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二百二十七章 防不胜防的套路
    ****************************************************************************************

    离开狐人族后的第二天,我穿着短裤短衫,以一副旅游度假的姿态出现在鲁高因的双子海边,晒晒太阳,看看海,着实休息了一天。

    本以为将恶龙蕾娜和艾卡莱伊忽悠走很难,没想到只是和她们委婉的提了一下,说自己想一个人静静修养,或许要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艾卡莱伊善解人意,没有多加思索就点头答应,这在我的意料当中,却是没想到恶龙蕾娜也爽快的拍拍屁股走人了。

    或许是在狐人族呆腻了,想去其他地方逛一逛,也想学我来上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吧,毕竟我们两个在一起的话,怎么想也没办法愉快旅行,一路斗嘴,一天下来估计也就累了,哪还有什么心情闲逛看风景。

    至于瓦尔凯米特大叔那边,不急不急,我只是想满足一下好奇心而已,先溜达个一两天再去登门拜访也不迟。

    欣赏了海边夕阳,直到夜幕时分,我才姗姗晚归,回到自己家的小别墅,说来这栋别墅是唯一一处并非三无公主购置的家,是当年伙同三无公主帮阿兹国王篡位三无公主的国王父亲……这话绕来绕去的,说的我都头晕了,总而言之就是计划通以后阿兹国王送给自己的,屋子里还附带小三无一只,这或许是我收到过的……嗯,最微妙的一份礼物?总而言之总体而言,我还是挺庆幸当时并没有将三无公主赶走,而是把她留在了自己身边,虽然这份庆幸当中也存在着一份微妙感。

    感觉我整个人都微妙了。

    粉白色的一人半高小栅栏,小巧精致却并不豪华惹眼的花园草坪,沿着铺在草坪上的碎石小道向前,就是整齐顺眼,优雅别致的别墅,这应该是诸多的家里,我比较喜欢的一处了。

    只不过……

    望望对面,还是一如既往的夸张呀,如果说自己这边的是朴素别致的小别墅,那么对面的就是金碧辉煌的皇宫,光是前院就占了三分之一条街道,对比之下,就仿佛是在狮子在俯瞰蚂蚁一般。

    也不知道里面是住了谁,对了,好像依稀有些印象,当年莎尔娜姐姐和三无公主在屋子里折腾的时候,自己为了避难跑出来,被当成是乞丐,当初的确好像是……好像是……

    嗯,一个很小很可爱很善良的小女孩,从对面的屋子出来,施舍了我一枚金币,这已经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十四五年了吧,如果那个小女孩还在这儿,应该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时间过的可真快呀。

    回忆起这段小小的温馨过往,我就不好意思再吐槽对面的人家是暴发户了,毕竟是有着一币之恩,虽然是被强迫接受的。

    掏出钥匙开门,家里静悄悄的,应该是许久没有人来住了,不过打扫的却颇为干净,地板上一尘不染,大概是三无公主雇佣了人每天过来打扫,这么一想原来自己家也是土豪暴发户?

    好不容易来这儿一趟,我也不好径直回卧室睡觉,以主人的身份,装模作样的将整个家以及所有房间逛了一遍,又在前院的草坪上溜达溜达,吹吹沙漠晚风,看看花草树木,看看冷清月光,顺便再看看对面那户人家的璀璨灯火,同样只能用一个字眼来形容,那就是金碧辉煌,让我怀疑它们是不是用金粉刷的,这格调让我很是有点即视感,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了。

    于是乎,我便这样在鲁高因的家里度过了数天时间,白天去逛逛双子海,逛逛西部王国的其他三个城市,高地之城,绿洲之城,遗失之城。

    这三座城市和当年相比,已经有了巨大的变化,哪怕是原本黄沙覆盖,最为荒芜的遗失之城,现在都已经是一个相当热闹的大型城市了,人口约莫有三十多万,至于我为什么知道,别忘了咱家的琳娅和莱娜已经是联盟的半个管家了。

    虽然相对而言,西部王国依然有着很大的自治权,整个国家依然以国王为中心,但是阿兹国王相当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该拿捏哪一部分的权利,哪些东西应该放手给联盟,所以至今为止大家相处的十分愉快,据莱娜说,阿兹国王最近还在积极推动,想让西部王国作为一名独立成员加入到百族大联盟当中,就像狐人族狼人族矮人族精灵族那样。

