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二百二十章 千年天狐之密
    ****************************************************************************************

    “你说什么?”我和小狐狸异口同声,互相望望,又齐齐瞪向艾娜仙贝。

    这家伙绝对是又在和我们开玩笑,又在作弄我们没错了。

    “艾娜前辈,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没错,就算时间还不紧迫,也不能拿这种事情来和我们开玩笑,艾娜前辈。”

    “所以我就觉得你们一定会误会,才感到难以启齿。”艾娜捻着一缕秀发卷啊卷,露出困扰之色。

    “该怎么解释,才能让你们明白,我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开玩笑成分在里面呢?”

    “你该不会是认真的吧?”看到艾娜仙贝露出这副表情,我们淡定不能了,莫非真的没有在和我们开玩笑?不不不,这一定是假的,她一定是在演戏。

    “没错,看着我的眼睛,没有在和你们开玩笑哦,我以天狐的名义保证。”

    目光对视,数秒过后,我们终于确认她没有在开玩笑。

    “什么呀,你们真过分,我明明都已经那天狐的名义来保证了,竟然还不相信我,还要瞅着我的眼睛一直看。”艾娜仙贝很受伤的样子,闹起了小别扭。

    “抱歉,实在是因为艾娜前辈你说的话太惊人了。”

    “啊啦,有那么让你们惊讶吗?”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不就是因为我上次临走之前和小狐狸秀了恩爱,才促使天狐祖先们提前发狂吗?现在你却还打着让我们继续秀恩爱的主意,难道是想以毒攻毒,直接把这些发狂的天狐祖先气炸算了?”

    “那样的话也太过分了,就算是我也做不出来。”

    “对吧,没错吧,那到底为什么还要我们做这种事情?还说不是开玩笑。”

    “咳咳,先坐下来,仔细听我把话说完,等你们听完了再判断也不迟。”艾娜手心朝下轻按了按,示意我们两个坐下,她自己也倒了杯水,一手叉腰,很豪气的仰颈灌下。

    “怎么,就算是残魂,喝点水也不至于大惊小怪吧,别告诉我爱丽丝不吃东西。”

    小幽灵那是特殊形态好不好,我暗地里翻了翻白眼,不过艾娜仙贝说到这个份上,我们也没办法继续大惊小怪了,两双眼睛齐齐望着她,等待解释。

    “其实所有的办法,最好是能建立在一个前提下,那就是,无论用什么办法,一定要保全考验之地,否则的话,我们狐人族未来很可能会沦为不入流的种族。”

    艾娜这番话,听的小狐狸直点头,看来狐人族的意见很一致。

    “可是,这些发狂的祖先残魂们该怎么办呢?若是少了她们,考验之地也就相当于是名存实亡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小狐狸紧张兮兮的问道。

    “别担心,其实这个问题我们一直在研究。”

    “我们?”

    “就是考验之地的所有伙伴们,虽然我们大多数时间都在沉睡,但也有醒过来的时候,因为早就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大家都在未雨绸缪。”

    为了对付将来必定会发狂的自己,而孜孜不倦的努力思考策划如何去扑灭未来的自己,这是多么悲哀残酷的事实啊,听艾娜仙贝说的轻松,但我却能感受到一股沉重气氛。

    “别露出那样的表情,其实或许对我们来说,死亡是一种最舒服的解脱,但是很可惜,我们还肩负着延续狐人族的重任,所以说,在想到办法之前可不能先倒下,于是我们想啊想,想啊想,最终,通过不断研究考验之地以及天狐传承的机制,终于想到了另外一种办法,可以继续延续考验之地的运转。”

    在我和小狐狸瞪大眼睛的认真聆听表情下,艾娜仙贝也进入了角色,神色凝重。

    “众所周知,天狐千年一出,但是却从来没有人研究过,为什么天狐要千年一出,不是百年一出,也不是五百年,两千年,五千年,一万年,而是千年呢?”

    “因为这个数字听起来像是那么回事而且比较好记。”我脱口而出,结果被艾娜仙贝的手刀斩了。

    “后来,经过我们的仔细研究,终于在最近这段时间,发现了一种可能性,当然,这只是可能性,无法百分之百肯定,有关于通过考验的天狐得到特殊力量的秘密,考验之地为何能够赋予天狐这样的力量,又是从哪里来的。”

    宛如冷酷的刀客一般收回手刀,看也不看捂着额头的圣月贤狼,艾娜仙贝继续用神秘兮兮的吊胃口方式,向我们解释。

    顿了好一会儿,见我们露出了焦急之色,她才满足的继续说道:“或许,考验之地的力量源泉,正是来自所有狐人的心愿,而收集这些心愿化为力量,差不多刚好需要一千年的时间,或许,天狐千年一出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是为了和考验之地的力量相呼应,只有晚没有早,否则的话便无法得到传承,得不到传承的天狐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不,这话说的有点太武断了吧,不过天狐传承的双倍敏捷能力实在太逆天了,如果得不到这样的能力的确会很可惜。

    “原来如此,是为了适应考验之地的凝聚心愿力量速度吗?”小狐狸做深思状,随即似想通了什么,了然点头,而后又是眼前一亮。

    “等等,如果说族人的人口变多了,是不是心愿也会变得更加强大,天狐诞生的时间也会缩短?”

