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一十六章 夜魔的苦难史
    ****************************************************************************************

    莉莉斯从传送站走出来,平素锐利冰冷的目光,此时带着茫然,她不断打量周围的荒凉,低头喃喃着“就是这”、“不可能”、“这不对”之类的奇怪失落话语,鼻翼断断续续的微吸着,强忍着。

    “莉莉斯。”

    我揉着后脑勺,死皮赖脸的又凑上去,关切问道。

    “怎么了,难道不是这里?不是你们夜魔一族的部落?”

    “开什么玩笑,我们的部落怎么可能是这种地方!”似乎触动到了莉莉斯的痛处,她怒张着一对小小的恶魔翅膀,挥起拳头,要给我这个嘴碎的血奴一点教训,拳头落到半空停顿下来,失去了力气,她低下头,泪眼婆娑的喃喃自语。

    “但是,梦里看到的地方的确是这样,我们夜魔一族,已经沦落到住在这种地方了。”

    “莉莉斯,别哭,别哭啊,我这就带你去找同伴,或许还有同伴在……”

    眼看宝贝女儿发出如同幼猫一样压抑的,细微的呜咽声,我慌了,手忙脚乱的想些安慰的话,说着一半,又想起艾卡莱伊之前说过的话,夜魔一族很可能已经不复存在了,顿时又沉默下来,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或许,现在让莉莉斯痛痛快快哭一场,会更合适些。

    莉莉斯比我想象的坚强很多,她低低的呜咽一会,擦干泪水,仿佛已经接受了眼前的残酷现实,抬起头,露出坚定目光。

    飞快扫了站在一旁,默不吭声的两头巨龙少女一眼,她没有搭话,虽然厌恶异族女性,但是面对和曾经的族人有着同等身份地位的巨龙,夜魔并没有高傲的底气,当然,也并不会卑微的低头。

    除了将她们创造出来的堕落恶魔以外,夜魔不会向任何种族敌人,这是属于她们的顽固,倔强。

    艾卡莱伊她们也知道夜魔的性格,并没有跟着上前安慰,事实上,虽然同在教廷山多年,她们和小黑炭能说上几句,但是和昼伏夜出的莉莉斯,印象中却从来没有说过话,甚至照面的记忆都难以浮现在脑海,如果排除掉小黑炭的因素,双方完全就是陌生人的关系。

    “喂,血……”莉莉斯咬咬牙,细弱蚊吟的冷漠改口。

    “父亲大人,带我在周围看看。”

    心疼现在的莉莉斯,一句父亲大人又把我叫的心花怒放,在恶龙蕾娜鄙视的注视中,我连连点头。

    “当然了,当然了,莉莉斯你想去哪儿,我带你去。”

    然后歉意的冲艾卡莱伊和恶龙蕾娜打了个眼色,艾卡莱伊会意的点点头,牵着不情不愿的恶龙蕾娜,大家兵分两路。

    “就在周围走走。”莉莉斯的表情更加冷漠,看不出喜怒哀乐,让我有些担心,却不知道该安慰些什么,看了不远处的祭坛一眼,莉莉斯应该也注意到了才对,她却并不着急去挖掘秘密的样子。

    跟随在莉莉斯身后,绕了整个夜魔部落一大圈,莉莉斯的目光,在每一处废墟上面,都要停驻片刻,偶尔会进入废墟当中,查看里面,由始至终却没有说过一句话,两人一前一后,气氛静默,耳中只剩下荒芜风声。

    终于,莉莉斯在一栋类似小宫殿的废墟当中,驻足良久,整个人失了神一般。

    “这里……是你的家?”我站在后面,不忍看到莉莉斯现在的表情,忍不住打破寂静,问道。

    “不知道。”前面传来类似梦呓一样虚幻的声音。

    “只是,感觉很熟悉,在梦里,见的最多。”

