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二百九十四章 迷雾领主:我还没出力……
    ****************************************************************************************

    “啪”“啪”两声,恼羞成怒的爱娃儿反手一个正手一个,我脸上就多了两个鲜红巴掌印,恶龙蕾娜当然也没落下,只不过这货早有准备,巴掌擦着她的鼻尖被躲过了。

    为什么受伤的又只有我!

    爱娃儿的反击无可厚非,令我不爽的是恶龙蕾娜没有受苦,心里不平衡。

    “你们闹够了没有?”生怕我们还有什么小动作,爱娃儿连忙飞起来,躲的远远后才开始清理脸上的尘灰,见我和恶龙蕾娜人手一抓羽毛,更是气不打一处出,正义凛然的指着我们脆声喝斥。

    “这里可是危机四伏的中心地带,劳烦二位认真一点对待。”

    “是的。”我和恶龙蕾娜情知是自己的错,的确不应该闹的那么过分,所以老老实实的低下了头,接受训斥,只是下面那双眼睛是不是在贼溜溜的转,就不得而知了。

    见我们承认错误,爱娃儿脸色稍霁,眼角看到我们试图悄悄藏到背后的手,顿时又来气。

    “把羽毛还给我!”

    “什么嘛,小气,平时不也掉么?怎么不见你心疼。”

    “我们天使的羽毛掉落,是因为圣洁之力循环再生的自然而然效果,你们这样拔算怎么回事?!”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又学到了豆丁知识,还不错,但随即新的疑问又来了:“把羽毛还给你之后,你还能插回去?”

    “当然不能,我把你的笨脑筋拔出来后还能装回来?不,如果真的能,说不定还能拯救一下长老大人你那可悲的智商!”爱娃儿听我这么一问,又是气急败坏,毒舌火力全开。

    “那你要会去干嘛,反正也没用了,干脆就送给我们呗。”恶龙蕾娜大大咧咧说道,数着手上的羽毛,就好像奸商在数钱。

    “就算没用了,也不会白白给你们这些强盗!”

    “啊,难道你拿回去,是想偷偷吃掉,把力量补回来?”恶龙蕾娜猜测到一种可能性,不禁大吃一惊。

    想象一下,我有点毛骨悚然,吃羽毛?能吃么?好吃么?怎么吃?

    不,就算再怎么样,那也是比仰望星空等级更高的食材,不是吾等能挑战得起,还是打住吧。

    面对恶龙蕾娜状似很傻很天真的询问,爱娃儿当时就蹦一声,理智神经发出了一声清脆动人的断响,头一低,金色刘海遮住双眸,笼罩在阴影之中,双手垂落,口中发出无意识的可怕笑声。

    我悄悄地,悄悄地踮起脚尖,刚离开几步,后面就打起来了,阿弥陀佛无量寿尊上帝保佑,千万别把我牵扯在内,我是无辜的,现在只想做一名不明觉厉的围观观众。

    结果跑远后,正津津有味的观战,不知道是谁忽然一个法师之手把我给硬生生拖进战场,一阵噼里啪啦过后,闹剧终了,恶龙蕾娜和爱娃儿都一脸轻松自在,看不出受了伤,只是身上的衣裳有些凌乱,反倒是我这个无辜群众不知为啥鼻青脸肿,躺倒在地哀嚎不止。

    “你还有脸说我们,自己不是一样任性,这里是什么地方,劳烦认真一点对待。”对于爱娃儿主动引发闹剧的事实,恶龙蕾娜颇为高兴,立刻就原话奉还。

    “还不是因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爱娃儿指着对方,忿忿不平。

    “哪有,我只是很好奇的想问几个问题罢了,谁知道你就忽然发火,想把羽毛要回去就直说呗,我又没说不还给你,用得着那么暴力吗?”

    “你……”爱娃儿咬牙切齿,被恶龙蕾娜厚颜无耻的嘴脸给气坏了,眼看又要挑起一轮新战争。

    “我说二位。”

    拍拍衣服站起来,我左手搭着恶龙蕾娜的肩膀,右手搭着爱娃儿的肩膀,脸上布满的沧桑犹如在烈日灼烤下满脸棕黑沟壑的老农,倾洒而下的泪水述说着人生艰难,活着太累。

    “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对,你们别闹了,咱安安心心上路……啊呸,咱安安心心赶路行么?”

