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二百零四章 我们【】叛徒
    ****************************************************************************************

    “都是你的错,看,被别人误会了,你说说该怎么办!”瞅着无人的时候,恶龙蕾娜狠狠拧了我一把。

    “全怪我咯?”我指着自己,难以置信,甩锅能甩的如此华丽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怪你还能怪谁?是你这家伙要跟我说话!”

    “哈?到底是谁先挑起话头,请你好好回忆一下,记忆暂时变成金鱼等级的蕾娜女士。”

    “你才是金鱼!”

    “你这是不打算好好说话,又要吵起来咯?”

    “谁要和你吵,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好,再见。”

    “等等你这混蛋,话还没说清楚呢!”我刚想转身离开,甩脱这头蛮不讲理的小母龙,就被狠狠拉扯回去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就是……对了,就是让大家不误会的办法,你看娜娜最近看我的眼神都有点怪怪的了,好像我背叛了她一样。”

    “你这叛徒!”我冷冰冰的注视着她。

    “为什么凭什么是你这笨蛋德鲁伊说出这种话,啊啊啊!!!”仿佛从我的态度当中看到了本子娜的内心,恶龙蕾娜抱头悲鸣起来,很好,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陷入自我烦恼中不可自拔,纠结到明年今天吧,我走了,不要送。

    刚迈开脚步,衣服又被重重拉扯住,无奈的回过头,恶龙蕾娜红了眼似的气急瞪着我。

    “又怎么了?”

    “你这混蛋,对我做了这样的事情,就想不负责任的离开吗?”

    “等等,这种话才会引起天大的误会好不好,能不能换个说法,拜托了蕾娜大小姐。”

    脸一红,蕾奥娜自知失言,但这种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我不管,总之要解开误会,你给我想办法。”

    “你觉得我的脑袋比你灵光。”

    “不可能。”

    “……”回答的异常迅速果断,简直不经大脑思索,虽说这是事实但也太伤人心了。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你不自己想想办法,却要拜托脑子不灵光的我呢?”

    “因为你馊点子多。”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个明白,我的脑子到底是灵光还是不灵光?”

    “只有偶尔的偶尔灵光。”

    “对不起,现在本德鲁伊不处于【偶尔的偶尔】时间段。”我面无表情,再次转身打算离去。

    “那我就把你揍到处于偶尔的偶尔时间段为止。”一手扯住我的衣服,一手握拳放在嘴里哈了哈气,恶龙蕾娜气势凛冽的说道。

    “……”你看看,我活了快四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蛮不讲理的人。

    “好吧,让我们放弃争执,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一谈,你看看那边,有个小亭子,我们就在那儿坐下,好好商量一下解决的办法,你看如何?”

    “嗯哼,早这么说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正是浪费我的口舌。”终于满意了我的态度,恶龙蕾娜顺着我的指引走向亭子。

    好机会,姨妈大!

    我一个转身,双腿迅雷不及掩耳的迈出,哈哈哈哈,愚蠢的恶龙蕾娜哟,你就一个人在小亭子那坐个够吧,我才懒得陪你去苦恼一些无所谓的事情!

    “休想!”恶龙蕾娜就仿佛后脑勺长了眼睛一样,犹如最优秀的橄榄球后卫般,勐地转身,飞扑,擒抱,动作一气呵成,同样迅若闪电,转眼间,第一步还没完全迈出去的我,就被恶龙蕾娜从背后扑倒,摁在地上动弹不得。

    腐国达!!!

    “我都说过多少遍了,你这蠢蛋德鲁伊屁股一翘,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了,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相信呢,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你到是说说看呀。”

    将我扑倒在地,屁股往腰上一骑,恶龙蕾娜好整以暇的先是梳理了一番因为刚才的迅勐动作而略显凌乱的紫色秀发,然后才露出得意笑容,小手探上来,不断戳着一脸生无可恋的我的面颊。

    然而,就在这时,蒂亚和本子娜从远处经过,往这边看了一眼,恰恰和我们的目光对视上,约莫半秒过后,她们转回头,面不改色的路过,走远,仿佛没有看到这边这一幕。

    恶龙蕾娜呆滞许久,忽然带着哭腔,抓着我的胸襟拼命摇晃:“这不是误会更深了么你这混蛋,都是你这蠢蛋德鲁伊的错,都是你的错!”

    “等等,在想到解决的办法之前……”我比了一个暂停手势,喘口气:“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安安分分坐好,别让误会继续扩大下去?”

