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零八章 父亲大人
    ****************************************************************************************

    唉唉,怎么说着说着就哭了?别哭了,你可是高贵的夜魔女王殿下呀,我情愿你这一拳落在我脸上。

    我怜惜的伸手帮莉莉斯擦拭泪水,却怎么也擦拭不干,她似乎想将这阵子的委屈一口气发泄完毕,眼泪掉个不停,从认识莉莉斯到现在,从未见过她如此柔弱的一面。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既然如此,那就一口气哭个痛快吧,发泄个畅快吧。

    我不再帮莉莉斯擦泪,紧紧将她抱在怀里,低下头,亲吻着她的光洁额心。

    等怀里的抽泣声减弱,我心中一动,半蹲下去,目光和莉莉斯那楚楚可怜的脸蛋保持平视,帮她擦拭着最后的泪水,看着这张梨花带雨的小脸,自己差点也心疼的哭出来了。

    “莉莉斯。”

    轻喊了一声,也没管她有没有回应,我继续喃喃说道。

    “我知道,我经常不信守诺言,离开你身边,是我不对,但是唯独有一点,从开始到未来,我从来没有戏弄你的意思,爸……我啊,爱你哟。”

    “恶心。”

    莉莉斯秒回,呃,摸了摸心脏位置……感觉里面快碎了。

    不过,有了回应是好事。

    我深呼吸一口气:“所以说,莉莉斯,能告诉我,那个好强,坚强,高傲的莉莉斯女王大人,到底去了哪么?让我明白,我错的有多厉害,才会失去了她,好么?”

    啪一下脆响,将我在她小脸上擦拭的手指拍开,哭停下来的莉莉斯,缓缓抬头,露出一双让我大惊失色的黯淡无神的瞳孔,就连那鲜红冷媚的血色都淡了几分,仿佛随着刚才的大量流泪而褪色。

    我心疼的几乎想合上眼,不忍心看到这样脆弱可怜的莉莉斯,但还是鼓起勇气,和她一眨不眨的对视,希望能将自己的心意传达给对方。

    “太迟了。”

    略显干涩的嘴唇,微微轻启,不仅是瞳孔,莉莉斯整个人都像是人偶一样无神,只能看到冷冰冰的感情,却再也找不到丝毫以前的傲气凌人。

    “是我回来的太迟了么?如果是这样,我郑重道歉,无论你怎么揍都不还手,但我感觉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坚强如你,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变得如此脆弱。”

    我一板一眼的分析着,或许是命中了靶心,莉莉斯黯淡的瞳孔微微颤动,终于找到了焦距,和我的目光对上,依然还是那么冰冷,依然是那句话。

    “太迟了。”

    “莉莉斯!”

    眼看莉莉斯像复读机一样重复不断,我有些急,到底是不愿意告诉我真正的原因吗?

    “太迟了,族人们……”

    族人们?

    “族人们,已经,一个,接着一个,消失了,就在眼前,就在我的感知中,一个接着一个,我,什么都做不到,做不了……”

    莉莉斯头又低下,失魂落魄的喃喃着,极细声,若不是我早就竖起一双耳朵,怕是会错过关键字眼,然后傻乎乎的问一句,你说啥?能大声点再说一遍么,然后被莉莉斯女王一脚踹飞。

    族人,一个接着一个消失了?在她眼前,感知当中?

    这是怎么回事?

    我心里大惊,一瞬间感觉智商不够用了,连忙从储存库里调出一些,幸好平时有积蓄,代价就是平时不需要用脑子的时候会很莽很天真,其实一开始开发这招作用是防止被小幽灵咬掉智商的……

    毫无疑问,莉莉斯这番话,和我上一趟外出经历有着莫大关系,她所说的一个接着一个消失的族人,十有**就是我和恶龙蕾娜以及爱娃儿她们看到的,凋零的夜魔部落。

    理解到这里,莉莉斯失魂落魄,黯淡无光的原因,也就接开个七七八八了,并不是因为自己又隔着老长时间没有回来看她,我还没有这个资格让她伤心黯然到这种地步,对此我很有自知之明。

    但是,就在眼前,就在她的感知当中,一个接着一个消失,这句话又该怎么理解?

    难道说,破开封印出现的袭击者,在屠杀夜魔部落的时候,莉莉斯在场?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么,这个【感知】就很值得琢磨了,莉莉斯的意思莫不是想表达,她和夜魔一族的感知十分紧密,夜魔一族被屠杀的时候,就像在她眼前被一个接着一个屠杀一样?

