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零九章 想要拯救世界的我做了两次艰难的交易
    ****************************************************************************************

    咦,等等,莉莉斯刚才说了什么?

    没等我回味过来,莉莉斯更进一步,睁开眼,抬起头,荡漾着水光的鲜红眼眸注视过来,伸手牵住了我的衣服一角。

    “父亲……大人。”

    “……”

    滴答,滴答……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我要冷静,冷静下来啊我,看看莉莉斯这双瞳孔,充满了羞耻泪光以及不甘和压抑,她并不是真心的,只是为了达成某种目的罢了,这样的违和称呼,我能接受吗?我能答应吗?

    滴答,滴答……

    所……所以说,我现在应该冷静下来,好好思考一下,对的,冷静,冷静,手帕在哪,我先擦把脸。

    哆哆嗦嗦的掏出维拉丝做的手帕,往脸上胡乱擦了一把,重点在鼻子上揉了揉,那讨厌的滴答声终于消失了。

    咦,维拉丝什么时候给我做红手帕了?还湿湿的,热热的,算了,细节不必在意。

    收回手帕,我满脸严肃的和莉莉斯对视着,脑海中酝酿着无数的,冠冕堂皇的说辞,想要告诉她,我不是这样的人,我想要的是真心的一句爸爸,而不是无数句违心的父亲。

    对视着,对视着,国字脸逐渐融化,变成了一张傻乎乎的笑脸,挠着头。

    “莉莉斯,可以再叫一声吗?”

    “父亲大人。”第三声,莉莉斯已经颇得章法,声音再也没有颤抖和延迟,只不过还是冷冰冰的,听不出丝毫的感情。

    “只要你带我回族里,作为交换,我以后就这样叫你,怎么样,满意了么?”为了防止某人忽然幸福死,莉莉斯紧接着说道。

    “不……”我张大嘴,却没办法说出第二个字,不行,不对,不能和莉莉斯做这种危险的交易啊我,好好冷静下来,仔细想想,俗话说的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收获越大,意味着风险就越大,想要莉莉斯这一声父亲大人,我到底要付出什么?

    是了,没错,是要带她去夜魔领地,太危险了,难道为了这一声父亲大人,我就要把自己的女儿置之于险地?我是这样的人么?这样做还是一名合格的女儿控么?而且,我需要这样一声违心的父亲大人么?

    需要需要需要需要需要需要需要需要需要需要需要需要需要………………

    脑海中刚刚冒出这个念头,就立刻被无数个大大小小的需要字眼填满,不要啊啊啊!我要控制住我自己的**!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光是和自己的**战斗,就已经费了我十分之九管血,已经快不行了。

    “莉莉斯……一路上……太危险了……所以说……所以说……”仿佛和强敌血战了一场,我跪倒在地,急促喘息着,微颤颤的朝莉莉斯伸出手。

    “这种事情我知道。”啪一声,手被拍开了,莉莉斯冷漠的看过来。

    “就是因为知道,才甘愿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不然你以为会那么便宜你?”

    啊啊,是啊,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收获越大,风险越大,显然莉莉斯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才甘愿牺牲那么大,一口气把我的称呼从血奴直接提升到父亲大人,这相当于什么,相当于一只阿米巴原虫,直接升级成上帝啊!!!

    虽然她对我的态度还是一点没变就是了。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说,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比手画脚,眉毛纠结成一团,内心做着无比剧烈的挣扎。

    “父亲大人不打算和我交易么?”

    1hit!

    “所以说了,很危险……”

    “父亲大人会保护我,不是么?”

    2hit!!

    “不,就算是我也……”

    “父亲大人难道不想帮助我么?”

    3hit!!!

    在莉莉斯的三连击下,我彻底跪倒,发出纠结悲鸣,脑袋就似要爆裂了一般嗡嗡作响。

    “啊啊啊!!!我答应,我答应你莉莉斯!!!”

    真男人,好父亲,就是干,从不怂,大不了我从骸骨之地到夜魔领地,杀出一条血路,管它什么骸骨巨龙,地狱投石机,石头人领主,在女儿控之魂加持下,我,德鲁伊吴凡,将无所畏惧!!!

