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三百章 铁匠之心
    ****************************************************************************************

    “说的那么难听,我只是来确认一下什么时候恰西能够逃脱你这小子的苦役,顺便也把我这个可怜的老铁匠解放出来罢了。”

    从拐角里走出来,满身酒气熏人的穆矮冬瓜,揉着他的矮人大鼻头,恬不知耻的辩解道。

    “你不是天天都在偷懒么?还可怜的老铁匠,你这句话敢去酒吧里说一说吗?”我更加鄙视了。

    “魔王村的冒险者那么多,只有我一个铁匠忙不过来是事实吧。”穆矮冬瓜心虚了,连忙转移话题。

    “可是根据贝雅的说法,好像你经常在酒吧里偷懒喝酒?”

    “这是我忙不过来是两回事,我不可能一整天都工作吧,总得给忙碌的自己找点乐子。”

    “好吧,就当我接受你的胡扯,你现在不在酒吧里放松或者在铁匠铺里干活,跑来这里做什么?”

    “只是顺道路过这里。”

    “这和你刚才的解释完全对不上。”

    “刚才?我解释了什么?好吧,真拿你这臭小子没办法。”眼看隐瞒不过去,穆矮冬瓜揉着大鼻头,稍微收敛了一些厚颜无耻的嘴脸。

    “其实我真的只是来确认一下恰西的状况,你刚才应该也看到了。”

    “看到了什么?”见穆矮冬瓜的表情不似在忽悠,我好奇问道。

    “算了,和你这种门外汉费那么大劲解释做什么,我还是直白点说好了,恰西已经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铁匠之心。”

    “铁匠之心?”我认真想了想,恍然大悟:“哦,我记起来了,就算多年以前你说要去寻找的玩意。”

    “亏你还能记得住。”穆矮冬瓜有些诧异,莫非眼前这家伙的冒牌货?

    “因为我一直在想,去寻找铁匠之心什么的,如此中二的说法,该不会是你为了把矮人王位摔给图拉丁那小子而胡乱扯出来的借口吧。”

    “混蛋东西,只不过是想把王位甩给那个不肖子的话,我有一万种办法,用得着找这种借口吗?”穆矮冬瓜怒发冲冠,浓密垂胸的灰白胡子气得颤抖不止。

    “……”堂堂的王位被嫌弃到这种程度,除了矮人族以外也是没谁了,估计图拉丁那小子现在也在拼命思考着该如何甩锅吧,毕竟王座都给这对不要脸的父子给拆光了。

    “好吧,就当我又信了你的胡扯,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可以理解成恰西已经很厉害了?”

    “所以说你是门外汉,没法沟通,并不能简单的这么认为,用你的智商能够理解的话来解释,那就是恰西已经突破了瓶颈,拥有了无限的潜能,未来能走到什么地步,还得看她自己。”

    “原来如此。”我心里暗暗点头,原来刚才在恰西身上看到的那层炉火光芒,并不是我的错觉。

    “但是,她现在的铁匠之心只不过是雏形,就像一盏微弱的烛火,很容易熄灭,甚至折断,尤其是这孩子心性胆小,怯弱,并没有培养出足够的自信心。”

    “你该不会是担心恰西,所以才经常跑来暗中观察吧。”

    “都说了只是顺道路过,我自己都忙不过来,谁有空理会这种心性不定的小家伙。”穆矮冬瓜打了一个酒嗝,表情倨傲。

    好吧好吧,真不知道该说他脸皮厚还是脸皮薄,说他脸皮薄嘛,简直能笑死半个暗黑大陆,说他脸皮厚,到了这种时候又打死不愿意承认是关心后辈才出现在这种地方。

    “恰西那番话你应该也听到了,我怎么感觉铁匠之心好像也不是什么太难得到的东西?也就给自己找找目标,找点存在价值那么简单。”

    “我从来没有说过它很难找。”穆矮冬瓜翻了翻白眼。

    “所以你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你的天赋很差,一大把年纪了还没找着?”

    “我真是快要被你这小子气死了,不懂就别乱说。”这老家伙,以恨不得一铁锤把我砸飞的凶狠目光,狠狠瞪过来。

    “铁匠之心这种东西,是个铁匠都有,关键是能不能将它挖掘出来,为自己所用。”见我一脸懵逼的表情,穆矮冬瓜啧了一声,以一副【就知道你这种傻小子没办法理解】的失礼表情,无奈摇头,眼睛一扫,随手捡起地上一块石头。

    “也罢,我就用连你这种蠢材都能理解的方式,给你开开眼界吧,看着这块石头。”他掂量几下,忽然用力一握,那颗小孩拳头大小的石头就被她一双长满老茧的粗壮手掌,硬生生握成了粉末。