    “这个问题我们也讨论过,似乎行不通,我们狐人族也不是没有繁盛的过往,但天狐依然是千年一出,所以很可能是受限于考验之地的吸收速度,最快也必须一千年。”

    “那如果族人的数量减少,部落衰落的话,天狐诞生的时间岂不是会延长,愈衰愈弱?”小狐狸尾巴毛一炸,身上忽然涌起了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这个嘛,如果族落逐渐衰败,那么族人期盼强者诞生,期盼天狐尽快出现,领导部落强大起来的心愿也会变得更加强烈不是吗?所以说影响应该不大,但如果衰落到一定程度,个体的心愿再怎么强大也无法弥补数量上的不足时,或许会出现你说的这种情况,真到了这个时间,或许我们狐人离灭族也不远了。”

    “艾娜前辈,你可别吓我。”

    “冷静点冷静点,这只不过是一种可能性不是吗?再强大的种族也有衰落之时,就比如说当年强盛一时的精灵族……咳咳咳,算了,不说这些题外话。”

    “艾娜前辈。”瞅准时机,我举手发言:“你刚才说的这些,和之前所说的那个办法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没有哦。”

    “哈?”我和小狐狸齐齐傻眼,感觉又被耍了。

    “只是想告诉你们,已经找到了让考验之地继续延续下去的办法,以前我们不懂,只能被动的通过考验进入这里的天狐后辈们,让她们获得考验之地的认可,才能得到传承之力,现在我们已经找到了考验之地的传承本质,便可以省去一些繁琐的步骤了。”

    “你所说的繁琐步骤,指的是?”

    “也就是说,只需要更少数量的伙伴,就可以维持考验之地的运转和传承能力了。”

    “艾娜前辈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大可以放心让一部分祖先残魂得到解脱,而不必担心考验之地会失去传承能力,是这个意思对吧。”小狐狸眼睛一亮,大幅度的摇摆着漂亮尾巴一蹦而起,神色激动。

    “诶,原本就是为了告诉你们这件事,并非和我刚才提到的办法有任何联系,只是为了让你们安心的实施计划,不用担心失去天狐传承而已。”艾娜狡黠一笑,感觉我们又被她给带节奏,调戏了一回。

    “好吧,我们理解了,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做了,那么还是老问题,我们不懂,为什么是秀恩爱这种办法?”

    “其实……”艾娜仙贝略作考虑后,娓娓说道:“你们大概不知道,发狂的祖先伙伴们,除了最明显的,是最早一批进入考验之地的残魂以外,还有一个明显特征,那就是她们都拥有过爱情,有些甚至经历过天狐情殇。”

    “所以说我们这么做,不是更加刺激她们发狂吗?”

    “嗯……该怎么解释好呢,或许正如你之前所说,是一种以毒攻毒的手段吧。”艾娜仙贝头一歪,萌萌哒回应道。

    “就没有更和平的手段了吗?”

    “没办法,你看看我们这些尚且正常的天狐残魂,明明知道了可以让一部分伙伴解脱,用更少的人去维持考验之地的传承能力,但依然没有人能够解脱,就更别说那些已经陷入半疯狂,甚至是完全发狂的伙伴了。”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可以解脱了。”

    “因为我们残魂身上,被逝去的本体灌注了太多太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以至于哪怕知道可以放下重担,现在也无法得到解脱了。”艾娜仙贝叹了一口气,说出了让我们难以置信,却又不得不承认很有道理的事实。

    “那为什么你会觉得让我和小狐狸秀恩爱,可以让她们得到解脱呢?”

    “我可不是无的放矢,病急乱投药,正是因为受到你们前几年的刺激提醒,我忽然想到这个剑走偏锋的办法,并且和伙伴们正经八百的讨论过,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同。”

    “所以说为什么?”

    “你们应该知道,我们天狐除了大名鼎鼎的天狐情殇以外,最出名的就痴情专一,一旦认定了心上人便至死不渝,对吧。”

    “虽说是这么回事但从你嘴里说出来总感觉是不是有点自卖自夸了。”

    “细节不必在意。”艾娜笑呵呵的若无其事一笔带过这个话题:“正是因为我们天狐有这样的痴情性格,所以大家一致认为,能够战胜我们内心那份被强行灌注的过于沉重的责任和使命的,就只有……”

    爱情!!!!!!”

    望着忽然气势十足的蹦到椅子,一脚踏上石桌,右手四十五度角斜指苍天的艾娜,我和小狐狸目瞪口呆。

    喂,是妖妖灵吗?这里有个忽然犯中二的天狐仙贝,赶紧的来,很急。

    “呜~~~吴凡长老,你心里又在想些失礼的东西对吧。”

    回过神,艾娜仙贝那张妩媚艳丽的俏脸忽然在面前放大,她完全跳上了石桌,正两手叉腰,居高临下的弯下腰强势俯视下来,腮帮高高鼓起,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我。

    “没有这回事。”我心虚的撇过脸去。

    “艾娜前辈,别转移话题,还有你也是,别那么耿直啊笨蛋。”忽然间,小狐狸拉了我一把,将我从艾娜仙贝面前拉开,然后忿忿抗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