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二百九十九章 燃烧吧,恰西!
    ****************************************************************************************

    水晶抢着糖果,糖纸都没剥开便一股脑的往嘴里塞进去,察觉到我的杀气,她立刻就像只奔腾的小母鸭般张着双手欢快的跑出铁匠铺,边跑边发出胜利欢呼,咬着糖果的唇齿之间含糊不清的发出一些“饲主大笨蛋”“水晶第一聪明”之类的话。

    我冷笑三声,这蠢萌吃货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学会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个教训?还真以为没人能制裁她了。

    不理会自寻死路的水晶,我和颜悦色的看向恰西,目光落到那一把刚刚出炉,或者说刚刚回炉锻造成功的飞刀上面。

    “能让我看一看新的属性吗?”

    “当……当然,请长老大人过目。”恰西慌忙将飞刀恭敬的交到我手上,表情局促不安,既担心又期盼,像是在刚刚提交试卷的乖巧学生。

    定制的魔王军战斗飞镖(暗金)

    投掷伤害:58-123

    单手伤害:67-92

    数量:100

    需要等级:65

    需要力量点数:38

    需要敏捷点数:50

    匕首等级:急速攻击速度

    +276%增强伤害

    5%致命攻击

    25%提升攻击速度

    +100准确率

    +99%更高概率获得魔法装备

    +50%额外金币(宝石)从怪物身上获得

    +21-35冰冻伤害,四秒持续时间

    +1-122闪电伤害

    +3技能点

    。。。

    “这可着实提升了不少属性啊。”

    打量过飞刀的属性后,我不由的发出惊叹,虽然已经忘记了刚开始锻造出来的那些飞刀的属性,但毫无疑问,眼前这把崭新的暗金飞刀绝对提升了不止一点两点,恰西的回炉锻造大成功。

    这样一把飞刀,别说做为补刀和爆落装备用,就算是作为备用武器都够资格了,虽然伤害低了一点,但是攻击速度快呀,单位输出能力并不会逊色于其他暗金武器多少,要说还有什么遗憾,就是缺乏稀有属性,比如说吸血吸魔,无视防御,撕裂伤口,压碎性打击,以及强化技能等等,如果要是能带上其中一两条这样的稀有属性,就能作为刺客和死灵法师的主要装备了。

    这些话只能在心里想一想,说出来就太不知足了,毕竟我提供给恰西的也不是什么多好的材料,能打造出这样的暗金飞刀,我想恰西现在的水平,应该已经足以挤入第三世界铁匠的行列,超过了她的父亲拉苏克。

    “干的不错,恰西,还有多少飞刀需要回炉重造?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让那些家伙们见识一下你的厉害了。”

    这样一把飞刀,就连我看了也有点心动,虽然自己有bug小护身符,爆率已经增强到一个恐怖地步,对自己而言,现在再怎么去堆积爆率数字,能发挥的效果估计也是微乎其微了,但是这种玄学的东西,没有人会嫌少,哪怕只是增加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概率,说不定也能一发入魂,大建出奇迹,不是么?

    “已经回炉了一部分,剩下的部分,大概只需要两三天就能全部完成。”被我夸了个大红脸的恰西,扭捏不安的低头说道。

    在我的要求下,她将以前锻造出来的,即将要被回炉重造的飞刀找出来,两相对比之下,更能直观的看出属性的提升,当然,需求等级和四围也相应提升了,原本需要55级,现在得65级才能装备,不过我想没人会在乎这种无所谓的小事,能来到教廷山的冒险者谁没有个65级呀?就连我这样的橙色史诗级摸鱼王,现在都已经75级,即将迈入76大关了。

    “剩下的飞刀就拜托你了,到时候少不了要巨型一个盛大仪式,将这些狗牌……咳咳,将这些飞刀分发给大家,嗯嗯,到时候再商量吧。”

    我忽然想起,貌似现在想要一次性将所有的魔王军召集起来,已经很难,不是做不到,但是得提前通知,等待大家一个个回来,不仅浪费时间,还耽搁大家的历练,如果不是有十分要紧的事情最好别这样做。

