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二百二十一章 某凡: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求打赏了
    ****************************************************************************************

    “什么办法?”

    我吞咽一口,露出警惕之色,小狐狸的狐狸尾巴也大幅度摇摆起来,作为天狐,她的直觉应该比我更加敏锐才对,不可能感受不到艾娜仙贝此时散发出来的强烈不怀好意。

    “就像平时一样。”像平时一样?我和小狐狸相视一眼,好像并没什么阴谋的样子?

    现在可不是大意的时候,我壮起胆子继续问道:“平时一样……是指什么样的平时?”

    “哎呀,还没弄懂吗?”艾娜仙贝的笑容更加暧昧,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的脸颊上边缓缓浮现出了两抹淡淡朝霞,看是很好看,诱人也很诱人,但是为什么?艾娜仙贝现在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我好怕!

    “就是你们在容身所的日常啊。”

    噗!!!!!!

    我和小狐狸齐齐喷声,狼狈不堪,脸红耳赤。

    “艾娜前辈,你你你……你……”小狐狸指着艾娜,你个不停,羞的恨不得能将自己埋起来,或者把对方埋起来也成,嗯……咳咳。

    “难道说……都被你看到了?”虽然我是个大老爷们,但是遇到这种事,也是耻度飙的不行,还好艾娜仙贝是女的,要是男的,我估计就要杀人灭口了。

    不不不,就算是女的也不行啊混蛋!果然还是杀人灭口好了!

    “等等等等,你们两个冷静一点,先听我把话说完,我只是看了一点点,准确的说是瞅了一眼,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而已,你以为我喜欢看那种事情吗?!”

    见我们两个陡然杀气腾腾,大有一言不和就要封口的意思,艾娜仙贝连连摇手,她自己也是羞的不行,脸上两朵朝霞更甚,毕竟还是个没有谈过恋爱的黄花大闺女,再怎么爱作弄人,遇到这种事情也只有羞涩的份。

    “这可难说,说不定真的喜欢看呢?”我摸了摸下巴,感觉不能轻易相信对方。

    然后,空手入白刃接住了艾娜仙贝的手刀,愚蠢,同样的招数对圣斗士怎么能使用第二遍。

    然而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冷不防却被小狐狸扫尾了一记。

    “笨蛋,不许对艾娜前辈失礼,我相信艾娜前辈,就算再怎么过分,也不至于偷窥这种事情对吧,虽然这种做法已经很过分了。”

    “呃……被后辈如此【信任】,我到底该不该高兴好呢?”艾娜仙贝露出微妙的表情,苦笑着道。

    “真的只看了一眼,对吧艾娜前辈。”

    “当……当然了!”

    “没有再看第二眼了?就一点也不好奇?我屁股上的那颗痣没有被看到?”

    “咦,屁股上有痣吗?没有吧。”艾娜头一歪,认真回忆起来。

    我:“……”

    小狐狸:“……”

    “等等等等,看一眼是骗人的,不好奇也是骗人的,但是我真的没多看,我以天狐的名义保证,请务必相信我!”

    “现在的艾娜前辈已经不值得信任了。”小狐狸摇摇头,挨打莫过于心死的露出悲伤表情。

    “前辈的信任危机!”艾娜仙贝跪倒在地,万分沮丧,但很快振作起来,困扰的说道:“你们的反应那么大,接下来到是有些难办了呢。”

    “艾娜前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嘛……”露出讨好的笑容,艾娜仙贝颇为羞涩,难以启齿的冲我们脸红红一笑。

    “意思是,我原本的计划是想让大家都……那……那啥,看……看一眼。”

    “难道你说的秀恩爱的方法就是……”我和小狐狸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

    “对呀,还有什么方式比这更直接吗?**和精神的完美结合,交融,所迸发出来的爱情火花才是最炙热,最璀璨。”

    “艾娜前辈,你知道我们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吗?”我黑着脸问道。

    “想打死我算了,对吧。”

    “竟然能猜到,为什么还要我们这么做?”

