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二百三十章 大叔之殇
    ****************************************************************************************

    “那可真是抱歉了,虽然孤儿院的诞生和我有一丁点关系,但我却从来没有打理过,荣誉院长之名,可谓名不副实,应该由阿卡拉大长老来担当才对。”

    我这个人有一个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不是自己的功劳绝对不贪,虽然这么做有掉粉的可能性。

    “救世主大人只是在做好救世主大人应该做的事情。”

    莉莉丝闻言,矜持的柔柔笑着,又给我添了茶,咦,说到这个份上竟然还不掉粉么?眼前的少女到底是有多想做一个猪突猛进的冒险者?那完美贵族式的淑女风范下,难道隐藏着深不可测的勇莽之心?

    “那个……能提个要求么?别老是救世主救世主的叫了,听着怪别扭的,要是觉得邻居大人这个称呼不好,那么干脆叫我叔叔或者大叔也成,毕竟我和你爸爸也算……嗯,半个朋友了。”

    就是不知道瓦尔凯米特认不认我这个弱鸡救世主朋友,不过就算不想认,看在女儿的份上,他估计也只能硬着头皮和我勾肩搭背了。

    “叔叔?大叔?”莉莉丝歪头思考片刻,柔声细气的试着轻喊了一声:“叔叔……大人?”

    “不不不,大人就不必加了,这不是更加别扭了吗?”我听的鸡皮疙瘩都起了,眼前的少女思考方式到底是有多单纯?

    “吴凡大人……吴凡大叔?吴凡叔叔?”莉莉丝的脑筋似乎总算转过来了,这就对嘛,这样就好了,自己毕竟是四十岁的老男人了,这一声大叔叫的不冤。

    “可是,这样会不会太冒犯您了。”莉莉丝有些小害羞,重复着这几个称呼,似乎想从中找出她顺口的叫法。

    “没有的事。”我捂着老男人的受伤心灵,强颜欢笑道。

    “那……那么,小女子莉莉丝就失礼了。”先去谦恭一声,然后,仿佛在试探我的反应般,莉莉丝用她那纤细的,悦耳的,礼貌的,高雅的声线,柔柔喊了一声。

    “吴凡……叔叔。”

    “嗯嗯嗯,这就对了,以后就这么叫吧。”话说回来,我是不是吃亏了,毕竟瓦尔凯米特大叔可是有好几千岁了,总感觉和他平辈的话,自己一下子又老了不少。

    “嗯,太感谢您了,吴凡叔叔,您果然和大家说的一样,是位平易近人的救世主。”莉莉丝用力的点头,喜悦兴奋之色洋溢于外。

    “哈哈哈哈,怕是坏的传闻居多吧,你也不必恭维我,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我挠了挠头,苦笑不已,毕竟比起救世主,后宫男这个外号怕是更广为流传。

    “才没有那回事,那些人都是坏人。”莉莉丝以比我想象的激烈许多的情绪,握紧小拳头,总是保持着矜持优雅色调的面庞上,露出了忿忿表情。

    “是吗?我到是很理解他们的感受,站在他们的角度,或许我也会这么生气,毕竟是男人这种可悲的生物嘛。”

    “那是因为吴凡叔叔您心地太善良了。”

    我只是实话实说,却好像又被莉莉丝误会我宽容大度了?莫非真粉就是如此,无论你说出什么样的话,她都能在脑海中自动美化一遍?

    “羡慕的话,就靠自己的本事找到像歌姬大人她们那样的优秀伴侣,光只会一个劲的羡慕吴凡叔叔您,在背后编排责备您,却不肯像您一样做出实际的努力和贡献,赢取像歌姬大人那样的优秀女孩的芳心,实在太不像话了,我莉莉丝绝对看不起这样的人!”