    “嗯,知错能爱,善莫大焉。”恶龙蕾娜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欣然接受这个事实,这大概是我见过的脸皮最厚的一头巨龙,还是母的。

    “既然长老大人这样说了……”我一脸悲惨的模样,似乎也触动了爱娃儿的圣母心,她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羽毛……”

    “刚才打架的时候弄丢了。”不等爱娃儿索要,恶龙蕾娜就连忙甩锅,伸出空空两手以示清白。

    鬼才信你呢混蛋!

    爱娃儿显然不是鬼,她拳头又握实了,见状,我连忙自认做鬼,将自己拔的那份羽毛还回给她,连声劝慰:“息怒,息怒,看起来确实是弄丢了,喏,我的还你,别生气了。”

    跟哄小孩子似的,没办法,到是巨龙手上的东西还想要回去,大概上帝都会犯难。

    见我息事宁人的语气,爱娃儿又是愣了愣,脸色终于缓和下来:“算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只不过你们随便拔走的强盗行径,令人不齿罢了,如果想要,跟我说就是了,当然,如果是贤狼大人开口的话,无论是多少,哪怕是拔光了爱娃儿也会满足。”

    说着,想象到那副情景,她不禁脸颊酡红,醉了。

    “还是不必了,我要……不,是圣月贤狼要那么多干嘛?”我连忙摇手,天知道我一点头,这抖m天使会不会真的拔光自己的翅膀羽毛,然后做成天使羽衣什么的向圣月贤狼求婚。

    “可以用来做棉被啊。”爱娃儿有板有眼,一脸认真的说道,让我无言以对。

    羽绒被么?真做成了,大概会是天底下最昂贵最奢侈的被子吧。

    我不为所动,生怕被爱娃儿套牢,到是恶龙蕾娜听了后,乌黑的眼眸忽然贼兮兮转了几圈,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咳咳,赶路吧,其实我们这样打打闹闹,到也并非没有收获,你看,如果真如我们所猜,这里的魔王领主受了伤,肯定会戒备万分,说不定在什么地方偷偷窥视着我们,我们这样做,不是可以消去对方的怀疑和敌意么?”

    本来只是随便给自己一行的打闹举动找个借口,说着说着我越发觉得有道理,于是自己被自己说服了,没错,换成我是这里的魔王领主,我也不会相信这三个打打闹闹的逗比……啊不,是臭皮匠,是来找自己的麻烦。

    “但愿如此吧。”爱娃儿叹了一口气,表情纠结,身为一名高贵冷艳的天使,她并不想用这种举动来证明自己无害。

    “也就是说,我们继续下去,效果会更好。”恶龙蕾娜跃跃欲试,我说,你盯着我做什么?你吵空气咻咻的挥拳想做什么?你想对我做些什么!

    “没那个必要,须知过犹不及。”我国字脸一摆,大手一挥,将所有可能引发自己受苦的选项抹杀。

    “切,小气。”

    “小气你妹,走走走,别耽搁了。”我没好气的应着,生怕这调皮捣蛋的小母龙又想起什么花招,一把牵住她拉着就走。

    “喂,你……”

    “你什么你?”

    “……,哼,没什么了,看在你那么可怜的份上就饶过你吧。”这只暴力小母龙哼哼唧唧,最后低着头,任由着被我牵走。

    爱娃儿跟在后面,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的后脑勺,让我渐渐汗毛竖起,停下脚步回过头,朝她伸手。

    “你也要?”

    “不要。”拒绝的非常果断,哦,那算了。

    “但如果是贤狼大人的话……”

    “不行,不能变身,万一要是引起魔王领主的警惕,前面的功夫就白做了。”我理由正当的严词拒绝了爱娃儿的小算盘。

    “小气。”她气鼓鼓的,如恶龙蕾娜一样瞪着我,爱娃儿童鞋,能继续保持你的高贵冷艳,对我爱理不理的调调么?求你了别这样。

    然而爱娃儿并不理会我的内心呐喊,她一直盯着我的后脑勺,目光随即落到忽然变得乖巧无比的恶龙蕾娜身上,那眼神,仿佛我们欠了她一个亿。

    “咳咳,身为一个团体。”她轻咳数声,快步追上来。

    “我觉得应该有团体意识,独立独行是不对的,所以说虽然很遗憾,不是贤狼大人,倒不如说很嫌弃,但是为来团体的团结,我就忍一忍吧。”