    仰天发出怒吼,我泪流满面,就似解开了一个有生以来最大的心结般,正想抱一抱莉莉斯,庆祝我们俩的关系从此走向正轨,岂料扑了个空,莉莉斯已经不见了。

    抬起头,只看到在一双小小的恶魔翅膀扇动下,莉莉斯的身影越飞越远,她的冷冰冰声音也随之传来。

    “交易成立,我等待你的好消息。”

    啊……啊啊……莉莉斯……

    伸手抓向莉莉斯远飞的背影,刚刚站立雄起的身体,再次跪倒在地,就似气盈而爆的气球,刚刚鼓起的勇气和决心,咻咻咻的跑光了。

    开什么玩笑,以我现在的实力,最多也就和骸骨巨龙打个有来有回,真拼命起来,还拼不过拥有不死身的对方。

    地狱投石机?见着对方以前大概就要被砸死了。

    石头人领主?完全不是对手。

    更别说现在迷雾区域是什么样的状况,说不定已经决出了新一任的魔王领主,会不会像之前的那么好说话,让我们路过,还是另说。

    不行,完全不行,以我现在的实力,根本想不到能有什么办法,可以安全的将莉莉斯带到夜魔领地。

    想象着自己如果食言,没能完全和莉莉斯的约定,说不定立刻又要从父亲大人降格回血奴,甚至是更加卑微的地位,我顿时瑟瑟发抖。

    听过了莉莉斯的父亲大人,我绝对无法接受再回到血奴时代。

    啊啊啊!!!

    抓狂的大喊大叫着,额头拼命的往石头上面磕去,一下,两下,三下……一百下……让我死吧,让我死吧!!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轻飘飘的,让人不由自主的平静下来的柔和声音。

    “吴凡阁下似乎很烦恼的样子?”

    “是你,艾卡莱伊?”

    我转过身,狼狈的挡住额头上的淤痕,连忙从地上坐起来。

    “你……都看见了?”

    “诶,抱歉,不请自来,偷偷看到了刚才那一幕,吴凡阁下该不会怪我吧。”艾卡莱伊微微笑着,身姿宛如女神一般璀璨,瞬间便让我治愈了不少。

    “怎么会呢,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只是被你看到了我狼狈的模样。”我苦笑着,难为情的挠了挠头。

    “吴凡阁下可真是疼爱莉莉斯。”

    笼着雪白的长裙,艾卡莱伊和我肩并肩的坐下,眼眸中带着丝丝善意的调侃笑容。

    “自然的。”我也不难为情了,当仁不让的竖起大拇指,爽朗应道,不疼爱女儿的我?不存在的。

    “可是因此陷入了苦恼当中,对吧。”轻眨眨眼,艾卡莱伊颇为坏心眼的戳到了我的痛处,想到对莉莉斯许下的不可能完成的交易,我再次苦恼的抱着头,呜呜悲鸣。

    “需要帮忙吗?”

    咦?

    抬起头,我不可思议的看着艾卡莱伊。

    “吴凡阁下需要我帮忙吗?”

    “啊……这……当然……只不过……如果是太危险的话……”我有些语无伦次,而后化为感动,艾卡莱伊,你真是好人啊!

    可爱的歪了歪头,点着下巴思考了一阵子,她嘴角浮现着若有若无的优雅笑容,颇为认真的对我说道:“经过我认真的推断,应该不是很危险。”

    随即噗嗤一声,艾卡莱伊先忍不住笑了。

    “艾卡莱伊,你就别作弄我了。”用力挠着头,我有些哭笑不得,这白龙少女,心思还真是琢磨不透,有时候很成熟,有时候又像个小女孩。

    “因为不这么做,吴凡阁下就不会完全相信,以为我是在勉强自己,所以啊,我得做出一副很认真,很努力的再三考虑过后,终于确认自己没有危险的样子。”

    “为了帮助我,你也是够拼了。”看到白龙少女一副煞有其事的娇憨举止,我忍不住也笑了。

    是的,如果她不这么做,我肯定放心不下接受这份好意,不愧是艾卡莱伊,睿智的白龙大小姐,或许已经比我更了解我自己了。

    “所以说啊,吴凡阁下需要我的帮助吗?”双手合适,艾卡莱伊将话题拉回一开始,满是希冀的看着我。

    “嗯,我这次真的是遇到麻烦了,而且也很想很想让莉莉斯这么叫我,务必拜托你了,帮帮我吧,艾卡莱伊。”

    收回笑容,我露出最郑重最诚恳最渴望的表情,向艾卡莱伊低头请求,如果不是暗黑大陆没有土下座这样的设定,我绝对会不吝使出来。

    诶,那我就帮助你吧。

    预料之中的回答并没有出现,我保持着低头的姿态,迎来了一段短暂的,意外的沉默后,对面忽然传来让我惊愣的回应。

    “但是,帮助吴凡阁下,我又有什么好处呢?”

    我彻底傻了眼,这真的是从艾卡莱伊口中说出的话吗?