    莉莉丝的情绪激动起来,握紧小拳头,慷慨陈词,纤细柔弱的身躯忽然迸发出让我也微微惊讶的凛然气势。

    看不出来,这副娇小的身躯里还藏着这样的气势,不过好像也没什么不对,既然是完全接受了贵族式的教导,那么除了淑女的高雅一面以外,贵族所该有的傲气和威势,也是必须课程。

    “莉莉丝,别激动,我的意思是说,就算编排也不要紧,反正影响不到我日常的生活,也影响不到我和女孩们的感情,就由得他们去吧,生活不易,能让他们找到一个发泄口,或许也是件好事。”

    “吴凡叔叔真是的,太温柔了,这样的话那些坏人只会得寸进尺。”依然是生气状态,但长期的淑女教导还是让莉莉丝很快冷静下来,重新坐下,有些生气,又有些羞赧。

    “抱歉,又在您面前失礼了,果然,别说成为歌姬大人那样的优秀妻子,我连妈妈都离的很远很远。”

    维拉丝生起气来才叫恐怖好不好!我暗地里嘀咕一声,想起寥寥几次,却深入人心的平底锅女皇之威,不由的擦了把冷汗。

    “既然吴凡叔叔您这么说了,我也不和那些坏人计较,只要他们不在我眼前说您的坏话,只有这件事绝对不会允许。”嗯嗯点头,莉莉丝想起什么,好不容易才冷却的优雅神态,再次生气。

    “但是,唯独有一个坏人,我绝对不会原谅。”

    “哦?”是谁,是谁在背后伤的我那么深?让我的女粉丝如此深恶痛绝。

    “那个不可饶恕的恶徒,不单止是背后编排中伤吴凡叔叔您那么简单,它甚至还写了一些奇怪的书,指桑骂槐,把吴凡叔叔你描绘的……总之是太可恶了,莉莉丝绝对无法原谅这种卑鄙无耻的行为!”

    “把我描绘成什么样?”我隐隐有一道灵光闪过,却没抓住,不由的好奇问道。

    没想到,在我的追问之下,莉莉丝的脸蛋唰一下通红起来,变得结结巴巴,手忙脚乱,仿佛早已经固化在她身上的贵族气质,也变得有几分凌乱。

    “总……总而言之就是……就是不可理喻……非常过分的奇怪书籍……莉莉丝已经全部烧掉了,但凡只要发现这样的书,莉莉丝都要全部烧掉,并且还要找到写书的恶徒,让它接受应有的正义的惩罚!”

    我:“……”

    看到莉莉丝慌乱羞愤的表情,那道灵光终于被我抓住了。

    淡定的捧起精致茶杯,喝了一口,我四十五度角仰望庭外天空。

    三无公主,祝你被抓。

    “哟!”

    忽然,背后冷不防的传来一下轻拍,;落在肩膀,不轻不重,外人看来只以为是老朋友的招呼,但我分明却感受到似有一把无形的冰冷的尖刀,直接抵在心口上,额头霎时冒汗。

    僵硬的回过头,可不是瓦尔凯米特大叔那叼着烟杆的高瘦形象?

    “爸爸。”

    “瓦……咳咳,瓦特亲王阁下?”我差点说漏嘴,连忙改口。

    “哈哈哈,宝贝女儿哟,我巡逻回来了,怎么样,以最热情的方式迎接爸爸回来如何?”瓦尔凯米特先是把我晾到一边,迎和着女儿,充分展示了一个女儿控的风采。

    “爸爸,莉莉丝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眼角余光瞄了我一眼,莉莉丝难为情的低下头。

    “真是的,明明小时候会爸比爸比的可爱叫着扑到我怀里。”伤心的叹了一口气,瓦尔凯米特大叔这才回过头来,正眼看我,做状友好的大笑着拍肩膀。

    “我们不是已经是朋友了么?还那么见外干嘛,直接叫我瓦特就行了。”

    这算是暗示吗?好吧。

    “哟,瓦特,有一段时间没见了,看来你的小日子过得还好。”

    “托付托付。”

    两个大男人皮笑肉不笑的打着招呼,互飙演技。

    “刚才莉莉丝好像挺生气的样子,吴凡阁下,你该不会是在背后说了我的坏话吧。”用着开玩笑的语气,但是,我分明感受到抵着心口的冰凉尖刀更近了。

    “爸爸太失礼了!”帮我回答的却是莉莉丝,她抓住瓦尔凯米特的披肩,用力往后一扯,本应该是弱不经风的力道,但是瓦尔凯米特却十分配合的踉跄后退。

    “本来就是爸爸经常游手好闲,吴凡叔叔明明在帮爸爸说话,爸爸却和吴凡叔叔开这种玩笑,太差劲了!”