    “这不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吗?”

    “不行,绝对不行,那种事,亏艾娜前辈你能想出来,我看错你了!”

    小狐狸的反应自然比我更激烈,艾娜仙贝的意思是要我们在天狐残魂眼中现场直播那种事,别说她,就算是我也无法接受。

    “我就知道。”见小狐狸一副没得商量的严词拒绝口吻,艾娜叹了口气。

    “看来,只能动用最无奈的办法,将发狂的伙伴们全部消灭掉了,或许这也是一种解脱吧,但即便如此,我也没有自信能够完全将她们消灭,因为她们身上的责任感实在太沉重了,在这考验之地当中,几近是不死不灭的存在。”

    “等等,艾娜前辈,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再想一想,一定还能想到更好的办法。”见艾娜似乎下定了决心,因为刚才的提议而羞恼不已的小狐狸,这才认清楚现实的残酷,连忙制止。

    “你认为呢?我们可是足足想了好几年,穷尽了大家的智慧,也没有想出别的办法,如果不是实在逼不得已,你以为我是那么过分的人,会忍心逼迫后辈去做这种极度羞耻的事情吗?”

    “有时候是挺过分的。”我插嘴一句,结果又空手入白刃了。

    “好吧。”艾娜仙贝一副拿我们没办法的样子:“要你们现在就做出决定,是挺为难你们的,换做是我也会十分抗拒,不着急,你们就好好考虑一下,或者是想想其他的办法,如果真的无法答应,我也会按照约定将你们送出去,不会为难你们的。”

    说完,艾娜化作一缕青烟,不等我们开口便消失不见,留下无语望天的我和小狐狸。

    “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一定还有其他办法,总……总而言之我是绝对不可能答应那种事情的!”小狐狸嘴硬的忿忿嚷道。

    然后一天过去,两天过去……

    otz跪倒在地的小狐狸,发出无助悲鸣。

    “再这样下去不行,只会浪费带进来的干粮而已。”

    “所以我就说了,我们对考验之地的事情一窍不通,怎么可能想得到连艾娜前辈她们想了好几年都没能想到的办法。”

    “为什么你这笨蛋还能那么冷静,我知道了,一定是心里很高兴,很期待对吧,想到能被那么多漂亮的美女看着……那种事情……心里一定乐的不行对吧,你这个超级变态!”

    “冷静点。”我捧住小狐狸的脸,强行和她的眼眸对视。

    “我知道你难以接受这种事情,我也不打算劝你接受,一切都交由你来决定,但是,请务必要保持冷静,现在的你,可不像我平时认识的那只聪明伶俐的小天狐啊!”

    久久的对视中,小狐狸眼眸中的混乱色彩逐渐褪去,变得清澈明亮起来。

    “放开我啦,笨蛋,我知道。”害羞的将我的手拍开,小狐狸蹭蹭蹭的跑远几步,深呼吸一口气,露出坚决目光,但是羞耻到极点的红晕却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

    “我知道了,其实一开始就没得选择,这种事情我早就知道,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喂喂,你也太快了吧,可以再考虑一下也不迟。”

    “没有考虑的必要,我是可是现任天狐,怎么能为了心中区区一点羞耻感,恩将仇报,眼睁睁看着为我们狐人族做了千万年贡献的祖先们,以屈辱蒙羞的方式解脱!”

    小狐狸素手一挥,看着威风凛凛,但是和眼眸中流转着的极度羞耻色彩结合起来,反差美显得格外娇媚动人。

    不等我说话,她就冲洞内大喊一声:“艾娜前辈,你在吗?”

    轻风卷起,艾娜的身姿出现在了她之前消失的地方,难道说……该不会这家伙其实一直没有离开吧?