    说完,雕像一般站立的莉莉斯,终于动了动,转身,毫不留念的离开,细细的晶莹光点,在她转身的一瞬间,在银色发丝的飞舞当中,悄然散落,干燥的空气似乎变得湿润了些。

    随即,莉莉斯没有再磨蹭,步伐不停,笔直来到了夜魔祭坛,站在中央。

    “我们知道夜魔的秘密肯定藏在这里,但是摸索了许久,也找不到头绪,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我不知道该不该和莉莉斯一起站在祭坛上面,想了想,还是站在了边缘处,大声问道。

    “没有族人跟我说过。”莉莉斯没回头,但好歹回应了,这是好事。

    “但是,开启的方法流淌在血液当中。”

    这般低声喃喃着,似在确认着什么,她的声音变得坚定,向前一步,单膝跪下,掌心按地,发出繁杂细语。

    被爱娃儿细细的,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摸了个不止三遍,依然没能找到任何头绪的祭坛,就在莉莉斯的掌心按压下,在她的细语之中,祭坛上面的裂缝泄露出血红光芒,而后分开一道四四方方的入口。

    伸长脖子,顺着入口看去,里面沿着阶梯一直深入,黑漆漆,看不到底。

    莉莉斯仿佛是走过了千百遍,毫不犹豫的进入里面,我连忙跟上去,她停下来扭过头看了我几秒,没说话,回头继续往前。

    这就是默许的意思?我心里一松,连忙紧跟上去,生怕莉莉斯遇到危险,虽然知道不大可能。

    一直往下走,深入不知几许,到达了终点后,里面竟然是一个传送阵,此时散发着血色幽光,处于激活状态。

    原来如此,我就说不可能那么简单,原来是双保险呀。

    当初爱娃儿不是没有想过在祭坛上面掘地三尺,看能不能挖掘出里面的秘密,如果那时候这样做了,或许能找到这条通道,但是眼前的传送站会怎么样,就只有天知道了。

    “我也能进去吗?”看到莉莉斯脚步不停,笔直往传送阵走去,我连忙问道,天知道这传送阵会不会自带血统检测,只有夜魔才能进入,还是问清楚一点。

    “随便。”莉莉斯头也不会,身影消失在传送幽光当中。

    也就是ok的意思?

    我咬咬牙,坚信她不会害自己,跟着一头闯了进去,一阵天旋地转过后,屁股着陆,和坚硬的石板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这里是?”揉着身后,我一边快速站起,一边飞快打量四周,目光越发惊讶。

    昏暗的大殿,神殿。

    数十米高的恶魔雕像柱,排列延伸直深处,柱头上双臂托着火盆,不知燃烧了多久的火焰,无风摇曳,让神殿的光线显得朦朦胧胧,充满诡异,庄严,神秘。

    墙壁上有着精致华美的雕刻,状似古老的壁画,讲述着夜魔的诞生以及她们所供奉的堕落恶魔,画卷一般在延伸开来。

    无心观看这些壁画讲述的故事,我四处张望,没有发现莉莉斯的身影,大喊一声,回音晃荡,沉闷,仿佛被吞噬了一般,没得到回应,心里有点慌,目光落到大殿深处,咬咬牙,快步飞奔。

    两边的恶魔雕像石柱,形态各异,栩栩如生,顺着奔跑,就仿佛活了过来,变幻着不同的面孔,姿态,似乎随时都会从台基上面跳下来,往外看去,墙壁两侧的壁画,也像是滚动的胶卷,里面的一个个人物活了过来,宛如在观看一部紧扣人心的无声电影。

    这一切都没能吸引我的注意力,心里挂念着莉莉斯的安慰,我再次加快奔跑速度,紧接着忽然一个急刹车。

    到头了,看到了莉莉斯了。

    她站在神殿的终点面前,在她前面是一座巨大雕像,背后舒展着是二翼的堕落恶魔,高坐在王座之上,俯瞰万物,充满了创世种族的高傲和蔑视,在它脚下,是席地而坐,托着葡萄美酒侍奉的两名娇媚夜魔。

    莉莉斯站在雕像面前,呆呆发愣。

    我正要上前,轻拍肩膀,说点什么,忽然,从雕像背后传来隐约的气息。

    “谁?!”莉莉斯一声怒喝,恶魔翅膀急速拍打,飞了起来,气氛顿时剑拔弩张。

    夜魔神殿,绝对不允许外人玷污。

    空气凝固了数秒,而后,从雕像背后传来欣喜的,衰弱的女性声音。

    “啊啊,是你,女王陛下,您终于回来了,可知道我们等了多久。”

