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二百五十七章 气味
    ****************************************************************************************

    面对我的回应,爱娃儿只是一个劲摇着头,似在说,该如何看待贤狼大人是我的事,贤狼大人说了不算。

    “我说啊,身为天使,为什么你就那么死心眼呢?这种事不就跟生离死别一样吗?很多事情都是不可避免的,只能乐观对待,就比如说……”我斟酌了一下,说道。

    “就比如说我自己,和维拉丝她们,总有一天也会老死面临着分别吧,如果大家都学你,那恐怕是整天都要以泪洗脸了。”

    “我能看出来,贤狼大人很喜欢她们,难道就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分别吗?就从来没有考虑过和她们永远在一起,比如说获得永生,哪怕只是在心里想一下。”

    “这个嘛……”我神色恍惚了一下,脑海中莫名的涌出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脱口而出。

    “爱娃儿,你认为永生……或者说永恒,真的好吗?”

    “那得看看是什么情况,如果一直痛苦的话,永生只会更加痛苦,如果一直幸福的话,永生难道不好吗?”

    “一直幸福的话……永恒就是好的吗?”感情上,我十分赞同爱娃儿这番话,如果能够一直一直和维拉丝她们幸福的在一起,难道不好吗?

    但是,脑海中却有另外一道声音,坚定地,永无止境的回荡。

    并不是这样的,永恒,自以为可以得到一切的永恒,其实是失去了更多。

    摇了摇头,将这股莫名的感觉深埋起来,我目光坚决的看向爱娃儿:“你说的都只是假设,没人可以永恒,包括月神大人这样的存在在内,所以,必须学会接受。”

    “贤狼大人能做到吗?接受这种事情,和维拉丝她们生离死别。”爱娃儿冷不防问道,让我愣了起来,苦笑了笑。

    “大概……做不到吧。”

    “但是……”我正了正色,目光里渗入几分温柔幸福之色:“正因为做不到,所以才想更加的,更加的去珍惜。”

    “难道说,爱娃儿珍惜的方式不对?”

    “诶,正是如此,这是客观的事实,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无法阻止,我需要力量,需要更强的力量,圣月贤狼变身迟早有一天会被取代,在我看来,你的挽留举动,并不是正确的珍惜方式。”

    “那贤狼大人认为爱娃儿该怎么做,求求您了,告诉爱娃儿吧,我已经……不想一直再痛苦下去了。”

    瞧着不断饮泣的天使公主,我大摇其头:“傻瓜,正确的方法不止一种,没有人能帮你找到最合适你的方法,只有你自己才能,与其问我,不如问问你自己的内心。”

    “我的……内心?”

    “嗯嗯,比如说我,每当想到以后可能会和女孩们生离死别,就会越发珍惜的去和她们创造回忆,无形的幸福,以及有形之物,比如说书信啊,比如说记忆水晶啊。”

    我如数家珍的取出一叠叠厚厚的书信,一枚枚保留着珍贵影像的记忆水晶,出门在外,女孩们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这些东西就是自己的心灵寄托,每当感到孤独的时候,拿出来看一看,便会浑身有力。

    啊,不好不好,差点又沉浸在幸福的记忆海洋中了,轻拍了拍额头,我将书信水晶小心翼翼的收好,目光再次落到爱娃儿身上,发现她还在发愣,口中不断喃喃重复着我刚才的话。

    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好言安慰道:“不用着急,回去慢慢想,反正圣月贤狼也不可能立刻消失不见。”

    心里松了一口大气,看来好像是成功了,什么嘛,比意料之中的简单太多了,说到底,其实就是要转移注意力,让爱娃儿不要再往同一个方向钻牛角尖。

    至于她会不会转个头,往另外一个方向钻,呃……但愿不会吧,大不了到时候再帮她纠正方向就是了,这抖m天使公主还真是麻烦呐。

    “不用了。”爱娃儿摇摇头。

    “咦?”

    劝说无效吗?她还是要继续钻牛角尖吗?我惊讶的和爱娃儿放光的眼眸对上。

    “没有那个必要,回家慢慢思考这种事,已经等不及了,爱娃儿已经想到了,暂时不会再迷茫了。”

    “咦,咦咦?”

    也就是说劝说成功?但为什么我会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呢?好像变得比以前更加糟糕了。

    “爱娃儿,你……想到了什么?”以防万一,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我悄悄的试图将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抽走,并追加后退。

    “爱娃儿,想和贤狼大人创造更多的美好回忆!”啪的一声,抽到一半的手,被爱娃儿的双手精准握住,捧在胸口,眼眸熠熠生辉的说道。

    “是……是吗?那很好……这样很好,我也稍微配合一下,让你可以努力创造一些美好回忆,啊啊啊,今天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手抽了抽,没能从爱娃儿的怀中抽开,她依然牢牢握着我,眼眸透露着坚定。

    “爱娃儿,已经等不及了。”

    她这么说道,然后,那双眼睛里所透露着的坚毅之色,仿佛瞬间融化了一般,变得水汪汪湿盈盈,透露出一股圣洁的妖异妩媚,人也挪了过来,跪坐在圣月贤狼面前,搂抱住大腿,脸颊在上面轻柔的,陶醉的,驯服的磨蹭着,目光上仰,湿润樱唇发出带着强烈渴求的音调。

    “贤狼大人,爱娃儿错了,请狠狠的惩罚爱娃儿吧,只要能原谅爱娃儿,无论什么样的惩罚,爱娃儿都能接受……”

    看着爱娃儿变回以前那个自己所熟悉的抖m天使形态,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这和以前有什么区别么?

