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二百五十章 百族亲王的待遇
    ****************************************************************************************

    “哥哥那么早便过来,是想找阿卡拉奶奶吗?”见斗不过脸皮厚的琳娅,莱娜机智的转移到了正题。

    “没错,等去找完阿卡拉奶奶,就带你们回家,今天的工作不要紧吧,能按时回家吗?”

    “要紧是不要紧的。”

    琳娅和莱娜两个都抿嘴直笑,似乎有什么不可靠人的秘密。

    “怎么了,笑的贼兮兮的,快点交代。”我张牙舞爪,就要拿坐在自己怀里的莱娜开刀,谁让我这可爱妹妹比较好欺负呢。

    话说回来,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话题,被琳娅和莱娜两个轻飘飘的给带过去了?

    “到是没什么,只是吴大哥你可能要失望了,阿卡拉奶奶和凯恩爷爷都不在,甚至连法拉爷爷也都走了。”

    “我找法拉老头做什么?”翻了翻白眼,我随即一脸好奇的瞅着女孩们。

    “到底是怎么了,平时可没见她们走的那么干净啊,都不用留个人应付一下紧急状况吗?”

    “怎么,吴大哥认为我和莱娜不足以应付紧急情况吗?”琳娅故作不满,气鼓鼓的瞪着我。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小妮子欠打屁股,过来。”我挪了挪位置,在旁边拍了拍。

    “唉,吴大哥真是越来越霸道了。”可怜兮兮的哀叹一声,这小妮子似受了多大委屈一样,撅着小嘴坐到我让出的位置上,被我搂在怀里。

    “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劝一劝哥哥呀。”坐在腿上的莱娜,和琳娅靠的很近,她眨了眨虽然无法视物却灵动异常的美眸,取笑着道。

    “我寻思着怎么也不能便宜你这小妖精。”琳娅一副手下败将还敢继续来挑衅的嚣张态度,又是在莱娜的脸蛋上轻捏了一把。

    “哥哥,琳娅欺负我。”

    “嗯,我帮你欺负回她就是了。”说着,我低头在琳娅的香唇上啃了一口。

    “有点纠结呢,这样到底算不算是找回场子呢?还是说反倒让琳娅拿了好处。”

    “这样的好处你尽管要就是了,要多少有多少。”琳娅小妮子眉开眼笑的,又让莱娜脸腮通红的低下头。

    “斗嘴的话,你终究是斗不过琳娅。”看到这一幕,我也乐了。

    “谁说的,平时总是我赢,都是因为有哥哥在才输。”

    “那你到是说说看,到底为什么吴大哥在你就要输呀。”琳娅一脸不怀好意,打算将以前输掉的场子找回来。

    “哼,我决定好了,若是以后能够有幸接任阿卡拉奶奶,就给琳娅安排哥哥所说的那个嘴炮顾问好了。”

    莱娜气唿唿的说完后,我们三个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平时在家里打打闹闹,这样的斗嘴早已经习惯了,在联盟总部里到是比较少见。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考验我的好奇心了,阿卡拉奶奶她们到底去哪了?是联盟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那到是没有。”

    “那是偶然吗?各自有事都离开了。”

    “也不对,她们三个是一起离开的。”

    “三个一起?那还不是大事。”我吓了一跳,在记忆当中,几个头头一同离开的场面,最深刻的也就是当年刚刚发现赫拉迪克族的时候。

    “琳娅,我们还是别吊哥哥的胃口了,能把那份案卷找到吗?说实话我们也不是很清楚,是很久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了。”

    琳娅很快找来一本古旧的书籍,我开了共享视野给莱娜,三人一起翻找。

    “一千年前的事件么,的确是蛮久远的,难道和塔拉夏大人有关?”发现一些关键的年代字眼,我好奇问道。

    “好像不是,是塔拉夏大人牺牲以后发生的事情,地点是在库拉斯特海港和罗格营地,据说遭到了莫名的地狱入侵。”

    “哦?是发生在第一世界?”感觉琳娅的语气很稀奇,所以我有所猜测。

    “嗯。”

    “到底是谁,是什么怪物?”

