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二百九十章 三个臭皮匠
    ****************************************************************************************

    “地图,地图还在吗?”

    “在,不过我不觉现在能派上什么用场,毕竟自身所在位置还不清楚。”

    爱娃儿闻言,将一张已经磨损的快要破掉的地图取出,上面密集的画满了我们当初寻找月神大人时所做的标记。

    “不管能不能派上用场,至少看上一眼,心里有数。”

    把地图交给我后,爱娃儿继续追问着老猫怪各种各样的问题,磕磕巴巴的交流着,我和恶龙蕾娜则是围绕着地图打转。

    “沼泽区域是在这儿?”恶龙蕾娜眼尖,指着地图一处问道。

    “你怎么知道?”

    “是你说形状像一根玉米棒子的。”

    “好吧,应该是在这,你看,这边应该是地狱山,当初,我和爱娃儿就是沿着这条路线一直过来,经过骸骨之地,投石机地狱,黑石区域,再然后是一片古怪的迷雾区域,紧接着就是这里了。”

    指着一条类似主干道的粗红线条,指尖挪动,最后和恶龙蕾娜同指一处。

    “这么说来的话,我们身在沼泽的可能性就很大了,我不是说过么,随机传送石能够传送出去的距离并不远,我们是在投石机地狱和黑石区域的交界附近遭遇夹击的对吧。”

    “没错没错。”我嗯嗯点着头,就说嘛,拿出地图一看,可以发现更多的细节。

    “如果我们这一次来,是按照你们之前走过的路线……”

    恶龙蕾娜顺着我刚才指示过的粗红主干路线,以地狱山为起点重新沿着走一遍,到了半途忽然停下,指尖落在投石机地狱,在离黑石区域不远的地方,画了一个小圈。

    “大概差不多就在这个位置,遭遇到了石头人和投石机的双重夹击。”

    “攻击我们的投石机,肯定在投石机地狱的中心位置,石头人领主则是在投石机地狱范围以外的自家地盘边缘位置,如果能估算出它们两个的射程,肯定能更加精确的计算出我们当初所在的位置。”

    我摸着下巴,捣鼓出了一道难度颇高的几何附加题,以显示我大数学帝的威风,恶龙蕾娜果然听的一脸懵逼,不明所以,看了看地图,又看了看我,以为我是在耍她,瞪了我好几眼。

    “没那个必要非得那么精准不可,知道大概位置就可以了。”

    嗯哼,所以才说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来来来,让本数学帝教你几道几何公式,保准回去能够在艾卡莱伊面前炫耀一番,让我想想看,就从最简单的“屁股定理”开始好了,跟我一起大声喊“有基佬开我裤链”!!!就能获得神秘的数学加成,我刚刚试过,是真的,很管用。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在听,在听,继续说下去。”自我满足一番,我擦擦嘴角,连忙回到正题。

    “从这个位置到沼泽,直线距离并不远,而夜魔领地就在旁边。”

    “已经够远了,要穿过两大片区域,当初可是花了我和爱娃儿不少时间,而且我们从夜魔领地的落点来到这里,起码也得花个三四天的功夫吧。”

    “连这点距离都传送不了随机传送石还怎么用来逃命,不许小看它的制作者你这笨蛋!”见我老是走神插嘴,恶龙蕾娜发火了。

    “是是是,你说是就是,顺便一说,真的不能告诉我制作者是谁?”

    “不能就是不能,你想的到美。”

    “从你的语气里,我大致上能猜想到对方应该是头母龙。”

    “哈……哈?莫名其妙的乱猜些什么,你这家伙想讨打吗?!”恶龙蕾娜有些慌了,我还是点到为止的调戏吧,这暴力小母龙说打可是真的打,拳头从来没有含糊过。

    “换言之,就是更加能确定我们身处的地方,就是这片沼泽对吧。”

    “如果周围没有其他类似的区域的话。”

    “随机传送石能够传送的最远距离是多少你知道吗?”