    “你是谁?”莉莉斯依然没有放下警戒。

    “难道女王陛下感觉不到吗?我是和你流淌着一样鲜血的族人,忒丽丝,见过女王陛下。”

    说完,紧接着是一连串的剧烈咳嗽,感觉对方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妙。

    莉莉斯沉默片刻,那急速拍打的恶魔翅膀终于缓下来,落到地上。

    “啊啊,也对,女王陛下大概才刚觉醒不久吧,被送往暗黑大陆的您,一定吃了很多苦头,都怪我们没用。”忍着咳嗽说完,躲藏在雕像背后,名为忒丽丝的恶魔,发出一阵伤心悲凉的呜咽。

    听到这样的话,莉莉斯最后几分疑虑终于放下。

    “好吧,我相信你,但是为什么要躲在神圣的祭坛后面,不愿出来觐见本王。”

    “咳咳,请女王陛下宽恕,忒丽丝实在有不得已的理由,无法站出来亲自一睹您的真容,想必,一定和爱瑟尔女王一样高贵,美丽……啊啊,我是多么想亲眼见一见,但是……但是……咳咳咳!!!”

    忒丽丝的声音带着强烈的懊悔和遗憾,如果这是演技,那么我只能给一百二十分,不怕她骄傲。

    “爱瑟尔……是谁?”莉莉斯微微一颤。

    “她是您的母亲,她将最高贵的血脉,咳咳咳,以及最后的希望,咳咳,传承给了您。”

    “忒丽丝,本王命令你解释清楚,其他族人呢?怎么只有你一个,我能感受到,我能梦见我们遭受到了巨大的灾难,族人在被屠杀,但是我不清楚现在的状况,我们的敌人到底是谁,给我说清楚。”

    零零碎碎的真相,让莉莉斯更加迷惑,她摇了摇头,想起正事,焦急的几乎是用怒吼声问道。

    “族人……族人……”忒丽丝的衰弱声,渐渐低沉,而后是一阵哀泣声。

    “如您所见,女王陛下,夜魔一族所有的成员,都在您的面前。”

    “怎么会……这样。”

    或许是早就有了这样的最坏猜测,当亲耳得知时,莉莉斯还是承受不住,那骄傲挺直的身板,就像被抽光了力气一样,无助跪倒在地。

    “忒丽丝,你在骗本王对吧,一定是这样,怎么会这样,我们可是夜魔一族,怎么会只剩下你一个,你一定是在骗我!!”

    “……”

    响彻大殿的咆哮声,换来的是良久沉默,忒丽丝似乎连哭泣的力气都没有了,呼吸越发的微弱。

    “对了,我们不是还有很多部落吗?一定还有其他族人在,对吧,忒丽丝,快点告诉我,我要去找她们!”

    “女王陛下……所有的族人……咳咳咳咳咳……所有的……都在这里……地狱世界……已经不存在其他夜魔部落……所以……”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告诉我,到底是谁?!”

    一阵低沉急促的呼吸,忒丽丝似勉强提起了一点精神,亦或者是回光返照,她的声音变得稍微响亮。

    “是恶魔,是被封印的恶魔……女王陛下呀,您刚苏醒,心中一定有很多疑惑,可以允许忒丽丝……咳咳咳……从头向您解释吗?”

    “你的身体没事吧。”莉莉斯终于从愤怒的状态中清醒几分,关切问道。

    “没事,我没事……苟延残喘至今,不就是为了……咳咳咳……为了期待这一丝渺茫的希望吗?没想到……上帝果然还没有放弃我们夜魔一族……啊啊,女王陛下……我们伟大的女王陛下……您回来的正是时候……但是……但是……我情愿您不要回来……咳咳咳!!”