    “原因不明,敌人十分神秘,出现后不过半个小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凭空不见,案卷的资料也缺失了不少,没人知道它长的怎么样。”

    “它?莫非敌人只有一个?”

    “根据现场的痕迹判断,很可能只有一个。”

    “是什么痕迹?”

    “大量的巨坑,以及松动的地下泥层。”

    “等等,难道说敌人是在地下忽然钻出来的?”

    “现在也只能这样判断了。”

    “然后呢,造成的损失有多严重?”

    “第一次出现的时候,造成了十二个村落鸡犬不留,失踪的人口大概有三万多人。”

    “失踪?不是遭到杀害吗?”

    “不清楚,吴大哥你看,案卷上说现场并没有找到大量血迹。”

    “你刚才说是第一次,难道还有第二次第三次?”

    “嗯,你看这里。”伴随着安静的清脆翻页声,琳娅小手忽然一停,指着某处内容说道。

    “第二次,发生在三百多年后,也是一样痕迹,同样是神秘出现,神秘消失,不过短短时间内就造成了数万人失踪,比第一次更多。”

    “第三次呢。”我倒吸一口冷气,数万人可不是小数目啊。

    “在第一次事件的约莫五百年后。”

    “离现在不远了。”我皱了皱眉。

    “是啊,按照现在的时间计算,应该是在两百多年前吧。”

    “还是同样的痕迹,同样的损失吗?”

    “诶,不过这一次损失比较小,只有两个村落,不到万人,而且关于第三次,还有进一步的详细情报,说是有目击者。”

    “哦哦,到底是谁?”

    “可惜,书上并没说,难道是被阻止了?”

    “能够神出鬼没的地狱敌人,想必来头不小吧,能阻止对方的话,目击者想必来头也不小。”我低头沉思。

    “说到底这只不过是我们的猜测,书上说的也很模煳,线索根本无从追寻。”

    “没错,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确认那个神秘敌人到底还在不在,都一千年过去了,怕是地狱怪物,寿命也到头了吧。”

    “但愿是这样就好,如果不是,到时候就要拜托哥哥了。”

    “嗯,包在我身上,如果它敢再跑出来作乱,被我抓住马脚,肯定让它有去无回。”

    我拍着胸膛用力保证,这可不是吹牛皮,在第一世界,我是有这样的自信,如今的第一世界已经不是千年前的第一世界,连三魔神都可以肆意作乱,越发脆弱的第一世界,给我们带来巨大的生存环境压力同时,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也未尝不是一种安全保障,无法发挥出世界之力级别的实力,意味着哪怕是七巨头来了,也得老老实实在领域境界趴着,如此我便有信心能和它们肛一肛了。

    “也就是说,她们三个一起动身,就是为了这件事?”

    “没错,虽然按照之前几次的时间间隔判断,即便敌人还活着,应该也不会那么快出现,不过阿卡拉奶奶还是打算未雨绸缪,顺便去一趟哈洛加斯和精灵族。”

    “见见她的老师和上一任?”我忍俊不禁道。

    “诶,如今的联盟看起来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最大一个难关,或许就是两年多后的教廷山了,哥哥,实则不行的话就退回来吧,我始终觉得打入地狱世界,还是太冒进了,若不是那一位忽然插手,恐怕……”莱娜一脸忧虑的紧握着我的手,捧在胸口,生怕我会消失似的。

    “安心吧,我不会逞强,到了非撤不可的时候,我是不会犹豫的,我可舍不得你们。”搂着琳娅和莱娜,我深情说道。

    “吴大哥,你的前科实在太多了,希望你能记住这句话。”

    “哥哥,你是我们这个家,也是联盟的顶梁柱,若是没有了你,大家都会失去希望,所以保住性命才是你最大的责任和义务,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听着两个小妮子在怀里的动情呢喃,我心下感动,却不得不装出生气表情,免得话题越发伤感下去:“瞧你们说的,好像我现在就要去赴汤蹈火,干那九死一生的事情了似的,呸呸呸,我现在满脑子可都是把你们接回去,然后左拥右抱,和我宝贝的妻子妹妹女儿们一起共享天伦之乐。”

    “是啊,要是七巨头能识相一点,现在就病毙了,让我们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那该有多好,对吧。”

    “最好还要再添几个妻子和女儿,妹妹有我一个就足够了。”

    “好你个坏心眼的小妮子,为什么妹妹就不能增加了?”

