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一十七章 最后的夜魔
    ****************************************************************************************

    听到这里,我是有那么几分歉意的,作为那个将她们的保护伞掀翻的人。

    到不是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我和月神大人重逢哪里有错?在地狱世界,弱才是错,在地狱世界,受到庇护这种事情,本来就很奇怪,很不合理,用专业术语形容,显然,夜魔已经不适合这个版本了。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熟读史书便可得知,除了创世种族以外,没有哪个种族可以长盛不衰,当年在亚瑟王带领下一统大陆的精灵族,甚至并没有经历夜魔一族这种被主人抛弃,又决策失误做了个大死的事件,依然不可避免的衰败了。

    人类也是如此,人类的繁荣衰落,其缩影就是教廷,曾经不可一世过,现在却已然泯灭众人,只不过人类的韧性更强,在陷入低谷的时候反弹的力量更大,更容易崛起,就像持续到现在的地狱入侵,当然,如果是灭顶之灾那就没有任何办法了。

    想着这些,我还是没有说话,默默的听忒丽丝说下去。

    “所以,失去了月神的保护,那些卑贱的怪物立刻就胆敢冒犯我们夜魔一族了?”莉莉斯的声音陡然变得杀气腾腾,也充满了怒其不争的意思。

    “呵呵……呵呵呵呵……”发出一阵凄惨无助的笑声,忒丽丝缓缓说道。

    “立刻……那到还不至于,在月神的庇护下,中心地带的那些低贱种,日子不知道多安逸,一部分竟然渐渐产生了智慧和秩序,呵呵……或许也多亏了如此,我们夜魔的身份总算还能让这些开了智的低贱种忌惮几分,但是,不会太长久,女王陛下,这不会太长久啊……”

    隐约间,忒丽丝的笑声,她的话语,似乎带上了几分将死之人的疯狂,她不甘心,夜魔一族不甘心,曾经的荣耀,为何会落得现在的下场,无论怎么也想不通,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加上眼前的困境,我感觉,这似乎让夜魔的心态有些崩溃了,就似一头压抑太久,并且重伤濒危的猛兽。

    “所以……所以我们……我们……哈哈哈……反正月神已死……我们的希望……也寄托在了女王陛下您那儿……那些瞧不起我们的低贱种……那些才刚刚开了智,就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是的蝼蚁们……哈哈哈哈……”

    我猜想的果然没错,忒丽丝的笑声,已经明显变得疯狂。

    “忒丽丝!!!”莉莉斯再次怒喝,然而却并没有帮助忒丽丝恢复清醒,她用令人心颤的狰狞语气,一字一句说道。

    “所以,我们解开了封印,是我们解开了封印,我们要看到那些低贱种,那些蝼蚁们,在我们面前哀嚎的模样,我们要……拉着它们……”

    “一!起!陪!葬!”

    “忒丽丝,你是不是疯了!!!”

    怒极之下,莉莉斯绽放红光,夜魔女王的血脉似燃烧起来了一般,那一声威严喝斥,将整个神殿惊的颤颤作响,周围那些摇曳的火把火焰,陡然拔高三尺,照亮她那虽娇小但笔直威风的背影。

    “啊啊……啊啊啊……”仿佛忘记了身体的状况,疯狂笑着忒丽丝,声音陡然被打断,随即发出阵阵低弱的悲鸣,脑子似陷入了混乱。

    “抱歉,万分抱歉,女王陛下,我……我为什么……我不明白……不……”

    “忒丽丝,你是笨蛋吗?还是说,我们夜魔一族已经沦落到变成一群蠢货了,疯狂也好,报复也罢,为什么,为什么解开封印后,我们夜魔一族会先遭到袭击!”

    “因为……因为……我们离封印最近啊……”充斥着一股混乱气息的忒丽丝,用几乎是幼稚可笑的语言,回答道。

    莉莉斯被气的两眼发黑,身子晃了几下,站都差点站不稳。

    “忒丽丝,你是在逗我玩是吧!还是说对我有什么不满!”

