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二百九十五章 怪物与怪物
    ****************************************************************************************

    “唉,别管了,死了不更好吗?我们可以堂堂正正,大摇大摆的经过了。”

    相对于见识过迷雾领主恐怖的我和爱娃儿,恶龙蕾娜就显得很无所谓了,不,就算她亲身见识过,怕也不会放在心上,毕竟巨龙一族随便挑出条成年巨龙,哪个不能怼迷雾领主一波?你们这些人啊,还是图样图森破。

    虽然很想告诉恶龙蕾娜,迷雾领主的能力到底有多诡异,多可怕,但是仔细一想,这小母龙说的很有道理呀,迷雾领主若是真的死了,我们就不用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大可以加快速度,能节约不少时间呢。

    只不过……可惜了,感觉迷雾领主或许是个可以与之沟通的智慧怪物,没想到还没露脸就领便当了,也不知道下一任魔王领主会不会那么好说话,但愿我们不用再经过这里吧。

    带着淡淡的惋惜,我们先是小心翼翼的又走了一天多,随后胆子壮了起来,加快速度,宛如乘风破浪,不可置信在短时间通过了这片迷雾区域,一场战斗都没有遭遇上,简直像是开了无敌光环。

    看着眼前这片熟悉的黑石区域,我和爱娃儿有点发蒙,太顺利了,反而让我们有股不真实的感觉,这比原来预计的少用了多少时间?应该节约了有两三天吧,这么算下去,假如接下来的黑石区域,投石机地狱和骸骨之地也顺顺利利,我们大概只消用十天时间就能赶回教廷山。

    啊呸,这种flag可不能立,怎么想也不可能那么顺利吧,说不定还会忽然遭遇到石头人领主,再次被追杀的狼狈逃窜。

    我先给自己毒奶一口,这样才能安心赶路。

    “对了,袭击者,袭击者呢?”我打了一个激灵,连忙问道,虽说假如袭击者能帮我们把石头人领主也干掉,那绝对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情,但是黑石区域离教廷山太近了,只隔着投石机地狱和骸骨之地,对于超级强者来说根本就不是事。万一袭击者一路朝教廷山走去,那乐子可就大了。

    “让我看看……如果袭击者是一路直线前进,没打算拐弯,那我们应该不用担心它会经过教廷山,甚至不会经过黑石区域和投石机地狱。”

    爱娃儿知道我的担忧,拿出地图比划几下,安慰一声。

    “但愿如此,千万不要拐弯,真男人从来都是勇往直前,不屑于拐弯,你们说对吧。”我不断在胸口比划着十字,暗自祈祷。

    “好了,不要嗦了你这笨蛋,想要确认快点回到教廷山不就得了?”恶龙蕾娜见我和爱娃儿又在疑神疑鬼的交头接耳,相互嘀咕,她不耐烦的把小手一扯,化被动为主动,牵着我就是大步向前。

    话说回来,我们什么时候牵上的手?难道说最近冒险队伍之间流行这个?

    脑海中想象了一下,拉尔和道格格夫两兄弟手牵手面带微笑的一路向前,老马和白狼和库特手牵着手蹦蹦跳跳的一路向前,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两个肌肉魔人手牵着手相亲相爱的一路向前……

    咝~~~不能再想象下去了,公然传播盖里盖气的氛围是会遭雷劈的。

    总而言之,细节还是别在意了,恶龙蕾娜到是连续几番说出了最直白的道理,现在没有什么事情能比快点赶回教廷山更重要。

    迷雾区域相邻,是一片蜘蛛的乐土,遍布大地的蛛网,以及蛛网上面挂着的密集骨头,让这里看起来充满了阴森恐怖的死亡气息,似乎不知道从哪出会忽然蹦出一大群蜘蛛,将路过的猎物拖入网中或是巢穴里头。

    然而此时此刻,在这片本该是恶魔蜘蛛称王称霸的土地,此时却被硬生生刮出了一条鲜血道路。

    道路上边,到处都是蜘蛛的残肢断体,发黑浓绿的血水流满一地,宛如一条用蜘蛛尸体铺成的宽大直道。

    在这条鲜血淋漓的直道中央,一头巨无霸的,哪怕死亡以后依然散发着恐怖威势的蜘蛛尸体,被不知名的巨力硬生生撕成两半,两截尸体随意散落在道路旁边,尸体虽然饱满,庞大柔软的蜘蛛腹部,依然在潺潺流出脓血,连钻石都能被轻易腐蚀的毒气,正从最新脓血之中扩散开来,久久不散。