    “少说废话,快点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忒丽丝虚弱的声线解释下,夜魔一族这些年来的凄惨经历,缓缓展现。

    落得如此下场,还要追溯到许久以前,哪怕是被堕落恶魔赶出家门的仆人,夜魔一族的实力依然强大无比,在地狱世界无人可及,如同王族一般存在,直到后来地狱十王横空出世,才稍微收敛了几分。

    真正让夜魔一族遭受重创的,还是入侵暗黑大陆的举动,试图将整个暗黑大陆变成她们的狩猎乐园,教廷悍然展现了夜魔一族始料未及的实力,加上天使在背后相助,最终将大陆上的所有夜魔赶尽杀绝。

    这些都是史书有载的事件,并没有出乎我们的预料。

    至此,夜魔一族元气大伤,龟缩在地狱世界,江河日下,地位一天不如一天,地狱世界毕竟是依靠实力说话,弱肉强食的地方,而不是依赖祖上的荣光。

    直到有一天,月神陨落,建立了地狱中心地带,已经惨得不能再惨的夜魔一族,经过剧烈的内部斗争后,终于有一部分族人,为了延续下去,背弃了曾经的主人,选择了月神的庇护,少数顽固份子眼看回天无力,悲壮选择了以死明志。

    让夜魔觉得最可悲的是,无论是以死明志的族人,还是选择了背叛的族人,最终也没有引起她们的主人,那些堕落一丝一毫的关注和反应,这一刻她们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彻底抛弃。

    心灰意冷的夜魔一族,举族搬迁到中心地带,作为接受庇护的代价,她们在月神的安排下成为看守者,守护着一个巨大封印。

    获得了月神的庇护,并且作为看守者,其实也就是偶尔去看几眼封印,并没有实质性的工作,夜魔一族终于得以修生养息,缓过气来。

    但,也仅限于此,过着以前从来没想到过的落魄生活,就仿佛是昔日的公爵王侯沦落到了贫民窟当中,这些也就罢了,习惯了就好,让高傲的夜魔们感到不妙的是,在这看似安稳的生活当中,她们看不到一丝崛起的希望,新生的夜魔力量越来越弱,传承自堕落恶魔的高贵血统,也在越发的薄弱。

    假如哪一天失去了月神的庇护,她们很可能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化为历史尘埃。

    简直就像是一个暮霭沉沉,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向自己靠近,却无能为力,最后被无情收割的颓废老者,灭亡,只是时间问题。

    于是,最后一名流淌着纯正的堕落恶魔血脉的夜魔女王,莉莉斯的母亲,做出了孤注一掷的选择,以牺牲自己为代价,孕育出了完全继承了纯正血统的新一代女王莉莉斯,并将刚刚诞生不久的莉莉斯,送到了暗黑大陆。

    那里,流淌着对夜魔而言最肥沃的土地,数量最多,最美味的血奴食物,并且,当初将她们赶尽杀绝的教廷早已经化为历史,在地狱入侵的乱世当下,正是夜魔悄悄扎根发展的完美温床,那里才是夜魔崛起的唯一希望。

    于是,在重重必然和偶然的情况下,还是初生婴儿的莉莉斯,就被送到了暗黑大陆,被一对恶毒无情的父母发现并收养,变成了小黑炭。

    解开了小黑炭的身世之谜,我一阵唏嘘,只能感叹缘分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奇妙。

    莉莉斯内心想必也有不少的感慨,只是当前的情况下,她关注的重点并非这些,身世什么的,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知道固然好,不知道也影响不了什么。

    “忒丽丝,说重点,为什么我的族人,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只剩下你一个,为什么?!”

    “哈哈……咳咳咳,女王陛下……稍安勿躁……我接着说……咳咳咳!!!”

    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莉莉斯身上,夜魔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数着日子,估算着莉莉斯觉醒的时间,盼望着在数十年,数百年过后,莉莉斯能够在暗黑大陆壮大夜魔一族,而后衣锦还乡,回到地狱世界拯救余下的族人们。

    谁也想不到,月神会那么消失,当她们在为莉莉斯很可能已经觉醒,甚至幻想着女王陛下已经开始行动,幻想着夜魔一族即将崛起的时候,月神就这么消失了,她们唯一的保护伞,毫无预兆的被从头上掀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