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二百九十七章 思家的莉莉斯
    ****************************************************************************************

    “好啦好啦,我只是开个玩笑,瞧小弟你臭着一张脸,好像被我抢走了女儿似的。”见调戏够了,萨绮丽这才噗嗤一声,指着满脸纠结的我笑道。

    “真的只是开玩笑?”我小心翼翼试探道,这营地魔女的话不可轻信。

    “光是莉莉斯一个,就足够我倾注所有的心思了,要是再加上莉莉丝这样的天才,我可吃不消,做人要有自知之明,或许也只有卡夏那种怪胎,才能把你们几个都教导的那么出色。”

    萨绮丽感叹着,神色满是羡慕,或许老酒鬼已经是全天下所有老师的羡慕对象了,寻常人教出一个莎尔娜姐姐,就已经能够吹上一辈子,她却接连教出大师兄和二师兄这样的天才,除了运气以外,能力也必不可少,就像萨绮丽刚才说的一样,一个天才学生,可不是一个普通老师能够hold得住的,她光是教导小黑炭就已经是费尽心思了。

    听到萨绮丽这么说,再看看小黑炭,我不由的有些惭愧,为了教导小黑炭,萨绮丽甚至是放弃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她可是刚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没几年,按道理说,迈入到一个全新的未知的领域,获得了更强大的力量和潜力,哪个不是充满好奇和惊喜,迫不及待的要继续摸索和增强实力,就像沙希克和图拉科夫,这几年都是拼命在历练提升。

    萨绮丽却按捺住了心思,把所有的时间都奉献给了小黑炭,如今,她的实力已经渐渐被沙希克和图拉科夫拉开,冒险者就是这样,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百族公主那样的天天忙着政务却还能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的变态天赋。

    “小弟你又来了,我可是又私心的哦,别把我想的太高尚。”瞧见我的脸色,萨绮丽狡黠一笑,伸出温柔的小手在我脸上捏了捏。

    “我自己的天赋我自己知道,大不了以后突破到世界高级,运气再好一点,到世界巅峰,也就是极限了,虽然不能说不强大,但是这个境界想要站在巅峰,为世人熟知,却是不可能,但如果能把莉莉斯教好,让她成为家喻户晓的女英雄,那身为老师的我不是更容易出名吗?我可不想被拉斐尔那个家伙那么轻易比下去,怎么说也要闯下一点名声,以免以后被她嘲笑的找不着北,对吧。”

    这营地魔女比划着指头,小算盘打的啪啪作响,最后冲我嫣然一笑,笑容里满是狡猾和温柔。

    我忍住感动,同样露出笑容:“就算你这么做,知名度也远远比不上拉斐尔大人,以后还是要被她嘲笑的。”

    “就算如此。”萨绮丽打了一个响指:“至少我也有反击的能力,你拉斐尔的百族公主名气再大,但是,你培养过一名优秀的学生吗?或者说,这家伙有培养过学生吗?这个世界啊,最重要的是传承,如果不能将好的东西传承下去,让下一代更加优秀,自身再怎么优秀,千百年后也不过是一杯黄土,昙花一现。”

    “绮丽女士这句话,我非常赞同。”艾卡莱伊的温柔声线,忽然在旁边响起,看来是和恶龙蕾娜唠叨完了。

    她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我,又盯着恶龙蕾娜,不知为何有些复杂,然后郑重有词的说道。

    “传承,更加重要,对我们巨龙而言也是如此,自身无论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一直守护大家,想要巨龙的地位和荣耀永世不朽,唯一的办法就是传承,传承即是繁衍,用你们人类的说法,就是要努力生孩子,对吧,蕾娜,吴凡阁下。”

    我:“……”

    那啥,艾卡莱伊,对恶龙蕾娜说就行了,为什么还要问我?你想要暗示什么?

    “既然如此,艾卡莱伊姐姐你到是快点去找配偶呀,已经到发情期了对吧。”恶龙蕾娜丝毫不顾我这个大男人在场,就说出了那么劲爆的话,难道巨龙都是这个样?

    脸颊染上两朵酡红的艾卡莱伊,不敢看向我这边,轻咳一声:“比起这个,我更加担心蕾娜你。”

    “哈?我?我还早着呢,无所谓,再过个几百一千年也没问题。”

    “也不一定非得要等到发情期,时间不等人,对吧。”艾卡莱伊意味深长的眨眨眼,吹响反击号角,这会儿恶龙蕾娜遭不住了,羞恼的跺了跺脚。

    “艾卡莱伊姐姐你就别给我瞎操心了,笨肥龙都还没催呢,你到是比他更急。”

    不知为啥,总感觉这两只小母龙的对话,就似有意无意在用神秘莫测的无形长矛往我身上戳来戳去,实在遭不住,我擦着额头冷汗,拉着小黑炭和莉莉斯先开溜了,萨绮丽从后面跟了上来,和我随意聊着。

    “说真的,你打算把莉莉丝交给谁教导,该不会是真的想自己来教吧。”

    “绮丽阿姨你放心,我是什么料我自己知道,肯定不会做出耽误莉莉丝的举动。”

    “到也不能这样说,说不定小弟你意外的会教导人呢,就像卡夏一样,从外表看谁也不知道她会是一名如此优秀的老师。”

    “你也会说意外,你也会拿老酒鬼来打比方,奇迹不可能出现两次,比起这个,倒不如选择更稳妥的方案,再说了,我也没那么多时间。”

