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二百二十五章 笨蛋夫妻俩
    ****************************************************************************************

    眨眨眼,醒过来,感觉在梦中过了很长的时间,这一定是艾娜仙贝的错,谁让她在梦里老是戏弄我。

    悄无声息的转过头去,一眼就看到了小狐狸,趴在床边上睡着,可爱的狐狸耳朵一颤一颤,屁股后的尾巴也无意识摇摆着,应该是在做着什么美梦,我很喜欢看小狐狸睡觉的样子,可惜她身为狐狸又是刺客,感觉敏锐过了头,别说弄出什么动静,哪怕只是将目光落到她身上,也会让她产生感应。

    这不,我目光才刚刚落下,她那一对狐狸耳朵就高速颤抖几下,秀眉微蹙,两排整齐睫毛刷一下分开,露出一双黑白分明,晶莹水润的媚眸。

    “醒了?”小手轻轻伸了过来,在我的脸庞上轻柔抚摸,大概觉得这个动作太亲昵了,小狐狸脸蛋渐红,改摸为捏,这才露出平时那副傲娇姿态。

    “嗯啊,为什么要趴在床边,不进来一起睡?”揉了揉惺惺睡眼,都已经结婚了,就算再怎么爱害羞,同床共枕也应该理直气壮了才对把。

    “玛玛加奶奶她们也会隔三差五的来探望,才不要被她们看到。”小狐狸努努嘴,不乐意的说道。

    “看到就看到,我们可是夫妻了,不是吗?”

    “哼,少甜言蜜语,本天狐不吃这一套,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说该害羞的还是要害羞吗?嗯嗯,这样也蛮可爱的,我就接受你的解释吧。”

    “你这坏蛋,一起来就想惹我生气吗?”小狐狸生气的微微咧嘴,露出那一对每每将我萌翻的可爱小虎牙。

    哦,有这回事吗?或许是在梦里被艾娜仙贝作弄了,乍一看到小狐狸,想从她的后辈身上讨回来?

    摇了摇头,我一屁股坐起来,才发现身体依然虚弱的紧。

    “睡了多长时间了?”

    “一天而已。”

    “难怪,感觉身体还是有点……”

    “你可别太逞强,快,跟本天狐躺下去多休息休息。”小狐狸强硬的将我重新扶倒躺下,脑子里估计是想到了什么,比如说将我弄成这样的罪魁祸首,俏脸变得通红通红。

    “我没事,你的丈夫可是见过大阵仗的人。”我一边嘴硬,一边拍打着身边。

    “来来来,你也别趴在床边上了,陪我一起躺下。”

    “才不要。”

    “我好难过,刚刚结婚就要一个人孤枕而眠了,这样还怎么好好休息,不休息了,让我自生自灭吧。”我在床上滚来滚去,施展自己得意的满地打滚耍赖式。

    “好了好了,真拿你这坏蛋没办法。”

    在我的抗议下,小狐狸很快投降,换做以往,她肯定还要再傲娇嘴硬一会儿,等我耍出第二式,第三式,才会勉为其难的答应我的任性要求,看来结婚后她的害羞劲儿已经缓和了许多,以后会不会越来越习惯夫妻的甜蜜模式,变得和蒂亚一样,与我在大庭广众之下也能腻来腻去呢?

    嗯,心情很复杂啊,既想看到这样乖巧甜腻的小狐狸,又觉得傲娇的天狐圣女大人也很赞。

    小狐狸刚扭扭捏捏的钻到被窝里,就被我一把搂在怀中,吓的她耳朵一竖,慌了。

    “你、你可别乱来,真的不行了,不能做那种事情了,唯独这个要求绝对不能答应,本天狐可不想刚刚结了婚就守寡。”

    “好了好了,看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想抱抱你而已。”陶醉的在小狐狸秀发上,粉颈间深呼吸了一口那独有的天狐媚香,转眼间,虚弱的身体蠢蠢欲动了,那种感觉,就仿佛是全身上下仅存不多的一点精力,都在以竭泽而渔,杀鸡取卵般的极端方式涌入一个地方。

    “……”

    妈呀,以前我对天狐情殇还嗤之以鼻,感觉完全是因为对方的定力不够,现在我服了,相比之下,连莉莉斯的吸血都望尘莫及,这样下去真会闹出人命的。

    定力,拿出本德鲁伊一万倍柳下惠的定力啊啊啊!!!

    好不容易才制止了蠢蠢欲动,将我安分下来,小狐狸似也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安心的将她那柔若无骨的娇躯贴上来,窝在怀抱中。

    一松懈下来,小狐狸就开始懒洋洋的打哈欠,似睡非睡的眯起了双眼。

    “很累?”

    “你以为呀。”小狐狸有气无力的翻了个白眼,玛玛加奶奶严令我要好好照看你,真是的,到底谁才是她一手抚养长大的亲人?

