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二百二十三章 艾娜的秘密
    ****************************************************************************************

    “嗯,如果是这样,那的确应该好好感谢我们,那我就却之不恭,代表其他伙伴们接受你的感谢吧。”

    艾娜仙贝到是不矫情客套,落落大方的接受了我这一鞠躬。

    “还有其他事情吗?没有我先走咯,下次再见可要再加把劲才行,争取让更多的伙伴们得到解脱。”

    “不不不,加把劲会死人的,会天狐情殇的。”一听到她这么说,我吓了一大跳,连连摇手,在梦中都感觉被掏空了好不好。

    见艾娜仙贝噗嗤噗嗤脸红的笑了起来,我知道又被戏弄了,只能露出无奈表情。

    “好啦,那我走了,刚才是开玩笑的,下次记得把爱丽丝带过来。”顿了顿,兴许是回忆起了往事,艾娜仙贝露出格外缅怀温柔的笑容:“真的有点想念她了。”

    “咳咳,我尽力,尽力而为。”虽然很想答应,但是首先呢,小幽灵在接受圣女大礼包,不一定能走得开,其次,我不确定我把她带来围观我和小狐狸羞耻play,事后会不会被咬头至死,或者在幽灵体炮弹之下惨遭横祸。

    看着艾娜仙贝说走就走,身影在迷雾中有变淡的迹象,我脑海中一动,脱口喊了一声。

    “艾娜前辈?”

    “怎么了?”身影一顿,回过头来,静静的,好奇的睁大乌黑妩媚的眼眸看着我,如果她一直这么文静安分的话,或许对我的诱惑力会更大一些吧。

    “其实……不,好像没什么了。”想了想,我摇了摇头,决定把话憋到心里,本以为艾娜仙贝会就此付之一笑离去,但我明显错估了她的性格,眨眼间,她消失在原地,忽然出现在我背后,展臂嘿一声跳上来,从背后搂住我的脖子。

    “艾娜前辈,你在做什么?”我吓了一大跳,连忙挣脱,却又不敢用力,根本无法挣脱贴在背后的艾娜仙贝,而且该死的明明是在梦里,那肌肤相亲的柔软触感却格外清晰。

    “说话吞吞吐吐的,像什么男人,有话就直说,说不说,不说我就一直这么挂在你身上,变成你的背后灵,以后睡觉鬼压床怕不怕。”

    “哪有这样子的背后灵,你威胁的方式也太……咳咳,总之先下来吧,我说,我说就是了。”刚想脱口说太可爱了,或者太诱人了这样,感觉不妥,我连忙改口,总而言之先让她下来,不能让小狐狸误会,新婚尔尔的小狐狸,现在可是装了一满瓶的醋精,见不得别人来抢她的丈夫,容我得意一个,嗯哼。

    好说歹说,总算是让艾娜仙贝下了身,我一脸无奈,这什么跟什么呀,我都不想说了,竟然还要强迫,这性格也太霸道了。

    “说,快说。”

    “好好好,我说就是了。”没好气的应着,顿了顿,我深深凝视着艾娜仙贝,从头到脚,再从尾到耳。

    “啊啦,迷恋上我了吗?不行哦,你和露西亚才刚刚结婚,不能立刻就见异思迁。”

    “放心,以后也不会。”回以白眼后,我神色一正,本来不想说的,既然她这么蛮不讲理,可就别怪我揭穿了。

    “艾娜仙贝你……真的只是一缕残魂吗?”

    “咦,有什么问题吗?”艾娜展开双臂,左右转身打量自己,好似在说,没有错啊,妾身就是幽灵残魂一只。

    “如果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没办法实话实说那就算了,我们下次再见吧。”眼看艾娜仙贝装傻装的彻底,我无奈摇摇头,就说了嘛,不问比较好,谁知道会不会戳到她的心灵伤口,我和她又不是熟的可以互相揭伤疤那种关系。

    “哎呀,你这个男人真是的,一点风趣都没有,露西亚到底是看上了你哪一点?我不说,你就不会求一求我吗?”

    “不不不,这并不是值得求别人开口的秘密。”

    “可以把这句话理解成是在小看我,觉得像我这种女人的秘密不值一提么?”艾娜仙贝发火和小狐狸如出一撤,都是先咧嘴露出两颗小虎牙。

    “不不不,你明知道不是这样,只是觉得没那个必要罢了,说不定对你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不想勉强你开口。”

    “不继续追问下去又怎么会知道勉强不勉强,唉,算了,你这不解风情的笨蛋,有时候太笨的家伙也无从下手作弄,这就是物极必反的道理吗?”

    我:“……”

    这家伙貌似说了十分失礼的话呀,而且什么叫不追问下去怎么知道勉不勉强,现在到底是谁在勉强谁?我已经搞不懂了。

    算了,难得艾娜仙贝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就顺顺她的心好了。

    “那么艾娜前辈,能告诉我我刚才的猜的对吗?”

    “在我回答之前,能够问一下你到底是凭什么会蹦出这种奇怪的猜测吗?一般来说考验之地里的伙伴都是残魂,普通人绝对不会轻易联想到这种事情,对吧。”

    “这个嘛,一半是直觉吧,你也知道我并不聪明,当然也不是笨蛋就是了。”

    挠挠头,感觉艾娜仙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是变相承认了,不行,在考虑这个之前先得抹掉自己是笨蛋的印记。

    “另外一半呢?”