    “因为没有妹妹比我更好了呀,对吧哥哥。”

    “咳咳咳,当然了,如果你们斗嘴的时候不把我拖下水,就没有人能比你们两个小妮子更好了,我这么说你们满意了吧。”

    “才不满意!”琳娅和莱娜异口同声,最后还是笑着打闹成一团,直到有人进来。

    来人是精灵族的莱曼长老,也算是老相识了,进来后发现我人模狗样的坐在旁边,脸上写满了打酱油三个字,莱曼长老微微惊讶后,颔首微笑,我也回以咧嘴一笑,目光看了看琳娅和莱娜,示意不用管我,你们讨论要事。

    随即,我便在一旁喝茶围观琳娅莱娜和莱曼长老讨论一些杂事,心里也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随着赫拉迪克族,精灵族矮人族兽人族的加入,如今的罗格营地长老团也热闹了许多,在第一次神诞日过后,阿卡拉就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每个种族可以在联盟获得一席长老之位,平时负责处理本族与联盟之间产生的各种问题,一旦遇到涉及联盟乃至大陆的重大问题,便需要召开长老会议,这个长老会议可不再是以前我,阿卡拉,凯恩,卡夏和法拉老头的简陋五人团了,壮大了许多,也正式了许多,各族长老的决策权仅在身为大长老的阿卡拉之下,和凯恩等人一样。

    人多了,意见也多了,有好处也有坏处,不过在地狱势力的压迫下,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不会也不允许存在私心,所以在击败地狱一族以前,至少是不用担心长老会议会出现问题,至于以后嘛……想的太长远了,还是打住吧,初代圣女创造教廷的时候也没想到结果不是么?

    而且,只有在遇到重大事件的时候才会召开长老会议,投票决策,平时依然是各家自扫门前雪,相对独立,你好我也好,大家感情深归深,你随便来插一脚我族里的事情,是谁也不乐意,除非是像我……呃,好吧,偶尔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百族亲王的外号,除了作为恶名以外,其实还是有那么点万金油或者润滑油作用的。

    回过神,莱曼长老已经和琳娅莱娜讨论完了,笑眯眯的把我拉出去,问了一大堆关于贝雅的问题,诸如在教廷山生活的好不好,有没有好好吃好好睡好好工作之类,不知道的还以为莱曼是贝雅的亲爷爷呢,不过感觉上也差不多,贝雅的母亲,上一任精灵女王牺牲之后,照顾贝雅长大的更多还是莱曼,虽然吾王和雅兰德兰奶奶也有细心照料,但毕竟不能像莱曼一样,近乎专人管家一样跟随在贝雅身边。

    好不容易打发了唠唠叨叨个没完的莱曼爷爷,没过多久,熊人族的长老也跑过来了,依然是当年去熊人族的时候打过交道的熟人。

    结果她和琳娅莱娜讨论完了之后,也把我拉出去,问东问西,句句离不开塔莫娅,我说,塔莫娅不是在我和小狐狸结婚的时候回过族里么?直接问她啊,或者去问莫西德卡尔夫妻,为什么你们一个两个好像钦定了我最了解塔莫娅一样……呃,好像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我和塔莫娅有着灵魂联系这种事,已经是熊人族人人皆知。

    之后来的是狐人族长老,好吧,我们不是在前些时候,就是和小狐狸一起再次进入天狐考验里拯救发狂天狐残魂的时候,才刚刚见过吗?你总该没什么好说的了吧。

    如此天真想着的我,在琳娅她们的讨论结束后,面无表情,内心绝望的被这名天狐长老拉出去balabala询问了一番关于小狐狸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