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二百五十三章 不要污
    ****************************************************************************************

    酒足饭饱之后,大家凑一块聊天吹牛,我刚想加入,就被丽娜大姐拧住了耳朵。

    “怎么,吴小弟,不打算对我说点什么吗?”现任罗格士兵统领大人,对我露出了和善微笑。

    “可以探监吗?”我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问道,顺便可怜兮兮的看向维拉丝她们,示意她们可要记得给我送来一日三餐。

    丽娜大姐被逗乐了,强忍着笑容,严肃摇摇头:“探监可以,不过三餐得吃监牢里准备的,不能外送。”

    “怎么能这样?”我哀嚎一声,生无可恋,在营地里都不能吃上维拉丝做的爱心佳肴,这是要逼救世主做二五仔的节奏么?

    “知道怕了吧,下次还敢不敢?”

    “这个嘛,原则上是不敢了。”我想了想,弱弱应道。

    “还原则上?”

    “你想想看,带着莱娜和琳娅飞空欣赏夕阳美景,总比高特去河边裸奔好太多。”

    “为什么又要扯到我身上?丽娜,你可别误会!我昨天真的没有去,那已经是三天前的事情了!!”那边正和拉尔老马他们吹牛的高特,惨叫一声,连忙辩解道。

    “你说什么?不是五天前那次吗?看来还瞒了我一次,好啊你这笨蛋,明天给我主动去牢房里蹲一天。”

    “牢房能任意选吗?”高特一副过来人的淡定,还提了要求。

    “最潮湿阴暗那间。”

    “吴老弟,你害惨我了!”这头大猩猩这才惊觉的真正哀嚎道。

    “……”

    是你自己不打自招好不好,我哪知道你什么时候瞒着丽娜大姐偷偷跑去裸奔了?

    “放心吧,高特老大,我们会去探望你的。”

    “对对对,你是要馊掉的馒头?还是生霉的咸鱼?我们都会给你带。”

    “能选别的吗?比如说香蕉。”

    “当然可以了,那么问题来了,你是要馊掉的香蕉,还是生霉的香蕉?”

    “咦,咦咦?发馊和生霉是固定属性吗?不能更改吗?”

    “腐烂的香蕉也行。”

    “不要啊啊啊!!!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待香蕉,香蕉到底做错了什么?!”

    “啊,这个联盟要完蛋了,我也快要完蛋了。”听着背后的傻瓜对话的丽娜大姐,仿佛全身的力气和干劲被抽干了一样,无力耷拉着肩膀。

    “丽娜阿姨,您还好吧?”关切的声音从一旁传来,面露沮丧的卡丽娜转头一看,是正带着柔柔的关心笑容的莉莉丝,手里捧着装有水果的碟子。

    “如果不介意的话,吃些水果如何?妈妈说过,水果的芬芳能让人心情好起来哦,莉莉丝晚饭什么也帮不上忙,能做到的只有这种事情了。”

    看着努力想让自己振作起来的莉莉丝,卡丽娜感动了,一把将这可爱的贵族小少女搂在怀里亲昵蹭脸,发出陶醉声音。

    “啊啊啊,真好啊,我要是有个那么好的女儿就好了,无论是莉莉丝,或者莉莉斯,或者西露丝艾柯露,任何一个都好,一个我就心满意足了。”

    补充了一番伪女儿能量,卡丽娜打起了精神,一边还抱着莉莉丝不愿意放,一边冲我瞪眼。

    “这次看在你带回了莉莉丝的份上,我就姑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许有下一次了,听到没有。”

    “莉莉丝的魅力可真不小,能让有铁面无私号称的丽娜大姐说出这种话。”我忍俊不禁道,看来丽娜大姐是真的想当母亲了。

    “什么呀,我也不是不懂变通的人,在那些人眼中我到底成了什么样子。”听到我这么说,丽娜大姐扶额摇头,无奈苦笑。

    “就是就是,我家丽娜怎么可能是不懂变通的女人呢,到底是哪个混蛋说的。”大猩猩高特忽然凑过来,摆着严肃国字脸大声帮腔,然后那张看起来有那么几分威严感的国字脸,十分残念的露出了讨好笑容。

    “所以说丽娜,看在莉莉丝的份上,我明天的牢罚也免了吧。”