    虽说在那无限香艳的三天三夜当中,自己差点天狐情殇了,但是,哪怕变身三尾天狐形态的小狐狸,也不是永动榨汁机,也是会疲惫的,出来后还要细心照顾我,她估计也是累坏了。

    “嗯,累了就睡吧。”被小狐狸的哈欠传染,我也打了一个大大的,长长的哈欠,眼皮逐渐开始打架。

    好像一开始的时候,是想和小狐狸说些什么来着?似乎是……很重要的……嗯……很重要的……什么事情来着?算了,睡醒一觉之后再……呜哈哈哈哈……再说……

    渐渐地,渐渐地,睡意来袭,我无意识的咬着同样晕晕欲睡的小狐狸的毛茸茸狐狸耳朵。

    “艾娜前辈……来了……梦里……重要的事情……待会再跟你……哈~~~~~~”

    忽然间,我一个激灵,没反应过来,耳朵一疼就被拧住了。

    睁开眼,前一刻还半只脚被梦乡拉扯住的小狐狸,不知何时瞪大杏目,醋意滔天的拧住了我的耳朵,脸上哪还有一点睡意?

    “你和艾娜前辈都在梦里做了什么?不对,应该是你这色狼想在梦里对艾娜前辈做些什么?快点如实交代!”

    “……”

    新婚妻子的醋坛子,都是平时的百倍分量吗?

    好说歹说,才将小狐狸安抚下来,让她松开我的耳朵,这么一惊一乍之下,我的困意也散了不少,忍着哈欠,将艾娜仙贝进入梦境后的经过如实向小狐狸交代了。

    当然,她作弄我的那些对话和举动,我可不会傻的说出来,打翻醋坛子的小狐狸可不会跟我讲道理。

    一番话说完后,小狐狸陷入良久沉默,并没有露出特别惊讶的表情。

    “你都猜到了?”见她的反应,我试探问道。

    “嗯,在你休息的时间里,想了很多,大致上能察觉到一些东西,听你这么一说,心里的猜测疑问便豁然开朗了。”

    “还是我家的小狐狸聪明。”见小狐狸有些伤感,我捧起她的脸颊重重亲了一口。

    “少来了,本天狐可不需要任何的安慰。”努努嘴,这只傲娇的天狐圣女大人一副很受用,但并不打算领情,至少表面上要如此的模样。

    “既然不需要安慰,就别露出这副表情嘛。”

    “才没有。”

    “明明很沮丧,对吧,我们多少年的老夫老妻了,没必要在这种地方嘴硬。”

    “可是,可是……”

    小狐狸眨了眨眼,眸子蒙上了一层闪烁泪光,委屈的低下头。

    “就是觉得自己很没用,明明是个大活人,却还得受已经死去的艾娜前辈照顾。”

    说着,她忽然又抬起头,目光坚定的看着我。

    “坏蛋,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不答应。”

    “你都还没听我说。”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想说什么,不答应就是不答应。”

    “不要,我已经决定了,等我死后,也要以完整的灵魂陪艾娜前辈一起维持考验之地千年,至少不让她那么寂寞。”

    “笨狐狸。”我好气又好笑的捏住了这只时而聪慧狡诈,时而又憨直过头的小天狐的脸颊。

    “我不会让你在千年之内死去的,至少也要等到下一代天狐诞生。”

    “想的到美。”小狐狸微微愣过之后,忽然害羞的避开我的直视,撇着脸难为情的悄悄擦了擦眼角。

    “理论上来说,就算无法突破到四翼境界,哪怕能到达世界之力境界的巅峰,活个上千年应该是不成问题的。”我一本正经的和小狐狸分析道。

    “话是这么说,可是历代天狐,哪怕是在原罪之战以前,达到了四翼境界的天狐前辈,也没听说过哪个能活够一千年的,总是会死于各种各样的意外,这大概就是天意吧,上帝不允许让两代天狐共存。”

    “我不管。”紧抱着小狐狸,我不断在她的柔软耳朵上,用脸颊亲昵磨蹭着。

    “如果上帝不允许,那我就让下一代天狐晚点出生,如果还是不允许,我就让上帝改变主意,无论怎么样,也会让你活够一千年,做一只史无前例的长寿天狐圣女。”

    “笨蛋……”小狐狸轻骂了一声,忽然噗嗤笑了起来。

    “啊,你这恩将仇报的小狐狸,我可是强忍着难为情才说出这种话,竟然还嘲笑我。”

    “没有,才没有,只是……”

    “只是什么?不说清楚,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

    “只是,琳娅她们有这么和你说过吗?你这坏蛋撒娇的样子……”说着,小狐狸抬起头,细指轻捏我的鼻头。

    “很傻。”

    “才没有这样说过,我堂堂东罗格第一男子汉什么时候撒过娇了?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就别想下这张床了。”

    “你看看,你现在就在撒娇。”

    “胡说,我这是威胁,你已经傻到分不清撒娇和威胁了吗?你这只笨狐狸。”

    “你才是笨蛋。”

    “话说到这个份上,看来只能在这张床上决一死战了。”

    “啊,你这坏蛋,不许挠痒痒,不要,不许抓尾巴,这是犯规!”

    “尾巴是弱点这种设定也太俗套了。”

    “你!说!什!么?!”前一刻还处于弱势的小狐狸,忽然恼羞成怒,张牙舞爪的反扑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