    “感觉……这么说对你,以及对那些天狐祖先们有些失礼,你答应我不生气我就说。”

    “当然了,我答应你。”

    答应的太爽快了,让我有点疑神疑鬼,算了,说到这个份上,就一口气把心里的想法倒出来吧。

    “首先,天狐祖先残魂们因为不想见到我和小狐狸两个秀恩爱,所以让你来做代表和我们沟通,当初你是这么解释的对吧。”

    “没错,我是这么说过。”

    “这不是有点奇怪吗?说句失礼的话,那些尚且清醒的残魂当中,又不止你一个没有接触过恋爱,论智慧,论沟通能力,我想但凡只要是天狐都不差,论实力,我想胜过你的天狐残魂应该更多,毕竟你在年纪轻轻的时候……然后论资排辈,你是万年前小幽灵那一代的天狐,既非资格最老,也并不是萌新……我是说最年轻,为什么就派你来,而不是其他人呢?这里面或许有其他因素存在?”

    “或许是抽签恰好抽到我啊,又或者是其他伙伴知道我和爱丽丝关系好,通过她可以更容易和你们拉近关系,顺利沟通,这些难道不是理由吗?”

    “嗯,当然了,也不排除这些可能性,我都想过,然后就是另外几个问题。”

    “什么问题?”

    “总感觉你比起其他残魂们,好像更加……更加的生动活泼?我们上次通过天狐考验的时候见到你,就察觉到了那些残魂好像隐隐以你为首的样子,这难道不显得特殊吗?”

    “咦,表现的有这么明显吗?”

    “大概吧,或许也是我的错觉也说不定?”我也不大确认,总之就是第六感,随随便便的男人第六感而已。

    “还有呢?”

    “还有就是……呃,这个理由就更凭感觉了,总感觉研究考验之地呀,以及想出解决办法呀这些,好像都和你脱不开关系,凭什么其他残魂在里面呆了数万年,甚至数十万年都没有想到这个办法,没有研究出考验之地的本质,你来了之后就捣鼓出来了?”

    “别忘了,我也来到这里将近一万年了,按照你的说法,要说嫌疑,岂不是上一代天狐的嫌疑最大?”

    “所以说就是凭感觉,感觉和你有关,仅此而已。”我又是挠挠头,既然道理说不通,就只能祭出走心的第六感了。

    “败给你了。”见我摊手耸肩的一脸懵逼样,艾娜仙贝叹了一口气,露出复杂笑容。

    “露西亚知道这件事吗?”

    “我不知道,但是她的直觉比我更加敏锐,也比我更加聪明,就算现在没有反应过来,回头一想也会感觉到你的特殊之处。”

    “看来是没办法瞒过去了,愧我还很有自信。”

    “这么说来你是承认了?”

    “嗯嗯,没错,我的确和其他伙伴有些不同,准确的说,我是以完整的灵魂来到考验之地。”

    “为什么要这样做?当然如果是秘密的话,不说出来也没关系。”

    “万年以前是秘密,现在可就什么也不是了,你这家伙,明明是个笨蛋,在这种时候却意外的贼溜,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开口求人呢。”

    艾娜仙贝气呼呼的瞪着我,对于没有作弄到我,吊我胃口这个事实,依然耿耿于怀,格外不爽。

    “不,请称赞我这是体己及人的良好性格,我从来不勉强别人说出自己的秘密。”

    “哦,也就是说你这笨蛋也有很多秘密咯?”

    “没……没有这回事,艾娜前辈,别转移话题,既然不是什么秘密的话,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重重咳嗽几声,没想到这只天狐仙贝如此机智,竟然能举一反三,我还是少开口为妙。

    “好吧好吧,算我输了,上次你们离开的时候,我不是跟你们说了万年前那段教廷山突袭地狱,偷鸡不成蚀把米的黑历史吗?”

    “呃……是的。”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么形容不好吧,就算我不喜欢当时的教廷,也能感受到它们偷袭地狱的孤注一掷的壮烈,教廷两大头头教皇和圣女一起出动,就冲着这份无回的壮举,哪怕生前再怎么罪恶累累,也还是值得尊敬的。

    “最后失败了,是艾娜前辈你用天狐的保命技能将大家救回来,对吧,之后的细节你就没和我们详细说了。”

    “一点没错,其实当时我已经有伤在身,又勉强发动了保命技能,回到暗黑大陆的时候,身体已经溃败了。”

    “原来如此,难怪你没有提及后来的事情。”我刚想惋惜哀悼一番,看到艾娜仙贝的灵魂俏生生的,神采飞扬的站在这里,感觉怪怪的,也就没那么为她伤心难过了。

    “偷袭地狱的孤注一掷行动完全失败,教廷的大部分战斗力也在此一役中遭到毁灭性打击,只回来我们寥寥几个,我因为伤势严重,以修养为借口,被直接送回了狐人族,实则为了交代后事,在当时,我害怕着另外一件事情,行动的失败,需要有人担责,那些在地狱世界死去的战友也不足以完全平息众怒,我害怕教皇大人会将失败的责任转嫁到我和狐人族头上,毕竟回来的人当中,就只有我这个候补圣女最是微不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