    “不行。”

    “为什么啊,我们不是夫妻啊,也偶尔对我温柔一点啊!”感受到了不公平待遇这样的残酷现实的高特,当场飙泪。

    “吴小弟是特例,当然,如果明天你能代替他当救世主的话,我到是可以考虑。”

    “噢噢噢,吴老弟,明天,就明天一天,请务必让我当一回救世主吧!!!”高特勐地凑前,对着我涕泪四流。

    “呃……虽然每天也没什么救世主的工作,按道理来说让你当一天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害怕这个世界会因此而哭泣。”

    “为什么世界要哭泣?由我来拯救不好吗?我哪里不行了?那河边自由自在奔跑,无拘无束的华丽身影,这个世界难道不应该为之而感动吗?!”

    “不,果然还是算了。”我扭过头去,一脸嫌弃,虽然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称职的救世主,在前面加一个伪字还差不多,但和高特大猩猩一比较的话,忽然就迷之自信起来了。

    “这个世界要是被你这种笨蛋拯救了,那才叫悲哀。”丽娜大姐也忍无可忍,手指一点,往外一撇,高特就化作流星消失在了夜空。

    顾及莉莉丝初来乍到,或许已经疲惫了,大家并没有闹多久,一会儿之后就三三两两的散去了。

    “莉莉丝,我们一起洗澡吧,洗澡吧。”西露丝艾柯露两个小可爱,一左一右抱住莉莉丝,打算继续深化和和新妹妹的感情,嗯嗯,不愧是我的女儿,连手段也是一模一样。

    “……”莉莉丝下意识的看向艾卡莱伊,最近这段时间,她都是和姐姐一起洗,偶尔还要加上蕾奥娜和洛伊尔。

    “去吧,在新的地方,认识新的朋友,不是挺好吗?”艾卡莱伊投去鼓励笑容。

    “嗯。”莉莉丝用力点头,高高兴兴的和双子公主一起去洗澡了,按照这样的趋势,我是不是该学瓦尔卡米特家一样,在家里建一个罗马风格的大澡堂比较好?莉莉丝家里那个,不但大中间还很深,估计是为了在巨龙本体状态下也能舒舒服服泡下去而建起来的。

    一边闲话家常,一边挨个睡前入浴,等琳娅最后一个走出来时,夜色以深,大家都回房间睡觉去了。

    “吴大哥,怎么还没睡呢?”用手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墨绿长发,见我还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打哈欠,琳娅好奇问道。

    “嗯啊,被拜托了一件事。”我露出促狭笑容。

    “什么事?”

    “被可爱的妹妹拜托,请务必打琳娅一顿屁股吧,这样的话,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实在让我无法拒绝。”

    “莱娜这小妮子,可恶,被摆了一道。”琳娅闻言,气的牙痒痒,美眸轻转后,朝我投来妩媚目光。

    “吴大哥,那我也拜托你一件事可以不?”

    “当然可以,不过首先我得先实现和莱娜的约定才行。”一声娇唿,琳娅被拉到了怀里趴下,仰着头,可怜兮兮的向我投来求饶目光。

    湿润的墨绿秀发,散发出香皂和发香混合的独特幽香,微微**的单薄睡袍,呈现半透明色泽,紧贴着美好身段,将入浴过后未经束缚的爆满胸脯的峰线,完美的勾勒出来,伴随着细微急促的唿吸一上一下有规律的巍峨颤动,几乎能将所有男人的眼珠子夺眶吸出。

    这样一具完美之近乎于神圣的身躯,若是在头上戴上那橄榄枝花环,那便是活脱脱的性感妖娆的美神阿芙洛狄忒下凡了,再糅合着琳娅此时求饶的顺服姿态,让我情不自禁的狠狠咽了一口。

    这小妮子,真是越发成熟诱人了。

    想到莱娜的拜托,我还是狠狠心,抬起巴掌,不轻不重的朝琳娅屁股上轻轻拍下。

    “嗯啊~~~”一声娇滴婉转的微吟漏出,差点就让我把持不住。

    “吴大哥……别……至少别在这里……”琳娅也为自己的敏感反应,羞了个满脸通红,抬头用更加湿润妩媚,更加温顺恳求的目光看着我,传达来若隐若现的诱惑信息,只要是回到房间里,随我怎么样都行。