    虽然看起来,并未被蚕食过分毫,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已经是一具皮囊空壳,那头部那从正中央被撕裂开来的八对空洞瞳孔,就仿佛是历经千百年毫无生命气息的石头一样,已经不能用悲惨二字形容。

    顺着这条尸体道路一直往前延伸,雾气渐浓,空气中渐渐隐约能听见尖锐的,直荡灵魂的可怕啸声,在迷雾中央,一头巨大的阴影,浮空缓缓挪动,围绕着它身上的浓重迷雾,将它身体遮挡起来,然而这些迷雾的主人却似并非这头阴影之物,而是在紧紧缠绕着这头阴影,不断发出最恶毒的诅咒,甚至是直接噬咬。

    然而,阴影不为所动,仿佛只是身体披了一层轻纱般,径直保持着均匀的速度一路向前,所过之处,只听见声声冲击灵魂的吼叫,所有的蜘蛛巢穴被屠戮破坏一空,形成了这条宽达数千米,由无数尸体铺成的鲜血道路。

    最深沉,最悲怆的尖锐叫声,从雾气之中隐隐传出,仿佛夹杂着千百万人的哀嚎,充满愤怒,哀伤,憎恨,不甘,疯狂,杀戮,简直就像是最后的魔王降临,是这个由无数负面情绪构成的地狱世界的真实缩影,哪怕是准四翼强者靠近,听到这些悲恸的尖啸,怕是也要立刻发疯。

    相比之下,在它周围缠绕着的迷雾诅咒和撕咬,就像是毛毛雨一样,宛如一条无力的小丑鱼,在试图攻击一头巨大的恶魔鲸鱼。

    这样一团阴影,缓缓地,缓缓地,以破坏一切,毁灭一切的无敌姿态,直线向前,碾压一切有形无形之物。

    然而,就在这头足以毁灭一切,让所有生命发疯癫狂的阴影恶魔的不远处,一双胆大包天的眼睛,正在饶有兴趣的注视着对方。

    眼睛的主人,长着一对可爱的蝴蝶翅膀,宛如从人间仙境里流落于此的妖精,于地狱世界的气息格格不入。

    它静静漂浮在半空……不,并非漂浮,而是踩在一座类似山峰的庞然大物上面,芊芊双足踏着峰顶,踮起脚尖,那双纯净若冰的双眸,带着喜爱之色,仿佛在看着自家的宠物一般,注视着阴影的一举一动。

    就在这时,它脚下的“巨山”忽然发出一声低沉嘶叫,类似空腹雷鸣的声音,那声音中饱含的剧烈饥饿感和进食**,似足以吞噬一切,哪怕是整个地狱世界。

    “乖乖,不行哦。”长着蝴蝶翅膀的妖精,弯下腰摸着脚下,声音轻柔的哄道。

    “就算是你,吃了那样东西也会拉肚子的,我们走吧,好戏快要开场了,可不能错过。”

    散发着疯狂进食吞噬**,连地狱世界仿佛都能一口吞下去的庞大山影,在蝴蝶妖精的抚摸下,竟然恐惧的瑟瑟颤抖起来,山峰一样的脑袋,不断上下轻点着,果断一个拐弯,放弃了原本的猎物,伴随着轰鸣作响,大地颤栗,转眼间来到了那头巨无霸的蜘蛛尸体面前。

    而后,这座庞然大物身上,忽然令人惊悚的裂开了成千上万个巨嘴,每一张巨嘴都长满了毛骨悚然的,宛如锯齿般的层层利牙,其中又以【山峰】下方那张锯齿利嘴最大,一口就将巨无霸蜘蛛尸体的其中一半给咬住,咯吱咯吱的嚼动着,吃的满嘴脓液四流,令人作呕。

    其他的嘴巴也没落下,仿佛蛇一样诡异的从身上伸出去,丝毫不嫌弃的搜刮着蜘蛛的残肢断体。

    转眼的功夫,路上的尸体就被吞吃一空,这座贪食的巨山怪物还不满足,顺着那道阴影来的方向,以清道夫姿态一路横扫过去,成千上万口从身上延伸出来的锯齿利嘴,忙个不停,将所有的尸体吃的一干二净,连地上流淌的蜘蛛脓血,甚至连泥土,石块,都吃的津津有味,一干二净。

    站在上方的蝴蝶妖精,似乎没看到自家宠物的丢人模样,那双纯洁乃至是散发着淡淡圣洁气息的美丽眼眸,一眨不眨的注视着远方。

    教廷山的方向。

    “嗯?”