    分发狗牌算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吗?应该算是吧,毕竟相当于是我们魔王军终于有了正式的身份证明,但是,虽然是很重要的事情,却并不需要将所有人召集起来才能宣布,只消通知大家回来以后去恰西那领就是了,这样做既不耽搁时间,也不会打扰大家历练的脚步,只是太平淡太低调了,如果是拉斐尔,那非得举行一场盛大的狗牌分发宴会。

    我犹豫着,纠结着,既想乘着这个难得的机会闹个轰轰烈烈,又自觉教廷山剩下的时间不多,应该精打细算,不能再浪费了,因而陷入苦恼当中。

    算了,头疼的事情就交给聪明人去想吧,我一拍手心,迅速将纠结抛之脑后,想起了其他事情。

    “恰西,飞刀锻造好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恰西微微一愣,似乎经过我的提醒后,这才想到这个问题。

    “是哈,接下来要干什么好呢?长老大人你说我该怎么办?”

    虽然我很想直接回一句“你自己的道路你自己决定”,但是看恰西犹犹豫豫的模样,这种时候,以她的性格,果然还是得自己在背后推动一把才行,毕竟答应了拉苏克要照顾好恰西,一直到她成为一名优秀的,自信的铁匠。

    “首先还是把铁匠铺开张了吧,穆矮冬瓜最近越来越偷懒了,已经有冒险者抱怨了。”

    “嗯嗯,长老大人说的极是。”

    恰西狠狠点着头,有些惭愧,她的铁匠铺开业至今已经有一年多,却一直在闭门造车,在外人看来完全就是不务正业,当然,大家也知道她在打造飞刀,不然的话那些魔王军早就闹翻天了。

    “首先是要开张,锻造一些大家急需的装备和消耗品,当然,这只是副业,可不能浪费了你身上大好的巨人铁匠传承和巨龙铁匠技艺,不然的话,不说鲁科加斯前辈怎么想,艾卡莱伊也会很遗憾,为了让你能学习到巨龙铁匠技艺,她可是花了很大功夫。”

    “没错,我绝对不能辜负了长老大人,鲁科加斯老师还有艾卡莱伊姐姐的大恩和期待。”恰西感受到了沉甸甸的责任担子,如果是以前的她,大概又逃避畏缩了,可是现在,她却燃烧起了熊熊斗志。

    果然,在锻造出三百把暗金飞刀后,她的气质已经发生了些许改变,以前的恰西,对于自己的铁匠职业只有赤子般的热爱,内心充斥着迷茫和不安,在父亲拉苏克的训斥以及自身条件天赋的限制下,不认为单靠一腔热忱的自己能走出多远。

    而现在的她,不单有着满腔的热爱,还有勇气和信心,以及配得她这份自信的手艺,限制的恰西,就像是涅重生的凤凰,真正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了。

    “很抱歉,将这样沉重的负担压在你身上,但是,这是只有你能做到的事情。”

    时至今日,我依然不知道当初拼命说服恰西接受巨人铁匠传承,到底做的对不对,于联盟,于冒险者而言,恰西现在的巨大进步,无疑证明了这是一件好事,但是对恰西自己来说呢?那个胆怯柔弱的她,真的可以为了这份传承而扛起如此重担吗?这是她所希望过的生活吗?

    “事到如今,长老大人为什么还要说这样的话。”有那么一瞬间,我似乎被恰西看穿了想法,只见她低头怯怯的笑着,随即,抬起那棕色的,看似柔弱却隐藏着一颗倔强灵魂的眼眸。

    “虽然以前从未想过,也没有期盼过,有一天我会拥有这样的际遇,要身负这样的重任,在那之后,也害怕过,恐惧过,生怕辜负了大家的期望,甚至想过要逃避,但是现在,我可以自信的对任何人说,我不后悔……不,而是非常庆幸。”

