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二百四十章 偷腥男就是这副衰样啦
    ****************************************************************************************

    咦,天已经亮了吗?

    盯着一双黑眼圈,我无精打采,死去活来的从床上翻滚下来,一个踏空,直接摔了个五体投地。

    不幸啊!

    整晚的辗转难眠,加上一团乱麻的大脑,让我忍不住抓狂的挠起了头。

    这都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和艾卡莱伊……

    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名字,昨晚那香艳刺激的一幕,忍不住又一次在脑海中回放,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回味着那份温暖和柔软。

    尤其是嘴唇,似乎还带着三日不绝的余香。

    我该不会是只做了一个春梦吧?有时候会产生这种怀疑,可是太真实了,真实到哪怕天天在梦之境界里折腾的自己,也没办法将其当做是一个梦。

    没错,那应该是真的。

    昨晚,自己和喝醉兼发情的艾卡莱伊,背着众人,在阳台一角忘情的吻了个天昏地暗。

    唯一让我感到庆幸的是,幸好没有真的走到最后一步,否则别说瓦尔凯米特那一关,就说其他人,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不不不,现在可不是松一口气的时候,光是现在的情形,就已经无法面对了吧。

    那一场动情的深吻当中,明明有好几次分开了,看到了艾卡莱伊的眼眸恢复了清明,但最后还是忍不住诱惑,对着她那殷红的樱唇又吻了下去,肆意的搂抱爱抚。

    原本还可以安慰自己说是被迫的,这一下什么立场都没有了,一开始是被迫的,后来呢?明明就是自己也跟着发情了好不好。

    男人啊,真是可悲的动物。

    拼命抓着头发,我脑子一团混乱,该怎么面对艾卡莱伊?干脆偷偷熘掉吧,不不不,这是最不理智的选择,说不定会引起瓦尔凯米特的怀疑,被他发现我和艾卡莱伊的事情,那可就完蛋了,面对监守自盗的自己,可想而知瓦尔凯米特会气成什么样,分分钟把自己拍成肉酱,绝对不是开玩笑。

    昨晚我就不该答应艾卡莱伊的邀请,乖乖回去睡大觉多好。

    就在这时,敲门声忽然想起,让我一个激灵,差点想钻到被子里,把头埋起来,来个鸵鸟埋沙。

    “吴凡叔叔,打扰了,您起床了吗?”

    是莉莉丝啊,我稍微松一口气的同时,内心也涌出阵阵心虚和愧疚。

    昨天深夜,我可是就和她隔着一扇薄薄的墙,那么点的距离,乘着她熟睡,将她的温柔可人的姐姐搂在怀里忘情亲抚啊。

    “我醒了。”迟疑片刻,我瓮声瓮气的应道。

    “太好了,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您要一起来吃吗?还是多睡一会儿?声音好像没什么精神的样子,昨晚没有睡好吗?”

    听到莉莉丝体贴的话语,我更加无地自容,不过此时我的确没办法面对其他人,所以只能顺着莉莉丝的话应答:“嗯,大概是有点认床吧,昨晚没睡那么踏实,可以再让我睡一会吗?”

    “好的,吴凡叔叔,那我先告辞了。”

    善解人意的莉莉丝应道,顿了顿后,她的脚步声渐渐离远,我能想象到她隔着门向我礼貌十足的提着裙摆微微曲膝告辞的样子,忽然又想到明明答应了今天早上陪她一起去花园散心的,可惜现在想改口已经太迟了,只能默送莉莉丝离去,一头栽倒在床上。

    让我死吧。

    迷迷煳煳间入睡,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已经晒了进来,看看时间应该是下午时分。

    稍微睡了一小觉,我精神好了不少,虽然大脑依然一片混乱,但至少能鼓起勇气出门了,至于见到其他人,尤其是艾卡莱伊后,会露出什么样的反应,到时候再说吧,走一步算一步。

    草草梳洗过后,我出了房门,瓦尔凯米特的家大而空旷,一路走到前庭也没有遇到一个人影,都跑哪去了?不过正好,先让我晒晒太阳,好好整理一下心情吧。

    随意选了张花园里的露天长椅坐下,我摆出思考者的架势,正想好好思考该怎么面对艾卡莱伊,该怎么开口,她对我又会是什么样的态度,结果脑筋还没来得及转起来,忽然就被偷袭了。

    谁,是谁,到底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敢偷袭本救世主!

    我目光不善的回过头,看到了比我更加目光不善的恶龙蕾娜,顿时泄气,也对,这个家除了她,还有谁会那么残暴,那么无聊来偷袭自己。

    “你这家伙还算是救世主吗?一整天窝在房间里睡到现在,都快成咸鱼了!”

