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二百三十二章 今天也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啊!
    ****************************************************************************************

    “我……我……艾卡莱伊我……对不起……”此时的瓦尔凯米特,哪还有桀骜不驯的浪子范儿,羞愧的恨不得钻到洞里头,整一个晒干了的茄子似的,摆在砧板上,任由且削。

    “【对不起】这样的话,也不应该是父亲对女儿该用的说法才对吧。”看到瓦尔凯米特这副样子,原本笑容和善的艾卡莱伊,也立刻心软了,虽然还是语气不善,却能听出来气氛已经缓和了许多。

    “我是共犯,待会任由宰割。”

    突然见恶龙蕾娜的得意目光盯过来,我连忙举手投降,这头小母龙我不怕,但是艾卡莱伊我可真怕,她以前可是从未对我发火过,而且这次的确是我隐瞒在先,讲道理,我应该站在她这一边,正义的揭穿瓦尔凯米特大叔才对。

    不过,这种时候光是道歉还不够,得缓和一下气氛,眼珠子一转,我低声下气的冲恶龙蕾娜谄笑,没办法,先让她得意一次吧。

    “不过,能否让我死个明白,到底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行踪的,你们不是已经回教廷山去了吗?怎么忽然会在这里冒出来,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哼哼,你凭你这个蠢蛋德鲁伊,也想轻松忽悠我,做梦吧。”这头得势不饶人的小母龙果然咬钩,立刻洋洋洒洒起来。

    “也就心底善良,对你没有丝毫防范的艾卡莱伊姐姐,才上当了,我当时一瞅,你知道你这笨蛋心里在打什么小主意,怎么可能会放过你。”

    “也就是说,你当时是故意答应我回去,然后掉头偷偷跟踪过来的?”

    我半真半假的惊讶叹道,啧,这就是所谓的最了解自己的永远是自己的敌人么?我和这头小母龙上辈子到底是结了什么孽缘?

    “现在才明白过来,已经太迟了。”

    “但是我还是有一个疑惑,就算你看穿了我的心思,在背后偷偷跟上来,到底又是怎么瞒过我们的耳目呢?我就算了,瓦尔凯米特大叔怎么可能也被瞒住?”

    这个问题我是真的搞不懂,瓦尔凯米特可是四翼强者,在身份相同,实力碾压的情况下,他还特地巡查过了,跟我说过没有人跟在我背后,恶龙蕾娜和艾卡莱伊到底是怎么瞒天过海的?莫非是躲到下水道里面去了?不不不,躲到那儿也没用吧,肯定会被瓦尔凯米特发现,毕竟实力差距太大。

    “这个问题问的好,难得你这笨蛋也有思路清晰的时候,我就大发善心帮你解惑吧。”准确戳中了恶龙蕾娜的痒点,她更加得意,身上洋溢着强烈的智商压制的优越感。

    “看好了,靠的就是这个。”她得意洋洋的冲我探出一枚镶嵌宝石的项链,虽然光芒被隐藏住了,但从上面散发出的神秘莫测气息,还是让我心里有了明了的判断。

    “这难道是……神器?”

    “没错,可以完全隐藏自己的一切气息,甚至对方扭曲对方的感知,只要我佩戴上这条项链,哪怕就这样站在你面前,你这笨蛋也不可能认得出我。”

    炫耀着自己的神器,恶龙蕾娜忽然间又变得兴致索然,甚至还生气了,不知为何要狠狠地瞪着我,所以说女人心海底针,她这是闹的哪门子别扭。

    “不是说不许你们使用神器吗?”

    “错错错,只是说了不允许使用神器做任何有关于帮助你们人类的事情,这种事不算,而且也是临时借来的。”

    我嘴角不断抽搐,揉起了太阳穴,为了跟踪我,你还真是下了一番苦心呀蕾娜大小姐,我该感到高兴吗?

    见我默不吭声,恶龙蕾娜扬了扬秀眉,似乎想把我打击的更彻底的样子。

    “怎么,还想不起来,真是的,我为什么找了你这么一个笨蛋拍档?”说完,她小手一样,一转身之间,已经披上了一层怪里怪气的神秘袍裳。

    “你就是那个老占卜师?”我一脸震惊。

    同样的外装打扮,让我联想到了这一点,但感觉还是很不可思议,哪怕穿上同样的衣服,此时的恶龙蕾娜,和早时留在我脑海中的那个老占卜师形象已是完全不同,大概当时我已经被神器扭曲了感知吧。

    “哼,终于想起来了吗?被我骗到了家门口还还不自知,怎么样,还敢说自己不是个大笨蛋?”