    指着骑在我腰上,姿势暧昧的恶龙蕾娜,我头疼提醒道。

    “还不都是你的错。”意识到体位不对的恶龙蕾娜,脸蛋羞红,正欲离开,忽然疑神疑鬼的盯了我瞧:“你该不会是又想乘机逃跑吧。”

    “不跑,我不跑,我再跑我就是蕾奥娜。”

    “走你!”恶龙蕾娜杏目一瞪,抓着我的衣襟直接把我从地上拎起一扔,甩到亭子中,等我坐稳的时候,她也坐在了对面,纤纤玉指频繁敲着石桌,目光焦急的催促我快想办法。

    “首先,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但其实我们已经和她们解释过了,我们要打好关系,以便将来能够继续变身真龙骑士这件事。”

    “这种事我当然知道,我们现在就是要商量一个既能继续打好关系,又不会引起大家误会的办法。”

    啧,这头小母龙还真是要求多多。

    “比如说呢?要求那么高,你总得举个栗子吧。”

    “比……比如说……嗯……”恶龙蕾娜先是歪头想,然后是双手抱胸继续想,再然后是抱着头呜呜悲鸣想,最后砰一声瘫趴在了桌上,脑袋冒烟,过载了。

    “呜~~~我想不出来。”

    “这不就得了,你自己脸一个例子都找不出来,又何必勉强我呢?”

    “例子什么的根本不需要。你直接给我想办法就是了,快点动用你那装满了歪点子的愚笨脑筋!”

    真是个失礼的家伙,算了算了,就当是我怕了她。

    “既要打好关系又不引起别人误会没?”我略为沉思一下,道:“换言之,就是保持纯洁的革命友谊,坚定矢志不渝的革命目标,一切以打倒地狱世界为中心,不参杂其他任何个人的感情。”

    “虽然乍一听好像是这么回事,但总感觉你像是在背书。”恶龙蕾娜狐疑的看着我。

    “没有这回事。”我面不改色的罢了罢手。

    “总而言之,作为第一步,先让我们以同志相称吧,蕾娜同志,你意下如何?”

    “吴凡……同志?”

    “请露出严肃的国字脸,跟着我再念一遍,蕾娜同志。”

    “吴凡同志。”

    我:“……”

    蕾奥娜:“……”

    “噗噗噗,好傻,这个奇怪的称唿好傻。”恶龙蕾娜先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也是一肚子的古怪尴尬。

    “你可别想些歪点子来忽悠我,我才不行只是改了称唿就能让别人不误会呢,你当我是傻子呀,快点正经的给我想,想不到办法你就别想离开。”

    说着,恶龙蕾娜干脆一个翻身,从椅子挪到石桌上盘腿坐下,居高临下的盯着我。

    “……”

    其实这个角度,我只要把头压低一点点,貌似就能看到非常了不得的风景。

    “你这笨蛋走什么神,以为我不看不出来吗?快点专心想,给我专心努力的想。”恶龙蕾娜忽然探来小手,在我的嘴角上边不轻不重拉扯着。

    “放手你这家伙,你这样还让我怎么专心想。”

    “还不都是因为你老在摸鱼的缘故,不好好盯着你这家伙,在背后鞭笞,你就使劲偷懒。”

    “说话注意点,你现在可是有求于我,这样的举止态度合适么?”

    “哈?你这笨蛋还能造反不成?”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怒了,也伸手捏住恶龙蕾娜的嘴角,往两边一拉,瞧这张滑稽的脸,哈哈哈。

    “呜呜呜~~~”恶龙蕾娜怒了,彼此互相拉扯着脸颊,忽然我屁股下面的椅子一歪,失去平衡,恶龙蕾娜也跟着扑了下来。

    “疼疼疼,你这笨蛋,已经连坐都不会坐了么?瞧你干的好事。”

    “还是不因为你先动手。”

    揉着后脑勺,我抬起头瞪向卧在怀中的恶龙蕾娜,把我当软垫了竟然还说三道四,快给我起来你这家伙。

    或许是习惯了【骑来骑去】,对于现在的体位,我们并没有任何感觉,但是……

    叽~~~~~~~~~

    不知何时,小狐狸和塔莫娅从远处经过,目光和我们对视,半秒过后,她们转回头,面不改色的路过,远去,仿佛没有看到这边这一幕。

    “怎么办,还要解开误会吗?”我看着面色苍白,摇摇欲坠的恶龙蕾娜,露出节哀目光。

    ********************************************************************************************************************************************************************************************************************************************************************************************************************************************************************************************************************************************************************************************************************************************************************************************************************************************************************************************************************************************************************************************************************************************************************************************************************************************************************************************************************************************************************************************************************************************************************************************************************(未完待续。。)