    “看到了没有。”轻轻将手掌上的粉末一吹,穆矮冬瓜宛如得道高人,高深莫测,做了一件十分了不得的事情。

    “看到了,石头很可怜,你很无聊。”我不假思索的点点头。

    “混蛋,我不是让你关注这种东西,我是说看到了没有,我刚才将石头捏碎的力气。”

    “一颗石头而已,瞧把你给得意的,还以为是捏碎了一件神器呢。”

    “小子,你是故意跟我作对,不给我说下去的机会是吧,那好,你就慢慢自己领悟铁匠之心吧。”穆矮冬瓜终于发现了我在和他抬杠,也是个狠角,撒腿就走。

    “唉,等等,我配合还不行吗?从现在开始我配合就是了。”

    穆矮冬瓜抖了抖灰白胡子,大概也是不吐不快,难得没有得寸进尺的进一步要挟好处,哼哼唧唧两声,在我好言劝慰之后,终于再次开口。

    “刚才握碎石头的力量,看到了没有。”

    “看到了看到了,简直天生神力,天下少有。”我竖起大拇指,开始配合。

    “我不是这个意思。”穆矮冬瓜罢了罢手,但是表情明显很受用,可不是么,矮人天生神力,就连野蛮人也自叹不如,谁有意见?

    “这是属于我的力量,它就好比是铁匠之心。”

    “铁匠之心真是棒极了,厉害极了,竟然能把石头捏碎。”我两只大拇指竖起来,就差大喊太君高,实在是高。

    然后被穆矮冬瓜拎着铁锤追杀了整整一圈。

    “铁匠之心,就好比这股力量,它潜藏在每一个铁匠的内心当中,谁都可以拥有它,但是……”

    口沫横飞的穆矮冬瓜,舔了舔干燥嘴唇,继续以三大邪教信徒的狂热,试图向我布教。

    “但是,你能将刚才捏碎石头的力量,聚集起来,让它离开自己的身体吗?”

    “让我想一想。”略为思索,我一拍手心,朝着地上的其他石头施展了心灵传动,也就是传说中的法师之手,轻易将其捏碎。

    “你看,做到了。”

    穆矮冬瓜:“……”

    我:“……”

    “有没有人说过你这小子很欠揍。”

    “你不是第一个。”

    “有没有人说过你这小子是气氛杀手?”

    “你不是第一个。”

    “很好,看来你很有自知之明,那就受死吧。”说完,穆矮冬瓜怒目圆瞪,拎起锤头又追杀了我足足三圈。

    “好吧,我大概明白了,你是想说,铁匠之心人人都有,但是想将它从心灵之中牵引出来,却十分困难,对吧。”

    “没错,果然还是我穆拉丁聪明,竟然对你这种傻小子也能解释清楚,我简直是天才铁匠。”这老冬瓜恬不知耻的自夸了一句,捋了捋胡子,眯着眼,表示孺子可教。

    “我认识一个叫天才魔法少女法拉的家伙,和你一定是同类。”我再次竖起大拇指,夸,使劲夸。

    “谁跟那种变态是同类,呸,想起我就恶心。”

    穆矮冬瓜像是沾了什么晦气般,连声呸吐,当年他和法拉老头在精灵族互坑的时候,那叫一个精彩,时至今日依然为众人津津乐道,这两个老家伙节操掉的到现在都还没补回来。

    “那到底该怎么找到自己的铁匠之心呢?”我好奇问道。

    “问那么多做什么,你又不是铁匠。”穆矮冬瓜没好气应道,忽然贼眼一转:“口渴了,要是有一瓶好酒,或许我会愿意多说几句。”

    “拿去,快说。”我想也不想就把一瓶酒递了过去,虽然不想轻易便宜这矮冬瓜,但是看到恰西那个样子,不打听清楚,我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简单,磨砺心性,寻找自我。”一口气把灌了半瓶下去,哈出一口酒气,穆矮冬瓜悠悠然说道。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迷失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当中,去寻找自我?”我抡了抡拳头,琢磨着是把这老冬瓜打成完全失忆好呢,还是一半失忆好呢。

    “我真没骗你。”用不似开玩笑的语气,他迅速把剩下一半也喝完,似乎颇为惋惜没有多敲诈一些的继续说道。

    “世人都知道只要肯刻苦努力,用心下功夫,就算是没有天赋,就算脑筋笨,总也能获得一些成就,至少温饱不愁,但是你看看整个暗黑大陆,有多少能做到这一点?想和做,做和用心做,用心和全心全意,全心全意和贯彻一生,每向前一步,都是一道天堑,要么意志不够,要么外因阻碍太多,我们铁匠也是如此,明明终点就在眼前,但就是迈不出那一步,天赋越高,脑筋越聪明的,反而越是容易迷失。”

    “你该不会是想变相夸自己天赋高脑子聪明吧。”我半懂半不懂的头一歪,接着怀疑的看向穆矮冬瓜。

    “这是事实,还需要证明吗?”