    算了,这些事自有阿卡拉和莱娜她们去操心,我今个儿来可是修生养息的。

    除了西部王国几个城市,我还顺道偷偷摸摸逛了几圈赫拉迪克城,蒂亚不在,我也懒得以亲王的身份招摇过市,引来不必要的轰动,既是修养,就应该省去那些繁琐的礼节,对吧,撒克隆爷爷,你不会怪我这个孙女婿来了你的地盘,却没有和你打招呼吧。

    作为现任大长老,撒克隆爷爷的法师天赋虽然差了一些,但是不得不说他的管理发展天赋点满了,如今赫拉迪克城凭借着法师的力量,已经是一座繁华度丝毫不逊色于鲁高因的大都市了,要知道,鲁高因可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尤其是地利,历经无数年,才成为众口相传的宝石之城,黄金之都。

    赫拉迪克城呢?坐落在沙漠最中心,环境恶劣,寸草不生,白天热过火炉,夜晚胜似冰河,没有天时,也没有地利,唯一靠的就是人,没错,我们就是法师多,就是任性,不就环境恶劣吗?覆盖整个都市的温(空)度(调)魔法阵问你怕不怕,防御天灾级沙尘暴龙卷风的防御魔法阵你服不服?甚至还能出口,你看看狐人族狼人族的防御魔法阵,多亏了我们他们才能免受迁徙之苦,这么大的广告还不足以把人吸引过来?

    各种各样的魔法物品,琳琅满目,便宜实惠,独此一家,你在鲁高因都买不到,想以平民之身感受魔法的魅力吗?你还等什么,快来赫拉迪克城实现自己的法师之梦吧。

    咳咳咳,怎么不知不觉就把赫拉迪克的广告给念出来了,总而言之,法师就是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能令他们敬畏的永远是更加深奥的知识和魔法,而不是什么天与地,而魔法,永远是平民心目中最神秘最高贵的力量,再加上撒克隆管理有方,发展有度,这一切造就了赫拉迪克城的飞速繁华,很难想象十多年前我们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那个破落小村庄的模样。

    多少年了?没有这样完全放松下来好好逛一逛,见识一下暗黑大陆的独特风景,每每看到繁华景象,心中忍不住便有点小窃喜,自己好歹也是个便宜救世主,大可以指着这片繁荣景象,自豪对自己的宝贝女儿们说,你们看,这样的盛世,可是有着你们老爸我的百分之一功劳在里面。

    这么吹牛应该不算很过分吧,嗯,强行不算也得不算。

    只可惜,身边没有带着西露丝艾柯露她们,连个吹牛的对象也没有,更可惜的是,如此放松的日子,身边竟然没有女孩们,本该是一家人环游大陆,尽享天伦之乐的时光才对,我亏欠她们实在太多了。

    想到这里,心中的趣味便淡了许多,算了,该逛的也都逛了,是时候干正事了,虽然也不是什么正事,完全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第二天一大早,我捏着张小纸条,开始满大街找瓦尔凯米特大叔的家。

    讲道理,虽说是大隐隐于市,但应该也不会大大咧咧明目张胆的将家安在显眼瞩目的地方,巨龙一族宝贝多,哪怕给它们一个狗洞大小的地方,它们也能折腾出一片新天地来。

    所以,按照我的推测,应该是那些不甚起眼的大街小巷,当然,也不可能是贫民窟,即便是要隐瞒身份,但以巨龙的高傲,怎么可能会住在那种地方?更不可能是下水道,除非瓦尔凯米特大叔的脑子进水了。

    如此一来,排查的范围就小了许多,只要锁定这几个地方,再按照小纸条上的地址一找,就**不离十了。

    嗯,**不离十……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中午时分,脸盆大的太阳晒在脑门上,让我产生了一种神奇的眩晕感,绝非是因为迷路了,这应该是一种头脑过热引起的间歇性方向感错乱街道辨识不能头晕眼花分不清自己在哪综合症。

    没办法了,终于要动用那一招了吗?