    “贤狼大人……真的不愿意原谅爱娃儿吗?”指尖传来温软湿润的感觉,低头一看,这抖m天使擅自将自己的食指含入了口中,一脸陶醉的吸吮着,脸上的变态狂热表情,分明就是在说,快点来惩罚爱娃儿吧,让爱娃儿获得幸福的美好回忆吧。

    这抖m天使,还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我气的牙痒,圣月贤狼那丁点不算强烈的抖s属性,也彻底被爱娃儿激发,抽出食指,反手捏住她的下巴,露出高傲凛冽笑容。

    “说的没错,犯错的孩子……就该受到惩罚。”

    ……

    等将爱娃儿带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了,算了算,应该在遗忘之塔和这抖m天使呆了将近两个多小时,但愿不会被女孩们误会才好。

    不不不,要说误会,眼前的情况才更容易引起误会。

    爱娃儿是被我公主抱着回来的,这家伙大概是压抑了许久,抖m之魂已经逼近临界状态,反应竟然异常猛烈,我的真正惩罚手段还没拿出来,就已经是一副被玩坏的状态了。

    我最好是悄悄地,悄悄地将她放回房间,然后再悄悄地……呃,去哪个女孩的房间好呢?被爱娃儿挑起的火……不行不行,还是算了,女孩们的鼻子灵着呢,一定能嗅到自己身上残留的爱娃儿的气味,哪怕我将全身上下狠狠洗个十遍八遍。

    没办法,今晚就孤枕而眠吧。

    唉声叹气的回到房间,忽然,一阵瑟瑟发抖的夜风刮入,抬头一看,原来是窗户未关,可是我明明记得关上了的呀。

    “吴凡阁下~~~”一声温和娇媚的呼唤,让我头皮一麻,战战兢兢的扭过头,看到了坐在床边,对着敞开窗户投入的月光自饮自酌的白龙少女,身穿单薄性感的睡衣,那双平素和善的眼眸里,倒映着血月色泽的妖异色彩。

    “果然如艾卡莱伊所料,吴凡阁下不敢去找维拉丝她们。”轻轻放下酒杯,艾卡莱伊噗嗤一笑,为自己的猜测感到高兴。

    下一刻,她消失在床边,出现在身后,从背后将还在战兢的我轻轻抱住,对着耳朵呵气如兰。

    “一直……一直在克制着,好不容易找到这个机会,艾卡莱伊内心的这份喜悦,吴凡阁下能够感受到吗?”

    说着,她将我转过身,面对着面,将我的手捧入她那高耸而深邃的胸怀之中,眼眸波光流转,柔情似水,似在说,吴凡阁下感受到了吗?我的心口传来的喜悦悸动。

    其实我很想回答她,抱歉……太大了,感受不到,或者应该这样说,太大了,分不清到底是心脏的悸动,还是单纯的ru摇。

    “但是……”话锋一转,前一刻还柔情蜜意的艾卡莱伊,忽然化作寒冰女王,眼眸中的柔光说没就没,化作一片冰山雪海,寻常人怕是被她扫上一眼,就要立刻被冻结。

    “但是,艾卡莱伊闻到了偷腥猫的味道,而且还是艾卡莱伊最不喜欢的那种味道。”

    话锋再次一转,她的语气温柔下来,人也靠在了胸口,细指在上边轻轻画圆,喃喃说道:“明知道正是因为这种味道,艾卡莱伊才能找到机会,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心情真是矛盾啊。”

    “艾卡莱伊,你……喝醉了。”好不容易找到说话的机会,我却只能干巴巴的说出这么一句,面对一头发情的母龙,我能说什么?我也很绝望啊!

    “是的,艾卡莱伊喝醉了,所以……稍微任性一点也没关系吧。”美眸轻眯,艾卡莱伊忽然将我用力一拉,竟是往

    “等等,艾卡莱伊,这么晚了你还要带我去哪?”

    “那还用说,当然是去浴室,我要将吴凡阁下的偷腥猫气味洗得一干二净。”艾卡莱伊头也不回的继续拉着我。

    “等等,都这个时候了,我说等等,现在去浴室的话很容易被发现。”我极力压低声音,万分恳求,这样真的不行,会被大家发现的呀艾卡莱伊女王大人。

    为什么,好不容易在爱娃儿身上找回一点强势的感觉,转眼就被艾卡莱伊打回了原形。

    “我不管。”

    “算我拜托了,要不我们去另外一个地方吧。”见道理已经说不通,我急中生智,脱口说道。

    “嗯,这到是没有问题,只要将吴凡阁下身上的气味洗干净,去哪儿并不是问题。”

    “随我来吧。”我强忍着一口叹息,反客为主的拉着艾卡莱伊离开了家,左弯右拐,神使鬼差的来到一处被森林紧紧环绕起来,十分隐蔽的小湖泊。

    啊啊啊,这里是……我惨不忍睹的掩面哀叹。

    “这到是个好地方,不会被打扰,只是……”艾卡莱伊耸动着可爱的鼻头嗅了嗅。

    好像这里……这个湖泊里面……残留着一丝丝她十分熟悉的气味?若是平时的艾卡莱伊,肯定会冷静下来思考,可是处于发情期下的她,却管不了那么多,直接拉扯着某德鲁伊跳入了湖中。

    噗通两声,冰凉的湖水彻底打湿了衣服,紧贴在一起的两具身体,却因此变得更加火热。

    “首先……要清洗哪里呢?不但要将偷腥猫的气味洗掉,还要在吴凡阁下身上留下属于艾卡莱伊的气味哦……”在冰与火的刺激下,耳边再次传来温升软语,随即,两瓣香唇便紧密无缝的贴了上来,堵住了嘴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