    “好吧,脸皮厚这一点到是事实,谁也反驳不了。”

    “恰西的铁匠道路,并非是她自己的铁匠道路,而是得到的传承道路,严格来说,我甚至怀疑她能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铁匠,我说的合格,并非是技艺方面,而是内心,走别人为自己开辟的道路,纵使一帆风顺,但是,如果道路既是人生,那么这个人,真的是在过自己的人生吗?而不是在复制别人的人生?倘若只是想做一名普通铁匠,这种问题不理会也罢,但如果想要寻找到自己的铁匠之心,那么首先就要过这一关,否则只会迷失。”

    “也就是说,你认为继承了巨人铁匠的恰西,原本不可能领悟自己的铁匠之心,这也是你不愿意继承巨人铁匠传承的原因?”

    “没错,我已经找到了自己属于自己的道路,只要再找到自己的铁匠之心就圆满了,贸然得到巨人铁匠的传承,或许能使我的技艺突飞猛进,但也会让我再次迷失,到底是好是坏,我也分不清楚,既然如此,便顺应自己的本心做出选择就好了,至于恰西……的确,我认为她继承了巨人铁匠传承后,几乎已经断绝了找到铁匠之心的可能性。”

    “为什么那时候你不把这种重要的事情说出来。”虽然现在已经无所谓了,但当初穆矮冬瓜竟然隐瞒如此重要的事情不说,还是让我有点不爽。

    “说了有用吗?只会徒增恰西对未来道路的迷茫烦恼而已,与其如此,倒不如让她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接受传承,反倒还有一丝希望,你看,现在结果不是很圆满么?”

    “话是这么说,我承认你的做法有道理,但是你到是跟我说呀!告诉我总该没问题吧。”我不依不饶的继续质问。

    “跟你说有用吗?只会徒增你的智商烦恼而已。”

    我:“……”

    怎么办,忽然很想成为矮人族公敌,可以将这老家伙扔到粪坑里去喂蛆么?不对,这么做的话图拉丁和矮人十大长老说不定还会感谢我。

    “总而言之,现在恰西找到了自己的铁匠之心,让你很惊讶对吧。”

    “是很惊讶。”

    “那你现在后悔了?一定后悔了对吧,如果当初继承了巨人铁匠传承,再领悟铁匠之心,那你现在就是天下第一铁匠了。”

    我怀揣恶意的假惺惺替穆矮冬瓜感到惋惜,给我悔的场子都青掉吧你这老家伙。

    “后悔?哈哈哈哈~~~~”这老冬瓜大笑三声:“我穆拉丁的字典里就没有这两个字。”

    瞧这老东西好像不是在强颜欢笑的样子,我有些怀疑,莫非……

    “你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铁匠之心?”

    “哼哼哼。”穆拉丁捋着灰胡子,高深莫测,笑而不语。

    “每个人的铁匠之心都不同,那你一定是吝啬鬼铁匠之类的对吧。”

    “你才是吝啬鬼,你全家都是吝啬鬼!”刚才还仙风道骨的穆拉丁,立刻气急败坏吼道。

    “你完蛋了,我要告诉维拉丝和碧丝她们,你以后别在我家蹭饭了。”

    “对不起我错了,只有你一个人是吝啬鬼。”

    “嗯,孺子可教也。

    ”我欣慰的点了点头,什么?他在骂我?没错呀,我就是罗格第三吝啬,咋滴了?这老家伙还是和法拉老头并列第一呢,我俩现在只不过是在讲五十步笑一百步的笑话而已。

    “那你到是说说看你的铁匠之心到底是什么,别告诉我是不能说出来,恰西都已经说了。”

    “我可没只有说,只是本大爷凭什么要告诉你这种臭小子?”

    “你不说我就天天站在你的铁匠铺门口,用准悲剧帝的光环让你锻造失败。”

    “你狠,连这种招式都能想出来。”穆矮冬瓜露出见鬼的表情,还真有些怕了,虽然威胁成功但是为什么呢,内心这股空虚和不甘,难道我的准悲剧帝光环威力真有那么强?

    “不仅如此,我还要把菲妮也一起叫上。”我狠狠心,一不做二不休,爆气超必杀。

    “哈哈哈。”岂料穆矮冬瓜却长笑不止,头也不回的甩了我一个孤傲背影。

    “臭小子,想用这一招威胁我,你还太嫩了,就算锻造失败,我的作品,我的道路也是独一无二,无人可挡。”

    卧槽,怎么回事,穆矮冬瓜越走越远的背影,在我眼中怎么反而变得越来越高大了?这一定是我的错觉!

    目瞪口呆的目送着穆矮冬瓜看似忽然变得宛如巍峨大山般的孤傲高绝身影离去,然后,目瞪口呆的又注视着他带着一脸尴笑屁颠屁颠跑回来。

    “忘记了,得继续观察一会,还不能走。”他正了正色,企图挽回刚才装逼失败的形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