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二百一十六章 论无以为报和以身相许的必然联系
    ****************************************************************************************

    “猜的一点没错,除了考验之地以外,我们狐人族也没什么好东西,能值得劳烦身为救世主大人的你帮忙了。”玛玛加自嘲一句,目光落到小狐狸身上。

    “露西亚,接下来的情况就由你来和吴详细解释一下,可以吗?”

    小狐狸点点头,转过头面对我,略作思索后开口:“其实前段日子,我一直在做奇怪的梦。”

    “什么时候?什么梦?”

    “哎呀你这笨蛋,就不能先听我把话说完吗?”

    “我这不是为了配合你的节奏么?好心没好报。”

    “你说啥?”小狐狸娇唇一咧,威胁的露出两颗小虎牙。

    “啧啧啧,嫁入了我吴家大门,以后可就得乖乖听话了,否则小心家法伺候。”

    “你敢。”

    “咳咳咳!!!说重点。”旁边的狐人长老们,包括玛玛加在内,连声咳嗽,这对蜜里调油的新婚夫妇,还真是无论何时何地都能秀恩爱,也不嫌甜的腻,实在服了。

    都是你这家伙,害我又被大家取笑了,小狐狸羞恼的瞪着眼,好像我一个人能秀起恩爱,是我一个人的错似的,你自己不一样乐在其中?

    “就是在结婚前,大概你从龙之乐园回来没多久的那段时间。”

    “嗯嗯,是什么样的梦呢?能详细和我说说看吗?”

    “是关于艾娜前辈的梦。”

    “艾娜?”

    我恍惚数秒,一拍手心想起来了,是那个骚狐狸艾娜……艾玛不对,老是从小幽灵口中听到这个名字,都被她给带节奏了,应该是万年前和小幽灵并列的教廷山三大候补圣女之一,同时也是小狐狸的前辈,狐人一族的天狐圣女艾娜。

    当初在天狐考验之地,小狐狸的第二次天狐考验结束时见过她,准确说应该是她遗留下来的一缕残魂,分别的时候,小幽灵还哭得稀里哗啦呢,我还以为那一次将会是永别,这辈子不会再和她有任何交集,没想到转角遇到爱,她的名字冷不防的就冒出来了。

    “艾娜……前辈她怎么了?”

    “诶,起先我也以为只不过是一个有些奇怪的梦,可是接下来,隔个几天就会做这样的梦,最终才确认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梦,应该是艾娜前辈的警示。”

    “警示?难道是考验之地出什么状况了?”

    “没错,出了一些问题。”

    小狐狸小鸡啄米的点着头,狐狸耳朵和狐狸尾巴下意识的跟着一起索索抖动起来,虽然我明白她是想表达问题很严重的意思,但是真的很可爱,好想抓住她的耳朵和尾巴揉一揉。

    “咳咳,到底是什么严重的情况?”

    “这个嘛……”小狐狸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目光四处乱转,见状,其他狐人长老会心一笑,纷纷站起来。

    “忽然想起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我们就先告辞了,露西亚,一定要跟吴凡长老好好解释清楚,考验之地的问题能否安全解决,我们狐人一族的天狐圣女能否继续延续下去,就全指望你们了,进入考验之地的仪式我们也会在这两天安排好,不用担心。”

    说完,这些老人们相续离开,留下我和小狐狸面面相觑。

    “都走了,现在该说了吧。”

    “还不都是因为你这笨蛋的错。”只剩下我们两个单独相处,小狐狸胆子壮了不少,见我还傻乎乎的追问,她又羞又气的白了一眼过来。

    “怎么又是我的锅了?”

    “还记得我们离开考验之地时的情景吗?”

    “抱歉,我还真记不得了……”

    “你这大坏蛋,做了坏事拍拍屁股走人,转眼还给扔到后脑勺去了。”小狐狸又是白了我一眼,无奈娓娓解释。

    “当初你帮我完成了天狐考验以后,不是那啥……那啥……那些先辈的残魂又开始暴动了吗?后来艾娜前辈出现,联合一些理智尚且清醒的残魂,才将那些暴动的残魂压制下去。”

    “哦,你这么一说我忽然有点印象了。”摸着下巴努力回想了一下,我终于想起来了。

    本来我以圣月贤狼的姿态帮小狐狸完成天狐考验,应该是皆大欢喜,功成身退才对,可是不小心秀了一下恩爱,引得那些残魂羡慕嫉妒恨,又开始暴动起来了。

    所以说,那一次经验教训是想告诉我们,无论走到哪秀恩爱都得小心点,哪怕面对的是一群天狐女性残魂?

    “终于想起来了?现在还好意思说和自己无关么?”

    “等等,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你还没有和我说,我怎么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锅。”

    “艾娜前辈在梦里告诉我,那些天狐残魂又开始暴动了。”

    “什么?”我大吃一惊,惊讶过后,傻乎乎的挠了挠后脑勺。

    “然后呢?”

    “还有什么然后,一旦无法压制暴动,先不说我们狐人族的天狐考验之地要化为乌有,以后的代天狐再也不能通过考验仪式提升,很可能会沦为中庸,更严重的话,可能整个狐人一族都会被狂暴的残魂夷为平地。”

    “那么严重?”

    “不然你以为玛玛加奶奶她们会在我们的大喜日子里拜托这种事情?”