    “绝……绝无此事,让我想想,让我想想,为什么……为什么呢……明明我们揭开封印,是想亲眼看到那些蝼蚁们受到惩罚,为什么会是我们第一个成为猎物……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

    声音忽然撕心裂肺,歇斯底里,带着不可置信的狂叫,大吼,迷茫,懊悔,痛恨,愤怒,抓狂,绝望,不光是我,莉莉斯都蒙了。

    为什么,忒丽丝到底是在搞什么,难道她真的是疯了,已经语无伦次了?

    撕裂般的怒喊,在神殿回荡不断,良久,忽然断了线般的失声。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随即,忒丽丝再次大吼大叫,只是声音却充满了愤怒的无助,哀泣。

    “女王陛下,我们被利用了,我们被利用了啊!”

    “忒丽丝,说清楚点,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我们被利用了……被欺骗了……被诱惑了……”忒丽丝状似没有听到莉莉斯的话,失神喃喃着,一声比一声低,似乎发现真相以后,已经彻底绝望,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

    “忒丽丝!!!”

    “呵呵……呵呵呵……女王陛下哟……普天之下……能够在我们夜魔擅长的领域……能够欺骗我们,诱惑我们的……又还能有谁呢?我好恨啊,我真的好恨,如果女王陛下还在我们身边,就绝对不会……绝对不会被那种家伙……上帝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果然是你……贝利尔……我们夜魔一族……这个仇……我一定会报!”莉莉斯咬着嘴唇,那充满悲伤和仇恨的眼眸,终于流下了倔强眼泪。

    垂泪声传染了对方,忒丽丝也哀哀的哭泣起来,或许是这个世间独独剩下的唯二夜魔,在她们的神殿当中,洒落着悲伤、愤怒和仇恨的泪水。

    一切真相大白。

    我远远站在莉莉斯身后,无力的低着头,很想上前抱住女儿,但是又能说些什么呢?现在的我什么也做不到,什么话也安慰不了。

    等哭声渐渐停止,我发现莉莉斯正悄然无息的一步一步向着雕像靠近,口中说道。

    “我明白了,忒丽丝,我们的族人所遭受的罹难,以及我们的敌人,我都明白了。”

    忽然,她伸手隔空往雕像一抓。

    “但是,唯独有一件事情,你的身份,我还不明白,为什么要躲着我!”

    她的手隔空抓住了什么,用力往侧边一甩,一道身影便从雕像背后飞出,落在地上。

    “不要,不要啊啊啊!!!”

    猛然被抓了出来,忒丽丝发出另类的尖锐叫声,挥舞着双臂,尽可能的挡住自己。

    然而,一双手臂又能挡得了多少呢?

    我和莉莉斯都惊呆了。

    夜魔不应该都是千娇百媚,国色天香的女人吗?据说直到死为止都不会衰老,眼前这个白发稀疏,脸上仿佛被泼了硫酸般丑陋的老妪到底是谁?

    更恐怖的是,她的身体只剩下上半截,自腰以下的部分不见了,伤口断口处,萦绕着令我们胆战心惊的黑色雾气,光是看上一眼,就背脊发凉,耳中脑海之中仿佛听到了无数怨魂的凄厉惨叫。

    “忒丽丝,你……为什么……”无论怎么猜,也没有猜到竟然会是这种结果的莉莉斯,低下头,耷拉肩膀,气势颓然。

    “身上的伤口太重了,只能用秘法……结果变成了这副模样,女王陛下,能否……能否让我保留最后一点尊严,求您了,求您了……”

    “嗯……抱歉,忒丽丝,我……我没想到会是这样……”

    只剩下半截身体的忒丽丝,那苍老丑陋的面孔上流着浑浊麻木的泪水,一手挡着脸,一手在地上爬行,缓缓回到雕像后面,而后,传来她的低弱声音,绝望中,带着一丝欣慰。

    “女王陛下,您做的没有错,您的谨慎,让我放心,看来在暗黑大陆的生活,并没有磨灭您的警觉,这样很好,记住,从今以后,我们夜魔一族就只剩下您一个人了,一定要小心行事,不要轻易相信惹任何人的话,我们会在深渊里,期盼着夜魔一族重新崛起的那天到来……”

    “还有,站在您身后的那个男人……”