    恶龙蕾娜肆无忌惮的毒舌着我,脸色却并不怎么高兴的样子,依然不爽的瞪着我看。

    “艾卡莱伊呢?当时也在场吗?”

    “不,她不在,甚至不在西部王国,父女俩的血脉羁绊太深,瓦尔凯米特的实力又如此强,我怕项链都隐瞒不过她,所以只有我一个人。”

    看了看干瘪瘪的瓦尔凯米特,他苦笑一声,对于恶龙蕾娜手中的神器,以及她刚才的那番解释,没有露出丝毫意外的表情,看来,当他看到恶龙蕾娜和艾卡莱伊出现时,就已经猜到了这一切。

    不过,多亏了恶龙蕾娜配合,我们俩你一句我一句,争取了不少时间,让洋溢在这对父女之间的沉闷气氛,有了些许改变。

    “要不……我们进去再谈如何?”

    看了看脸色有所缓和的艾卡莱伊,我以罪人身份,可怜兮兮的建议道,这真是一场无妄之灾呀,当初我就不该答应瓦尔凯米特大叔,或者转身就把他给的地址扔掉才对。

    艾卡莱伊点了点头,瓦尔凯米特也如获大赦,不知为啥生气的恶龙蕾娜,气哼哼的走在前头,艾卡莱伊父女走在中间,我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不知为何,看到前面的恶龙蕾娜,感觉就像是遭遇了抄家现场。

    忽然,艾卡莱伊落后几步,扔下了她的父亲,和我并排走近,我这小心肝呀,当时就噗通噗通跳了起来,她该不会是等不及秋后问斩,现在就要向我兴师问罪了吧。

    “吴凡阁下。”轻柔似水的声音,仿佛一缕香风般钻入耳中,痒痒的,很舒服。

    “是……是的!”我一个立正,露出视死如归的认命表情,这情况,倒不如光棍点,随便艾卡莱伊怎么拿捏好了,求饶什么的感觉已经不管用了。

    “谢谢。”甜美温柔的低声响起,艾卡莱伊用只有我能听到的方式,将一缕声音传入耳中。

    【你……你在说些什么?】

    我以比听到“死刑”二字更加惊讶的表情,先是小心的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瓦尔凯米特,确认他没有在留意我们这边,才慌乱的用眼神示意询问,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呀艾卡莱伊大小姐,你能不能赶脚几步追上瓦尔凯米特,向他发难去,别欺负我这个老实人了。

    艾卡莱伊抿嘴柔柔地一笑,那原本因为生气而变得淡漠无比的面容,似百花绽放般清纯美丽,而又成熟诱人,连我这个身经百战的人都看愣了好几秒。

    她并没有正面我的疑惑,而是又用刚才的手段,低低的,温柔的传来软糯之语。

    “蕾娜的事,不可能没有察觉到吧,抱歉,让你夹在中间为难了。”

    说完,不等我有所反应,便加快几步,重新回到瓦尔凯米特身边,像是押送犯人一样紧跟着他的父亲。

    艾卡莱伊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我困扰的挠了挠头,算了,不管了,我今天的智商余额不足,急需充值,暂且进入不听,不闻,不问的路人模式,明天再说吧。

    老老实实的低着头,跟在后面,一行人刻意绕了花园一个大圈子,进入屋内。

    等大家停下脚步,艾卡莱伊还没来得及发难,门口就出现了洛伊尔的身影,见面二话不说就是一个飞扑,将自己的女儿抱在怀里。

    “艾卡莱伊,真的是你,妈妈想死你了。”说完,竟然像小孩子一样呜呜哭泣起来。

    “妈妈,别这样,大家都在看着呢。”被骤然抱在怀里的艾卡莱伊,一下子就失去了分寸,难为情的象征挣扎了几下,被洛伊尔抱在了怀里,不断蹭脸。

    这么看去,到是像是长不大的姐姐,在向性格成熟稳重的妹妹撒娇,我脑海中想到了相似的另外一对姐妹,好不容易才忍住笑容没有露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