    “其实把事情解决了再结婚会不会好一些?”我想了想,感觉好像先后顺序有点搞错了。

    “话是这么说。”小狐狸有点难为情,傲娇的把脸蛋撇到一旁。

    “上次天狐考验的时候已经拜托你冒险了一次,这次说什么也拉不下脸,只有等你成为我们狐人族的一员才敢开口,况且如果在是在结婚之前这么说,岂不是像是在和你提条件,以此威胁作为交易一样?我才不要。”

    哎哟,看不出来,狐人们的脸皮还蛮薄的,要是玛玛加有阿卡拉脸皮一半那么厚,估计狐人族的日子还能再好过一点,还有这小狐狸也是,都老夫老妻了,还担心这种事情。

    我情不自禁的捧起小狐狸的脸蛋,重重亲下来。

    “色狼坏蛋,你在做什么!”深吻过后,小狐狸抿着娇艳欲滴的樱唇,粉拳轻锤。

    “我觉得做交易不错。”正了正色,我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能白白再让我冒这么大的险了,我们还是做一笔交易吧,你给我再亲几口,然后在玛玛加奶奶她们面前叫我十声亲爱的,我就答应帮你们。”

    “你刚才不是已经答应了吗?”小狐狸杏目圆瞪,仿佛在说本天狐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现在反悔了。”

    “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小狐狸眼珠子轻轻一转,贼笑点头。

    “不该不会是也想学我在之后反悔吧。”我露出警惕之色。

    “没有这回事。”

    “说话的时候能别避开目光吗?”

    “还不是因为你这坏蛋一脸色眯眯的盯着本天狐,才不要和你的目光对视上。”

    “没办法,那我只好先把能收的先收了。”大叫一声,我扑向小狐狸,两人又没羞没臊的亲吻起来,浑然忘了时间,直到玛玛加敲门。

    “话说回来,玛玛加奶奶,原来还能第二次进入考验之地吗?”我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当初分别的时候小幽灵要死要活,让我以为完成考验之后就没办法再次进入了,难道说不是这样?

    “其实我们也不知道。”玛玛加露出苦笑。

    “我们狐人史上并没有相关的记载,一般而言,若是考验失败,根本就出不来,只能身死考验之地,就别提什么第二次进入了,若是成功通过考验,我想也没有哪个天狐愿意再次踏入到考验之地当中,直到她们与世长辞,将一缕残魂留在考验之地。”

    “为什么?”

    “大概是见识过考验之地那些残魂的孤寂悲惨,心生恐惧,所以不愿意回去吧,但是代的天狐,却没有任何一个拒绝将残魂留下。”

    说到这里时,玛玛加的神色既悲哀,又骄傲,为天狐们的残魂而悲哀,为天狐们的慷慨牺牲而骄傲,一缕残魂也是魂,也有自我意识,要被迫留在考验之地里承受永恒的孤独,大概这个世上没有比这更可怕的惩罚了。

    “其实我们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那些天狐祖先们迟早有一天会因为承受不住孤寂而发疯,但是没有办法,谁也没有办法帮她们解脱,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考验之地彻底毁去,或许她们的残魂才有可能得到救赎,但是这样一来,本来天赋不高,体质孱弱的我们狐人一族,就失去了最大的依仗,在兽人部落里将沦为底层,这是我们无法接受的……”

    “正是如此。”小狐狸在一旁忧伤的接过话头:“这是迟早的事情,我们之前在考验之地的遭遇,只不过是一个引子,就算不发生那样的事,大概也支持不了多久。”

    “那现在该怎么办?艾娜前辈在梦中警示你,难道说她已经找到了解决办法?”

    “似乎是这样,但是梦中也没办法好好交流,只能亲身进入到考验之地当中和她见面,才能知道了。”

    “了解,看来只能这样了,玛玛加奶奶,事不宜迟,你们准备好了进入考验之地的仪式就立刻通知我们吧,小狐狸,你这边还有什么要准备的吗?”

    “没有了,现在什么状况还不知道,也无从准备什么,大不了……多带一点盐?”这只小天狐,提到食物,娇憨的把头一歪,脑子里就塞满了盐份,让我和玛玛加相视无语,忍住啊我,这种时候吐槽就输了。

    “还不知道艾娜大人会提出什么样的请求,食物方面是得准备充足一些,免得发生考验那时的险况,放心吧,这方面我们会准备好,最后,还是请允许我再跟你道一声谢,亲爱的吴,你对我们狐人族的大恩大德,我们无以为报。”

    说完,玛玛加深深朝我鞠了一躬,我正想扶起她,却被小狐狸轻轻一拉,她摇了摇头,让我承受了这份大礼。

    “现在你开心啦,狐人族的大恩人。”等玛玛加一走,这只小天狐立刻就傲娇起来了。

    “嗯哼,是有点小开心,那么天狐圣女大人,你觉得你应该怎么报答你们的大恩人才行呢?应该不会做出恩将仇报的事情吧。”我往长椅上嚣张一躺,翘起了二郎腿,玩味看着语塞的小狐狸。

    泪眼汪汪的小狐狸,像是受气小媳妇一样走过来,报恩这个字眼沉甸甸的压在她肩膀上,让她气的哪怕再怎么咬牙切齿,也无法做出违背内心那份高傲的举动,最后,这只楚楚可怜的软狐狸主动献上香唇,来个无以为报,以身相许了。

    想要让傲娇的小狐狸如此主动,可是十分难得的事情,我这几天是不是该好好利用一下恩人的身份,让这只傲娇害羞的小天狐体验一把羞耻play,以免过期失效呢?

    嗯,这样的另类蜜月似乎也不错,就暂时放下艾娜那边的担忧,尽情享受一下吧。

    数天过后,就在小狐狸快要被各种恩人调戏play玩坏时,玛玛加那边终于准备好了,带上充足的物资,最后养精蓄锐一晚后,我再次来到了考验之地的入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