    身受重伤的忒丽丝,感知能力也低到了极点,直到刚才被拉扯出来,才看到站在莉莉斯身后的我。

    莉莉斯回头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

    “我当然是莉莉斯女王大人座下的第一血奴没错了。”不想让莉莉斯为难,上前一步,我用自豪的语气宣称道。

    莉莉斯会犹豫,就已经让我很高兴了,说明她对父亲大人这个称呼,无论表现在再怎么冷漠和抗拒,也是还是打算老老实实的遵守诺言。

    “是吗?是吗?刚刚觉醒就已经拥有自己的血奴了吗?不愧是女王大人,莉莉斯吗?好名字,和您的母亲一样,都是好名字,莉莉斯女王陛下哟,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身上的伤口,诡异的力量一直在折磨着我,即便是用秘法,也只能保持在假死状态,苟延残喘,期待着奇迹的到来,当我醒过来以后,我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说什么胡话,本王才刚刚觉醒,身边需要族人辅佐,那个人就是你,忒丽丝,难道你想让本王孤家寡人,孤军奋战吗?”

    一听最后一名族人即将离开自己,莉莉斯又是泪眼朦胧,彻底放下了戒心之后,她现在更像是一个无助的小孩,放下了高傲,回过头,用求助的目光看向我。

    当初我能将她复活,现在也一定可以将忒丽丝复活,对吧,她的眼神这么述说着。

    我迟疑了一下下,记得恶龙蕾娜说过,龙魂草到也不是那么难入手,如果我能早点遇到她们,复活莉莉斯就不会那么艰难了。

    龙魂草可能不是问题,但是,忒丽丝的状态……复活的条件之一,是尸体完整,她现在只剩下半截身体了,而且伤口那股令人心悸的诡异能量,让我无法拍着胸口担保。

    “莉莉斯女王陛下……”忒丽丝虚弱的发出声音,欣慰笑了笑:“刚才,您不是答应过我的请求吗?让我保留最后一点尊严,这副模样,就算还能活着,和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夜魔的美貌,就是她们的生命,忒丽丝的话,别说莉莉斯,就算我也能感同身受,理解她现在生不如死的痛苦,若不是盼着最后那一丝奇迹,怕是早就已经自我了结了。

    “如今,我盼来了真相,又盼来了奇迹,也算是没有白白忍耐了,已经够了,够了……”

    “忒丽丝!”莉莉斯声音气急:“难道你不想让我们夜魔一族崛起吗?本王现在需要人手!”

    “您这是舍近求远啊。”忒丽丝的目光,似乎隔着雕像向我这边转过来。

    “您的身边,不就有现成的人选吗?这是一个优秀的血奴,能派上用场,相信我,唯独在挑选男人的本事上,我从来没有看走眼过。”

    “以及……还有……”重重咳嗽着,如此剧烈,仿佛鲜血和内脏也一并被咳了出来,她的声音忽然衰弱下去,变得几不可闻。

    “别急着……报仇……一定要忍耐……贝利尔……贝利尔不是那么容易……容易……”

    “你知道那头封印的魔物,到底是什么样子吗?”眼看忒丽丝好像不行了,我忍不住问了一句,贝利尔现在的确是招惹不起,我更担心的是那头被释放出来的魔物。

    “那是……那是……”忒丽丝的声音陡然变得惊恐万分,提及贝利尔的名字的时候,或许她自己没有察觉到,是带着畏惧的,但是提起这头魔物,她却是明显的表现出恐惧。

    “那是……怨魂……绝望的……愤怒的幽灵……那是……复仇……报应……报应啊……”

    一声苍凉,愤慨的悲叫,声音顿没,再无声息。

    自此,三界之中,夜魔一族,只剩下莉莉斯孤零零一人。

    看着莉莉斯跪倒在地,长发垂落,梨花带雨的大声哭泣着,我轻步上前,最温柔的动作将她抱在怀里,并没有遭到一脚踹飞。

    现在的莉莉斯,像是一头受了伤的,想要寻求温暖的可怜小兽,拼命往怀里钻进来,用力搂抱,哭的更加厉害,转眼间,胸口就已经被打湿,昏暗的夜魔神殿,久久回荡着她的放声哭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