    自顾自的说完,她自顾自的伸出小手牵上来,牵住了我另一只手……的一小撮袖口。

    我:“……”

    算了,感觉要是现在开口吐槽的话,这抖m天使会莫名爆发,第六感告诉我乖乖闭嘴走路就对了,不过,怎么说着,左右前这一个,这种感觉让我特别的……嗯,是有安全感。

    不变身的情况,这两位大小姐实力都比我强,这安全感简直都快扎心了老铁。

    时不时取出地图,确认路线,这一路竟然相安无事的走了半个下午,随着我们的深入,迷雾区域的雾气并没有变浓,一如既往的稀薄,如果这就是魔王领主受创的证据,那我只能说它应该是受创不浅。

    之前经过这里的时候,那股子被窥视的感觉,现在没有了,或许是因为我没有变身,感知不够灵敏的关系,但这有点说不通,恶龙蕾娜的感知可是有种族天赋加成,外加无往不利的真实之眼,若是被窥视的话,她应该能察觉得到才对。

    或许是之前我们打闹的时候,已经被窥视过了,觉得我们无害就放我们过了吧,现在只能这么乐观的想了。

    走着走着,通过珀鲁奇亚之眼和隐藏存在气息,我们一路并没有遭遇到任何阻拦,乃至一个下午时间过后,依然是保持着诡异的牵手状态,走在这片薄雾朦胧,看似有些荒凉和浪漫的区域里。

    没有遭遇阻拦,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遇上怪物,相反,那些幽灵和不死物出现的异常频繁,甚至就在我们附近擦肩而过,如此近的距离下,珀鲁奇亚之眼和隐藏气息的手段都起不了太大作用,正当我们以为避免不了一场遭遇战的时候,它们却当没看见我们一样,匆匆而过,让正准备动手的我们一脸懵逼。

    一次这样还可以说是偶然,或许是这群怪物急着上厕所呗,但是两次三次,甚至次次都是如此呢?

    异常,这片迷雾区域处处透露着异常气息,这不,我们的小军师爱娃儿又开动脑筋低头沉思起来,就连这种时候也没忘记攥住我的袖角不放,我说你们够了吧,大家已经小学毕业了,手拉手排排走的游戏已经过时了亲。

    “不是很简单吗?这里的魔王领主身受重伤,整个迷雾区域刚刚爆发过一场剧烈战争,所以这里的怪物们都是群龙无首,像是无头苍蝇一样乱转。”恶龙蕾娜没多想,直接说出自己的看法,我也更倾向于她的解释。

    当初干掉我们的邻居,不死物区域的那只魔王领主溺毙死尸后,那里的怪物也是经历着类似的暴乱,不死物区域重新洗牌,各大头头像是三国鼎立一样,纷纷率领小弟争夺魔王领主的宝座,而那些实力差一点的,又不愿意依附势力,加入战争的,只能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往边境的方向仓皇涌逃,避免被卷入到这场争王之战当中。

    等等,争王之战?

    脑海中闪过一道晴天霹雳,爱娃儿那边似乎也和我想到一块去了,目光对上,齐齐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难……难道说……难道说是……不是身受重创……而是……是……”

    我结结巴巴,难以将事实说出口,当初这里的魔王领主,给我们留下的感觉是诡异而强大,怕是七巨头来了,想要对付这种躲在迷雾之中虚无缥缈的敌人,也会犯难。

    所以,哪怕知道袭击者的实力超群,需要至少是四翼级别的强者用封印大阵将其封印,我们也没往这种可能性去想,毕竟,就算迷雾区域的魔王领主实力不敌对方,但是凭借主场优势,以及其在迷雾之中飘忽诡异的手段,想要保命应该不成问题。

    然而,现在迷雾区域里的怪物,却在用自己的行动证明着这个可能性,越来越大。

    迷雾区域的领主,难道真的……被杀死了?那个诡异到连圣月贤狼也感知不到,cosplay熊更是对其无可奈何的恐怖领主,竟然就这样悄然无息的退出了本该有它一席之地的地狱舞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