    “制作者应该知道,我忘记问了,不然的话或许能缩小我们现在所在的范围区域。”露出懊恼之色,恶龙蕾娜抓了一把紫色秀发,柳眉轻蹙,平常不怎么动用的脑筋,如今转的飞快。

    忽地,她轻快打了一个响指:“就算没有那些数据,也能猜出个大概,夜魔领地不可能是在前往腹地路线的正前往,否则的话当初你们就会经过那块地方了。”

    “这到是一个盲点,说的没错,反过来,也不可能在屁股后方,很可能是在左右两侧。”

    “正是如此,你这笨蛋到是偶尔也有脑瓜子灵活的时候,然后,根据地图上的路线显示,当初你们是从沼泽区域的靠右侧位置穿过。”

    “嗯嗯。”

    “然后,你们对这边的环境景色一无所知,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很大概率是在沼泽的左侧位置,夜魔领地估摸着就是在这块地方!”

    指着地图的一片空白处,恶龙蕾娜自信十足的做出判断。

    “这个嘛,虽然不能说你的推论完全缜密无缝,排除掉了其他一切可能性,但至少比没有的好。”

    “怎么样,轻轻松松就解决了问题。”仰着小巧秀美的下巴,恶龙蕾娜那叫一个得意呀,脸上都快写满了“快来夸我呀”的字样。

    我怎么会如她所愿,撇撇嘴:“不是说了只能用来当参考么?”

    说完,不等恶龙蕾娜反应,我便将快要把老猫怪追问的头晕脑胀,半截身子入土的爱娃儿给强行拉了过来。

    “有线索了,根据我们的精密推论,大致上可以肯定我们是在这一带。”

    “是我,我!你这家伙只是在当旁白。”被我分走一半功劳,恶龙蕾娜不乐意了。

    “蕾娜同志,我们是一个集体,谁立下了功,那也是这个集体的功劳,个人主义要不得,知道么?”

    “我只知道我这一拳落在你身上,你大概能飞出一百米。”恶龙蕾娜不怀好意的冲我比划着她的小秀拳。

    我:“……”

    “咳咳,根据蕾娜大小姐的马马虎虎推论,我们大概是在这一带。”顿了顿,我耻辱的屈服在了拳头之下。

    “马马虎虎是什么意思啊马马虎虎!”

    “就是说,我们马马虎虎大概可能在这个位置。”

    “完全意义不明好不好,你这家伙是就是见不得我出风头对吧!”

    瞧见我和恶龙蕾娜又斗起了嘴,爱娃儿哀叹一声:“好了,我耳朵没聋,你们刚才的话我都听见了,在没有其他线索的情况下,也只能这么认为了。”

    “什么啊,一副很勉强的语气,对我的推测有什么不满之处吗?那你到是说说你的更加缜密的推论啊!”听见爱娃儿对她的推论,一点赞许的意思也奉欠,恶龙蕾娜更是不满。

    “这个嘛……对了,刚才无意中从猫怪身上得到了一条有用情报,大概能用得上。”爱娃儿想了想,眼睛一亮,还真有。

    “刚才猫怪不是给我们指了它们的领主的所在方向吗?”

    “我当然记得,也有考虑过,但是我们现在的具体位置还无法确定,这条线索并没有多大用处,话说你该不会是想直接顺着这个方向穿过另外一边去寻找你们当初经过的路线吧。”

    “这到也不失为一个迫不得已之下的办法。”爱娃儿摇了摇头,冷淡的俏脸上难得露出一抹微笑。

    “只不过,我们现在有更加简单的确认方式了,刚才我跟猫怪打听了一些有关于它们的狩猎地的情报,无意中获得了一条线索。”

    “狩猎地,是指那些血鹰之巢吗?”

    “没错。”谈及这个,爱娃儿的眸中光彩更甚:“你们肯定猜不到,这些血鹰之巢竟然是猫怪们特地从别处挪到这里的。”

    “血鹰之巢还可以挪动?”我差点被一口口水呛死。

    “为什么不可以?”

    爱娃儿反问一句,到是把我问倒了,鬼知道这种事啊,反正联盟不会去尝试,话说难道是像种树那样,把血鹰之巢连根挖出来,挪到其他地方挖坑埋好?

