨龙。

    “不信算了。”

    “信,水晶信。”她立刻爬起床,一跃而起,飞奔出去,大声吼吼着“水晶的妈妈来了,只属于水晶一个人的妈妈,没有离家出走的笨蛋琪露诺的份。”

    光着脚,啪嗒啪嗒的在木制长廊上来回跑着,声音一直传出屋外,似乎要告诉每一个人,我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忽然怀里传来些许颤抖。

    低头一看,正和莉莉斯那双深幽迷人的重瞳对上。

    重瞳?

    “小黑炭?”我试着喊了一声。

    “嗯,爸爸。”宝贝女儿害羞的点了点头,在怀里缩了缩,像一只乖巧的,正享受着主人的掌心抚摸的仓鼠,萌的我一脸鼻血。

    “回来就好。”我摸了摸小黑炭的头,心里感慨。

    “莉莉斯怎么样了?”

    “莉莉斯她……很伤心。”同一份灵魂,记忆和感情,小黑炭对莉莉斯的心情十分清楚,闻言拉了拉我的袖子。

    “爸爸,多陪陪莉莉斯。”

    “当然了,当然会,也得多陪陪你,你们两个本来就是一体,她伤心了,你也很伤心,对么?”我摸着小黑炭的头更加温柔,这真是个乖女儿。

    “嗯。”害羞的点了点头,小黑炭又往自己怀里缩。

    “还困吗?再睡一会儿吧。”

    “已经不困了。”小黑炭说着,却又抱的更紧,贴的更近,脑袋轻轻拱着,她和莉莉斯本来就是同一个人,遇到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不伤心难过。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小黑炭紧紧抱住,直到她安心为止。

    临近傍晚,我和小黑炭败给了肚子,手牵手出来,闻到碧丝做的菜饭香味,食指大动,二话不说下楼往餐厅一屁股坐下,发现恶龙蕾娜已经在那狼吞虎咽,大有横扫餐桌之势。

    恶龙受死!

    我高举叉子,眼角闪过一道锐光,电光火石的功夫就将她盘子里的一块肉抢到手。

    “你的胆子很大,敢在巨龙口中抢吃的。”又是电光火石间,正欲往嘴里送的叉子被低着头的恶龙蕾娜,精准无误的用叉子拦住。

    “别忘了这是谁家,你应该有身为食客的低声下气觉悟。”我冷笑一声,不甘示弱回道。

    “让食客准备三餐,你身为主人的觉悟又在哪里?”

    “那是碧丝,另一码事。”

    “都一样,主人没个主人样,就别妄想着要食客乖乖的遵守规矩。”

    “强词夺理。”

    “理屈词穷。”

    “穷凶极恶。”

    “恶有恶报。”

    “报应不爽。”

    “爽……爽快认输。”

    “输……舒舒服服。”

    恶龙蕾娜:“……”

    我:“……”

    “你输了。”

    “是你输了才对。”

    “明明你先耍赖。”

    “没有这回事,是你先犯错。”

    “话说回来,肉呢?”

    我们这时才发现,因为较劲而被拨到一边的叉子上的肉块不见了,扭头一看,水晶嘴巴鼓鼓的,吃的有滋有味,见我们看过来,她连忙捂住嘴,拼命摇头,此地无银三百两。

    很好,又到了男女混合双打的时间。

    晚饭过后,大家拎着凳椅在院子里乘凉,碧丝又是忙里忙外,给我们准备饭后的茶点水果,轻飘飘的侍女裙和代表着绿林酒吧特色的华丽丝带,不断在眼前晃过,仿佛一只雀跃蝴蝶,令人不禁生起扑蝶的冲动。

    咳咳,开玩笑的,也该聊聊正事了。

    我轻咳一声,正要向坐在旁边拨动着蒲扇的白龙少女开口,忽然耳朵一竖。

    有骚动,似乎是从村子入口传来。

    大家相视一眼,齐齐放下手中的物什,往声音的方向赶过去,先是见着天使巡逻小队,似乎拥簇着什么人一起回来,爱娃儿也在里面。

    看到我,爱娃儿眼睛一亮,带着她的天使手下往这边汇合。

    “爱娃儿,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我莫名有点心慌,一口气问道。

    她摇了摇头,往后一转,天使巡逻队分开,露出里面拥簇的人影。

    “卡露洁?”我大吃一惊,紧接着大惊失色。

    洁露卡正被卡露洁抱在怀里,整个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连忙三两步跨到卡露洁面前,紧张颤抖着伸出手,半强行的将她怀里的洁露卡抱过来,仔细查看。