    我凝视着莉莉斯,看她又要落泪,在无声抽噎,垂落的拳头,紧握的直打颤。

    “莉莉斯,你……能感应到你的族人?”

    我皱了皱眉头,将莉莉斯的小手抓起,强行扳开她紧握着的手心,还是太迟了点,指甲刚才已经嵌入到了肉里,殷红的鲜血潺潺流落,纵使夜魔的体质恢复惊人,很快就愈合,还是让我心疼不止。

    面对这个问题,以及我的举动,像是丢了魂一样的莉莉斯,都没有做出回应,那应该就等于是默认了吧。

    “到底是什么时候?”

    “莉莉斯?告诉我,就当是我骗了你,或许还有一丝转机,就相信我这一回,好么?”我再往下蹲了蹲,强行进入莉莉斯低垂的视线当中,紧紧凝视而去。

    这句话,好像打开了某个小闸口,莉莉斯的眼眶又湿润了,死咬着嘴唇,她带着三分软弱无助,自暴自弃,三分声嘶力竭,终于开口,而且是一股脑式的开口。

    “都是……都是我的错。”

    哈?怎么又能怪到你头上了?说好的是我的错呢?

    “其实,一开始就感应到族人了,很微弱,随着实力变强,越来越强烈,连方向也能辨认出来,好似她们就在我的眼前。”

    “她们也能感应到你吗?”我忍不住插嘴一句,如果不能还好说,如果能,为什么不来看一眼莉莉斯?还是说不能离开她们的夜魔部落?

    莉莉斯冷淡的瞄了我一眼,说了一句。

    “我是王。”

    啊,懂了。

    智商上线的我,立刻理解了她的意思,莉莉斯是夜魔一族的女王,她有权感应到族人,族人却无法感应到她,大概是这个意思。

    “是了,萨绮丽很早以前就开始说你有点不对劲,老是对着一个方向发呆,就是因为这回事吗?”

    “一开始的时候,只能模糊感应到,就算有心也无能为力,后来能感应到她们的方向,甚至是在梦中,偶尔掠过她们的真实画面。”

    啊啊,这大概就是她刚才所说的,一个一个接着消失,就在她的眼前,就是这么回事吧。

    我了然的点着头,不再插嘴,耐心的听下去。

    “能感知到族人们的所在方向,甚至能在梦里见到她们以后,就开始忍不住了。”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一个人,老是对着同一个方向发呆?原来是这样,一切谜题都解开了。

    眼看莉莉斯沉默下去,我又忍不住开口。

    “想见你的族人么?为什么不愿意对我说,我记得有一段时间你总是欲言又止,有什么话要和我说的样子,就是因为这个?”

    感觉智商是不是一下子冲过头了,这句话又恰巧命中靶心,莉莉斯黯淡的瞳孔一凝,拳头又要紧握,我眼疾手快,迅速将她的手牵住,十指交错握着,防止她继续伤害自己。

    “因为……”

    她冷淡的瞄了我一眼,此时此刻,就算我做出如此【无礼】的举动,也不打算追究了,或许更是因为她内心充满了自责的关系。

    “因为我是个笨蛋。”

    我愕然,这种话能从莉莉斯口中听到还真是……超级新鲜,大概是空前绝后了。

    “为了一点可怜的自尊心,不想让这样弱小的自己,被族人们看到,为了一点卑微的骄傲,连开口都做不到。”

    “然后……”莉莉斯紧咬压根,泪水不争气的又涌了上来。

    “因为胆小,眼看着族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消失,明知道方向,却连迈出脚步的勇气都没有,像这样的我……这样的我……”

    泪水和声音如同崩了堤似的,肆意的流泪,放声的哭泣,压抑不住,也未经压抑,哭的连鼻涕都流出来,和泪水,和哭喊交织在一起,那张魅惑绝美的夜魔脸庞,此时哭的就像一个六七岁的小孩。

    我从一开始的手足无措,到手忙脚乱,再到沉默应对。

    几次想将莉莉斯抱住,但是忍住了,现在的莉莉斯,需要的不是怀抱安慰,而是尽情发泄的空间。

    “心里好过一些了?”