    我差点就点头答应了,想到这小妮子白天老是调侃作弄我,咬咬舌尖,强忍下来,屁股是打不下去了,否则先举手投降的肯定是自己。

    “不行,我还没有欺负够。”将趴在腿上的娇妻一把搂起,面对着面相拥而抱,我轻咬她的耳朵,继续保持欺负的调调。

    “吴大哥……可不能……太过分哦……”

    啊啊啊,不行了,这小妮子,浑身散发着惊人的诱惑力,哪怕只是从嘴唇里漏出一个单调无意义的音节,听在耳中都是媚态十足。

    不行,我可不能输给琳娅,暗中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我勉强把持住,在琳娅耳边继续呵气调戏。

    “很简单,之前和莉莉丝聊的时候,莱娜不是对你欲言又止吗?只要你自己把莱娜想对你说而没能说出来的那句话,亲口说出来,我就放过你。”

    “什……什么话……我已经忘记了……吴大哥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琳娅一听,露出无辜表情,好像真是我记错了,但是那越发通红的脸蛋,却出卖了她。

    “别装蒜了,说不说?”

    “不要……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说……”琳娅见演技被识破,干脆耍赖,在怀里将头摇的像拨浪鼓。

    “没办法,不听话的话,只能打你屁股了。”

    怀里的琳娅不吭声,看来是宁愿被打屁股也不愿意说出来,我眼珠子一转,又有了阴谋,咬着她的白皙耳垂继续说道。

    “不光要打,还要在莱娜面前打。”

    “不……我才不要……被那小妮子笑话……我……我说就是了……”怀里传出细弱蚊吟的声音,琳娅屈服了。

    “呜呜呜~~~吴大哥真是的,欺负人也该有个限度,竟然让人做这种事,真是大色狼,禽兽!”

    “这不是对你的魅力的最好褒赞吗?”

    “哼,现在还要加多一个,油嘴滑舌。”琳娅努着小嘴,眉梢却略显喜色,看来还是吃下了我的糖衣炮弹,但是随即想到要说出口的话,她玉颈红透,将脑袋埋在肩膀上,双臂用力搂紧自己,就像是鸵鸟埋沙。

    “……”我努力竖起耳朵,也只听到了琳娅那两瓣湿润的粉唇微微轻颤的声响。

    “说大声点,你这是在默念啊。”我促狭的又是打了一记屁股,换来第二声娇唿,无奈,琳娅这一次终于颤抖着,从耳侧传来若有若无,断断续续的娇滴声线。

    “还有……有……家……家里……那个……最……最……最大……的……我……我……”

    话落音,这小妮子双臂陡然一缩,以差点把我这个世界之力强者勒呛的力气抱紧过来,脑袋死死深埋,怀里的娇躯变得滚烫异常,明明只是一句话的功夫,却像是经过了一场大战,浑身香汗淋漓,深埋在肩膀之中的面庞下传出急促喘息。

    实际上听到这里我已经按耐不住,但是完美主义作祟,我还是忍不住继续摇头。

    “到底是什么,还有真的只是在家里?所属权不搞清楚也不行。”

    忽地,琳娅抬起头,眼眶里转着湿润的羞耻泪光,瞪着我,柳眉轻竖,一口贝齿咬的格格作响。

    糟糕,欺负过头了吗?

    但见这小妮子,忽然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下定了决心,鼓起了勇气,再次把头一低,耳鬓相贴,反咬住了我的耳朵,似在报复般,整齐的贝齿用力啃磨,从耳垂处传来细细的酥麻痒疼。

    而后,湿热媚惑的呵气,紧贴着钻入了耳孔中。

    “还有……只属于……吴大哥的……只给吴大哥玩弄的……琳娅的……最大的……呐……”

    带着某种魔力的最后两个字,伴随着温热吐息熘入耳中,混合着鼻间传来湿润发香体香,以及和自己紧贴的,变得更加滚烫和火热的娇躯,化作一股热浪喷涌大脑,直冲而上,我下意识摸了摸人中,竟然是鼻血流出来了。

    到底有多少年没有如此失态过了?今天的琳娅,媚惑简直更胜于那只三尾小天狐,不把她吃的干干净净,怕是连老天都不会放过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