    眼看爱娃儿似乎有意将她从猫怪身上打听到的血鹰之巢的情报,全方位向我们科普一边,恶龙蕾娜连忙叫停,这小心眼的小母龙可没忘记现在正在和爱娃儿怄着气,较着劲。

    “等等,我可不关心血鹰之巢能不能挪窝,狩猎地什么的也和我无关,你刚才说的线索到是快点说来听听。”

    “刚才在问到血鹰之巢的时候,猫怪告诉我一件最近发生的奇怪事情,它们的狩猎场,也就是血鹰区域,近段时间出现了不少以前没见过的敌人。”

    “什么敌人,和我们现在讨论的话题有什么关系?”恶龙蕾娜连珠炮似的不断发问,以为凭此可以打爱娃儿一个措手不及,手忙脚乱,思考不能,可惜以我对这抖m天使的了解,她的算盘要打错了。

    果然,只见她不慌不忙,又是淡淡一笑之后,反倒是恶龙蕾娜露出了迫切之色,才徐徐开口说道:“根据猫怪所说,0这些以前没有出现过的敌人,大多都是一些幽灵类型的怪物,让它们很是棘手,甚至在冲突当中牺牲了不少猫怪战士。”

    “幽灵类型的敌人?这和主题有什么关联,你该不会是想说我们其实在骸骨之地旁边的幽灵之地的旁边,那些幽灵怪物都是从那里跑过来的吧。”

    “当然不是,看地图就知道了,不可能对得上,除非我们现在所在的沼泽并不是我们之前走过的那一块,到是有这个可能性。”

    “我知道了。”正当恶龙蕾娜想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时候,我一拍掌心,率先明白了爱娃儿的意思,目光指向地图。

    “你的意思是说,这些幽灵怪物很有可能是从这里来的,对吧。”

    “长老大人说的没错。”爱娃儿赞许的点点头,一副亏你还能记得这里的意思,让我和恶龙蕾娜都是火大不已,我是因为被小看了,恶龙蕾娜呢,她刚才一番精致推断都没能得到爱娃儿的赞许,反倒我是因为这种小事被赞许了,这变态天使分明就是想搞事情。

    “以前没有出现过,最近才出现,是因为暴乱的关系吗?”我歪头想了想,看向老猫怪。

    “你知道那些幽灵敌人具体出现的时间吗?”

    “老子,不知道。”老猫怪一如既往的大占便宜,大摇其头,它犹豫了片刻,好似鼓起勇气想说点什么,最后开了口。

    “老子,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大人们,听了,别笑话老子。”

    “说吧。”

    “就在前段时间,不知为何,老子,忽然有些不安,身体,心,像被挖走了一大块,暖暖的窝,好像也变得冰冷了,不安全了,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哦?”我们三个眼前一亮,这到是一条全新角度的重要线索,难道和月神大人的消失有关?原本庇护着地狱中心地带的月神大人消失了,让这里的怪物都像老猫怪一样感到莫名失去了重要的东西,因而一切靠着本能行动的怪物,就变得暴躁无比,开始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作乱?或者是这些怪物原本被月神大人镇压着,现在月神大人不见了,压制它们的力量消失,所以现在的动乱才是地狱中心地带应有的正常现象?

    “对了,你出现不安的时候,和那些幽灵出现的时间,是不是很相近?”

    老猫怪歪头努力回忆,目光渐渐挪到已经冷掉的三碗血上面,被其吸引,十分惋惜的不断舔着猫胡子猫鼻头,直到三双杀气腾腾的目光盯向它,它才连忙反应过来,拼命点头。

    “大概,好像,差不多,应该就是,这样了,老子,出现不安,心神不宁,一定是因为那些混蛋幽灵,原因。”

    老猫怪的回答让我们哭笑不得,看来它已经尽力了,可惜,没办法让时间更精确一些,让我们好判断到底是不是因为月神大人的缘故,身为怪物,让它们拥有准确的时间观念也是够难为它们了。

    就目前我们所掌握的线索而言,刚才那两种可能性应该是最有说服力,老猫怪的回答更让我们确信三分,暂时就当做是这么回事吧,凡事别想的太复杂,有些事情的因果关系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直白。

    如果事实真相如我们所猜测,那么只剩下最后一个大谜团,袭击夜魔一族的袭击者,到底是什么来历?是否有着什么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