    “……”

    莉莉斯狼狈的拼命用双手双臂擦着花猫似的脸庞,擦呀擦,擦呀擦,明明擦干净了还在使劲擦,感觉就像是借此遮挡住脸,鸵鸟埋沙一样不让我看见她丢人的一面。

    虽然内心的怜惜心疼之意未减,但我还是被这样的莉莉斯萌到了。

    “莉莉斯并没有做错什么。”

    在莉莉丝擦着脸的时候,我细细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随即开口。

    “莉莉斯的自尊心最棒了,莉莉斯的骄傲也是最棒的,正是因为有这份自尊骄傲,莉莉斯才是我熟悉的莉莉斯,完美的莉莉斯,至于胆小……我应该庆幸,如果你胆子大一点,我或许就见不到你了,夜魔一族,或许也要永远失去她们的女王陛下。”

    说到这里,我忽然背后一寒,冒出冷汗。

    好险,真是太危险了,从发现夜魔部落遭受袭击,到回到教廷山,足足过了一个多月,换言之,夜魔部落被袭击的时间至少也是一个多月以前,莉莉斯在那时候就感知到了自己的族人正在遭受厄运,一个个的消失。

    从那时候开始到现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但凡只要莉莉斯被冲晕头,不顾一切的要去寻找族人,那么,以她现在的实力和惊人的速度,想瞒过萨绮丽偷偷离开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

    但是,凭她的实力,想穿过诸多危险区域来到夜魔领地,绝对是十死无生,不存在一丝侥幸。

    也就是说,在至少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每一分每一秒,我都随时有可能失去莉莉斯。

    想到这里,我不由惊出一身冷汗,不顾一切的抱紧莉莉斯,心有余悸。

    真是谢天谢地,老天果然还是眷顾我的,没有让莉莉斯一时脑热,没有将莉莉斯从我身边夺走。

    结果自然不用说,自己认为再正常不过,在莉莉斯眼里看起来却是莫名其妙的忽然无礼举动,遭受到了惩罚,被莉莉斯一脚踹飞了。

    “闭嘴,我才不需要区区血奴的同情。”叫我踹飞,她冷冰冰的喝斥道,只是还沉浸在自责当中,这份喝斥听起来,也失去了以往的凌厉。

    虽然将压抑许久的感情发泄出来了,但那份自责感,却并没有随之消失,反而在莉莉斯的自我承认下,变得更加剧烈,接下来,无论我怎么哄,怎么安慰,莉莉斯都没能打起一丝一毫的精神,几次把尝试用过激手段治疗的我踹飞,力度都显得不够看,完全满足不了我……啊呸,没有这回事。

    总之,莉莉斯将族人的消失,都归咎到了自己身上,如果能早一点去见她们,回归夜魔部落……等等,那岂不是接下来会遭遇到袭击者?!

    我又是庆幸不已,看来这一切都是上帝的旨意,老天的安排,让莉莉斯完美的规避掉了死亡陷阱,我的女儿命不该绝啊。

    想到这里,我又是庆幸的将莉莉斯抱住,泪流满面,结果第n次被踹飞。

    庆幸归庆幸,莉莉斯一直这个样子也不行,以她固执的性格,这份强烈的自责怕是会伴随终生,至少,至少我应该做点什么,该怎么做呢?哪怕是暂时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也好。

    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我犹豫许久,看到眼前失魂落魄的莉莉斯,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莉莉斯,你……想回家吗?”

    除了叫我一脚踹飞以外,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都没有任何回应的莉莉斯,蓦然抬头,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其实这趟旅行,我们……我们似乎路过了夜魔一族的家门口。”眼看莉莉斯眼中冒出希望火光,我更加没办法回头,硬着头皮说道,只是……

    “只是……只是……”太危险了,还是太危险了,以我现在的实力,自己一个人去都还不敢担保十分安全,况且还要带上一个莉莉斯?简直是拿女儿的小命来开玩笑,果然不应该说出来,就算是为了安慰莉莉斯,也不应该这么做。

    我苦恼的,用力的抱着头,为自己的冲动后悔不已。

    然而,这个举动却似乎让莉莉斯产生了误会,她看着我的模样,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神色不断变幻,似在做着前所未有的剧烈内心挣扎,最后,深呼吸着,眼眸之中闪烁着坚决之色,却又充盈着满眶的耻辱泪水,低头握拳,咬牙闭眼,微颤颤的,强忍着什么,一瞬间爆发出最大的决心,开了口。

    “父……父父……父亲大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