    “不用多说了,你的决心我感觉到了。”阻止正要开口的小狐狸,艾娜轻步走上前去,捧住小狐狸的脸颊细细摩挲,目光和蔼温柔。

    “你的委屈和羞耻,我们知道,我们了解,我们也知道你一定会做出这个选择,因为我们的背上背负着狐人一族的光荣。”

    “比起祖先残魂们忍受着千万年的孤寂,坚守在这里,我这种程度的决心算不了什么。”小狐狸抹了抹眼角的泪光,目光坚强,但随即画风一转,又变成了那个害羞到极点的少女。

    “艾娜前辈,如果没有其他要准备的东西,可以快点开始吗?虽说已经下定决心了,但是……但是……”

    “我知道了,已经没什么要准备的了。”

    “等等,身为另外一个主角的我,似乎已经完全被遗忘了。”就在这时,我忍不住开口了。

    “怎么,连露西亚都答应了,吴凡长老还要抗议吗?”艾娜冲我眨眨眼,不解问道。

    “到不是说抗议,我只是想弄明白整个计划的细节,确认我们这么做到底有没有用,能有多少用,我个人是不怎么在乎被人观看,但小狐狸牺牲的那么大,我却没办法坐视不理。”

    “说的也有道理,细节嘛……”艾娜细细整理一番语言,开口说道。

    “其实,你们所做的一切,还是一个引子。”

    “引子?”

    “是的,大概你们也能猜想得到,如果光靠你们的做法,虽然具备以毒攻毒的可能性,但是更大的可能性还是会让发狂的伙伴们,变得更加疯狂。”

    “我就知道没有那么简单,那么我们只是作为一个引子,真正的后手又是什么呢?”

    “我啊。”艾娜眨眨眼,用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

    我和小狐狸一个踉跄,虽说这么想很失礼,但是艾娜仙贝该不会亲自上阵……

    “瞧你们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失礼东西。”察觉到我们想法的艾娜,脸蛋也不禁通红,俏瞪了我们一眼,尤其是我。

    “别忘了我的另外一个身份,候补圣女啊,我可是候补圣女。”

    “这到是没有忘记,只是还是不明白具体的做法。”

    “你们的举动作为引子,而我,会适时引导发狂的伙伴们,让她们回忆起美好的过往,重燃她们内心对爱情的向往和迷恋,借此冲刷她们那过于沉重的责任心,再告诉她们职责完成了,让她们可以放心的离开,在最美好的回忆和爱情中得到解脱,这是对她们为我们狐人族所做的一切的最好报答,不是吗?”

    细细思考艾娜仙贝这一番话,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个办法的确很完美,如果真能实现,那么毫无疑问,对那些发狂的天狐残魂而言,这是我们能给予她们的是最好归宿。

    “但是真的有那么简单吗?引导她们陷入美好的回忆,要是回忆起天狐情殇那段的话……”

    “啧啧啧,所以我才再三强调,我可是候补圣女。”面对依旧疑心病重的圣月贤狼,艾娜仙贝颇为得意的轻摇食指。

    “像我们这些接受了精英式修炼教导的候补圣女,最擅长做的事情是什么?就是蛊惑……咳咳,不对,是净化心灵啊。”

    “……”这家伙,刚才是不是不小心瞎说了一句大实话?

    “还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有了……”虽然还想说请给我们准备一张最软最舒服的床,但想想这些天狐残魂怎么可能有,于是只能作罢。

    “就在这里?”到了临近关头,小狐狸还是有些放不开,紧张的身子打哆嗦。

    “不不不,就算再怎么样,在这种地方也……啊,你们该不会是真把我想象成了那种超级过分的前辈了吧。”

    “据小幽灵说的确如此。”我含糊了一句。

    “可恶,下次见到笨蛋爱丽丝,我一定要好好作弄她才行。”艾娜羞恼的冲着天空晃了晃拳头,然后小手一招,一个走你,转眼间,我和小狐狸就被传送到了黑漆漆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