    握着手中的小纸条,我露出了不忍之色,会不会太夸张了?区区一点综合症,竟然要让本德鲁伊动用可怕的第七感,这可是稍微控制不好,就有可能让鲁高因夷为平地的恐怖能力啊。

    就在这时,一把嘶哑的,充满神秘的苍老声音,出现在小巷角落。

    “小伙子,你似乎遇到了一些困难。”

    转头一看,是一名蒙着面纱的神秘老占卜师,在向我招手。

    “迷失在了人生的道路上吗?相信我吧,我来给你指引正确的道路。”说完,煞有其事的隔空摸了摸水晶球,一阵华光绽放,将我震慑住了。

    “免费?”

    “呃……你是今天第一位客人,免费。”是错觉吗?老占卜师似乎翻了翻白眼。

    “生意不怎么好呀,都大中午了才遇到第一个客人。”一听是免费有便宜可占,我麻利的以迅雷之势坐在了老占卜师对面,生怕被人抢占了。

    “要你管。”

    “什么?”

    “我是说,占卜是一种奇妙的缘分法术,是命运之线的牵连和指引,无缘之人,哪怕有一百个一千个站在我面前,也不能当做是客人。”

    “你到是挺敬业的。”我又一次震惊,老人家,扎心了。

    “快点占卜吧,难道你不想在重重迷雾之中看到方向吗?”

    是错觉吗?她好像有点不耐烦了,也罢,既是免费的,就不能要求太高,这点基本客人道德我还是有的,反倒是那些打着免费名义又热情好客的家伙更加可疑。

    想到这里,我顿时释然:“事先说明,我并不是迷路,只是有点迷糊,性格上的迷糊,老人家你懂么?”

    “懂,我懂,懂的很,快点说吧。”

    瞧瞧这副不耐烦的语气,好像有点眼熟?不管怎么说她至少是个率直的商人。

    “你真的懂?那么请照着我这句话念三遍,你不是路痴,只是迷失了人生的道路。”

    “路痴和迷失人生道路到底哪个更严重一些你是白痴吗?!”

    “咳咳,十分抱歉,今天嗓子有点不好,火气大了点,客人不要见怪。”

    “嗯……理解……能理解……”

    嗓子不好和火气大有必然联系吗?算了,细节不必在意。

    “其实……我现在正陷入一种名为街道名词和路口辨识障碍的深深困扰之中。”

    “说人话!”

    “哦……嗯啊,就是有点……稍微有点方向感错乱了。”这占卜师何止是火气大了点,很大好不好。

    “这就是路痴好不好。”对方脱口而出。

    “我走了,祝你早日关门。”面无表情的站起来,我转身就走。

    “等等,等等,刚才不算,我们重新开始,这可是免费占卜,过了这家就没这店了,去找其他人可就得收费了,难道你不心疼你的钱吗?!”

    我一愣,仔细想想,还是蛮心疼的,毕竟是罗格第三吝啬,既然对方诚心诚意的道歉了,我就勉为其难的姑且再试一试吧。

    重新坐下,我吞吞吐吐的将手中的小纸条交了出去。

    “你看,就是这儿,能告诉我到底在哪里吗?”

    “哦嚯,原来是在这里……”老占卜师意味深长的蜜汁笑了一声。

    “知道这是哪儿吗?”

    “当然知道,我这几天可是无聊的将整个鲁高因逛了个遍,连下水道都没放过。”

    “原来如此,不愧是老司机,等等,这几天?你不是一直生活在鲁高因的隐藏神秘占卜师?”

    “细节不必在意,总之跟我来吧。”说着,老占卜师站起来,腿脚利索,头也不回就走的飞快,摊位也不要了,甚至连我这个可怜的迷途羔羊都想弃之不顾。

    “诶,你等等,告诉我在哪就可以了,带路什么的也太劳烦你了。”

    我连忙追上去,心中有种不妙的预感,难道说自己日防夜防,还是奇差一招被套路了?等把我带到某个地方,老占卜师就会露出狰狞的真面目,要么强迫我办洗头卡,要么把我卖到远洋捕鱼船上去?

    等等啊老人家,我想传火,现在不是摸鱼的时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