    脸色从未有过的苍白,两排整齐修长的睫毛刷刷紧闭,仿佛做着可怕的噩梦一般,怀里的娇躯剧烈颤抖着,时不时发出颤栗吟声。

    唯一让我安心的是,还有呼吸,身体看似也没有外伤。

    我这才挪开视线,焦急的看向卡露洁,发现她的脸色也不大好看,苍白的紧,好像很冷一样,浑身打着哆嗦,抱紧身躯。

    “卡露洁?你呢,你没事吧。”我又是心疼又是愧疚,光顾着洁露卡,却忽略了卡露洁状态也不好。

    “看样子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我们先回家再说吧。”眼看越来越多人聚过来,艾卡莱伊在一旁轻柔细声道。

    “嗯,先回去再说。”我顾不得旁人的眼光,单手抱紧洁露卡,伸手也将卡露洁紧紧牵住,她的手心十分冰凉,就像握住了一块冰似的。

    回到家以后,成熟稳重的萨绮丽担当起了大管家,先安排浑身冰凉,低头不语的卡露洁去泡热水澡,然后大家聚集在一起,对着怎么唤也唤不醒,似乎被噩梦禁锢了一样的洁露卡,皱起了眉头。

    “艾卡莱伊,你能看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我声音哆哆嗦嗦,紧抱着洁露卡的手臂,也在打哆嗦,心里乱糟糟一团,只能向博学多识的白龙少女投去哀求目光。

    “吴凡阁下,请冷静些,比起洁露卡,你现在的状态更令人担心。”

    “不用管我也没关系,快告诉我洁露卡到底怎么了?!”我大吼大叫,和艾卡莱伊那双平静温润的眼眸对上,身体一僵,大脑渐渐清醒了几分,低垂下头。

    “对不起,我……我……”

    “笨蛋,你的心情我们都能理解,所以别在那支支吾吾,影响大家的判断了。”恶龙蕾娜一个暴栗落在我头上,让我闭嘴。

    “她应该是接触了不洁之物。”就在这时,站在外围的爱娃儿忽然开口。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想起高露洁姐妹是在天使的护送下回来,我连忙问道。

    “不知道,在教廷山外围巡逻的时候遇到了她们姐妹,就是这个样子了。”爱娃儿摇了摇头,靠近过来,手心轻轻按在洁露卡的额头上,渐渐泛起柔和圣光,忽然间,她像触了电一样缩回去,后退几步,露出惊恐表情。

    “果然没错。”

    “你到是快说洁露卡到底怎么样了,该怎么唤醒她?”

    “办法很简单,但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爱娃儿知道我心里焦急,也没多废话。

    “既然可能是受不洁之物的影响,那用圣洁的力量应该能帮她驱除。”

    “圣洁力量就可以了?那就拜托你了。”我一想圣洁力量,没多思考,就把怀里的洁露卡递过去。

    “长老大人刚才莫非是没看见?”爱娃儿一脸无奈。

    “我刚才尝试了,可是不行,以我的力量没办法驱除。”

    “那可怎么办,那可怎么办,对了,去找五爷,去找泰瑞尔大人。”我嗖一下站起来,就要往外跑,却被爱娃儿死死拉住,她的表情更加无奈。

    “你忘了吗?圣月贤狼大人的月光之力,就是最纯净,最圣洁的力量啊。”

    我一拍脑袋,毫不犹豫的变了身。

    “别在这里驱除,说不定会影响到村民,去教廷山外面。”爱娃儿的话刚落音,圣月贤狼就抱着洁露卡消失不见。

    教廷山外围,彷如有一轮华月自天边升起,宛若实质的月光,紧紧将圣月贤狼和洁露卡包裹在里面,片刻之后,无数凄厉的嚎叫骤然从洁露卡身上爆发,方圆十里皆可听闻,漆黑且极度扭曲的不详气息自她身上翻涌出来,转眼就被月光净化。

    一切平静下来之后,怀里的黄段子侍女脸色渐渐红润,紧闭着的眼眸也舒缓下来,呼吸逐渐平稳,似大病了一场般全身发汗。

    我松了一口气,围在身边的其他人也松了一口气。

    “贤狼大人,洁露卡应该没什么大碍了。”爱娃儿的手再次触摸黄段子侍女的额头,这一次从给她手心泛起的柔和圣光,没有再遭到抵触,渐渐渗入,安抚着梦中的小侍女。

    朝爱娃儿投去感激目光,我将已无大碍的黄段子侍女交给艾卡莱伊。

    还有卡露洁要驱除,看她的样子似乎和黄段子侍女症状差不多,只不过卡露洁实力更强,并且意志更加强大,所以才能坚持抱着姐姐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