    一直以来,她不都是无条件在帮助我吗?

    每次看到我有困难,她总是在明里暗里的给予我帮助,从来没有索要过回报。

    甚至是在我开口求助以前,就已经主动帮我解决了问题。

    一直都是这样。

    原来,我已经欠了艾卡莱伊那么多的人情。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认为艾卡莱伊主动的,免费的帮助自己,就仿佛是四季的交替轮回般,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根本不需要怀疑。

    想到这些,我脸红耳赤,再也无法在白龙少女面前抬起头,亏还自己还自称是东罗格第一男子汉,竟然把接受女孩子的恩惠这种事,当做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从未想过要回报,看来自己是东罗格第一软饭王还差不多。

    在我陷入巨大的羞愧之中,不可自拔的时候,一双纤纤玉手探来,托着我的脸颊,将头抬起,和那双仿佛洞悉一切的美丽眼睛对上。

    “艾卡莱伊,我……”

    “嘘。”

    带着香息的玉指,轻轻竖在嘴唇上。

    “我的本意并非如此,只是……只是最近啊,心里有点闹别扭,偏偏却不知道该怎么让吴凡阁下知道。”

    闹别扭,让我知道?

    我再次愕然,愣愣看着浅笑嫣然的艾卡莱伊。

    此时的她,是如此的端庄优雅,高贵知性,却从口中说出这种奇怪的话,实在无法想象和相信。

    就好像统一了天下,高高坐在王座之上的女王陛下,带着不怒自威的淡淡笑容,对底下的臣子说我想玩泥巴,就算是开玩笑,都能让人惊掉下巴。

    “诶,是的,虽然是这副模样,但是啊,我的确是在闹别扭,请吴凡阁下不要怀疑。”

    艾卡莱伊的表情稍微严肃了一分,再次向我肯定。

    不……就算你这么说,露出这副表情,不是更加让人无法想象了么?

    我艰难的点了点头,好吧,或许这就是艾卡莱伊任性的方式。

    “嗯,这就对了。”见我点头,也不管有多勉为其难,艾卡莱伊双手合十,笑容更加优雅动人。

    “所以,现在吴凡阁下是不是应该关心的问上一句,为什么你要闹别扭呢?”

    “那……那,为什么艾卡莱伊你要闹别扭呢?”我的智商已经不够用了,哪怕将储存库里的全部调用出来也无法理解,只能愣愣的跟着她的剧本走。

    “因为我很伤心。”

    “为什么要伤心呢?”我很识趣,不等艾卡莱伊提醒就继续问道。

    “嗯嗯。”艾卡莱伊笑着点头,对剧本的发展很满意。

    “因为,我发现吴凡阁下好像对我有偏见。”

    “偏见?没有,绝对没有!”

    一个激灵,我满腹震惊和委屈,立刻指天发誓。

    天地良心,艾卡莱伊你简直就是我的女神,又漂亮,又聪明,又温柔,又经常帮助我,我感激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对你有偏见,唯独这件事,不需要以上帝的名义,也不需要以水晶的名义,更不需要以自己的节操为名,我可以以维拉丝她们的名义发誓,绝对不可能!

    “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

    捧着心口,白龙少女松了一口大气,露出安心的笑容,这场风暴来的快,去的也快,如果不是了解艾卡莱伊不会用这种手段作弄人,我几乎就要怀疑她是在和我开玩笑。

    “呐,吴凡阁下。”

    “嗯啊。”我回过神,忽然发现艾卡莱伊的俏脸,好像靠近了一点点。

    “没有对我存在偏见,对吧。”

    “当然了。”我再次指天,发现艾卡莱伊的俏脸又靠近了一点点。

    “所以,现在的我,和那时候的我,不存在偏见,对吧。”

    “咦……那时候的……嗯……嗯啊……”

    我脑子有点蒙圈,发现艾卡莱伊的脸蛋又靠近了一分,从微启的香唇中呼出的淡淡湿香气息,令人迷醉。

    “现在的我,和那时候的我,不会区别对待,对吧。”

    “嗯……嗯啊,是的,不会区别对待,从此以后……”心里隐约有些明悟,艾卡莱伊端庄绝丽的面庞,以及那樱瓣一般诱人的粉唇,已经不足半寸距离。

    那双湿润朦胧,却不失理性和灵动的眼眸,轻轻眨着,似想告诉我,现在的她,并非那时候的她。

    喉咙蠕动一声,下半秒,我做出了回应,微微低头,主动将最后那一点距离消灭,白龙少女那温软娇躯,伴随着一声低低的满足轻嘤,依偎入了怀中。

    交易,成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