    “噢噢噢,抱歉,莉莉丝,是爸爸错了,不该开这种玩笑,吴凡阁下可以原谅我刚才的失礼之言吗?”

    在我大跌眼镜的注视下,那个桀骜不驯,高傲不可一世的瓦尔凯米特,竟然真心实意的向我道歉了,虽然是看在女儿的面子上,但这已经非常不得了了。

    一物降一物,我只能用这样的理由解释了。

    “能够得到莉莉丝公主殿下如此维护,我真是万分感激,不过正如你爸爸说的一样,我们经常开这种无伤大雅的玩笑,毕竟是男人嘛。”我先是感激莉莉丝一记,如果没有她,我估计这一辈子也看不到这样的瓦尔凯米特,在女儿面前,他完全从藏獒到二哈的惊人演变。

    “对对对,因为是大老粗的男人,所以开玩笑的方式也是如此粗犷,我的莉莉丝呀,你应该相信你的爸爸不是那么过分的人。”

    “我当然相信爸爸。”听到我们这么说,莉莉丝缓和下来,抿嘴柔柔的羞涩一笑。

    “抱歉,吴凡叔叔,我又失态了,今天真是的……但愿您别把莉莉丝当成是粗鲁任性的女孩。”

    “当然不会了,莉莉丝可是我见过的最优雅高贵的淑女。”我摇头又摇手,因为又一次感受到了大叔的杀气降临。

    “啊,对了对了,莉莉丝,我和你的吴凡叔叔有些男人之间的话题要商量,你先去花园逛一逛可以吗?”

    意识到莉莉丝在场,我们两个根本无法好好交流,于是瓦尔凯米特来了一招釜底抽薪,希望把女儿打发走。

    “那我先告辞了。”轻提长裙,盈盈行礼,莉莉丝直觉敏锐,似乎看出了点什么,目光在我们身上转了一圈,最后落到瓦尔凯米特身上。

    “吴凡叔叔心地善良,心胸宽广,爸爸你可不能因此而得意忘形哦。”

    “当然了,请务必相信最疼爱你的爸爸我。”瓦尔凯米特用我见过的最认真的表情,笔直身体,肃然领命。

    我:“……”

    逗比型瓦尔凯米特,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目送女儿的身影离开,瓦尔凯米特长吁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神色眨眼间恢复了以前那份玩世不恭和桀骜不驯。

    “你这小子,可真会挑时间来。”

    “我以为以你的实力,应该已经察觉到了我的到来才对。”我耸了耸肩,怪我咯,如果你一开始来找我的话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么?

    “当然了,你一来我就知道了。”瓦尔凯米特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但是我得防着我那个聪明过头的宝贝女儿。”

    “你是说艾卡莱伊?”

    “没错,我这几天故意没找你,就是想看看你有没有被跟踪。”

    “你就直接说想看看我有没有出卖你得了。”我嘴角抽了抽,这家伙,说话还拐弯抹角起来了。

    “你心里知道就好,刚才莉莉丝说了要善待你这小子,我这不正尝试着努力去做么?”大叔也皱着眉头,不爽的抽出烟杆,吐了一口烟箭,对于性格爽直的他而言,这么做却是很别扭,为了女儿的承诺,他也是够拼了,简直和卡洛斯有得一比,当然,肯定逊色于我。

    “所以呢,发现了艾卡莱伊没有?”

    “没有,看来你这小子还蛮讲信用的,当然,这都是因为我慧眼识人的缘故,哈哈哈。”刚夸完他是个优秀的女儿控,就得意忘形,露出了真面目,真是没办法。

    “不过,你来找我有事?难道说艾卡莱伊……有发情对象了?”

    忽然顿住笑容,瓦尔凯米特眼角闪过一道杀人目光,拳头已经不知觉的用力握了起来,就仿佛体内藏了一枚即将爆发的大伊万,让人颤栗。

    “等等,我只不过是来登门拜访,满足一下好奇心,想看看你过的都是什么样的生活而已。”

    “原来是这样,不是就好。”气势瞬间收敛,瓦尔凯米特安心的重新叼起了烟杆,眼睛微眯。

    “那么,吴凡叔叔又是怎么回事呢?我的女儿,好像转眼间就被你哄的晕头转向,连我这个爸爸都不亲了,是这么回事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