    荒凉的土地上,相比之前的怪物,显得异常渺小的两道身影,正飞快靠近着地狱中心地带,其中一道身影忽然停顿下来,发出疑声。

    “怎么了,双尾,近乡情怯?”走在前面的身影回过头,摘下宽大斗篷帽子,可不是失踪人口腿毛仙人还能有谁。

    “喵,我有一种十分不祥的预感。”双尾把玩着手中的贵族拐杖,压低戴在头上的高脚礼帽,尖锐的猫瞳之中露出凝重之色。

    “一路下来,你每天起码要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十次,都快成口头禅了。”加仑露出戏谑笑容,毫不留情的嘲笑着双尾胆小如猫。

    “这一次是说真的。”双尾揉了揉猫鼻头,没心思和加仑斗嘴,眼睛望到远方。

    “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好像有个老朋友……已经离我而去了。”

    “老朋友?那应该是和你实力差不多的家伙,会这么轻易挂掉?”

    “你不懂,我们身负的责任。”双尾摇了摇头。

    “你不说我怎么懂,到底是什么责任?和那位大人有什么联系么?”

    “正是那位大人打造了中心地带,给吾等创造了一片乐园,免遭七巨头肆虐的文明土壤。”双尾的眼睛渐渐消沉下去。

    “然而,那位大人的气息却已经消失了,中心地带,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真叫人担忧啊,我可不想做七巨头的奴隶。”

    “倒不如拖家带口,去投奔我那个学生怎么样?好歹还能自由自在个一两年。”

    “还是算了吧,他生的太晚了,纵使我再看好他,也不可能是七巨头的对手,若是能早个几百年,或许我还会考虑考虑。”

    “说到这里。”双尾咻咻转动着的拐杖忽然一停,指向某个方向。

    “真的不打算去看一眼吗?明明离的不远。”

    “那小子不在,还是算了,免得徒增烦恼。”加仑望着双尾所指的方向,低低叹息:“说起来,教廷山回归至今,我却没能帮上任何忙,为了自己自私的目的,弃整个联盟的大局而不顾,已经没脸见他们了。”

    “没想到你这家伙也会说出没脸见人这种字眼,我还以为你的脸皮厚的七巨头都打不穿。”双尾抖了抖猫胡子,嘲笑一句,随即表情又变得认真。

    “现在反悔还来得及,不如调头回教廷山好好辅佐那小子怎么样?”

    “这话你一天也要劝上我十次,都快成口头禅了。”加仑撇了对方一眼,不为所动。

    “因为我不想跟着你去送死!”

    “瞧你说的,好像是我强迫你一样,现在大家不是顺路么?话说回来,你说的重要责任到底是什么,也该告诉我了,别想转移话题。”

    “在转移话题的人不是你才对么?”双尾无力的拐杖一垂,那酷酷的高礼帽似乎都歪了几分。

    “反正那位大人已经不在了,不再是秘密,告诉你也无妨。”

    压低了帽檐,双尾的声音变得低沉嘶哑,似在害怕什么:“我们受那位大人的恩惠,无以为报,便主动接受了一个任务,看守的任务。”

    “看守?”

    “是的,在中心地带的某处,封印着一个可怕存在,和我几名老朋友正是那里的看守者,如今那位大人已经不在,也不知道封印怎么样了。”

    捋了捋猫胡子,双尾语气惊恐同时,又带着几分幸灾乐祸:“不过,万一封印真的被破坏了,首先遭殃的也应该是那些家伙吧。”

    “是谁?让你那么开心。”加仑卷起裤脚,露出飘逸腿毛,来劲了。

    “一群自诩高贵的家伙,只不过是曾经当了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们的一段时间奴仆,就瞧不起我们,认为我们是低等怪物。”

    说着,双尾嘲讽的笑了笑:“结果这些自命不凡的家伙,最后还不是得依附那位大人才得以苟延残喘,那位大人怕是也看不上这些家伙,但是那颗高贵仁慈的内心又无法拒绝这些家伙的投靠,所以将她们安置在最危险的地方作为封印守护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