    说到动情处,恰西一把握住我的手,捧在胸前,并不是我的错觉,她的力气真的很大,虽然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但是既然能将我这个世界之力强者拉过去,足以证明恰西现在哪怕作为一个战士走出去,挥舞着铁匠锤,大概也能将教廷山附近的大大小小怪物揍的哭爹喊娘。

    然后就是恰西的胸真的好大好大,比那些比她个子更高的女性野蛮人还要大,就像两个浑圆饱满的哈密瓜,伴随着她的动作弹性十足的上下摇晃,直逼视框,光是那份沉甸甸的压迫感就差点让我忘记呼吸。

    这种可怕的胸器……估计能将自己大半个脑袋都夹入进去吧?闹不好真的会死人的,至于是如何个死法就难说了。

    紧接着,比恰西的胸更加具有冲击性的话语,从她口中道出。

    “我,非常庆幸遇到了长老大人,如果不是长老大人,我现在依然只不过是一名籍籍无名的不入流铁匠,长老大人对我的大恩大德,不止如此,正是因为您,让我找到目标,找到了作为铁匠的存在价值和意义。”

    “啥?”我有点傻眼,怎么说着说着有点朝着热血漫画的剧情发展了?我还是继续观胸……啊不,是观星好了。

    “以前的我,只是单纯的依靠着对铁匠职业的执着和热爱,支撑着自己,哪怕没有天赋,哪怕被父亲训斥,也没想过要放弃,就算是继承了鲁科加斯大人的传承以后,依然是这么想着,直到后来,我才发现,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或者说是不完全的。”

    “有什么不好,只要有爱就行了不是吗?”我歪歪头,有些不能理解。

    “父母靠着炙热的爱恋走在一起,生下孩子以后,可以将孩子抛之不顾吗?”恰西忽然冒出一句不似会从她口中说出的话,让我愣了愣。

    “当然不行,再怎么恩爱,孩子还是得照顾的。”

    比如说女儿呀,又比如说女儿呀,怎么能扔下不管呢,当然得当成公主殿下一样好好呵护,儿子就算了。

    恰西点了点头,拾起一把飞刀,温柔的轻抚着:“所以说,这些装备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样,然而以前的我却从来没有想过,将它们打造出来以后该怎么照顾,这不是弃之不顾是什么?”

    “不不不,这种比喻不对吧,装备又不需要照顾,只要把它们摆在架子上卖掉就好了。”

    “作为一名铁匠,这样想是不对的。”

    恰西似乎有点生气,握着我的手一个用力,要裂了,我的手要裂了恰西同志!

    “长老大人会随便将自己的女儿交托给其他人?”

    什么,将西露丝艾柯露交托给其他人?!

    这不是随不随便的问题,而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我瞬间忘记了手疼,整张脸庞也变成了北斗神拳画风,铁血硬盘,睁大虎目注视着恰西,一字一句:“想!都!别!想!”

    “就是这样,这正是我身为铁匠的目标以及存在意义。”恰西对我的反应很满意,也有转变画风的趋势。

    “不仅仅是热爱铁匠职业,以及,热爱我制造出来的孩子们,以及更重要的是,给它们找到需要它们,热爱它们的主人,这,才是我的铁匠之道。”

    也就是说要走私人定制的精品路线对吧?

    我歪了歪头,从北斗画风中恢复过来,有点不懂暗黑大陆人的思考回路,挺简单的一件事干嘛要解释的那么复杂呢?以恰西现在掌握的高端技术来看,这是必然的选择,要是她安心于打造一些大路货色,做一名普通铁匠,那才叫人头疼呢。

    不,等等,是我眼花吗?恰西好像在发光?像火炉一样发着光?

    揉了揉眼,再次看向恰西,没发光,果然是我的错觉,这双钛合金狗眼怕是也要换一下了。

    大脑处于一种懵逼状态,迷迷糊糊的给恰西说了几句加油打气的话,走出铁匠铺,冷风一吹,我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话说,躲在墙角窥视一个后辈的店铺情况,这样不大好吧?魔王村的铁匠生意竞争已经激烈到这种程度了么?”

    眼角余光一转,我朝隐藏在拐角处的矮墩壮实身影投去鄙视目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