    我本来就是咸鱼救世主好不好,刚想这么反驳,但是不知为何,每每目光落到恶龙蕾娜身上,我心中就涌起了一股巨大的,莫名的心虚,就好像是背着她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亏心事一样,譬如说丈夫瞒着妻子在外偷情。

    啊呸,我和她只不过是龙骑士的关系,算什么偷情!充其量就是……对了,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比如说将心比心,虽然我老是很嫌弃恶龙蕾娜这个拍档,她太暴力了,但如果在不解除龙骑士契约的前提下,她要是跑去和其他男人签订什么奇奇怪怪的契约,我大概也会非常不爽,非常生气。

    更何况,我现在【偷情】的对象还是她的好姐妹艾卡莱伊,虽说有一部分客观因素在,但怎么想都有股莫名其妙的背德感。

    所以说,这种心虚的,理亏的,歉意的,愧疚的感情,大概就是由此而来。

    “没……没什么,偶尔想多睡一会不行吗?”想到这里,我语气弱了三分,弱弱的应道。

    “嗯?”双手抱胸,恶龙蕾娜投来疑惑目光。

    “你这家伙,有点不对劲,该不会是瞒着我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没有,绝对没有!”我吓的几乎一蹦而起,好不容易按捺住情绪,矢口否认。

    “算了,量你这家伙也没那个胆量,况且我的防御滴水不漏,就算你这笨蛋想背地里搞什么鬼,偷偷暗算我,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龙族公主迷之自信的昂首挺胸,神气十足说了一句,再次露出凶巴巴表情:“都怪你这家伙!”

    “又……又怎么了?我睡觉没得罪你吧。”缩了缩脖子,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缩到龟壳里去。

    “本来瓦尔凯米特说中午准备一顿丰盛大餐,结果因为你没醒,莉莉丝不忍心抛下你,只能推迟到晚上了。”

    原来如此,这小母龙除了好睡,还好吃呢,当然肯定比不上水晶就是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知道恶龙蕾娜生气的原因后,我当即投降:“嗯,所以说,你现在肚子还饿着。”

    “当然了,可别想着说些让我去煮粥这种傻话,错的可不是我,你自己看着办吧。”

    “好吧,烤鱼怎么样?”

    “烤……烤鱼?”

    “对呀,不是你最喜欢吃的吗?”

    恶龙蕾娜没有忙着高兴,而是狐疑的打量了我好几眼,最后小手探上来摸了摸我的额头。

    “奇怪,没烧坏脑袋呀,你这家伙……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太反常了,一点都不像是平时。”

    “只是没有心情斗嘴,忽然想和蕾娜大小姐打好关系罢了。”

    “被我揍一顿的话好感度上升最快。”听了我的解释,恶龙蕾娜哈哈小拳头,满脸的不怀好意。

    “我书读的少你别骗我,要是被你揍一顿就能提升好感度,我们俩的好感度早就上天了。”

    “没有这回事,还不足以抵掉你以前对我做过的那些帐。”

    “以前,什……什么时候?话说回来你到底想不想吃,”我现在是格外心虚,一听是抵账,来不及仔细深想,就迫不及待的转移话题。

    蕾奥娜也不想暴露自己的金色小狗身份,闻言正好顺水推舟,飞快点了点头。

    “首先得有鱼。”我刚想去弄点鱼,要么去市场,要么干脆直接到双子海捞一些,反正相对于自己的速度而言也不远,岂料恶龙蕾娜直接凭空变出一串鱼,还湿漉漉的滴着水,鱼嘴一张一合,还是活的!

    “喏,鱼,拿去吧,我这还多得是,够你烤到明年今天。”她直接将鱼往目瞪口呆的我手上一塞,然后快乐的蹲下来,又凭空变出一些柴火,麻利的筑起了一个简易篝火,搭起烤架,最后取出十多罐调料,一个响指,篝火燃起。

    抬起头,看着还在发呆的我,她俏目一瞪:“怎么,还想我帮你把鱼弄好?”

    “哦,好的。”我反应过来,已经不想去吐槽她的四次元空间袋了。

    很快,徐徐的浓烟就在花园上空飘荡起来,话说回来,在这百花争妍的庭院里升篝火杀鱼烤鱼,也是够了,煞风景的程度不下于焚琴煮鹤,偏偏恶龙蕾娜还没一点自觉,看着在篝火中滋滋作响的鱼,快乐的哼起了小调。

    “麻利点,这条快翻一翻,都被你烤焦了。”

    “是是是。”

    “还有这条,这条,调料放的不够,加。”

    “好好好。”

    “真是气死我了,这条鱼你根本没弄干净,你看内脏!”

    “你懂你怎么不帮帮忙?”

    “哈?现在是你做给我吃,分清楚主次关系。”

    “就当是为了更美味一些帮帮忙也不行?”

    “不行,我就不帮,就算弄的难吃也不帮,说了你做给我吃,就得是全部由你来做。”恶龙蕾娜坐在长椅上,一双修长**高高翘起,居高临下的看着忙活个不停的我,嘴角忍不住的勾勒出一抹在我看来完全就是暴君式的开心笑容。

    “难吃,太难吃了,你这家伙,手艺还真是一点都没进步啊。”

    “我可是有好好努力了,不要拉倒,你行你上。”

    “不,我还要吃,没完呢,继续给我烤。”看着恶龙蕾娜一边叫嚷着难吃,一边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知为何,我忽然有点莫名感动,情不自禁的伸手帮她擦了擦嘴角。

    “看你吃的,慢着点,又没人跟你抢。”

    似被定身一般,她的动作忽然停止,但不过半秒又活动起来,小声嘀咕一句“要你管”,似故意和我作对,头一低,吃的更加凶勐,活像一只饿坏了的小老虎。

    这家伙啊,要是能老实一点多可爱。

    摇了摇头,我继续自己的烤鱼大业,同时也是赎罪,虽然我不知道到底要赎什么罪,能不能通过赎罪来让自己得到直面恶龙蕾娜的勇气。

    但是,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不是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