    “这到是。”萨绮丽点了点头,自己可以耽搁几年,但是眼前这位救世主小弟可不能。

    “有目标了吗?该不会想是沙希克吧。”

    “绮丽阿姨,你的观点实在是剑走偏锋,清奇的很。”我又了擦了一把冷汗。

    到不是说沙希克没有这个资格和能力,他好歹也是世界之力强者,第三世界的资深冒险者,比大猩猩高特肯定要好很多。

    但是一想到那不逊色于野蛮人的五大三粗肌肉块头,还老是喜欢骚包的往嘴上叼朵玫瑰,以风度翩翩的浪漫多情美男子自居。

    这样的猎奇画风,和眼前拥有着纯正贵族风范,娇小华丽,惹人怜爱的莉莉丝放在一起比较,虽然这么评价对沙希克很抱歉,但我实在是忍不住会在脑海里冒出一句原来世界的经典台词。

    他的孩子,你不配养。

    比起沙希克的猎奇画风,就连笨蛋高特都还好些,至少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可以把他当成是莉莉丝养的大猩猩,贵族嘛,当然要养一两只与众不同的宠物。

    想歪了想歪了,我重重咳嗽两声,说出心中打算:“先让艾卡莱伊教着,沙希克的话……到也不是不可以,我心目中最合适的人选果然还是卡洛斯。”

    “没错没错,卡洛斯的话正好合适。”

    萨绮丽猛地点头,兴许也是发现了沙希克和莉莉丝的画风完全不同,不能轻易站到一块,卡洛斯就没问题了,画风完全吻合,这两个人站在一起,那股子帅爆美爆的共同画风,说是父女俩绝对不会有人怀疑,反倒是正牌父亲瓦尔凯米特,教导了莉莉丝一身完美的贵族气质,自己却严重缺乏,吊儿郎当的不像话。

    “要是他忙的话,阿尔托莉雅她们也可以。”

    “嗯嗯,还有卡露洁,那一板一眼的正经性格,和莉莉丝也比较相似,对吧。”

    “没错没错。”我们俩嗯嗯的点着头,有商有量,并且很有默契的齐齐把黄段子侍女自动从脑海中忽略掉。

    “小黑炭,莉莉丝,陪着我们也无聊,你们两个先去玩吧,不过别走太远,晚饭得回来吃,听见了吗?”

    “知道了。”两位美丽的公主殿下齐齐应声,其实她们年纪不小了,不应该把她们当孩子这样说话,只不过习惯了,一时改不过来,况且在父亲眼中,女儿永远是长不大的小孩。

    儿子?不存在的。

    “绮丽阿姨,你好像有什么话想对我说。”打发走了小黑炭和莉莉丝,我立刻回过头,神色紧张的看向萨绮丽,她刚才有些欲言又止的态度令我很好奇,同时有些担心,莫非小黑炭出什么问题了?

    “没想到连小弟也能看出来,看来我越来越不会掩饰了。”摸了摸脸颊,萨绮丽轻吐香舌,颇为不好意思。

    “你这是关心则乱,让我想一想,能让你露出这么大的破绽,也只有小黑炭了对吧。”

    “唉,又被小弟你猜中了,没想到都这个年纪了,才遇到自己命中最大的弱点,而且竟然不是男人,而是学生。”萨绮丽轻抚着脸颊,神色幽怨。

    “绮丽阿姨一点都不老,还年轻着呢。”我连忙安慰一句,也不算安慰吧,只要这狡智俏丽,美艳诱人的营地魔女开口,想要娶她的男人能绕罗格营地三圈,在拉斐尔到来以前,她可是第三世界罗格营地最美的一朵花,这绝非调侃之言。

    “不过,绮丽阿姨还有心思和我开玩笑,问题应该不算严重。”

    “小弟,我发现了,你的智商都给了女儿们。”萨绮丽惊讶的看着我,仿佛我变聪明了。

    混蛋,什么叫仿佛,本德鲁伊本来就是平均线值好不好!

    “咳咳,还是别开玩笑了,绮丽阿姨,小黑炭到底怎么了?你不说出来我心里不安。”

    “得了得了,谁不知道你是天下第一女儿控,对吧。”

    “嗯哼。”

    “还得意了你。”又气又好笑的在我神气昂起的额头上戳了戳,萨绮丽的表情稍稍一正。

    “其实以前也和你说过,关于莉莉斯的事情。”

    “就是她最近忽然喜欢对着某个方向发呆?”

    “你记得很清楚嘛。”

    “女儿的事,天塌下来也不能忘记。”

    “真拿你没办法,我都不想吐槽你了,我想说的是,莉莉斯好像变得越来越严重了。”

    “严重到什么程度?”

    “就连我靠近到十米范围内都没有发现。”

    “这可真是蛮严重的。”我瞬间认真起来,夜魔极度厌恶异族女性,哪怕是萨绮丽这个老师也不会给予特别待遇,在莉莉斯形态下,萨绮丽从来不敢靠近百米范围,如今竟然发呆到这种程度,不是很严重是什么?

    “莫非她真的是想家了?小弟,你……”

    萨绮丽看着我,欲言又止,我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地狱世界是夜魔一族的老家,莉莉斯的状态,我们以前也猜测过,除了想家以外别无其他可能性,暂时也只能这么认为了。

    只不过,如果真是这样,我们该怎么办?帮莉莉斯找到家,找到她的族人?可是万一找到了,她选择和族人们在一起,要离开我们,那时候该怎么办?

    因此,情知我是重度女儿控,自己也舍不得乖学生离开,萨绮丽并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将决定权完全交给了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